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后花园?前院?

一帮子人只觉得阵阵晕眩,整个人恨不得立刻晕过去,这种气氛实在是太压抑恐怖了!

这位公子,不要命了吧,这可是舞宗大人!

日月殿的舞宗大人啊!

舞宗较好看的脸上闪过阴霾,紫色身影缓缓侧步,看向叫住她的离夜。

“公子,本宗对你已经够客气了,莫要自讨没趣!”要不是初到异国之界,不想弄太多是非出来,她何须忍一个废物。

他身上连灵力都没有,不是废物是什么!不过说到废物,那七个更废物,连一个灵力都没有的人都打不过,留下来还有什么用。

离夜冷冷轻笑,自讨没趣,日月殿的人在面前闹,本来可以就这么算了,但是现在舞宗到这里,她不想就这么算了,毕竟是个美人,可以好好谈谈人生和理想不是。

“舞宗大人,小爷吃饭吃的好好的,你们的人一来就赶人,现在随便说两句就想走,天下有这么好的事?”舞宗,日月殿派了舞宗来,看来风启大陆对这件事情还挺上心的。

不过,日月殿难道就这么几个人了么?四大宗师都出来了,还死了一个在羽化之穴,貌似还是最厉害的那个。

日月殿圣主,派舞宗来,是想说他们对这件事情也很重视吧。

“你想如何?”舞宗下巴稍稍抬起,宛若高傲的孔雀。

“你说呢?”离夜笑着反问。

她现在对异国之界的事情越来越有兴趣了,很想看看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么多人聚集在这个地方。

美妙的脸上露出一抹恼火,舞宗突然抬起右手,目光注视着离夜。

站在不远处的众人,立刻往后面挪动一步,神情紧张。

完了完了,舞宗大人是真的生气了,难不成在这种情况下,舞宗大人要杀了这个少年,可是这个少年看起来也不弱,七个日月殿的人在他手上,三两下就被打趴下了,应该也没什么。

可是,舞宗大人不是日月殿那几个小罗罗,这个少年怕不是舞宗大人的对手。

众人心里阵阵紧张,就怕一个不小心,舞宗的怒火连他们一起焚烧,他们成为那无辜的炮灰。

偏偏当事人还半点事情都没有,面不改色看着舞宗,他不怕,可他们怕啊!

青光之力急速凝聚在舞宗手上,突然坠落在一楼的几个人,被强大吸力吸起,七个人同时漂浮在空中。

“舞宗大人!”柳扬惊慌叫道,脸色顿时没有半点血色。

舞宗仿佛没听到这一声,注视着离夜,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淡淡火药味散发开来。

看到舞宗的动作,离夜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好像算准了舞宗不会对她出手,或者即便舞宗出手,她也不会有半毫的畏惧和恐慌。

纳兰清羽自顾自垂眸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目光清冷,他现在的样子平淡无奇,淡淡的仙风道骨气息,一尘不染,还是像清凡脱俗的仙人一样。

那气息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样,不管他长相多平凡,却还是能让人眼前一亮,移不开目光,而若隐若现的凌厉霸气,又让人不敢直视。

周围站满了人,一楼二楼,甚至连日月殿的人,都看着这一幕,屏住呼吸,先看看舞宗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以本宗之名欺人者,该死!”舞宗张开的手掌,猛地握紧,青光之力在手上瞬间震开。

漂浮在空中的七人脸上闪过惊悚,青光灵力扑面而来,他们甚至没有还手之力。

“啪!”

呆滞中的众人仿佛听到一声巨响,还漂浮在空中的七个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狠狠往地上砸落。

“轰——”

七人狠狠摔在地上,眼睛睁大,到死那一刻,他们怕都不敢相信,一直的尽力尽心,换来的却是个这样的结果,死于非命!

七人的性命,在舞宗手上,宛若蝼蚁,轻轻一捏,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离夜嘴角的弧线越来越冰寒,直到最后没有一丝温度,眼中也是一片寒霜,注视着舞宗。

“够了吗?”舞宗放下手掌,直视着离夜的眸子。

寒冰眸光深不见底,舞宗微微一愣,心里闪过一丝诧异,她竟会看不透这个人!

从来没有如此,这么久以来,没有人能逃过她的眼睛,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的神情怎么会深不见底,无法探测,本来想从他眼睛里看出点什么,现在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性情隐藏如此之深,难道说,他连自己的实力也一并隐藏住,不让任何人发现?

