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八章 送派出所之长官来救场

杨光醒来的时候,比起床还早了几分钟,这个时候战狼基地沉睡在灰暮下,朦朦胧胧的。

看着欣欣向荣的白杨树,杨光想她越来越爱这里了,爱这里的长官,爱这里的战友,她无法想像有一天自己离开这里会是什么样一种心情。

在她想着这些未知的事,暗暗决定什么时,战友们陆续的起床了,楼梯间充满他们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杨光想了下,跟着跑下去,正好碰到也出来参加晨跑的韩冬、厉剑他们。

“队长,你们怎么不多睡会儿?”

“习惯了,睡不着。”韩冬带着他们到二排集合。

习惯了,确实是习惯了。杨光看他们一个个精神饱满,想能在夜里重要的时刻休息,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奢侈,所以根本不存在晚睡晚起。

在周副的带领下,他们完成早上的十公里负重越野,回到基地吃餐的时候,看到一队神情有些疲惫但总体还不是错的战友回来。

这支队伍是沈炎带队,他们身上还残留着泥土的芬芳,作战服上看不出什么,想是他们回来时已经进行过简单的清理。

“嗷呜……”在杨光还盯着战友看时,豆豆跑到她面前,乌黑发亮的眼睛直巴巴的看着杨光,似乎在说她为什么不带它去执行任务。

看它满身泥的杨光用脚把它挡开,对沈炎大喊:“沈班长,你怎么把我的豆豆变成土豆了。”

沈炎端着餐盘坐到她身后的空桌上,看到豆豆笑着说:“我会负责把土豆再变回豆豆,杨光你就放心吧,现在豆豆可是我们的宝贝。”这次任务中,豆豆的作用可不小,如果不是有它,他们恐怕现在还回不来。

“得,你们这些粗手粗脚的大老爷们,我怕到时豆豆连土豆都不是。”

“那是什么?”

“剥了壳的花生。”

沈炎:……

杨光笑得灿烂,扭头对韩冬他们讲:“队长,等下我们出去给豆豆买洗澡用品怎么样?”

“没问题。”

沈炎看他们几个成群结伴的走掉,让自己那队的人快点吃完去休息。

这次任务他带了三个新兵和两个老兵,途中出了些意外,使他们的行动滞后了两天,现在他们已经有两天两夜没闭过眼睛了,确实非常需要睡眠。

杨光主动接下豆豆的事,一个是他们今天休息,反正闲着也无聊,二个是他们确实辛苦,应该让他们补充完体力后马上去休息,否则他们不会没清洗就来食堂了。

把豆豆带到犬宿,杨光安慰它会儿,让它先睡一觉。

豆豆嗷呜的叫,盘据地上,伸长脖子看离开的杨光,直到看不见她才把脑袋搁在两只前腿上,在暖和的太阳下闭上眼睛。

而指挥室,靳成锐看着桌上的外出单,抬头望挺直站着的韩冬,隔了会儿才缓缓的讲:“新兵留下,中午之前回来。”

“是!”韩冬对这两点要求没有疑义,敬礼后转身出去。

换了便装在车旁等他的杨光他们,看他披着晨光走向他们,暗想队长真是越来越妖孽了,看那精气神的面貌和充满勾引的眼睛,想他被比他丑的女人倒追的一幕……队长是会霸气的一脚踹开,还是会刻薄的讲:等你什么时候比我漂亮再来追我……

“在想什么?”韩冬走到他们面前,看杨光一脸惊悚的样,微微挑起了眉。

听到这话,杨光连忙笑了笑,摇头。

“高博、晨曦、聂勋你们三个留下,其余人上车。”她整天都在想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韩冬没深究,让厉剑他们上车,准备早去早回。

被留下的高博和晨曦、聂勋三人,看他们开着车子杨长而去,想他们这是被抛弃了么?

“你们三个傻站在那里做什么?快给我滚过来!”周斌对他们没有客气,指着旁边的解放车就讲:“和方班长去买菜。”

“是!”

杨光坐在破旧的车里,趴在窗户上看外面美丽的风景,被风吹得有些懒洋洋。

现在周围都是山,绿木青葱,野花扑鼻,太阳明媚,真是个不错的日子。

“队长,你说赵传奇他们现在有没有找到那些毒品和军火?”杨光打了个吹欠,想到昨夜还未完结的事。

韩冬摇头。“要看新闻。”

“那我们来听收音机吧,看有没有关于昨晚的报道。”杨光兴奋起来,把车里的收音机打开,在嗞嗞的一阵杂音后终于调好频道。

这么破的车还能收到台,杨光像捡着了大便宜,满脸笑容的竖起耳朵听,可慢慢的她有点小郁闷了。

毒品和军火是都找到了,而且也暴光了,可是却支字没有提他们的名字。

韩冬看她垮下小脸,安慰她。“别在意,这是正常的。”

“嗯。”杨光前世加上这世,自然知道这是正常的,他们是特种作战部队,哪个任务不是高度保密的,而且没有哪个战友喜欢暴光在莹屏下,因为这可能会对他自身或家人造成伤害。

不过杨光也只是有点不爽,因为世界上有许像他们这样的人,他们执行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却一辈子都默默无名,低调的被祖国需要着,他们的荣誉是完成任务,他们的信念是保家卫国,很简单而纯朴的一群人。

