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宗师可进!

离夜同样注视着迎面走来的男人,四目相视,两人无法从眸中情绪探究到对方。

“你要进去?”男人声音醇厚,却听不出什么情绪。

离夜点头应道:“当然。”

要不是他突然出现在后面,她现在已经进去了。

“就凭你们也想闯过古氏一族的阵,小心别死在里面。”傲慢的声音传来,带着不屑和讥笑。

相视的两人皱了皱眉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将近二十个人的队伍往他们这边走来,为首的是一个大概二十几岁,长相平凡的的男人,眼中带着不屑和讥讽,很明显刚才说的人就是他。

“我赵无忌可是天阶了,你们两个还是跟在我后面,免得等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赵无忌哈哈大笑道,带着身后的随从,从离夜他们身边走过,傲慢轻哼一声。

跟在赵无忌身后的随从,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离夜,脸色一僵,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全都把话咽了下去。

离夜看着傲慢的无比赵无忌,天阶,很厉害吗?

红莲看到从离夜身边傲慢自负走过的赵无忌,有些不忍直视,它很想知道,这个人是哪里来的勇气。

天阶!你一个天阶级别,好意思在先天天阶面前得瑟?而且离夜面前这个男人的实力怎么样,他们都还知道,可是肯定不弱,不然刚才十几个人的围攻,三两下就被他解决了。

就这样,天阶你也好意思炫耀!

站在离夜面前的男人,好像没看到赵无忌一般,又看了一眼离夜,直径走去,走进列阵之中。

“你……”离夜转身想叫住男人,他的身影却已经没入了阵中,想叫也叫不住了。

看到男人走进去,离夜耸耸肩,也走进阵中。

刚走进阵内,离夜还来不及看看这是个什么阵,就看到在她前面进去的男人双手负在身后,沉默站在原地注视着前方,不知道,还会以为是特意在等她。

而在他们之前进去的人,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消失的无隐无踪。

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离夜看向周围,这里没有什么变化,就如同他们处在刚才看到的花园里一样。

离夜挑了挑微微上挑,走进阵中,和外面看到的景色还是一样的,不得不说,古氏一族很擅长用阵,这个阵法的确是高深莫测。

这要是不擅长阵法的人,或者是实力稍弱的人走到这里,没有任何不同变化,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乃幻阵。”男人沉声道,继续往前走去。

嘎?离夜眨了眨眼,他这是……

“离夜,什么叫幻阵,这个男人怎么看出来?”红莲小声询问,这个男人有点很莫名其妙,它都弄糊涂了,他到底是想自己去古氏一族,还是在帮离夜?两个看起来都不像啊。

离夜耸耸肩没有回答,往前走去,目光扫视周围。

难怪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了,原来是阵法之中,还有幻术,能把幻术用到如此地步,看样子古氏一族的人很擅长用幻术。

幻阵,就是摆出阵法的同时,还以幻术加固其中,让陷入阵中的人不知身在何方。

阵法已经是让人小心翼翼,再加上幻术,可以说这里危险至极,随时都会发生变化,取人性命。

古氏一族在门口摆下幻阵,只是想让闯进古氏一族人退出去,所以这个阵没有什么杀机,只会让人在行走的过程中,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回到刚才的地方。

若是有人想要硬闯,幻阵就会发生变化,给硬闯的人致命一击!

离夜目光的扫视着周围,四周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动,但是她清楚知道,每走一步,就会牵制全身,重新来过。

刚刚还站在离夜面前的男人,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此时阵里只有离夜一个人,走在如梦如幻的园中,美的有点不真实。

百花绽放,树木繁茂,古老气息密布,仿佛是一副百花齐放的墨染画卷图。

步伐缓缓走过,离夜全身进入警惕的状态,注意着周围。

“蝴蝶,别走。”

“美人……”

“我愿意永远留在这,好多钱,我可以荣华富贵一辈子了。”

陶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离夜扭头看去,就看到赵无忌带进来的随从,将近一半的人陶醉其中,不能自已。

红莲在离夜身体旋转了一圈,头上冒出偌大的问号,“离夜,这哪里有蝴蝶?”

还有美女,有钱,他们傻了吧?

“这就是幻阵了。”在这里面会看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红莲猛地惊醒,急忙道:“也就是说,他们看到的都是幻觉,离夜,你不会有事吧?”