尽管这世上不可能轻而易举把灵力隐藏的滴水不漏,但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她宁可相信眼前的人隐藏自己的实力,也不愿看轻他!

离夜呵呵一笑,笑声中没任何温度,“舞宗大人还真是决绝果断,人都死了,活人总不能跟死人计较。”

她稍稍转身面向纳兰清羽,不再去看舞宗,眼中的神情宛若大海般深邃,无法得知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事。

舞宗扬长而去,日月殿的人看到步步走下楼梯的舞宗,全身打颤,就怕自己会变成今天死在这里的第八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站在楼梯口的人自觉让道,日月殿的人不想变成死人,他们也不想,这个世界如此美好,他们还舍不得死。

众人紧张看着日月殿的人离开,直到他们走了,所有人立刻结账,迫不及待的离开酒楼。

这潭浑水,他们还是赶紧走的比较好,留在这里,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下子酒楼里只剩下两桌人,一桌是离夜和纳兰清羽,另外一桌在他们两对面,是一个白皙俊朗,棱角分明的男子,从日月殿的人进来后,他也没有动过身体,柳扬要不是先走离夜他们这边,也会遇上这个男人。

日月殿的人离开,这次离夜没有再阻止。

离夜觉得要是再阻止,舞宗会把酒楼里所有日月殿的人都给杀了,死几十个人日月殿的人没什么,可是这样会影响食欲的,谁会乐意在一堆死人面前吃饭。

“啧啧。”离夜轻啧道。

不得不说,日月殿每个人都不能小看,特别是这些高高在上的,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夜儿?”听到离夜轻啧的声音,纳兰清羽含笑看着她。

舞宗会直接杀人,他不奇怪,相信夜儿也不奇怪。

“你要是不吃,我们可以走了。”离夜收回目光,嘿嘿笑道,仿佛他们只是简单吃了一顿饭,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谁来过。

日月殿的人重视的事情,他们还需要去看看,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

离夜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酒楼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撇撇嘴。

“走吧。”纳兰清羽站起身。

离夜立刻跟着站起来,还没迈开步伐,一股力量就把她拉住,十指相扣。

抬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感觉到手上的温度,离夜无声轻叹,也没有挣开,任由他去了。

眼皮稍稍垂下,遮掩住闪过的寒意,天下所有人都畏惧日月殿,只是他们日月殿多了几个宗师罢了,她倒要看看日月殿能不能永远如此。

总有一天,她要让北宫家也矗立在巅峰之顶,皇权,日月殿也再奈何不了他们!

只有这样她才能放心,放心北宫家的一切。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脸上的神情,没说什么,拉着离夜走下楼去。

两人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刚才还坐在他们对面的男人,已经走出了酒楼。

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耸耸肩,没有太在意,异国之界每天都会出现不同的人,所以在这里遇上什么人都不奇怪。

他们走出酒楼,酒楼老板伙计才敢走出来,然后立马关门,今天连生意他们也是不想做了。

小命要紧,今天不宜开门!

走出酒楼,离夜才发现他们要去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一点目标都没有。

“清羽,不如我们还是回酒楼。”现在只知道一点消息,其它什么都不知道,只有古氏一族……

离夜眸光一亮,随即抬头,“不如我们去古氏一族吧!”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去古氏一族一趟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也好,能凑热闹就凑,不能凑反正异国之界他们也来了,围观围观,也没事,反正某国师也还经常围观的。

纳兰清羽神秘一笑,薄唇清晰,“不急着去古氏一族。”

现在去古氏一族,还没有几个人到那,没什么用。

“你想好去哪了?”离夜狐疑看着纳兰清羽,他都想好了,干嘛不告诉她。

纳兰清羽拉着离夜,转身往左手边方向走去,两人瞬间消失在人群中,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人群中两道身影匆匆走到离夜和纳兰清羽站着的地方,相视一看,急忙追上去。

荒无人烟之处,四处阴沉,天边仿佛都要坠落而下,野草疯狂蔓延,凄凉寂静的可怕。

离夜扫视了一眼身后,不禁咒骂,什么时候警觉性这么低了,被人跟着都没有察觉,要不是纳兰清羽加快速度,后面的人立马追上来了,自己到现在可能还是浑然不觉!

