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7.坑深167米:你不用哄我,我觉得你烦透了

蔡浓正在气头上,看见晚安进来,虽然按捺着脾气,但仍是没好气,“慕导,笙儿出道几年上过多少大导演的戏都还没受过伤,这次就好心看在唐导的面子上答应客串反而被蛇咬了……紧”

“好了,”陆笙儿打断她指责的话,轻描淡写的道,“拍戏受伤出意外谁都不想的,也很正常,没什么。”

她看着晚安道,“没什么事了,只要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蔡浓还在气头上,“休息几天,休息几天又不知道要……”

男人温淡的嗓音响起,不温不火的打断了她的话,“我先走了。”顾南城说完这四个字之后,便抬脚走到了晚安的身边,皱眉问她,“今天的戏拍完了吗?”

晚安的手指蜷缩着,点点头,“是,唐导让我过来看看陆小姐伤得怎么样了,顺便道歉,不好意思。”

“嗯。”他的脸色无波无澜,看不出喜怒,“那就走吧。”

“噢,好。”

带上门出去,顾南城淡淡的道,“外面的记者太多,走另一边。”

“噢,好。”

然后,男人的手去牵她的,晚安下意识的避开了雠。

他侧过头,皱眉看向她,面无表情再一次去拉她的手,这一次女人没有避开,但是顾南城听到了咝咝的抽气声。

男人眉间的皱褶更加的深了,托起她的手才看到手掌处一片红殷,已经破皮了。

“怎么弄的?”

晚安抿唇,随口答道,“不小心撞的。”

走进直达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顾南城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低头用眼神锁住她的脸蛋,“让你不高兴了?”

晚安靠在身后的墙上,疲倦的道,“我有点累,忙了一天。”

不高兴吗?

那一瞬间可能是的。

就好像她其实也有很多个瞬间觉得,这个男人的确比他所说的喜欢她在乎她,她其实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从天还没亮就忙到天黑,拍戏不是个轻松活儿,体力活加脑力活。

晚安不知道地下停车场是没有急着找过来还是被保镖清空了,很安静,坐上车给她拿出手机准备给唐初打电话,这才看见上面无数个未接来电。

打开记录,全都写着顾南城三个字。

未接来电之外,还有好几条短信。

一条比一条不高兴。

她今天真的太忙了,稍微有点空都恨不得能眯会儿,手机扔在包里一整天都没拿出来看,连时间都是看的表。

不知怎么的,眼眶里忽然之间就涌出无数的泪水。

她咬唇没有出声,脑袋偏向了窗外。

一路上她都没说话,顾南城见她闭着眼睛,猜测她是真的累极了,导演本来就是个体力活儿,跑来跑去这样要想那也要想。

不知道她怎么就喜欢这么个行当。

这样想,也没出声打扰她休息。

回到别墅里晚安就直接上二楼回卧室洗了个澡爬上了床睡觉。

顾南城在下面等了半响也没见她下来吃饭,掐灭了手里的烟头就起身上楼去,推开门,里面是安静的黑暗。

他打开灯,这才看见躺在床上的女人。

她已经洗了澡换了睡裙,一只手臂落在外面。

正想将她弄醒,手在碰到她的肩膀上时却无意中看到她睫毛上沾染的泪水。

看着她白净的脸蛋,顾南城俯身捏着她的鼻子,然后含住她的唇。

所有的呼吸来源就这么被断绝了。

“你忘记要吃饭了,嗯?”温柔低哑的嗓音贴着她的耳畔响起,“晚安。”

她没睁眼,“我吃了东西了,”她的嗓音低而模糊,“明天很早要起来,我要早点睡,你去吃饭吧。”

顾南城又怎么会准,掀开被子就要抱她起来,“吃饭二十分钟,吃完就回来睡,不会耽误你的功夫的。”

晚安在他怀里摇头,“我不想吃,我只想睡觉。”她掰开了他搂在她腰上的手,翻了个身,“你别再烦我了行不行?”

