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5.坑深165米:半个圈内人都知道我是顾公子的新宠啊

顾南城眉目不动面无表情的听着她把一番话说完。

随即半眯着眼淡淡的概括式重复了她的话,“你对左晔不感兴趣了,然后顺便炫耀了一下想叮你的苍蝇很多?”

她挽唇而笑,“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吗?从小到大喜欢我的就很多。”

这一点她自小就习惯了,不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男人站直了身子,顺便从身上抽了一支烟出来,打火机在安静的书房里响了一下,随即又熄灭,收了回去龊。

一口携带着烟草味的白雾喷薄到她的脸上,顾南城看着她不满的抬手去挡,笑了笑,“那就说说看,你看上了哪只苍蝇。”

这笑看着很温和,但是眼神一点都不温和件。

她漆黑的眼珠转了一下,淡淡的笑,“整个GK,半个圈内人都知道我是顾公子的新宠啊——谁敢来叮我啊,人家想往我身上凑也不敢得罪你啊,瞧瞧你这阵仗就这么恐怖。”

她笑眯了眼睛,“饭也吃了,吻你也吻了,该说的也说清楚了,你不是约了朋友吗?别迟到了。”

说罢,手力道不重的推开他的胸膛,让他后退了两步,如愿的把门打开了。

然后挺直着背脊离开。

这一次,顾南城没有阻止她。

她没有回卧室,而是推开自己书房的门,而后反手关上。

里面一室的黑暗,晚安好半响都靠在门板上没有动。

为了乔染的事情忙了一天,晚安看了今天唐初发给她的今天的拍摄部分,短信聊了会儿某些她觉得有问题的部分,就累倦得打算回卧室睡觉了。

本来就是大病初愈,体力都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

明天一早她就要回片场了。

洗了个澡随便翻了几页书,直接关灯睡觉。

顾南城在她睡着之前就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为他睡着了,进门之后都没有开灯,只用了手机灯照路。

晚安抹黑把床头的灯拧开了,有些困意的声音问道,“你不是出去了吗?”

“吵醒你了?”

“我刚刚睡。”她一边说着一边又闭上了眼睛,“我明天要很早过去,睡了。”

男人嗯了一声,没打扰她睡觉。

洗澡完,带着一身沐浴露的湿气照例将她圈进怀里,听她嘤咛了一声,又埋头睡去,他关了灯,“明天早上让陈叔送你过去。”

她迷迷糊糊的道,“不用了……你的车太豪,我打的。”

“大清早的打的这种事情你想都不用想,”男人淡淡的道,“你自己不是说了半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么?矫情什么?”

晚安太困了,不想听他啰嗦,“好我知道了……你让我睡。”

男人的脸色在黑暗中阴了阴,他说了几句话她就这么不耐烦?

…………

晚安第二天五点钟就起床了,匆忙的洗漱完就出门了,其实作为副导本来应该是要跟整个剧组住在一起的,不过因为还没开机顾南城就出了车祸,后来没好几天她失踪三天休养三天,一个多星期都不在。

因着顾南城的关系,没人敢指责她一句,当然背地里有没有议论就可想而知了。

幸好整个拍摄基地都在安城,不是什么古装剧在荒郊野外。

否则,让顾南城松口准她一年半载的在外头,基本没戏。

虽然《璎珞》不止她一个副导,但是因为唐初不满另一个副演,所以很多工作都压给了她,包括不少次要的场景镜头,客串,和群众演员。

所以,晚安刚回去整个人都转成了陀螺。

…………

傍晚六点。

晚安伸了一个懒腰,比了个手势,然后大声的说了句休息,接过旁边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水,顺口问道,“还有吗?下一场是什么?”

“今天还有一场傍晚的戏,是璎珞和施碧在圣约翰的争吵的那一场。”

她研读过整个剧本,自然知道这一场是什么。

她蹙眉偏头,“这一场怎么排给我了?这场是女主的戏,而且这场戏是转折很重要,不是唐导亲自拍吗?”