该死的!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离夜和纳兰清羽停下步伐,转身看向身后,见跟上来的人迟迟不现身,纳兰清羽青光之力飞旋,往四周震开。

两道身影迅速跳出来,匆匆躲开横扫而过的青光。

两人走到他们面前,胸前的日月图腾栩栩如生,威压笼罩,四周的气氛变得更紧张。

又是日月殿的人!他们怎么就阴魂不散!

离夜眸光冰冷,刚迈出一步,就被纳兰清羽拉住。

“纳兰清羽,我二人知道是你,不用再装了!”两人走到纳兰清羽面前,继续开口道:“赶紧把龙魂珠交出来,那是我日月殿的至宝!”

纳兰清羽见被人两人识破,一点也不奇怪,只见他身上一阵青光闪过,平凡面貌瞬间消失,举世无双的容颜显露,刹那间,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两个中年男子相视一看,他们果然猜的没错,这个人就是纳兰清羽,除了纳兰清羽,没有几个人拥有那超凡的气质。

离夜无语看着纳兰清羽,看来跟国师大人一起走,还真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容貌虽然变了,但是这一身的仙气,怎么样也隐藏不了,和他用原本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自己解决。”离夜指了指面前两个人,又是两个宗师,日月殿是不是宗师多的没地方用了,那么多总是死在纳兰清羽手上,现在派来的人还是宗师。

神化这个级别,看来就算日月殿的人,也没办法达到,不到神化,他们根本不会是纳兰清羽的对手。

“夜儿,说历练的是你。”纳兰清羽无害轻笑。

离夜嘴角一抽,满头黑线,“你的麻烦。”

他好意思说历练,总之,她决定了,必须要跟某国师分开走,不然还会有更多的事。

帝都没几个人见过纳兰清羽,那是当年他去的时候,就只停了一会,但是风启大陆不同,认识纳兰清羽的人多了去了,她决定还是分快走,这样,至少她会少看到很多麻烦事。

两位宗师脸红耳赤,想到自己堂堂宗师就这么被人无视了,气不打一处来。

他们两个正想对纳兰清羽动手,就看到离夜腰间的透明珠子,脸上神情大变,诧异无比。

“龙魂珠!”纳兰清羽身边这个人身上带着的东西就是龙魂珠!

离夜低头看了看龙魂珠,无辜的目光看向对面的人,露出无害的笑容。

“两位宗师眼神真好。”刚才舞宗都没看出来,他们两个倒是一眼就看出来,她身上带着的就是龙魂珠。

离夜戴龙魂珠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帝都的时候,琴宗面前她戴了,舞宗面前她也戴了,可惜就是没一个人看到她戴在身上的是龙魂珠。

“把龙魂珠交出来!”两位宗师立刻出手,这次他们的目标不是纳兰清羽,而是离夜。

离夜摇摇头,镇定自若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宗师走过来,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好意思,这东西是我的了,你们想拿,小爷也不会给!”给她了就是她的了,日月殿要拿回去,就要看看他们能不能拿回去了。

看到淡然冷静,两人怒火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手上招式凌厉,直逼离夜。

然而他们才刚靠近,都没碰到离夜一脚,天青之力乍现!

两人被震开一丈之外,踉跄倒在地上,气血翻滚,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目光惊悚移向一旁。

天青之力!纳兰清羽,天青之力!

神化级别,神人!

纳兰清羽突破了,他是神化级别,他突破了!

白靴走过,纳兰清羽面无表情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宗师,薄唇轻启,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涌来,凌厉霸道,渗透人心!

“你们,该死!”

简单的四个字,如同一道杀伐的咒令,只见他手上汇集天青色的灵力,大手一挥,直接砸向两个宗师。

两个宗师急忙爬起来,撒腿就往回跑。

神人,要回去告诉殿主纳兰清羽已经不是宗师,他是神化!

老天爷,纳兰清羽才多大,就已经是神化级别了,日子再久一点,是不是他连神化都会突破!

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两个总是迫切想要离开,只可惜,现在才想着离开,太迟了!

一道天青之力挡在他们面前,刚走一步的两个人,猛地又被震回来,紧接着身后的青光球砸过来,他们两个,无处可逃!只能承受!

“不!”

两人睁大双眼惊呼,眼睁睁看着天青之力没入身体,然后身体扭曲,不停扭曲,就这么消失在了他们面前,连尸体都不曾留下。

离夜始终冷眼旁观,看到纳兰清羽一挥手就杀了两个宗师,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这就是神化级别的力量,她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晋升宗师,然后就是神化!

