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章 一时冲动

吃了午饭又休息了会儿,整装待发的杨光带着豆豆走去韩冬他们的宿舍,发现他们也已经装备好。

“杨光你来了,我们还想去叫你。”刘猛虎抱着枪靠在门边上,看到向他们走来的女孩,咧嘴露出两排白牙。“突然觉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高。”

嗖。杨光胸口中了一箭。

“第一次见你时,你软棉棉的混身是血,后来知道你是为了救你的小伙伴才会被车撞的,就一直好奇你哪来的勇气。”

“只是一时冲动。”想起以前的事,杨光耸了耸肩。确实是一时冲动,不过即使重来,她也还是会那么做,因为那是赵传奇。

刘猛虎似乎陷入回忆里,高大粗犷的他难得有些文艺。“所以当我知道要和你是战友后,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不用怕了。”

“猛虎,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陈航插进来,将刚才的小文艺气氛打破。“横冲直撞的像头牛,还以为你不怕死。”

“滚犊子!”

“差不多到时间了,我们走吧。”韩冬见他们都收拾妥当,对吵嘴的几个说:“我们去机场聊。”

下午一点半,正是午休结束进入下午训练的时候。

在操场上集合的高博和晨曦他们,看走下来的韩冬他们,原本笑闹的脸沉静下来,直直的望着他们。

周斌和沈炎顺着他们的顺视看过去,转身向他们敬了个礼。

杨光他们本来也是很轻松的,他们把这次任务当成普通的任务,和以往没啥区别,可是突然被这么多战友看着,又看到向他们敬礼的副官,渐渐也收敛起来。

韩冬反头看到周斌他们,没有停留,带着他们继续向机场前进。

战狼有两架飞机,一架是虎式武直,一架是武装直升机—20,简称武直—20,是架非常炫酷的黑色直升机,一般的普通部队是没有的。

杨光仰头望着两架飞机,闲聊的问。“队长,说我们要开哪一架去?”

“百分之七十是武直—20,它更适合穿梭森林。”长官还没来,韩冬便和她聊起来。

“我觉得也应该是它。其实这两架我都喜欢。”

“精密的设计,高配的器件,强大的武力,没有谁不喜欢。”陈航分析的详细。“它们都是天上的雄鹰,和它们一样漂亮又冲满攻击性。”

“男孩们,看来你们准备的很充分了。”朗睿和靳成锐走进机库,听到他们的聊话声笑着问:“迫不及待了?”

看到两位长官,杨光跟着韩冬敬礼。

敬毕后杨光故做平静的讲:“没有迫不及待,是准备时间充裕。”“指导员,这可是第一次听到你叫我们男孩。”

“那是因为你们该长大了。”朗睿把钥匙扔给陈航。“指导员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

“保证都回来!”

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每次出任务就是一场与死神的竞赛,他们拼了命的去赢得胜利,这往往需要付出许多鲜血,但他们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带着所有战友回来,能把他们的尸体带回来。

靳成锐在陈航把直升机开到机场里时,看着时间讲:“所有人员登机。”

“是!”

韩冬冲在最前面,他低着头,顶着飓风跑到舷梯旁边,嘶吼的催促他们动作快点。

没有停留的,杨光跟在厉剑身后,和豆豆一路冲进机舱里,接着是徐骅、刘猛虎。

韩冬在他们都上去后,拉着扶手两步进到机舱。

靳成锐跟在韩冬后面,他坐到舱门边的位置,用力拉上了直升机的门。

豆豆安静的匍匐地上,哇舌头不时晃动脑袋。

杨光直视对面,看到窗户外的景色一点点上升,一点点变小,突然有一点紧张。

机舱里的其他战友也一样,个个正襟危坐,比起以往的沉默,这次更可以说是严肃。

拿着最新信息的靳成锐,在飞到高空后才讲:“我们会先到大兴安岭的根据地了解实情,第二天开车进入漠河。这是最新情报,你们传阅一下。”

信息与之前的区别不大,唯一让他们棘手的就是,暴徒已经向中方驻军发起正面冲突,并且有了死伤。

出了人命这事情就不好办了,外交部和国防部第一时间把事情真像见诸报端,希望俄方能给予配合,两方一起妥善处理这件事。中方有心和平,可俄方态度明确:他们现在忙得四脚朝天,才没空管那些人渣,你们爱咋咋的。

他们俄方倒是大方,双手全放,让他们中方来,这可不是什么美差。先别说战斗需要武器,重要的是有战争就有死亡,凭什么你们俄国的人渣要中方来帮你们收拾?而且谁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反咬一口,说中方恶意杀害他国市民,想要发动战争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杨光脱下头盔,抓抓头发。“长官,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到根据地听听当地军部的意见再从长计议。”靳成锐看着他们。“你们现在可以再睡一觉。”

