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6.坑深166米:慕导,你手指上的戒指代表什么呢?

这场戏的剧情,是璎珞的竹马迷恋上曾经在圣约翰风光无敌,后来家道中落被迫沦落的施碧,璎珞劝她放弃歌舞厅的工作,结果发生激烈的争吵。

夏娆此时穿一身女学生的装扮,留着两个长长的发辫,在镜头里少见的清纯。

晚安唯一觉得可惜的是,她常年生活习惯不好把皮肤熬坏了,加上年纪不轻,缺少了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本该有的满脸的胶原蛋白,不宜细看紧。

陆笙儿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妆容烟视媚行,跟她真人的气质差距很大,指甲染着丹寇,夹着细细的女士香烟。

其实最开始的选角的时候,她是考虑过陆笙儿的,只不过她之前已经演过类似的角色又拿了大奖,所以拒绝了。

整个对手戏,前面的台词和对手戏基本没有什么问题,夏娆的演技在业界人可,陆笙儿更是自小刻苦,绝不会甘心落个花瓶的称号。

更何况,她的美貌在娱乐圈基本无敌,可美貌是绾绾的代名词,她很不屑。

“啪。”

响亮的巴掌声,直接的落在陆笙儿的脸上,声音清脆异常雠。

夏娆一脸的愤怒,台词紧跟着念下来,“施碧,这个巴掌是我替……”

晚安盯着监视器,眼睛都未曾眨过,看到这里,蹙眉面无表的的对着对讲机喊道,“cut!”

“sorry,”夏娆看了过来,抬手做了个手势,朝她懒洋洋的道,“导演,我忘词了。”

晚安看都没看她,直接看向表情淡漠的陆笙儿,“不好意思陆小姐,再来一次。”

她犹豫了下,道,“这一段情绪很激动,很容易忘词,不然借位好了。”

陆笙儿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眼自己面前的夏娆,无畏无惧的笑了笑,“无妨,继续吧。”

“啪!”夏娆第二个巴掌也扇得很顺手,陆笙儿的脸登时就一片红。“施碧,这个巴掌是我替慕容给你的,他舍不得打你我舍得……”

“cut!”

晚安捏了捏眉心,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夏小姐,你的表情不到位,应该是愤怒中带着恨铁不成钢。”她淡淡的道,“再来。”

一边的助理压低声音小声的道,“慕导,夏娆这么做太故意了吧,她明摆着就是在仗势欺人欺负陆笙儿。”

她当然知道。

第三次的情况仍然没有意外,一个巴掌扇过去,夏娆继续状况百出。

陆笙儿的脸已经微微的肿起了。

晚安还没说话,陆笙儿的经纪人已经走路生风的朝着晚安走了过来,这是GK旗下有名的金牌经纪人,蔡浓。

“慕导,”她的脸色不大好看,不过顾忌着晚安的身份终究是还算是客气,“我们笙儿明天就有一支广告要拍,如果这场戏再这么拍下去她的脸都没法见人了,如果夏小姐的状态始终调整不过来的话,那麻烦剧组再换人吧。”

晚安掀起眼皮,抬头朝她笑了笑,“好,我尽快完成。”

说完,她拿起对讲机,语调很淡的道,“夏小姐,这场戏你很难拍吗?”

“对不起,”夏娆明显是很没有诚意的道歉,“今天拍了一天,可能实在找不到状态,多试几次应该就有感觉了。”

晚安垂眸,波澜不惊的道,“既然你找不到感觉,这样吧,你们角色换一下,我看陆小姐的状态始终挺好的,她又拿了这一届的影后,让她给你示范一下,再拖延下去天就要黑了。”

“什么?”夏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晚安,“你让她演我的角色?”

晚安挑眉,依然很淡,“有什么问题吗?你不是迟迟找不到感觉?陆小姐档期有限,明天就没时间了。”

距离隔得有些远,所以夏娆看不大清楚晚安脸上的表情,何况她低头看着监视器。

她一时间气闷到极点,连唐初都不敢这么对她,慕晚安她算什么,不过是一个靠着男人平步青云的新人副导。

她双手环胸冷冷的道,“不必了,我和陆小姐演戏的套路素来不是一路的,看她演只会破坏我的感觉,下一条我会过的。”

陆笙儿耐心的等着化妆师给她补妆完,然后不介意的朝晚安道,“那就这样吧,天快黑了,如果今天拍不完的话那就真的只能麻烦剧组再换人了。”

然后晚安听到周边细细碎碎的某些低低的议论声。

晚安抬头看了她一眼,“好,各机位准备好。”

“开始!”