离夜也是人,人都有最想要的东西,她可别陷入这里面,分不清楚真和假。

“我都看破这个阵了,不会有事。”区区幻阵留不住她。

红莲这才松了口气,离夜不会有事就好,它可不想看着离夜变成这些人那样,看上去一个个就跟傻子似的。

“来几个人,把他们扔出去!”赵无忌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他看上去还是格外清醒,不像有被幻境迷惑。

他身后还有几个随从,听到他的命令,却没有动手。

他们要是走了,等会陷入在幻境的人,就是他们少爷,所以这个命令他们不能听,陷入幻境就出不来了,以少爷的性子,陷入幻境是迟早的事情。

离夜漠然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这里的事,与她无关。

赵无忌见随从不听命令,正想呵斥,就看到从一旁走过的离夜,他急忙走过去,挡在离夜面前。

“嘿,你小子不错啊,走进幻阵,居然还能没事。”赵无忌语气中浓浓的讥讽,任谁都能听出来。

紧跟在他身后的随从,神情微变,想阻止他说下去,又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能进入幻阵而没有事情的人,岂能简单,少爷你能不能先离开这里再说,人家现在是不跟你计较,要是真的计较起来,他们怕是都要搭在这里。

离夜睨视了一眼赵无忌,目光冷淡,不想和他多说什么,迈步绕开赵无忌,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种人,简直是莫名其妙,大家各走各的,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离夜不想搭理赵无忌,赵无忌却还是主动跟上来。

“你装什么冷酷,老子问你话,你难道……”

冰冷眸光闪烁,离夜目光所过,手臂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

“砰!”

赵无忌的话才说道一半,偌大的拳头已经落在了他鼻子上,两道猩红从鼻间流下来,两眼泛白,往身后倒去。

跟着赵无忌的随从,立刻把他接住,抬头警惕地看着离夜。

“下次,我要的,便是他的舌头。”轻狂声音传出,离夜转身离开。

这个人找打,不成全他怎么行。

危险的气息笼罩而下,几个人身体微微一颤,眸光变得畏惧。

这个少年,很危险!

离开赵无忌一行人所在的地方,离夜继续观察着周围。

“这个阵……”她好像有看过,在北宫家的藏书楼中好像有过记载。

貌似还有点不同,可能是因为家了幻术的缘故,才有了这一点的不同,所以是不能按照书上的方法破阵了,她还真想看看,不是从这个阵走出去,而是直接把阵破了,古氏一族人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圆滑的珠子,珠子密布着纹路,复杂神秘。

伐天玉阵!

离夜握了握手上的玉珠,伐天玉阵是北宫家先祖的心血,里面的有着无数的大小阵法,能列阵护人周全,亦能破阵!

现在只能用伐天玉阵破幻阵,阵法这东西,她虽然看过,但是破阵,一时半会还不行。

消失已久的男人突然现身,出现在离夜面前,深沉眸光看了一眼离夜。

“这边。”他沉声道,转身往出现的方向走去。

呃……

离夜眨了眨眼睛,这个人是在帮她?还是自己要进古氏一族,顺便带她进去?

“离夜,这个人类到底想干嘛?”红莲疑惑问道,刚才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出现了以后,好像对于整个阵都了解了。

离夜摇摇头,收起伐天玉阵,跟着那人的步伐走去。

“跟着我的步伐。”刚跟上那人的脚步,醇厚的声音再次响起。

离夜蹙了蹙眉头,双手抱拳,站在原地,“你帮我,理由。”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怎么知道这个人是为了什么目的帮她,毕竟他们还是陌生人,见过两次罢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让她相信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目的帮她,太难。

所以他有什么条件,现在就可以说,说清楚了,这样他们都有好处。

“走不走随你。”男人没有停下步伐,继续往前走去。

离夜:“……”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离夜,这个人类,好像真的只是想带你过去。”红莲不解道,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人,它虽然是火,但是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可这个人类……

的确是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整个人看上去沉默寡言。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男人的背影,目光闪烁,仿佛有了某种决定。

软靴走过,离夜跟着男人步伐走上去,看着他走过的地方,离夜不禁睁大双眼,一阵诧异。

这个地方是以生死两条路布置,生路和死路相互纠缠,必须要找对生路才能顺利走过,期间只要走错一步,会遇到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面前的人,他懂阵,还是很懂的那种。

“离夜。”红莲担忧道,这里真危险,他们就先回去吧,真的可以先回去。

“已经走了一半了,现在只能相信他。”这条路已经走了一半,既然选择相信他,跟着他走进来,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相信。

她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至少现在知道他不会有危险就行了,而且她还选择相信,也就只能相信到底,没有后悔的余地!

