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以牙还牙!

长剑一挥,风云皆动!凌杀阵中,汇集的千千万万杀气,凝聚成一道道绳索,往四周蔓延开,以离夜为中心,形成巨大的漩涡,张力扩散,整个凌杀阵都受到了波及,开始剧烈晃动。

“轰——”

凌杀阵中掀起巨大波涛,强大震力震散开来,连阵外都受到波及,偌大的黄土空地,仿佛都在颤抖。

站在凌杀阵外的众人,只觉得迎面而来一股巨力,他们转身就想走,却已然来不及,巨力震到他们身上,刹那间,几十人轰然倒下。

古环感觉到迎面而来一阵窒息,脑中空白,紧接着整个人被震开,在三丈外重重坠落!

“砰!”

震开的杀气冲撞在城墙上,竟然一路直接往上冲击而去!

凌杀阵四周方圆,本就是高高城墙,凌杀阵凹陷在内,此时强悍震动,竟然利用了这样的地形,直冲而去!

古氏一族族长神色大变,肃杀之气几乎是从他面具擦过的,握在围墙上的双手,血迹染红白布,巨力犹如刀刃一般!

处在阵中的离夜,一手持剑,一手举起张开,空中玉珠翻滚,稳稳落在她手上。

阵中凝聚而成的邵延和杀神剑还在面前,离夜嘴角扬起完美弧度,目光冷冽注视着面前的一人一剑。

“死路,无路,杀路,凝结!”

凝结!凝结!

震魄天地的声音传出,四周空气都仿佛受到影响,发生淡淡波动。

阵内罡风大作,掀起强大罡风,四处都在翻滚,唯独站在阵中央的少年,处在罡风之中,镇定自若,半点也没被罡风所影响,连衣角都不曾被罡风掀起。

三路凝结!

古氏一族族长顾不得身上的伤痕,激动走到围墙边上,看着狂风大作,每一道罡风,都像是利刃,可却不曾伤到阵中央的少年。

他将三条路凝结,疯了吗?一条路本来已经是杀机重重,避无可避,现在三路凝结……

所谓凝结,就是将三条路凝结成一条,凌杀阵是死阵,是杀阵,所以不管谁选择哪一条路都是错,这也是古氏一族一直无法破阵的原因,不管选择哪条路都不对,他们已经试过了各种办法。

反而三路凝结,合成一条,凶险异常,他果然还是不懂阵,不然不会做出这么冲的事情来。

孤鹰低头注视着阵中的变化,眉头紧锁,目光担忧,不再似刚才那般冷静沉着。

三路凝结成一条路,三条都是死路,三条路都不对,所以……是这样!

孤鹰猛地惊醒,三条路都不是生路,如果将三条路凝结成一条,就是这凌杀阵内第四条路,走别人设下的路,不如自己创的新的路,至少这条路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再危险,其中险恶的自己也是清楚!

他不懂阵?孤鹰此时想大笑,谁说他不懂阵,这个少年远远比他们看到的还要懂得多!

不懂阵的人,能够安然走过古氏一族外面的幻阵吗?他相信,就算没有他带路,这个少年也能通过幻阵。

这么短的时间,能把凌杀阵看破,更何况只是区区幻阵,肯定也是不在话下。

离夜手掌翻滚,以吾邪抗拒四周杀气滚动,伐天玉阵在她手上,仿佛拥有了生命那样,她能够随心所欲的操控,掌握。

北宫弑此时要是在这里,看到离夜操控着伐天玉阵,指不定怎么高兴。

要掌控伐天玉阵,就必须了解它,了解它就相当于是学会了暗藏在伐天玉阵中各种阵。

离夜本就看了不少关于阵法的书籍,再加上伐天玉阵中的,她要学会不难,或者说,她想学会的东西都不会难,她都会想尽办法学会,以最短的时间学会,这才是王道!

弱点,可以有,但是在发现自己的较弱的那一点后,不去战胜才是最大的失败。

狂风大作,离夜注视着四周的气波,眸光中的笑意越来越深。

她倒要看看这凌杀阵能强到什么地方去,再强大,它有只是一个阵,不能破,就把它毁了,就这么简单!

风云涌动,天地失色,黄土地上,瘦小的身影掌控着玉珠,四周传来狰狞可怕的声音。

“噼里啪啦~”

“轰隆隆——”

“哗啦!”