纳兰清羽眸中微变,凌厉透骨的目光收回,他看向离夜,眼神瞬间柔和,带着淡淡笑意。

“夜儿,为夫还是在暗处保护你吧。”他一向不喜欢出现在人前,陪着夜儿,他可以做到如此,但是现在已经为夜儿带来了麻烦,他还是在暗处好一点。

在暗处他也是在夜儿身边,有什么事情,照样能够出手,这样还能免去不必要的麻烦。

离夜双手交错在胸前,注视着纳兰清羽,调侃道:“国师大人,这是承认自己是个麻烦了吗?”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迈步走到离夜面前,将她纳入怀中,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喃:“为夫保护娘子,这是必然,可怎么能给娘子带来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日月殿也要早点处理掉,否则这些人整天追着他跑,迟早会发现夜儿,便是为了夜儿,日月殿,也不能再留。

靠在纳兰清羽胸前,听到他低喃的话,脑中回想起刚才那两个宗师想对她出手,纳兰清羽身上突然爆发的戾气,那一瞬间,他就从仙人转化成杀神,唇瓣勾起,露出淡笑。

“好。”她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不说也知道。

两人相拥在一起,便是这阴沉荒野的地方,也成了这世间最美的景色,闪耀夺目。

白衣少年单独一个人走在街上,离夜隐藏了气息,加上平凡无奇的面容,扔在人海中,一下子也找不出哪个是她。

纳兰清羽没有再出现,好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离夜一下子也找不出纳兰清羽在什么地方,但是她知道,只要有事情,他一定会出现。

没有纳兰清羽在离夜身边,最开心的莫过于红莲,它现在开心的想大叫。

“哈哈哈!那个男人终于不在了,还是这种感觉好。”红莲放肆大声道,不过外界也听不到它的声音。

离夜无语听着红莲的话,纳兰清羽一来,它就变成缩头乌龟,一句话都不敢吭,这才刚走,它就又开始了,这到底是什么异火,胆子也太小了!

不对,她就没见过这么胆小的火,纳兰清羽最多只是震晕它,又不会震碎它,用不着这么害怕吧。

“离夜,你干嘛不说话,难得纳兰清羽不在。”红莲疑惑问道,它这几天是连他们说什么都不敢听,要不是在离夜身体里,它早就跑了,哪里还敢待在有纳兰清羽的地方。

“放心,他最近都会不在,你想说什么可尽情说。”离夜阵阵凌乱道,红莲该庆幸这个时候纳兰清羽不在,不然它又该被震晕了。

“真的!”红莲惊喜问道,差点没跳出离夜身体狂呼。

纳兰清羽最近都会不在,他都会不在,这真的是太好了,好的不能再好了!

离夜:“……”

红莲这是得多怕纳兰清羽,才会有这么激烈的表现!?

“砰!”

“轰!”

剧烈的动静响起,离夜收回心思,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街边人目瞪口呆看着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十几个人围攻着一个人,却还是被打的很凄凉。

“这是一个人打一群,还是一群打一个?”红莲听到动静,也往前面看去,看到趴在地上呻吟,还有在人群中迎刃有余的男人,喃喃道。

怎么最近到到哪里都不太平,才刚到异国之界,都不知道遇到多少次这种事了,单单离夜都遇到两次。

“是他。”离夜注视着被人围攻的男人,眸光明亮。

宛若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剑,凌厉逼人,气势磅礴!

“砰!”那人一脚踢过去,冲向他的人就被踢飞了,整个人腾空往后飞去,从空中划过弧度。

围观的人随着身影掉落的地方看去,黑影从天上划过弧线,眼看着就要掉下,可是,他掉下的地方,好像站着一个人!

离夜嘴角含笑,看着从空中落下的人,也没挪开脚步。

看到离夜不躲反笑,所有人傻眼了。

“他不会是吓傻了吧!”

“公子,赶紧躲开啊,这个人就要掉下来了。”

“你不要命了!”

……

众人七嘴八舌急忙叫道,担忧看着离夜,然而接下的一幕,他们看的眼珠子差点都掉了出来。

离夜脚尖轻点,整个身体腾空跃起,眼看着就要砸落在她身上的黑影,不过眨眼,她一记旋风腿扫过,掉落的人立刻改变了方向,重重砸落在地上,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砸落在地上的人疼的龇牙咧嘴,口吐鲜血。

众人一阵肉疼,刚才还在为离夜担心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惊悚,他们不自觉吞了吞口水。

刚才怎么就看走眼了,这少年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砰!”

