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长着触角的乌龟

杨光身背艰巨任务,轻手轻脚的坐到副驾驶,扣好安全带故作轻松的讲:“长官,这一趟我们也没白来,至少知道一点关于漠河的消息了。”这算是不幸中最大的收获吧。

“得到消息又能怎么样?”靳成锐声音平静,听不出起伏。

对啊,得到消又能怎么样,没有上面的命令,他们是不可以去那里的。

杨光想到这里,心情不免有点低落。现在距离522已经快过去半年了,上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这是全世界人民都难已忘记的一天,自看到中方记者传来的最后视频时,他们就无时无刻不在为去漠河而做准备。

韩冬看他们有点消极,说出和快速反应部队联合作战中的疑惑。“长官,那天晚上我听到阿尔法似乎想要提价,不然就不再为李彭供应武器。”现在李彭和阿尔法都死了,韩冬也不知道这些信息是不是有用,他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这会不会跟漠河的暴动有关系?”

暴动需要武器来做支撑,难道阿尔法是打算跟那些暴民合作?这可是笔发财的好机会,怪不得当时感觉他们两个像要打起来似的。

“现在我们不知道漠河的具体情况,无法判断。”没有确切线索之前,靳成锐不会说出毫无根据的事情。“不过阿尔法确实可疑,我会让人密切关注他。”

“嗯?”杨光疑惑。“长官,阿尔法不是死了吗?”

“阿尔法只是情报部对军火商的代号,那些人的真正身份还没有查到。”

“看来这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靳成锐看了眼愁眉不展的女孩。“不管多麻烦,只要我们还没接到命令,就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围内,你们只要把自己管好。”

听到这话,众人的心往下沉。要来了吗?暴风雨要来了吗?

“每人一千的检讨,晚上在班会上读出来,我和指导员会来旁听。”

众人:长官,求身体虐待,不要精神虐待!

高博看到他们几个回来,和晨曦、聂勋都跑上去帮他们拿东西。

其实没多少东西,他们就是凑个热闹,现在沈炎他们都在睡觉,其他战友在训练,他们帮方班长削了一上午的土豆皮,下午就找借口遛了,不然他们还要接着削冬瓜。

“队长,阳光,你们都怎么了?怎么感觉像枯萎了的花。”聂勋挠挠头,看他们一个个没精打采的,有些担心。“是不是在外面吃坏肚子了?”

杨光看到他善良的关心,拿过他手里的唰子就讲:“没事,我们去给豆豆洗澡吧。”

韩冬他们几个也打起精神。虽然还有份该死的检讨,可现在日头正好,他们没道理都窝宿舍咬笔头。

“高博,去拉根水管过来,晨曦你和聂勋去拿个桶和盘来。”韩冬命令一出,他们便迅速的各自分工,准备给变成土豆的豆豆大清洗。

豆豆睡了一上午,在方班长这个兼职训导员喂它吃完午餐后,它就一直没有再睡,趴在犬舍里直到它的主人回来。

一闻到主人的气味,豆豆站起来跑到舍门后,热情的摇尾巴。

杨光看到它心情更加的好了,打开铁门扯着手里的牵引绳讲:“出来吧豆豆,我带你去玩个好玩的游戏。”

“嗷呜~!”豆豆看到她不善的笑,低呜的往后退。它才不要玩好玩的游戏,它只想静静的玩耍。

“容不得商量,给我出来!”说着把牵引绳扣它脖子上的项圈上,强行把往后退的豆豆拖出去。

当操场上,上演人犬大战的时候,指挥室的两位军官也异常忙碌。

靳成锐已经用手机获得漠河的一些情报,现在他们把漠河的危险区域都标记下来,正和朗睿想办法,看要怎么一一将它化解。

放大了的地图能清晰看到每一栋建筑,大到机场,小到便利店都能知道是在什么位置。

朗睿双手交叉架着自己的脑袋,望着红水笔圈出的地域,分析的讲:“我们不仅要考虑路面危险,还有空中危险。成锐,你也不想他们以后得什么奇怪的怪病吧?”“我建议把防化服预算进去。”