三路凝结,传出撕裂的声音,大地仿佛被连根拔起,擎天巨柱被拦腰折断,山河崩裂,即将七零八落!

天色变得混沌不堪,笼罩着偌大的阵法,领杀阵仿佛随时会崩塌碎裂!

老天,这是在破阵还是在逆天!

在场众人纷纷惊叹,呆滞,看着混沌天色,他们只觉得头皮发麻。

黑衣人站在高楼之上,冰冷的目光此时变得灼热,甚至是阵阵惊悚,他双拳握紧,阵阵后怕。

此时他无比庆幸,当时没有和这个少年直接动手,以他这样的破坏力,要是动起手来,别说他们十个人,再加十个,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而招惹他的后果,他无法想象!

什么宗师才能进,他可比宗师可怕多了!他就没见过哪个宗师,比眼前的少年更恐怖。

孤鹰眼中带着兴奋,他就知道,能和日月殿对着干的人,怎么会是弱者,先不说还不知道这个少年是什么等级,淡淡从这些破坏力上看来,不管他是什么等级,都非常可怕!

掀起如此风云,天地都为之失色,不论是阵,还是人,都非常难得!

古氏一族族长双手紧紧抓在围墙上,面具下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从面具后透射出的眸光,却紧盯着离夜,不肯移开。

古环躺在地上,整颗心都在颤抖,她脸色苍白,畏惧紧紧笼罩。

这不可能,这少年不是不懂阵,他这是即将要破阵了!

恐慌,畏惧,古环身体在不停颤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害怕,但是看到这惊天的变动,耳边不停会响起那冰冷蚀骨的声音。

就像是地狱传来的魔咒,寸寸吞噬着她,等这个少年出来之时,便是她命丧之际!

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古环猛地惊醒,急忙从地上爬起来。

不能坐以待毙,趁着他还没出来,她要立刻离开这里。

破阵的离夜,看到古环踉跄的身影,嘴角勾起嗜血笑容,目光冷冽。

“凌杀天阵,列阵!”

冰冷蚀骨的声音传出,惊天动地,冲破云霄往四周散开,在场众人狠狠打了冷颤,整个人宛若掉进冰窖。

凌杀天阵!?那是什么!不是凌杀阵吗?

列阵,他说的是列阵!

“怎么会,他不是没有破阵,怎么能够列阵!?”黑衣人不敢置信后退步伐,满心的震撼。

身处在阵中的离夜,四周波动瞬间改变,四周密布的古文,就像是拥有了生命那样,一个接着一个,排列整齐,随着空中翻滚的罡风,形成巨大的漩涡,飞至空中!

转身逃走的古环,猛地停下步伐,抬头往空中看去,顿时脸色苍白。

“不!不!”

“轰!”

巨大冲击从天而下,黄土地上剧烈晃动,尘土激起百丈,飞沙走石,凌乱无律!

站在黄土地上的人趴在地上,神情惊悚,不忘护着自己的身体,以免卷入那飞沙走石之中。

沙尘缓缓散开,白色衣袂在风中飞舞摇曳,高高的马尾辫笔直向垂落,滑如绸,不见半点凌乱!

当众人看到中央完好站立的少年,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没事,完好的走出了凌杀阵,不但如此,他还……

所有人的目光移向空地的另外一端,古环站在原地,四周列阵,而那阵就是刚才离夜所处的凌杀阵,不,这个阵比凌杀阵还要恐怖吓人,在凌杀阵的中央,玉珠缓缓转动。

列阵!真的是列阵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古氏一族族长沙哑的声音传出,这不可能,怎么能有人一天之内破了凌杀阵,又摆出了只看过一次的凌杀阵。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天赋,真的有如此恐怖吗?

孤鹰目光灼热的看着离夜,果然非池中物,能有如此惊天恐怖的天赋,真是可怕。

古环深处凌杀阵中,不,这是凌杀天阵,比刚才的凌杀阵残酷百倍!

离夜手上吾邪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来了,只见她双手环胸,缓缓走到凌杀阵阵外,红唇轻启。

“显阵!”

空气中再次涌出剧烈的晃动,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显现于众人眼前,古环在阵里的一切也看的清清楚楚,就像她周围没有阵那样。

“你,你做了什么?”古环惊悚道,她怎么会到阵里来的,在阵里的人不应该是他吗?