“啪。”夏娆照例一个巴掌扇过去,“施碧,这个巴掌是我替慕容给你的,他舍不得打你,我舍得,像你这样的根本就配不上他。”

几番争执,夏娆的手腕被反手扣住,情绪原本就很激动,力道失控,直接将人甩得后退了几步。

施碧在歌舞厅工作,穿着旗袍和高跟鞋,高跟鞋往后跌,踉踉跄跄的跌到了水池的边缘,然后身形不稳,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水里。

原本是没什么问题的,事先就有两个工作人员在镜头外潜伏好,只等这几秒钟的镜头过去就马上把她捞上来。

本来就是在安城大学取的景,这水池也是大学内的水池。

比了个手势示意结束,旁边的两个工作人员立即游了过去,晚安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松弛下来,正捏着眉心,一阵尖叫声忽然响起。

这叫声来自陆笙儿。

嗓音很尖,带着几分撕心裂肺,听得人就能感觉到她好像受到了什么很严重的痛。晚安心里一沉,立即起了身几步冲了过去。

等她过去的时候,两个工作人员已经合伙把她带到了水池边,晚安拨开围在一起的工作人员,伸手去拉人。

然而她还没有俯身下去,手臂忽然被一只力气极大的手拽住,推倒了一边,晚安没有防备,摔了下去。

水泥的地面,粗糙不平,她只觉得痛了一下,然后手掌就传来黏腻的湿意。

回过神,呆呆的看着似从天而降一般突然出现的顾南城。

他的身上仍是穿着笔挺熨帖的西装,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冷峻寒意逼人,下巴紧绷,那表情是极端的不悦。

顾南城直接将半边身子浸泡在水里的陆笙儿抱了上来,见她浑身湿透了,脸色惨白异常,他沉声问道,“笙儿,怎么了?”

“腿……”陆笙儿的手指攀在他的手臂上,断断续续的虚弱道,“我被蛇咬了。”

他低头看了她的腿一眼,因为戏服是旗袍,所以一双腿都露了出来,右腿的小腿部分,明显的淌着鲜红的血。

旁边不知道是谁在说,“不知道那蛇有没有毒……”

顾南城皱起眉头,当机立断一言不发的将她抱了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

演员拍戏出了意外,剧组总是需要人出面。

等晚安去医院的时候,外面已经包围着一大批的记者,见她下车,立即蜂拥而上的堵了上来。

旁边有助理挡都挡不住,仍然有话筒不断地伸到她的面前。

“慕导,我们收到消息陆笙儿陆小姐在拍摄的现场受伤送进医院了,能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吗?”

“慕导,据说是顾公子亲自抱着陆小姐来医院的,你和顾公子不是在交往吗?”

“慕导,你手指上戴着戒指是代表什么呢?”

…………

直到走到陆笙儿的那一层病房,记者才被挡住,晚安才觉得耳边终于恢复了清静。

病房里,陆笙儿的经纪人和顾南城都在,晚安站在门外就听到他们在争执。

“好了我真的没事,”陆笙儿有些无奈的道,“你不用告诉锦墨,刚才医生不是说了吗?毒素已经清除了,按时吃药就不会有事……算了吧,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蔡浓愤愤不平,“好端端的水池里怎么会有蛇还刚好就是毒蛇……好,蛇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吧,那个夏娆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欺负你扇你巴掌,她真当我们好欺负吗?”

说罢,她就转而看向了一直淡然沉默的男人,“顾总,笙儿怎么说都是GK旗下的艺人……”

敲门声响起,蔡浓道,“进来。”

晚安推门走了进去,她脸上带着笑,“抱歉,打扰了,”不知为何,总觉得神经带着紧绷感,“陆小姐的伤怎么样了?严重吗?”

——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