“穿着防化服会有限制。”靳成锐否决他的提议。“现在驻扎的部队都没有穿,我们和他们没有区别。”

说是这么说,可是国家花这么多钱来培养的你们,怎么可能让你们冒这种险。朗睿没有直说,委婉的道:“他们都是在辐射弱的地方,如果你们进入重灾区,强烈的辐射可能会当场对你们造成影响,所以我们接下来,还是添加一项穿着防化服训练的课目。”

靳成锐沉默,没有马上决定。

静谧的指挥室,打印机突然自己动起来,想是谁给战狼传输了东西。

朗睿没有马上去看,想要劝服他。“成锐,听我的没错,这次漠河不一定让我们去,我们练了也不会浪费,说不定以后也会碰到这种危险任务。”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除了核还有化武,而化武是他们特种战作中比较容易碰到的一种。

在他的游说下,靳成锐终于点头。“等下把周斌叫来。”

“我现在就让人去。”见事情成功,朗睿起身去拿打印机吐出来还散发油墨味的纸,打算看完就去叫人把副指挥官叫来商议刚才的事。

靳成锐看他站在那里迟迟没动,扬了扬眉。“是什么。”

朗睿脸色复杂,把纸给他。“我们恐怕没时间熟悉防化装备了。”

这是张通知单,顶部写着最高机密,下面是国防部的字样,再下面是关于内容的。

朗睿深吸口气,不知是开心还是担忧的讲:“上面让你们去漠河。”

杨光和韩冬他们一行人,强行帮豆豆洗澡,饶是豆豆这大男生都淡定不了,但是被几个结实的大兵按住惨遭毒手,然后变成帅哥的豆豆,高傲的生气了。

“豆豆,你看你现的衣服多漂亮呀。”把豆豆身上的毛吹干,杨光拿镜子给它照。

现在的豆豆和之前的土豆是天差地别。现在的豆豆毛发光泽顺滑,跟用了飘柔似的,在太阳光下居然还泛着淡黄的光。

杨光很喜欢摸它油光水滑的毛,可是豆豆傲娇的想走,被她拽住了牵引绳。

“不看就不看,走豆豆,带你去我的宿舍。”杨光很高兴,牵着豆豆上楼。

韩冬他们看她愉快的背影,把场子扔给高博他们。“高博、晨曦、聂勋,你们三把这里收拾了。”

“是!”三人立定,等他们走掉,就利索的把操场上的积水扫干净,盘和桶唰子什么的捡起来。

其间高博望着他们的宿舍楼,怀疑的讲:“我觉得他们一定有问题,你看他们都是回宿舍。”

“嗯,我也觉得。”晨曦和聂勋两人齐齐点头。

高博转向晨曦。“晨晨,你跟他们一个宿舍,晚上注意点。”

由于杨光搬了出去,所以空出一个床位,这个床位便安排了同样是狙击手的晨曦入住,让他跟着厉剑好好学习学习。

晨曦重任在身的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别保证了,你快去,看他们在做什么。”

“可是班长,这里还没收拾完。”

“这里交给我们。”高博摧他快走。

晨曦纠结的皱眉,最后还是听从高博的话,小跑回宿舍。

聂勋看他跑远的背影,啧啧的讲:“晨晨这小子怎么跟个女人似的,太优柔寡断了。”

“优柔寡断从另个层面来讲,也可以解释为想的多。”

“是,大博士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杨光把豆豆的牵引绳绑床柱上,从它脑袋摸到尾巴,把它顺毛了才讲:“豆豆,老实在这里陪我,你敢咬绳子就揍你。”

豆豆歪头看她,亮黑的眼珠清晰的印着杨光的头。

杨光对着它笑了笑,便拿出万年没用过的笔和纸,开始写检讨。

与此同时,韩冬他们也是一样,在西斜的黄昏将纸上的笔尖影子拉长时,他们痛苦的将字轻盈的写在纸上。

2031年10月11日,我怀着愧疚和悔恨写下这份检讨书,我深刻意识到军人更该以身作则,遇到事情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能轻易向市民或家人寻救帮助,我认识到我的错误……

“杨军医,长官叫你去指挥室。”

听到高博的声音,写得入神的杨光搁下笔,看向窗外。“长官有没有说什么事?”