最后一个人倒地不起,十几个人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不远处的男人面无表情,目光深沉,看了一眼离夜,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离夜,他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就转身走了。

“就这个意思。”说完,离夜直径往前走去,她又没帮那个人打架,难道还想听他说一句谢谢不成。

不过这异国之界,还真像说的那样,没有什么人管,没有法制,全都靠拳头说话,强者为尊,可是也没人敢闹的过火,毕竟在异国之界,还有一个古氏一族。

古氏一族尽管是在异国之界,却从不隐世,它照样神秘,古氏一族,很多事都不能探究。

红莲一阵语塞,好吧,人类的事情,它知道的也不多,就这样吧。

少年走过,地上散落的人,他好像没看见一样。

围观的人看到已经打完了,相视一看,挥了挥袖子,集体散开,打完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离夜走过穿过街道,直接往古氏一族所在的方向走去。

面前密林,一点都不杂乱,还像是被人经常打扫,整洁无比,树枝,花草,都有被人修建和移植的痕迹。

风景美如画,这个地方尽管冷清,却有一种别具风格的美,就像是走到了一个天然和人工结合的大花园中,美不可言。

离夜双手环胸,站在“花园”外,欣赏着一切,将美景尽收眼底。

古氏一族还真是不低调,还挺霸道的,这边没有人住,也没人靠近,就被他们直接装修成了“后花园”,应该说是“前院”,这应该是古氏一族的前面才对。

这就是古氏一族的所在地了,穿过这片美景,在美景后面,就是能看到古氏一族的古宅,也就是真正到了古氏一族。

古氏一族的人从不低调,他们也不怕人家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所以会做出这种事情,也属正常。

将四周看完,才迈步走进“花园”,才刚走一步,离夜就停下了脚步,眸光变得凝重。

阵法!?不,不止!还有什么?

离夜稳住脚步,低头看了一眼,见没有走进去,这才松了口气。

难怪没有人把守,原来这里还另有玄机,来的人要是不知道,掉进阵里,会遇到凶险的阵法不说,其中还有其它的变故,要穿过,就算不死也会掉层皮。

“啧,小爷还真以为古氏一族什么都不怕,现在看来也不尽然。”不低调,不代表不害怕。

他们在门口设置了关卡,就是阻止别人进入,古氏一族还是害怕的。

“离夜,现在该怎么办?不是就进不去了。”红莲的疑惑道,把这里修的这么好看,都不想树林,都快赶上花园了,不就是让人进的么,那干嘛还设下这多东西!

人类啊,它果然是想不明白,也不懂,算了,它还是了解离夜吧,离夜一个人已经够它琢磨的了。

谁能想象,它跟在离夜身边都快一年了,有个时候还会觉得从来没认识过离夜。

当然,这个它一定不会跟离夜说的,要是说了,会被虐的。

“进不去,不一定。”摆阵就能破阵,到古氏一族来的人,肯定也有过去过的,她不信破不了阵。

“你有办法了!”红莲欣喜道,它就知道离夜最厉害,肯定会有办法的。

离夜嘴角一抽,凉凉道:“暂时没有。”

他们都还没进去,不知道是什么阵,能想到什么办法?

红莲看了一眼前面,小心翼翼道:“离夜,我们不是要进去吧!”

都没什么办法,这太危险了,能不去吗?

“你说呢?”离夜反问道,不进去怎么知道是什么,怎么进去古氏一族。

红莲身体一软,哭丧道:“我能不去吗?”

离夜:“……”

这还没进去,它就被吓到了,好歹在她身边这么久了,怎么胆子还这么小……

“那就进去吧。”见离夜不说话,红莲深吸一口气,进去吧,反正有离夜在,它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离夜却没有动,眸光微转,清冷声音传出:“看了那么久,还舍不得出来吗?”

有人!

红莲猛地惊醒,转身往离夜身后看去,大气都不敢喘。

身影从空中落下,沉稳的步伐步步走来,注视着离夜,眸光深沉。

------题外话------

昂昂,国师大银没有离开噢,只是没有现身,木办法啊,国师气场太足了!身份很容易就曝光哒!易颜丹也木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