从长计议,这说明长官暂时也没有明确计划,看来这场战役没有那么快结束。

杨光他们没再出声,把安全带系上,就算睡不着也闭上眼睛。

本来没打算睡的杨光,闭上眼睛后没多久就睡着了,只是还没到目的地的时候便醒来了,被冻醒来的。

她搓了搓手臂,看到韩冬他们也都醒来,只有长官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假寐。

杨光没有说话,她扭过头往窗外看,觉得又冷了一些。

看着外面的一片银色世界,杨光才想起快入冬了,大兴安岭这里的气候比其它地区要低。还好他们已经换上了冬装,不然得冷死。

一想到冷,杨光又不自禁想起张晏。他还那么年青,却在那个寒冷的早上永远的离开了他们。

这一刻,大家异常沉默着,想是都想起了张晏,那个仿佛有说不尽话的战友。

可他们现在应该想着这次的任务,而不是怀念和伤感。

在杨光看到建筑物时,前面的陈航也在无线电里告诉他们,还有三分钟到达塔河具根据地。

靳成锐睁开了深邃的眼睛,冷锐的讲:“黄鼠狼,跟基地联系,请求降落机场。”

“是。”

反应这么快,看来他刚才应该没有睡着。杨光看着对面的长官,想他刚才应该睡一下,因为他会比他们更累。

与该地区的临时基地联系过后,陈航将直升机降落在他们的机场里,最后滑跑进他们的机库。

机库里的温度比外面的稍微要高一些,在两三度左右,这样能保证他们要用的时候,它能很快的飞上天。

“靳准将您好,我这是522临时基地的副指挥官庞森。”在他们快走出机场时,一个穿着常服的中年上校朝他们走来。

靳成锐回礼后与他握手。“庞副官,能带我们去军情室看看吗?”

“这边请。”庞森向身后的通常伸手示意,和他并排往外走时给他介绍这里的情况。“现在客运站改成了医院,我们的驻军除了漠河和与漠河交界的大兴安岭以北重点驻守,同时在省道各个关节都有设立岗哨。”

“你们把这里管理的很好。”走出通道,靳成锐看到恪尽职守的站岗军人和穿梭往返的专家学者,对这里能有这么好的秩序,表示意外。“我以为这里会是灾难现场。”

“刚开始那几月跟打战一样,现在稳定多了。”庞森欣慰的笑着,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杨光保持队伍呈一条直线,也不东张西望,可眼珠还是忍不住转动,到处看。

这里是塔河县的小政楼,连帝都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可它的固定岗位和流动岗却比帝都的还要多,而且每出入一个关卡就要出示证件,就算是庞森也一样。

杨光走在朴实的走廊,在路过一个阁楼时看到外面的人山人海。

塔河县本来就小,现在加上漠河的十来万人,拥挤程度和春运有得一拼。

看到露天的震灾帐篷和外边挤在一堆的人,庞森解释的讲:“这里地面不够平,能搭建帐篷的都搭了,房子也住满了人,但还是有许多人没地方睡,所以只能把帐篷让给老人孩子和妇人。”

“看起来他们也愿意这么做。”靳成锐看着相处和睦的年青男人们。这不仅是靠个人自觉,也因为是有军队和政府在这里。“庞副官,漠河那边的情报员什么时候过来?”

“下午五点。”

现在是下午四点十分,他们在军情室听完这里的情报后,很快就可以得到漠河的第一资讯。

522临时基地的军情室,就设在总指挥室的旁边。

杨光在进去的时候没往总指挥室看,规规矩矩的跟进去。

情报室在这里来说算大的了,有两百坪,墙壁上贴着地图,卫星的实时监控就在壁屏上放着,而房子中间也有一个模型,只是这个模型更大,更精致,能清晰看到哪座山是石头,哪座山有山谷。

杨光看到一条通往漠河的沙石路上,每隔一段就插着面小红旗。

“这是我们半年来不断修改过的模型,现在插红旗的地方都是被我们控制并且安全的地方。”庞森给他们讲解模型,说得非常详细,让人感觉像亲自去过一样。

杨光听得很认真,把每一个危险的方重复记了次。她可不想走进雷区而不自知。

“报告。”在庞森讲得差不多时,一名下士敲门喊报告。

庞森看向他。“什么事?”

“庞副官,长官请你过去。”

“嗯,你下去吧,我马上就过去。”

“是!”

靳成锐在他做出歉意的样子时就讲:“庞副官你忙你的,我们在这里随意看看。”

“那靳准将你们在这里稍做休息,我马上就回来。”庞森离开的时候,对门外的士兵讲:“给靳准将他们倒杯水。”

听到他的话,杨光撑在模型边,感叹的讲:“这里的副官真不错,不仅亲自给我们讲解,还记得给我们水喝。”现在可是百忙的时候,这待遇真是贵宾级的了。

但在战争一触即发,滞留的市民随时可能情绪化时,这样无微不至的招待,却显得有些不合理。

战狼再怎么得宠,他们也只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在别人的地盘行事,庞森随便派个军官和他们对接都算不错了,何必亲自来?