“没有。”

“行,我知道了。”等高博离开,杨光吐了口气,把纸收进抽屉里,蹲到无聊趴在地上的豆豆身边,摸着它光滑的毛十分忧虑的自言自语。“豆豆,你说长官这个时候叫我去,是不是要用私刑呢?”

吐着舌头的豆豆被她摸得舒服,仰起脑袋让她摸头。

杨光如愿揉了揉它的头,拍拍手起来。“管他的呢,他总不会把自己吃了。”如果是这样,似乎正合她心意?

带着忐忑的心情,杨光跑去总指挥室,却在楼梯间碰到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五人。

一个没多一个没少。

看到对方的几人心里都一怔,一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在快走到指挥室时,陈航闷声讲:“队长,难道还是因为派出所的事?”

“不太可能,派出所的事长官已经给了明确处罚。”韩冬也摇头,猜不出长官召集他们是想做什么。

“别想这么多,我们去了就知道是什么事。”杨光深吸口气,语气轻松。有他们陪着自己,那长官就不是动私刑了。她从小可不是好孩子,有罪一起受什么的才是她想要的。

其他人也只能点头,走到指挥室门口,一字排开。

“报告!”韩冬一声嘶吼的报告,中气十足。

撑在桌前的靳成锐说了句。“进来。”

由韩冬带头先进去,杨光随队进入。

若大的指挥室,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宽敞,就是中间多了一张大桌子。

桌子长三米,宽一米五,上面是一个江山模型。

“你们都过来看看。”靳成锐望着模型,把他们叫过去。

杨光走到他对面,看着用沙石堆成的简易模型,内心一震。“长官,这是漠河?”

“对,漠河。”靳成锐站起身,看着他们几个。“上面命令我们在后天晚上的八点赶到漠河驻军总部,你们有意见吗?”

真的是漠河!几人压抑着内心的狂喜,狠狠点头。“长官,我们没有意见!一切听从指挥!”

“这事需要高度保密,谁也不准透露,明白了没有?”

“明白!”

现在就算让他们叫他大王都愿意啊!

靳成锐凌厉的视线扫了他们圈,走到桌后拉开抽屉,拿出几份文件。“这是刚刚传过来的绝密文件,给你们三十分钟的时间,看完它们,记住它们。”

“是!”

杨光从来没有觉得文字是这么可爱,她相信队长和厉剑他们都是一样的。

这些文档还算比较全面,从522事情的开始直至现在,都记载的非常详细,只是有些专业名词他们看不懂,但是时间紧迫,他们没有去寻找答案,而是自己用一个词去代替它,迅速而又把内容牢记心里。

杨光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全部的,又或着只是其中的一部份资料。她看到522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有人出现异常并且死亡的记载,虽然后面有备注,此人是因为生前就存在身体疾病,才会导致的死亡,但是没有记录死者患有什么疾病,这让她觉得没底。没有查出原因,就永远不知道什么是致命的,像一个人走在森林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野兽咬死了。

然而越往后看越心惊,在患者都得到妥善医治没再出现死亡的时候,莫戈恰和斯科沃罗季诺两城的俄方市民发生暴动,无人机甚至还带回了那里悲惨的一幕。

看到附加的黑白照片,杨光心里阵阵发凉。现在她希望这些暴动份子不要进入漠河,不然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看完后就回去休息,明天下午两点出发。”靳成锐在他们深深抽气时,平静的讲:“检查你们的每一样装备,需要更换的列好单子,给副官或指导员签写。”

“是!”杨光唰的敬礼,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东西。

等快走出门口时,杨光转身看沉思中的人。“长官,这次任务需要带上豆豆吗?”她下意识的不想带上它。

靳成锐用眼角看了她眼,淡淡的吐出个字。“带。”“提醒一下你的队长,晚上的检讨会照常开。”

开班会什么的最讨厌了!