唐初对她信任有加,但是信任归信任,她终究是个没什么真刀实枪的经验的副导,真正归她拍的部分不多。

这场戏明显是主线里的。

“这个,”场记挠了挠头,“唐导说这场戏是专门排给您的,顾公子特意叮嘱他要带您教您。”

晚安仍然蹙眉,半信半疑,因为刚好两个场地都在一起,这时候又是休息时间,所以正想找他问问清楚。

还没起身,头顶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我没有迟到吧?”

这个声音明显的耳熟,晚安抬头就看见了陆笙儿。

因为逐渐迈入了深秋,她穿着一件质地精良的风衣长靴,“可以去换衣服了吗?”

晚安怔了怔,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陆小姐,”她打了声招呼,随即淡淡的问一边的场记,“我不记得陆小姐在出演名单里。”

整个剧组所有的演员,包括正脸会出现在镜头里的群演,最后的名单全都是她整理出来的。

如果有陆笙儿,她没道理不知道。

一边的助理很尴尬,毕竟陆笙儿是大明星,她压低声音解释道,“慕导您不知道吗?之前演施碧的韩小姐参加节目受了伤不能过来,所以只能临时换人……唐导昨天才特意联系了陆小姐,她答应了。”

施碧这个角色在整个电影里就只有一场戏,也就是等下跟璎珞这场,被她失手推进了池塘里死亡,也就此改变了璎珞的命运。

说白了,也就是个客串的角色。

但是因为角色本身的设定,要求还是挺高的,并不好找。

陆笙儿手里拿着手包,微微的笑,“唐导是昨天才临时找我的,说只是客串请我帮个忙,几个小时就可以了,刚好我前段时间出事,锦墨替我推了不少的通告,所以有时间,就过来了。”

晚安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一边,站了起来淡笑,“抱歉,我之前一直有事没有过来,有些变更的确不大清楚,麻烦陆小姐先去换个衣服,我早点开始,争取早点结束。”

陆笙儿毕竟是大咖,票房号召力也不是盖的,在演员名单上加上她的名字,就等于加了一层宣传。

她在心里已经把唐初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场戏为什么让她拍,因为待会儿陆笙儿要被夏娆扇几个耳光,然后推水里!

一边是夏氏公司董事长的女儿,一边是……

晚安气势汹汹的找了过去,只不过虽然私交甚好,但是公众场合还是不能跟私底下一样,所以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道,“人是你找来的,这场戏我不替你拍。”

她没兴趣看两个女人演这种对手戏。

夏娆不喜欢陆笙儿不是一天两天了,她那种不分场合的性格能做出点什么她也是怕了,陆笙儿那也不是好欺负的菜。

唐初早就预料到这一幕,微微一笑,“慕导,于公,我是导演你是副导,我吩咐的事儿你只能做不能拒绝,于私,这么多年我教你拍戏,在你们家没落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提拔你,你欠我这么多的恩情,是不是得适时的还一下?”

“那你明知道她们俩对上只有麻烦,你找陆笙儿过来做什么?”

唐初摊摊手,很无奈,“施碧虽然是个酱油,但是原著里她就是整个时代唯一艳压璎珞的女人,圣约翰的校花,韩雨勉强符合人气也不错,但是她受伤了啊…影后答应过来客串,我难不成拒绝?”

他又不是傻。

…………

等晚安回去的时候,陆笙儿已经换好了旗袍,夏娆也伸腿坐在椅子上,唇畔带着冷笑。

晚安走过去,波澜不惊的吩咐迎面走来的助理,“可以开始了,让他们各就各位。”

她明白唐初的意思,他力所能及的时候他可以帮她,不过在某些时候他需要她的帮助,他也能将她推出去。

谁叫她身后有顾公子,整个剧组这两个女人看上去也就她得罪得起。

这场戏百分之九十要NG无数次。

然而她一点都不愿意得罪陆笙儿,她们素来井水不犯河水,没有真正的交锋过。

看着监视器她淡淡的想,要想顺风顺水的让顾公子护着她在娱乐圈混下去,得罪某些不必要的人实在不够聪明。

——第二更结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