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64.坑深164米:如果顾公子要为每一个喜欢我的男人生气的话

晚安想起那晚不愉快的记忆,当即就蹙紧了眉头。

他这几天刻意放低身段,时间一长,她也差不多淡忘了,有些事情没必要一直死揪着不放。

顾南城见她脸色明显淡了几分,薄唇抿成一条线,低声淡淡道,“让开。”

晚安还是没有让开。

他撩起唇角的弧度,半眯着眸,笑,“今天这么关心我?”

“我不想以后你六七十岁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能干,就专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头儿,”她仰着脸蛋,有条不紊的道,气息温凉,“你本来就比我年纪大,年轻的时候也胡来过应该没少消耗身体,如果经常晚上什么都不吃还去海喝,身体更容易垮——你这么龟毛,出个车祸我都要全程看护,老了我岂不是累死。龊”

顾南城耐着性子听她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

不过中心意思他是听懂了,她的确是关心他,因为怕他老了会瘫耽误她当个优雅的老太太。

也真真是她的作风。

“你还真是挺有远见想的这么长远,”顾公子怒极反笑,低头捏着她的下巴,“你自己说,我们结婚这段日子来,除了我出车祸那段儿,是我伺候你多,还是你照顾我多,嗯?”

她似乎真的在思考。

他手指加重了几分力气,“我海喝?”似笑非笑的嘲弄,“醉得跟猫似的好像也就只有你,还没忘记跟前男友叙叙旧情,搂搂抱抱,嗯?”

第一次喝醉,就半醉半醒的被他哄着去领了结婚证。

第二次喝醉,直接让男人跟到卧室里头去了。

她竟然还有脸说,他海喝?

晚安看着男人逼下来的脸,呼吸喷薄,她别开了视线,“你有这时间跟我说这些,不如去把饭吃了,”她淡静的道,“那都是我重新下厨做的,谢谢你今天下午陪我去医院,还帮我找回了表。”

“我不吃你的谢意就没法体现了?”

“你好啰嗦,”晚安拧着眉头看他,语气带着抱怨,“请你吃个饭哪里这么多的话要说,让你吃饭是你的损失吗?比儿子还难哄。”

顾南城,“……”

男人英俊的脸黑了又沉,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下一秒,他的手就朝她伸了过去,晚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低叫出声,等她反应和意识过来的生活,已经被男人拦腰抱了起来。

“你干什……”

“闭嘴,不想听你说话。”男人低头瞥了她一眼,冷声训斥道。

顾南城抱着她往回走,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将手里的女人放在自己的腿上,把她的脑袋往胸膛处按,然后伸手把那热气都散得差不多的饭菜挪了过来。

看卖相,勉勉强强过得去,自然是没有林妈的手艺好,跟他就更加不用比。

“你就不能好好吃饭……”

他拿勺子舀了一口汤,瞥她,“让你不要说话。”

“那你松手让我下去……唔”

味道鲜美的汤,顺着她被掐着下颚而被迫张开的口儿喂了下去。

顾南城舔了舔自己的唇,带着几分性感的痞气,这才终于顺心了一点,勾勾唇角,“你继续说。”

看着怀里女人投来的视线,他哼了两个字出来,“欠吻。”

晚安觉得,她懒得跟这个越来越幼稚的男人闹腾,遂就被他的手臂圈在怀里也不动了,等着他把饭吃完出门,她自己就能回去看会儿书睡觉。

顾南城见她安分下来,又舀了一口汤喂到她的唇边,“喝点儿。”

她摇摇头,“不喝,我吃过饭了。”

“你先吃完饭才给我做饭?”

晚安仰头看着他,“不然我要先伺候你把饭吃了,再自己去吃饭吗?”

她又不是佣人。

她说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没心没肺。

其实这样吃饭很不方便,但是男人似乎很不在意,脸色比起刚回来的那会儿好了很多。

食不言,安安静静的吃完。

“吃完了,”晚安待在他的怀里,看他动作优雅的擦拭着唇,“你出去吧,我帮你把东西收拾下。”

看了眼摔在地上的电脑,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说着就要起身下去。

男人手掐着她的腰,刚起身就被他一把拉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吗?”