杨光闷闷的回到宿舍,接着写检讨,紧赶慢赶终于在吃饭前把它写好。

把纸整齐的折好,装进胸前的口袋里,杨光便带着豆豆去食堂,一路上自言自语的跟它闲聊。

“豆豆,这次我感觉不踏实,不知道是不是不好的预感。”

“豆豆,你想跟我去吗?想去就叫一声,不想去就不叫。”

没有牵引绳束缚的豆豆跑在前面,脚步优雅的像个伸士。它听到杨光的话,反头看她,湿润的鼻子动了动,黑亮的眼睛直定定的看杨光。

杨光紧张的等待着,在它迟迟不叫时,兴奋的讲:“豆豆你是不是不愿意去?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去和长官说。”

一直看着她的豆豆,在她笑起来时,“汪汪”的叫了两声。

这下杨光愁起了眉。“豆豆,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

“阳光,站这里干嘛?还不快走,晚了肉都被那群饿狼抢走了。”沈炎从楼上啪啪跑下来,看到忤在路中的军医,直接拉起她就往食堂走。“你刚才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什么呢?”

杨光唰唰摇头。“豆豆不听话,训它两句。”

“汪汪。”

“你还叫,再叫不给你饭吃……”

晚上吃了饭,杨光和韩冬直接去他们的宿舍。

晨曦做为高博派的“卧底”,自然也是早早的就回宿舍了。

韩冬走进宿舍就讲:“大家把小马扎拿出来,开班会了。”

厉剑他们都从床头把小马扎拿出来,面对面呈两排整齐坐下。

杨光不是这里的,所以没有小马扎。

韩冬看了圈,对晨曦讲:“晨曦,把凳子让给杨少尉。”

“是!”老早就坐好,准备窃取“情报”的晨曦,在杨光军衔比自己高,资历比自己老,又是队长发话下,立即让出位置。

他起立的太快,把小马扎撞倒,“啪”的声发出巨响。

杨光跑过去把凳子扶起来,刚坐好就看到走来的长官和指导员。

看到他们,已经坐定的六人唰唰起立。

韩冬大喊:“敬礼。”

靳成锐颔首,坐到宿舍唯一的椅子上。“开始吧。”

“是!”

坐下来的几人,心里都打鼓,用手撑着脑袋挡住眼睛,眼神交流的激烈。

朗睿他们都是人精了,还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笑盈盈的看了会儿便和熙的讲:“韩队长,需不需要再给你们十分钟准备?”

“报告指导员,不用了。”韩冬后背挺得更直,端正严肃的看着杨光。“今天的班会由杨少尉主持。”

杨光一个眼刀飞过去,把他咔嚓了N刀。

“杨少尉?”朗睿笑得爽朗,像幼儿园的校长。“就像平时一样,不用紧张,你也可以把我们当作不存在。”

杨光偷偷瞧盯着自己的长官和朗睿,想你们两个的存在感那么强,她能无视得了吗?

“咳!现在由我杨光主持今晚的班会。”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杨光清了清嗓子就滔滔不绝、舌灿莲花,把今天出去见到的事说得无比活跃,让晨曦听得目瞪口呆。

“总体来说,我觉得一切都挺好,就是修车费指导员什么时候给我报下。”杨光客观、精简的总结,最后不忘提报销的事。“还有指导员,能不能给基地配量好一点的车,那辆车像用了八百年,警报器也坏了。”

听完她的瞎编,朗睿笑眯眯的讲:“修车费拿单子来可以报,车也可以换好的,不过你的检讨书呢?”

还是到了吗?杨光垂头叹息,瞄了眼面无表情的长官,暗想为何你能如此淡定?

靳成锐动了动,跷起条腿,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个检讨会本来可以因为明天行动一事而取消,不过他就是想听她的自我反醒,这感觉就像是硬生生把凶猛的豹子当成猫抱在怀里,任他蹂躏而不得反抗。

哼,读就读,她相信以她的文采,一定能让战友折服,让长官和指导员惊叹!