那声音里,是一种试图掩盖但是很明显的不耐烦。

男人想也不想的把她的身子扳了过来,一双黑眸眯着,视线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脸,“今晚我送笙儿去医院,你为这个跟我闹脾气?”

他耐着性子解释,“是你从早到晚都不接电话,所以我去片场找你,去的时候刚好碰到她被蛇咬了……”皱皱眉,“乖,先把晚饭吃了。”

这声音和姿态都显得太温柔,像一把年老的刀,迟钝到极致,一点一点的割着她的神经。

堆积的情绪一下就爆发起来,她顺手就拿起一侧本来属于他的枕头直接砸在他的脸上,冲他发脾气,“不吃不吃不吃,你觉得我应该吃饭,但是我现在就想安安静静的睡觉,”她的呼吸急促表情冷漠,“不吃饭,别再烦我了。”

顾南城长到这么大,还没有谁在他的面前冲着她这么吼过,朝着他说,别再烦我了。

他觉得他应该气得想掐死这个女人才是。

男人的下巴绷得紧紧地,晚安看着他的脸色有瞬间想,再像那晚那样对她好了,她明天就收拾东西走人,不,不需要收拾什么东西,她带人滚蛋就行了。

念头还没有落下,轮廓线条紧绷的男人果然朝她扑了过来。

大手用力的将她摁在了床褥里,另一只手就捏着她的下巴,狠狠的吻了下去,那股凶悍的劲儿,好似恨不得把她的舌头给咬下来。

但他也只是吻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或者是侵犯。

“慕晚安,”他咬牙切齿的叫她的名字,从她的唇中退出,又重重的亲了几下她的唇瓣和下巴,“迟早要被你这么个女人气死。”

说罢强硬的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见她还是不安分,手掌用力的拍在她的臀上,黑着脸训斥,“你再给我闹着不吃饭,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没戏拍?!”

女人不知道是被他打了一下,还是被凶的,睁大眼睛没说话。

顾南城一边抱着她往外走,一边继续训斥,“还有,你以后敢一整天不接我的电话,你也不要再混了!”

晚安被抱着,但是总感觉似乎要摔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她只能抱着他的脖子。

女人抿着唇,始终没有说话。

顾南城把林妈使唤到客厅去了,自己抱着她放在椅子上坐下,自己也跟着在她的身侧坐下,温柔的低声道,“吃饭,嗯?”

一边说,就一边替她装了一小碗的汤,放到她的手边,低低的道,“你跟我闹脾气就闹脾气,犯不着自己饿着?你不吃东西明天怎么又力气拍戏?”

晚安的手搁在自己的腿上,她看了眼面前香气氤氲的汤,忽然笑了,问道,“你今天怎么脾气这么好了?”

她看着他看似温柔却深得看不到尽头的眉眼,“如果你是觉得今天傍晚在片场你的表现让我难过了的话,那你就替我收拾一下夏娆好了,其他的我不需要。”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对上他的视线,道,“你不用哄我,因为我真的觉得烦透了。”

“说完了。”男人眉眼极深的盯着她,脸上也没有怒意,英俊温淡,“说完了的话就吃饭,吃完了我就放你去睡觉。”

说罢就起了身,晚安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三分钟后他回来了,手里拿着创可贴,把她的右手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掌心,皱眉检查了下伤口,“是不是碰水了?”

晚安猛然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我不要贴。”

顾南城抬头看她,也不生气,并不是压抑克制,只觉得她看上去想过敏感的小刺猬。

他的手伸过来,晚安觉得自己脑子里那根紧紧绷着的神经好似要断掉了。

她忽然抱着自己的脑袋,有些虚弱的道,“顾南城,你让我很难受……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他的手伸过来,晚安觉得自己脑子里那根紧紧绷着的神经好似要断掉了。

她像是惊弓之鸟一般的站了起来,长发因为洗了澡而散开,一张温凉美丽的脸低头看着他,“我不需要你给我贴,”她闭了闭眼,淡漠的道,“你把我推到地上的时候看都没有看见我吧,现在给我心疼我是提醒我还是讽刺我?”

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