离夜双手摊开,皮笑肉不笑道:“为了答谢你让小爷发现自己的不足,小爷改变用剑杀你的主意了,不如你也试试这凌杀阵的滋味,看看你在里面,能不能顺利出来,你能出来,小爷就不杀你。”

可也要她能出来才行,这个阵不是刚才那个阵了,刚才那个阵复杂,但威力不够,现在这个,她用伐天玉阵弥补了刚才的不足。

想要出来,她怕是永远没有这个可能!

出去就不杀她!

古环咬咬牙,注视着四周,她不相信,一个不懂阵的人都能走出去,她从小生活在古氏一族,每天学习的除了阵,还是阵,她会走不出去!

古氏一族族长叹了口气,整个人腾空跃起,高大的身影从空中落下。

孤鹰眸光一闪,立刻跟上去,对面的黑衣人也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的职责是保护族长!

三人同时落在地上,便立刻往离夜那边走去。

“公子,能否放过古环,她生性莽撞,希望公子能够原谅她。”古氏一族族长急忙说道,能破凌杀阵的人,他就是能破凌杀阵的人!

生性莽撞?

离夜缓缓扭头,看向古氏一族组长,眸光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好一个生性莽撞,小爷要是因为她的生性莽撞死在里面,是不是该说,小爷命短,活该如此!”离夜冷冷道,今天她不打算放过古环,谁来了,也不会放过。

古氏一族族长顿时语塞,这件事情的确是他们理亏在前。

“既然族长无话可说,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这个人,小爷说杀,她就非死不可!”离夜冷声一哼,要她的命,她会先要那个人的命!

便是她脚下站着的还是古氏一族的地方,但是这个凌杀天阵,她不打开,谁也进去不了,里面的人也出来不了!

古氏一族族长没有立刻回答,目光静静注视着离夜,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压抑的气氛散开,离夜没有在多说,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

古环身处的凌杀天阵中,她才发现,这个阵看起来和他们古氏一族的一样,其实大不相同,她按照族中的方法破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她要死在这里!

不,她不要死在这里,她有什么错,让一个偷偷进古氏一族的人进阵,那是他活该!

古环到现在还不明白,以她古氏一族,不动声色进来,怎么会大大咧咧站在走廊上被她遇到,怎么样,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她。

古氏一族那么多护卫暗卫,随便一个都能阻止,她……怎么就想的这么简单。

就在气氛无比压抑之际,一声暴喝从远处传来,震的人气血翻滚。

“放肆,在我古氏一族中,你胆敢伤人!”

凌厉的招式从天而落,直接拍向离夜的天灵盖,青色之力汹涌万分,带着无尽的杀机。

离夜头稍稍抬起,就看到天上落下的身影,她立刻运转造化诀,让丹田处的暖流蔓延到身体的四肢百骸,灵力扩散,手臂稍稍抬起。

就在此时,如沐浴春风的天籁之声传来,清冷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杀机。

“古氏一族伤人在先,以牙还牙罢了。”青色之力快如闪电,横空划过,将从空中飞落的身影,拍落在地。

白衣似雪,高大的身影从空中走来,俊美的男人宛若天神,仙气袅绕,发丝如瀑,高高束起,光滑如绸,笔直垂落在身后。

他从天而落,仙人的姿态,会让人以为他真的是仙人临世,天籁之声一场空洞,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远在天边,又像近在耳畔,点点光芒散落在他的肩头,如梦如幻,美的一点都不真实。

在场众人看到那如梦仙姿,痴迷沉醉,他们宁可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他们就这么静静看着就好。

而离夜看到走来的人,顿时满头黑线,嘴角抽搐。

这算什么,他不是在暗处!?

“轰——”从空中飞落的身影摔在地上,四肢趴下,摔了个狗吃屎。

眨眼间,空中走过的仙人,已经落在了地上,嘴角含笑,目光清冷,不染一丝尘埃。

离夜忍住捂脸的冲动,她不认识这个人,不想认识!

在离夜身体默不作声的红莲,在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影,差点没跳起来。

他怎么又来了!

“纳兰公子。”古氏一族族长急忙回神,走到纳兰清羽面前恭敬抱拳,沙哑的声音也客套了许多。

纳兰清羽摆了摆手,清冷目光落在那平凡的容颜上,染上几分色彩。

趴在地上的人迅速起身,脸上露出愤怒,瞬间走到纳兰清羽面前,神情愤然,“纳兰公子,那是我的女儿!”