看着人走远了,想起他走过的地方,离夜继续跟上去,每走一步,就如同在生死边缘擦肩而过。

这一条路不过百米,却异常煎熬,甚至比一千米还要难走过。

跟在男人身后,离夜逐渐的也找到了规律,是阵都有规律,这个规律也是破阵的关键所在,找到了规律,也相当于找到了破阵的方法。

四周景色,两人走一步,就会有不同变化,景色越来越真实,尽管绝美,却不似刚才那么梦幻。

看到不远处的出口,殷红唇瓣上扬,离夜稍稍走一步,和身边的人几乎同时出阵。

“原来是这么回事。”离夜看了看身后,生路和死路拧成一根线条,可再怎么交错,顺着交错的弧线走,必定就是生路,生路和死路还有点不同,找到这点不同,就相当于找到了生路。

阵法奥妙之处,就在这里,博大精深之处,无穷无尽。

男人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离夜,神情没有半点变化,继续往前走去。

离夜看了看四周,发现他们走过刚才那条路,就已经才出阵了,面前是一条宽敞大路,在不远处,古老宅子静静矗立,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离夜,这里就是古氏一族了。”红莲惊叹道,高大的宅子,神秘莫测,这里肯定就是古氏一族,他们要找的地方。

“应该就是了。”离夜大步走过,环视着四周。

两侧经过修建的草木整齐有序,一棵棵参天古树耸立盎然,生机勃勃,路边花朵绽放,为这绿叶中添加了不少色彩,让四周变得更美妙绝伦。

离夜走过大道,男人早已经走到了门口,等她走过去,进步的大门,同时打开。

男人直接走进去,好像是回到自己家里那么自然。

离夜见里面没有人走出来,若有所思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古木参天,偌大的家宅中,不似外面修剪的那么整齐,却丝毫不杂乱,面前的参天古木,见不到顶端,用篱笆圈起来,像是不让人靠近。

离夜郁闷走过,这古氏一族这也太神秘了一点,至于这么神秘吗?

穿过参天古木的院子,刚要走进第二个院子之时,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四周气息浮动,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她以为这一路走下去,都会没人,古氏一族的人会任由他们,在这里面走。

黑色身影从天而落,稳稳站在两人面前,呵斥道:“你们是何人,擅闯古氏一族。”

黑衣男人面无表情,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宛若一座冰雕。

“闯?你们古氏一族邀请灵师到异国之界,你说小爷擅闯?”离夜冷冷笑道,擅闯古氏一族,她光明正大大门走进来,路上也没谁阻拦,怎么就叫闯了。

男人冷冷呵斥道,“莫要胡言乱语,古氏一族不曾做过此事!”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面前的男人,没有?龙子筠说的,还有在异国之界听到的那些,都是说古氏一族邀请了,现在这个人说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敢做不敢认吗?”离夜戏谑看着面前黑衣人,注视着他脸上每一分表情。

黑衣人听到离夜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冷哼一声:“古氏一族若做过此事,必然承担!”

最近是有不少人擅闯古氏一族,但是真正能进来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为的还都是同一件事情,莫非风启大陆当真发生了什么事?

“离夜……”红莲才叫一声,黑衣人的目光立刻往离夜身体看去,它急忙收起声音,一阵紧张。

离夜警惕看着黑衣人,他能感觉到红莲的存在。

“小爷今天来了,古氏一族总得给小爷一个交代,否则让我白走这一趟不成?”离夜一脸无赖的表情,好像在说,你们古氏一族不给个交代,今天我就不走了。

黑衣人猛地抬头,死死瞪着离夜,冷声呵斥道:“立刻离开!古氏一族不欢迎外人!”

他们不欢迎外人,谁都不欢迎,他们立刻离开!

“走可以,交代!”离夜强硬道,让她白走一趟可不行,都到了古氏一族,她总要弄清楚,到底是古氏一族的事情,还是有人借着古氏一族闹出来的事。

再说,她还想看看,这个什么古氏一族到底有多神秘。

“再不走,你们就走不了了。”黑衣人大手一挥,十个身影从天而降,瞬间出现在他身后。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突然出现的身影,嘴角勾起弧线,没有任何打算离开的意思。

“对了,我跟他不是同路的,你要不要问问他要不要走,古氏一族总不能伤及无辜吧?”离夜眨了眨眼睛,笑盈盈无害道。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还真是不能小看,古氏一族。

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弄清楚点好,风启大陆随便发生点什么,都可能是大事,北宫家现在还处于一种被动时期,不了解了这些事,她不放心。

既然来了,就没道理这么离开!

黑衣人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男人,冷声问问道:“你也不走?”