“今天,我怀着愧疚和悔恨写下这份检讨书……”

听她字字清晰,如掉落盘子的珍珠般悦耳,晨曦一时听得入神,竟然没记住她说了什么,直到韩冬他们都读了一次,才知道是份检讨,是他们今天出去所发生的事。

嗯,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班长呢?其实他觉得这没什么,做错事是人之常情,而且他们悔过了就值得表扬,所以他决定不告诉高博。但是……如果班长一直问他怎么办?班长那么聪明,一定知道他在骗他。

“晨晨。”就在晨曦想得入神时,徐骅一幅哥两好的搂住他肩膀,亲密无间的问:“你今晚听到了什么?”

“呃……”晨曦慌忙张望,发现长官和指导员已经走了。

徐骅继续笑。“如果让我知道你敢泄漏一个字,我就把你下面‘咔嚓’了。”说着对他下身阴森林的做了个砍的手势。

晨曦迅速捂住小兄弟,惊慌点头。

“上道,你比高博那小子有前途。”

晨曦很想问:前途你说了就算?

和长官一起离开的杨光,跟在他们两个后面,心里邪恶的念头滋生出来,在他们准备上楼的时候叫住靳成锐。“长官,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朗睿看她眼里闪烁的狼光,一幅我明白的点头。“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靳成锐等他走到上一层才走回她。

仰头望着他的杨光,脸上微微发烫,不过现在是晚上,他应该看不到。

靳成锐抱住她肩膀,走去她的宿舍。

啊,长官这是什么意思?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吗?她只是想给他个晚安吻啊。杨光心情很凌乱,像买彩票中奖的不真实。

靳成锐打开她的宿舍门,把她推进黑暗里,便俯身吻住她。

这是一记深吻,两个正值青春所以引发的*。

而因为是在黑暗里,杨光大胆的反击,想偶尔她也占占上风,但在激烈的交战中,她被攻得的溃不成军。

在她身子越来越软,越来越热时,靳成锐轻轻咬了下她舌尖,再安抚似的舔了下便放过她,亲了亲她额头沙哑的讲:“晚安杨光。”

看着她迷茫氤氲的眸子,靳成锐退了出去,替她关上门。

面前的门一关,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感觉脸发烧的杨光捂住脸颊,晕了头的转身,一下撞到床杆上,发出“碰”的一声响,才稍稍清醒过来。

长官好过份!杨光滚到床上,她想今天晚上肯定又不用睡了。

不过不睡不行,明天还有任务。杨光躺了会儿后,便开灯,拿衣服去洗澡。

再次躺到床上后,她强迫自己睡觉,多休息。

回去的靳成锐也是一样,只是他这个澡洗得比平常要久一点,等出来时他看了下时间,把头发擦干便睡了。

现在是行动前的一晚,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要抓紧每一分时间睡觉,不然鬼知道他们下一次睡觉是什么时间。

可能是第二天有任务的原因,杨光睡得还是不错。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他们,跑完十公里越野,吃了早餐就又继续补眠。

因为是上午,不能很快入睡的杨光给自己吃了三分之一的安眠药。

安眠药在特种部队很常见,因为许多任务都是在晚上执行,他们就像猫一样在白天休息,毕竟是作息混乱,因此有些战士需要少许的安眠药,才能保证晚上又能生龙活虎的去执行任务。

杨光吃的安眠药很少,睡到十一点就醒了。

因为安眠药的原因,她思维有点缓慢,在床上坐了会才起来。

现在距离出发时间还有三个小时,要做点什么好呢?杨光望着桌上的时钟,想了想就走向柜子,打开。

这个柜子很大,里面整齐的摆着她的所有装备,看起来琳琅满目,实际也非常的多。

杨光把背囊拿出来,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在地上摆开,然后又一样样把它们装进去。

这些装备加起来有四十八公斤重,总价值过百万,而杨光异常爱惜它们不是因为贵,是因为用着顺手了,能让自己更好的完成任务,保护自己以及保护战友。

把头盔上的光学镜头装好,杨光把它端正的放到作战服的上面,想出发前她能用最快的速度把它戴上。

这个头盔能挡住M3的子弹,是他们必备的装备之一。

瞧着四个镜头的头盔,杨光想:嗨头盔先生,你好像一个长着触角的乌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