古吉紧张至极,纳兰清羽凭什么阻止他救人,那是他的女儿,只要杀了这个少年,这个阵就会不攻自破,环环也会得救!

“身为宗师,偷袭?”薄唇轻启,缓缓吐出六个字。

古吉的表情顿时僵住,咬咬牙,双拳紧握,偷袭又如何,只要能救下他的女儿,他什么都会干!

“爹,你快点杀了他,杀了他才能救我!”古环看到古吉到来,像是看到了救星,迫不及待想要古吉救她。

爹爹来了,谁也杀不了她,爹是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

古吉也急了,他当然知道只有杀了眼前的少年,才能救自己唯一的女儿,可为什么这些人不准他救!

离夜注视着古吉,唇瓣勾起嗜血弧度,邪魅声音传出,“小爷的阵,和你们古氏一族的一样,一旦开启,除非里面的人出阵,才能关闭,否则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从他们古氏一族改变而来的阵法,他们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不用她再多说了。

他们信不信,这个阵就是这样了,就算不是这样,他们又凭什么让她放过!

“你说谎!”古吉呵斥道,这个阵根本不是他们古氏一族的!

离夜耸耸肩,不在意道:“小爷说了,信不信,随便你。”

古吉愤怒,他双手紧握,呵斥道,“我女儿不能活,你也得死!”

青色之力乍现,四周空气一阵稀薄,然而古吉想再进一步行动,手臂却被人紧紧握住,再也不能动弹。

“你古氏一族有错在先,还敢欺人!”孤鹰目光阴沉注视着古吉,大掌紧紧握住古吉的手臂。

这里便是古氏一族,也不能随便伤人,让不懂阵的人进阵,已经是他们理亏在先,现在还妄想想要以大欺小!

古吉脸色僵硬,尴尬绯红,强者随便欺负弱者,以强者之力欺压,这在以武为尊的风启大陆,绝对是可耻的事情,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

古氏一族族长僵住两人之间,退也不是,进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古河!我知道是你,立刻带我去见族长!”古吉突然看向一旁的人,呵斥道,族长经常用替身,别以为他不知道,只是他不想戳破而已,否则他们以为凭什么瞒过他!

只要见到了族长,他还担心什么,眼前的人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个无名的小子,怎么能比得上他女儿的性命!

他就不相信,族长会偏袒一个外人,不理他女儿。

一个小子死了就死了,他的女儿决不能死!

站在古河身后的黑衣人脸色也是微微变化,神情带着几分紧张。

古氏一族族长当场愣住,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这个人的不是古氏一族的族长?

孤鹰脸上露出一抹不满,请他来的人是古氏一族族长,他不介意古氏一族族长不见他,让手下来,可他这么做就是欺骗!

生意人,连最基本的诚信都没有,做什么生意!

纳兰清羽和离夜淡然站在原地,两人看着古河,那表情好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一般,一点也不惊讶,也没有好奇。

看着众人的注视,面具下传来叹气的声音,他伸手摘下面具,无奈的表情显露在外。

古河瞪了一眼古吉,在这么多人戳破他,现在古氏一族关于族长神秘的那些传闻,就不攻自破了。

什么突然老人突然男人,又经常是女人,那都是族长的替身罢了!

他们身为族长的暗影,还要做这事情,真的是很不容易的好吗?

“现在立刻带我去见族长,我古吉女儿的性命,一个无名小卒岂能比拟!”古吉愤怒道,他现在就要去见族长,只有族长才能救下环环,他要用这个小子的命,换环环的命!

“呵!见族长,比不上你女儿的命,别忘了,现在你高贵女儿的性命,捏在我这个无名小卒手上!”冰冷声音传出,离夜转身看向阵中,目光冰冷注视着古环。

不是真正的古氏一族族长,替身,这个什么族长的确是神秘,但是族长神秘和她要做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

看着离夜挪动的步伐,几人脸色惊变,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你要做什么!”古吉大声呵斥道。

纳兰清羽呵呵轻笑,“这话问的,当然是以牙还牙。”

夜儿的命,不必上他女儿的命,是吗?