微微覆着薄茧的手指摩擦着她的脸颊,嗓音低低的,“还疼吗?”

晚安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她别过脸看向窗外,抿唇回答,“还没好。”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她长而纤细的睫毛,男人语调不变的问道,“是不是不想让我碰你?”

晚安看着窗外,游泳池里的水在灯光下荡漾出水蓝的水色,她没有出声。

那骨节分明而有力的手指,扣着她半边的脸低头去

吻她,在属于男人的气息靠近笼罩过来的时候,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侧开了脸。

顾南城的动作只顿了一下,还是强制性的把她的脸蛋扳了下来,然后低头吻了下去,她的手撑在他的胸膛上,用力的推拒着,他也似浑然不觉。

愈吻愈深,愈吻他好像就越上瘾,不仅怎么推他都推不开,他干脆重新抱起她将她放在偌大的书桌旁的另一边。

一手控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肆无忌惮尽情尽兴的吻着她。

最后,她整个人都被他压在了书桌上。

“顾南城……”她的手握成拳头用力的砸在他的肩膀上。

粗重的呼吸也都全都洒在她的皮肤上,她的手腕都被他轻易的扣住,男人吻完她的唇便顺着她的下巴流连的吻到她的锁骨。

原本已经渐渐退却下去的回忆忽然全数涌了上来,那些屈辱和疼痛仿佛席卷了她的神经。

沉迷得无法自拔的男人听到身下细细碎碎的哭腔。

他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反手将她抱入了怀里。

沉默了一会儿,等她的声音平静下来,才低低淡淡的问道,“怕我,嗯?”

手指整理着她有些凌乱的长发,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嗓音里融合了若有似无的叹息声,“亲你也不行吗?”

“你放开,我要回去了。”

这种事情根本说不准,亲着亲着就擦枪走火了。

她的身体虽然不疼了,但是那些痕迹还没有完全的褪去,而且现在她也不想跟他做这种事情。

晚安推开他从书桌上下来了,低头兀自的整理衣服,声音有些哑,“你让林妈上来给你收拾碗筷和桌子,我走了。”

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锁眉,等他考虑清楚要怎么做的时候,长腿已经迈开跟上了她的脚步。

晚安去拉门把的手臂被拽住,然后整个人都被翻转了过来,直接抵在门板上。

英俊的脸庞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慕晚安,”他低头盯着她的脸,三个字像是从喉间很深的地方唤出,平静得辗碎了刚才所有的旖旎,“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从我住院开始。”

他眯起眼睛,眸色忽明忽暗,似笑非笑着,“你不要告诉我,你知道左晔和宋泉分手了,所以又惦记上他了?一天到晚不冷不热的对着我。”

好像很温柔很听话,可是骨子里都透着疏离。

那晚他失控了,这几天也一直都忍着她。

晚安静静的看着他。

她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他那么暴怒的模样,在床上困着她按着她腰用最简单粗暴的姿势自下而上的撞她,一遍遍的翻来覆去的说着一些跟左晔有关的问题。

她当时神智全无,完全不记得他问了些什么。

此时,他的眉目也不知何时带上一层隐隐的戾气,线条完美的下巴亦是紧紧的绷着,黑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突然之间觉得,他这副样子,瞧着似乎有点可心,令人愉悦。

于是眉目便弯了起来,淡淡的笑开,“你总是提左晔做什么?跟他分手后除了借钱的事情我又没有主动招惹过他——难不成他经历了别的女人之后发现还是我最好又惦记上了我,这也算是我的错了?”

她微微的抬起下巴,轻声慢语的道,“而且,当初你说要和我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了,如果我哪天遇上了爱得要死要活的真爱——会爬出墙也说不定,我是导演,而且是很漂亮的导演,这个圈子里想往我身上凑的男明星多得数不胜数,如果顾公子你每一个喜欢我的男人都要不高兴的话,我要怎么活?”

——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