靳成锐没作深想,让他们继续看模型。

对这些行行道道不懂的杨光,缷下背囊,趴在模型边上看着漠河的位置。“我觉得这是场持久战。”

“八年抗战都结束了,还怕什么。”徐骅拉来张椅子反着坐,同样看着他们即将前往的地方。

“美方用了十年时间才杀了本·拉登。”

狼群们:……

韩冬分析当下局势。“本·拉登是有名的恐怖组织首脑,他有资金,有钱就有了武器,和这次的不同。”

“现在就担心一些恐怖组织借此进入,而且,虽然辐射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是俄方死了那么多人,瘟疫也是最让人担心的一件事。”

“杨光,你应该往好处想。”

“凡事做最坏的打算,长官是吧?”杨光看向站在窗边的靳成锐。

从这个窗户能看到外面的震灾篷,里面传出许多婴儿的啼哭声,偶尔还有护士拿着吊针跑出来,匆匆忙忙似乎很忙碌。

听到她的话,靳成锐侧头看她,把她叫过来。

杨光跑过去,看到窗外的景象立即讲:“长官,我去帮她们。”

“不用。”靳成锐的眼睛平静得像深海,让人猜不透看不明。

不用去帮忙?杨光就不知道他叫自己来做什么了。

看她疑惑的望着自己,靳成锐把她脑袋掰转,面对窗外。“仔细看。”

仔细看还是没看出什么不对的杨光,干脆拿出望远镜。

靳成锐低睨了她眼,面无表情。

而韩冬他们知道那里有情况,都围上去,伸长脖子往外瞧。

蓝色的帐篷,被人踩得脏污的雪,停滞在外面的强壮男人裹着防塞被不时的跺脚哈气,看样子都挺正常的。

可是长官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问题。杨光回来看了两次,不太确定的讲:“那些青年?”

混迹在人群里的年青似乎有许多不太怕冷,他们蹲在高处像在观望什么。不过这也可以解释为当地人习惯了这里的低温,而他们又富有责任心,帮兵哥们维持秩序呢。

维持秩序?

想到什么杨光恍然大悟。

看她明白,靳成锐走回房中的模型。

杨光他们几个跟着他,刚想再问,就看到外边的兵哥端着水进来,便立即闭上嘴,跟战友若无其事的聊天。

“靳准将,这是来自漠河的情报员,你们可以先和他聊聊,副官马上就回来。”兵哥把水给他们,刚要出去就碰到匆匆跑来的士兵,便向他们介绍他的身份。

靳成锐点头。“嗯,你去忙吧。”

兵哥敬礼,出去时还不忘给他们带上门。

情报员还在急促喘息,头上和身上还带着雪,想必他是八百里加急跑来,然后直接冲刺来了这里。

杨光把自己的水给他,拍着他背讲:“怎么跑成这样,难道是漠河要失守了?”

情报员翻了个白眼,想骂她乌鸦嘴,可他实在没力气。他坐到地上,灌了两口水才渐渐缓过来。

把一次性水杯放地上,情服员一抹嘴巴就看向韩冬。他们没有军衔及部队标志,他靠的就是直觉,当兵这么久,谁是老大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你们不是这个基地的。”

韩冬点头,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是去漠河的?”

韩冬再些点头。

确定他们是去自己那的,情报员热情起来。“我叫杨州,是5738部队的情报员。”

“现在漠河是由你们部队在镇守?”靳成锐问。

“对!在522事件发生后,我们是第一批赶到的部队,现在那里除了我们5738部队的陆、空两军,还有飞虎队及雄师陆战队,现在加上你们,一共是五路人马。”

杨光幽默的说:“让我想到了五军之战。”

“五军之战是相互为敌,现在我们可是五路人马去对付俄方那些暴徒!”杨州很严肃的讲:“在昨天早上我们进行了激烈交战,飞虎队的有两人负伤,三人遭到严重的辐射,他们基本已经属于半退出状态。”

看来是因为飞虎队有人受了伤,军部才让他们来顶替的。

杨光这下幽默不起来了,凝沉的问:“辐射不是已经得到控制了?”

“核物质是恒久的,它能渗进土里、树上、空气中几十年而不被化解。”靳成锐平静的讲:“做为源头的哈尼,核辐射将会影响那里八百年。”

杨州用力的点头。“这位士兵说的没错,所以你们行动时,会有名专家陪同,他会检测出哪里的辐射超标,哪里属于安全。”

杨光他们愉愉瞧靳成锐,想长官肯定很多年没被人叫这位士兵了。

靳成锐仍旧没有情绪变化。

韩冬很自然的成为这个小分队的老大,跟杨州了解具体情况。“这位专家现在在漠河吗?”

“对核研究的专家不多,离抽调到漠河的只有三名,现在他们一个跟着飞虎,一个跟着雄师,还有一个负责观察站的日常数据,你们的需要另外从别处调来。”

“这位专家现在还在北极采集样本,要明天早上才会到。”庞森走进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对靳准将道:“我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床位,今天就请你们在这里住下,杨士官,你也跟他们一起吧,明天一同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