清冷眸光闪过冷意,纳兰清羽冷冷扫视了一眼古吉,看向阵中的古环。

他怎么看,怎么不觉得那个女人的命,珍贵。

以牙还牙!

所有人微微一怔,所谓的以牙还牙……他是想!

只见离夜抬起手臂,绿褐色灵力在她手掌上翻滚,飞向空中的玉珠。

绿褐之力,先天天阶!

这个少年是先天天阶,怎么他们一点都没看出来!

“轰隆隆——”

大地剧烈震动,平静的阵内掀起罡风,肃杀之气从四面八方涌现!

“住手!”古吉呐喊道,双眼赤红。

离夜怎么会听他的,阵中波动越来越大,玉珠像是和凌杀天阵融合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我杀了你!”古吉双眼赤红,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这是他全部的心血。

离夜冷冷转头,看着愤怒的古吉,红唇轻启。

“杀了她!”

简单的三个字冰冷无比,离夜的命令,玉珠仿佛是听到了一般,四周震动更大。

古环看着阵内的变化,脸色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无力。

她不想死在这里,怎么会出不了这个阵,一定有办法的,一个不懂的人都能出去,她古环照样能出去,想困住她,等她出去,她一定要报仇,一定要!

古环疯狂的想着,只可惜,她想走出这个凌杀天阵,是再也没有可能!

“你最好快点住手,否则我会把你碎尸万段!”古吉整个人疯狂大喊,身体却不能动弹半分,他脸色阵阵苍白,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事情,他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纳兰清羽听到古吉的声音,眸光微变,想要做点什么,但是看到离夜目光射来,他只能叹口气。

孤鹰紧握住古吉,不让他有半点出手的机会,古吉,即便他是宗师,在纳兰清羽和孤鹰的控制之下,也不能有半点作为。

“碎尸万段?好啊。”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眸光微转,冷冽蚀骨,清冷声音传出,“把她碎尸万段!”

什么!?

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没见过这么摆阵的,用声音就能操纵阵,他以为阵是活的吗?

说什么,就能按照他说的去做!

玉珠旋转,就像是听懂了离夜的话,在众目睽睽下,无数风刃从天而落。

“这……这!真的可以!”

“老天,这是什么阵,怎么用声音就能控制!”

“都说古氏一族擅长摆阵破阵,现在跟老子说这个少年不懂阵,老子绝对不相信!”

……

他娘的,这样的人都说不懂阵,那还有什么人懂,都已经把阵善加利用到这种程度了,这何止是懂,还是已经融会贯通了好吧!

站在四周古氏一族的人,阵阵惊叹,比起古环的安危,他们更关心阵。

古吉呆滞当场,气的全身都颤抖。

离夜无害扭头,淡笑看着古吉,“如何,小爷是按照你说的做,接下来要怎么样,小爷完全可以按照你的说的来。”

她不懂阵,不代表她不知道怎么用阵,还有,这个凌杀天阵她懂,可以说非常了解,古吉想做什么,她绝对可以完成他的心愿,按照他说的做。

古吉差点喷血,按照他说的来,那不就是他间接杀了古环!

“啊!”

一声惨叫从阵中传出来,撕心裂肺,古环全身是血,刚开始她还能抵抗,逐渐的她完全没了招架之力。

“想杀小爷的人,小爷一个都不曾放过,没有人可以例外!”

清冷声音炸开,震动在每个人心中,所有人呆呆看向离夜,目光呆滞。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那一刻,他们竟然会看到一个绝代风华的少年,倾城绝色,桀骜不羁,轻狂霸道站在他们面前,和眼前这个长相平凡,却嚣张无比的少年,明明一点也不像。

古河,还有他身后的黑衣暗卫,每个都想见出手阻止,可每个人都无能为力,仿佛有某种禁锢限制他们行动。

“爹,救我!”古环呐喊道。

她不想死,不想死!这个少年,他不是人,是魔鬼!地狱的魔鬼!

古环便是后悔招惹上离夜,此时也来不及了,在她把离夜引入阵中的那一刻,她的下场,早已注定!

古吉想救人,可毫无办法,不管他如何挣扎,就是挣不开困在身体上的力量。

风刃如同的倾盆大雨,随风而下,一道接着一道,悉数落在古环的身上,她避无可避,无处可避!