“我也想要一个交代。”男人闷闷回答,从语气听来,也是为了古氏一族传出去邀请而赶来的。

红莲见黑衣人的注意力时刻在自己身上,整个身体都变得紧绷,就是黑衣人不看着离夜,也时刻盯着它。

离夜当然也感觉到了,但是想在让他们放弃探究红莲,就是什么都不做,要是做了什么,倒显得欲盖弥彰,心虚了。

“古氏一族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不离开这里,只能把命留下!”黑衣人呵斥道,大手一挥,身后的十个人立刻走到他面前,手上的兵器纷纷朝着离夜他们。

邪魅的笑容若隐若现,离夜镇定自若站在原地,好像没有看到随时会出手的十个人。

男人目光深沉,走到离夜身边,雄厚的气息散发。

青色之力在手上闪烁,灵力醇厚,仿佛随时会爆发,而他的等级,正是宗师!

离夜看到男人手上浮现的灵力,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她就说无法探究这个人的实力,原来是宗师级别。

天龙国的宗师不多,风启大陆还是有的。

黑衣人看到男人手上灵力,神情大变,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族长有令,宗师可进!”宗师,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宗师出现了,他们都来古氏一族做什么,他们古氏一族已经很久不理会世事。

离夜嘴角阵阵抽动,这就是差别,宗师和先天天阶的差别,他们是动手打架,结果看到对方是宗师,就说让人家进去了,这算什么!

鄙视,这是红果果的鄙视!

什么叫宗师可进,古氏一族只见宗师级别的人,直接说就行了!

男人指了指离夜,语气深沉道:“他,一起。”

黑衣人迟疑看着离夜,刚才这个少年不是说他们不是一起的,现在怎么又是一起的。

离夜看向身边的人,双手摊开,“我可以自己打进去。”

刚才她说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且她都走进古氏一族了,哪里有进不去的道理,打都要打进去。

黑衣人额角滑下黑线,可以打进去!

这个少年是小看他们古氏一族,还是高看自己,年纪轻轻想打败他们,不说宗师,他们好歹都是先天天阶,一人之力想打败他们,怕是做不到吧!

“不信,可以试试。”离夜冷静道,他们最多也就是先天天阶,几个先天天阶,她还不放在眼里。

男人仿佛没听到离夜的话,指着离夜,目光注视着黑衣人,宗师威压之力惊现。

“我说他一起就一起!”

一条黑线从额上掉落,离夜发现她看不懂眼前的人在想什么,也猜不出他是自己要来,还是帮她进来。

尽管她能轻易看穿很多人,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看穿,纳兰清羽是一个,眼前的人是一个。

不过至少这个人,现在来说,还不是敌人。

黑衣人迟疑了一会,立刻应道:“好,既然一起,那就进去吧。”

离夜歪头看着身边的人,本来想着拒绝,转而想了想,反正都是进去,和这个人一起,还能省力气,干嘛不进去。

“谢谢。”殷红唇瓣吐出两个字,他带她进去,说句谢谢,也是应该。

离夜绕过挡在面前的黑衣人,走了进去,她要是晚走一步,说不定能看到身边那个人眼中,在她说谢谢以后,露出的惊讶。

两人走进去,没有谁在阻拦,他们走进去不久,赵无忌他们就走到了门口,又被黑衣人挡了下来。

“我是异国之界的人,赶紧让我进去。”赵无忌鼻子肿起,带着淤青,说话刚刚一激动,鼻子传来的痛楚,立刻让疼的他龇牙咧嘴。

那个少年,别让他在看到,从来没有人动手打他,从来没有人!

“擅闯古氏一族,离开!”黑衣人呵斥道,心里阵阵郁闷,最近怎么有那么多人能穿过幻阵走到这里。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听族长说最近会有很多贵客来访,可偏偏这么多人来了,一个个说是被邀请来了,谁邀请了他们?

明明没有这回事情,可就是有这么多人来了,而且还说是受他们古氏一族的邀请!

“离开!”赵无忌傻眼了,他刚刚明明看到那两个人进去了,他们都没有离开,这个人凭什么让他离开!

“滚!”黑衣人不耐烦呵斥道!

“刚才那……”

“宗师可进,你是宗师?”黑衣人冷冷打断赵无忌的话。

虾米!?宗师,刚才那两个人是宗师!

轰!晴天一声霹雳,赵无忌只觉得脑中阵阵空白,再也无法言语,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在晕厥过去的前一刻,他心里想的是,老天,刚才那两个是宗师!他得罪了宗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