血窟窿流着鲜血,古环整个人躺在凌杀天阵,再没有还手之力,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杀了我女儿,杀了我女儿!”古吉疯狂看着离夜,他怎么不去死,他的命,怎么比的伤古环的命,他就该死在凌杀阵中,为什么还要出来!

环环是他全部的希望,也是他最有天赋的女儿,未来的族长之位,他还要依靠环环,现在她死了,他不就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她该死!而且,碎尸万段,可是你说的。”离夜含笑冷然道,此时的她就如同地狱走出来的死神。

古吉全部的心思扑在自己族长之位上,古环死了,他的族长之位想也随之泡汤。

阵中的古环要是知道,她的父亲一心想要救她,只是为了自己的族长之位,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古吉怒瞪向离夜,一口气灭缓过来,两翻白,整个人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他想要碎尸万段的人不是古环,是这个少年,他要把这个少年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公子,你不该……”

“够了!”沙哑的声音笼罩而下,带着浓浓压迫。

离夜眉头微皱,咬牙坚持,面不改色,后背笔直挺立站在原地。

听到这沙哑的声音,在场除了离夜,纳兰清羽,孤鹰,其他人集体跪地。

“参加族长!”

身穿宽松衣袍的人步步走进,脸上带着和古河同样的款式的鬼面具,步步走来,带着无尽威严。

离夜双手抱臂,看着来人,嘴角勾起一丝玩味,感情这才是真正的族长。

古氏一族的族长要想见到,不是一般的难,非得要有人死了,才肯走出来,不过,他要是为了救人而来,现在已经晚了,可要是为了报仇,他也不会得逞。

“古环就这样吧。”沙哑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事情他都听暗影说过,私自带人进入凌杀阵,古环就犯了族中死罪。

怎么死都是死,现在人都死了,还能计较什么。

“是!”众人齐声应道,也不敢反驳。

他们都知道古环犯错,去就古环只是想着古氏一族的事情,不想让外人处置,可现在族长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

宽松高大的身影往离夜这边走来,面具后透射来的目光的带着赞许。

“你有天分,要不要留在古氏一族。”如此有天分,加以培养,不出一年,古氏一族还有谁能比得上他!

离夜耸耸肩,双手摊开,“没必要。”

阵法这东西北宫家就有,古氏一族的尽管她有兴趣,但是不至于能让她留下。

离夜直接拒绝,让跪在地上的人集体一颤,顿时满头大汗。

他们还没见谁这么直接拒绝他们族长,这个少年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先杀了古环,现在看到他们族长,还能这么淡定。

可这少年是什么来历,他们也没听说过风启大陆有这么一个人啊!

见离夜拒绝,族长也没说什么,转身看向一旁的纳兰清羽和孤鹰,过了一会才缓缓开口。

“纳兰公子怎么有空就到古氏一族来。”纳兰清羽,他就是纳兰清羽,比传说中更震人心魄!

纳兰清羽轻轻扫视了四周,薄唇轻启,嘴角勾起淡笑:“想来便来了,族长不欢迎么?”

话落,众人一阵紧张,连呼吸都不敢大点。

不欢迎,谁敢不欢迎纳兰清羽,他就是个祖宗啊!日月殿都跟走自己家一样,谁敢还不欢迎他,他要是一个不开心,直接把他们古氏一族灭了,都不会是什么难事。

离夜低头摸了摸鼻子,眸光看到众人畏惧惊悚的模样,阵阵无奈,果然,某国师一直就是这么霸道骇人。

不欢迎么?

古氏一族肯定不敢说一个不字,风启大陆也没人敢。

“古火不敢。”族长不卑不吭道,不欢迎纳兰清羽,这个世上谁敢和纳兰清羽说一个不字。

在场没有谁知道,敢和纳兰清羽说不字的人,就在他们身边,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离夜囧囧看着纳兰清羽,她就说吧,即便古氏一族族长也不敢。

不过他这暗卫,真的算是暗卫吗?

这么大摇大摆走进古氏一族,看样子还是在她前面进来的,看到某国师眉宇间的笑意,离夜一阵狂汗,她终于知道国师大人说的暗处是什么了,这就是所谓的“暗处”!

“纳兰清羽?”疑惑的声音传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孤鹰注视着纳兰清羽,眼中带着探究。

不是他想多了,是这个男人,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肯定见过!

------题外话------

嘿嘿,国师大银的暗处,就是酱紫,就是酱紫!哇咔咔!求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