当杨光挥去那小小的郁闷时,让人开心不起来的事情发生了。

猛然前倾的杨光看到车子停下来,陈航骂骂咧咧的下车打开车前盖。

有他这个机械师在,杨光一点不着急,反头和韩冬他们聊天。“队长,现在俄方的情况好像已经稳定了,最近都没有看到什么报道。”

韩冬看着车前忙碌的陈航,不怎么关注的讲:“没报道不代没事发生。”

“往往事情越大,政府就越要压制。”厉剑参与讨论行列,内双的眼睛显得非常黑,再加上他沉默的气质,有点像个专家学者。“这么大的事,如果俄方真的已经顺利解决,肯定会大肆宣扬。”

厉剑说得没错,没有哪个家会隐瞒好消息。

但那是俄方的事,他们只是担心自己领土的事,因为有关漠河的报道也很少。

车里几个都在想,想事情过去这么久,上面是不是已经派了更合适的人选过去,还是那里的辐射强度还很大,所以才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都别操心了,我们快去看看陈航修得怎么样了。”韩冬看时间,见陈航还没回来就下车。

杨光他们跟着下去,绕到引擎盖前,瞧着错综复杂的汽车线路。“航航,哪里出了问题。”

陈航眉头紧锁,不乐观的讲:“油管暴掉了,这里没法修。”

“一点方法都没有?”现在他们快到市里了,离修车的地方应该没有多远,但是要他们推着这车去……呃,似乎非常有困难。

刘猛虎拉伸手臂,把引擎盖合上把他们都拉开。“我来推它,就是你们要走路了。”

现在还管什么走不走路,只要能把这破车弄进修理店就万事大吉了。

“猛虎,你别推,我打电话叫拖车公司的人来。”杨光看他因推车而肌肉鼓涨的手臂,让他先停下来。她不怀疑刘猛虎能不能做到,她是怕他这样太引人注目。

韩冬也没反对,让刘猛虎停下来。

杨光给拖车公司打了电话,就给老爸打电话,看他能不能帮到他们,派辆车过来。

听到她的聊天内容,徐骅、刘猛虎几个乐起来。“有个将军老爸就是好,什么事都能解决。”

杨光白了他一眼。“骅骅,你就没个厉害的老爸?我这是看你们一个个大老们的,怕你们拉不下脸跟家里求助,才打电话给我爸的,你们还好意思说,信不信我等下让你们都走着进城。”

对她的威胁,徐骅几个态度一下大转变,狗腿的讲:“杨光别别别,当我们什么没说,什么没说。”

杨光高傲的一扬脑袋,“哼”了声,像个女王似的。

厉剑他们看她尾巴翘到天上去了,都笑了起来。

几人在路边等了会儿,一辆私家车就来了,开车的是个兵哥。

杨光有些意外,对兵哥讲:“到市里你就快回去吧,车子我们帮你开回去。”这里是白原,爸爸肯定是让哪个熟人帮的忙,她可不能麻烦人家陪他们跑一个上午。

“好咧。”兵哥很开朗,什么事都不问,到能打到车的地方就停下来,自己拦车回部队了。他还要回去站岗呢。

等兵哥下车,坐在后面的陈航就想去驾驶位。

坐在副驾驶的杨光,屁股早早的挪了过去,看着中后视镜里的陈航讲:“你们坐着,我来开车。”

“阳光,你会么?”刘猛虎担心的问。他们从来没看她开过车。

“你们也太小瞧我了,开车还不是小意思。”杨光自信满满,利索的开车上路,还豪气的让他们坐好了。

韩冬看她开得熟练,便放下心开始列采购清单。

“给豆豆洗澡的沐浴露,梳子、吹风机……”杨光说了大堆,最后不能确定的问他。“队长,还要不要买把剪刀?”

“买剪刀做什么?”

“给豆豆修毛……”

韩冬他们:……

徐骅不赞同的讲:“小阳光,豆豆是军犬,不是宠物,剪刀就不买了吧?”

“嗯,那就不买了。”杨光也就是这么想想,既然大家都说不买那就不买,她可不是女权主义者。

几人安全的到达市里,迅速的把东西买齐就去还车。

现在还不是中午高峰期,虽然这里也只是个小集市,但路上的车子非常的多。

杨光开得异常小心,可是她没撞人,却被别人撞了。

感受到撞击,几人立即下车查看。这车可是别人的,撞坏了得赔的。

“还好还好。”杨光仔细检查车屁股,看到没事时长长的松了口气。他们现在赶着回基地,可没时间来解决民事纷争。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失误,小姐你看这事要怎么处理?”司机冲上来连忙道歉,态度良好。

杨光见车子没事,大方的讲:“算了,我的车也没事,你下次开车小心点。”说着瞥了眼后面的车。奥迪!好家伙,是个有钱的主。

杨光的车是辆国产车,在国内属于中上,可对比奥迪,不知被人家甩出几条街。

在杨光想这些的时候,奥迪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英俊高大的男人。

原本打算上车的韩冬他们看到他,又全部站定。

“你们是罗锋的什么人?”奥迪的主人看了眼车,视线来回打量他们几个。

杨光扬眉。感情这位车主认识自己这车的主人。

“这位先生,我们跟车主的关系,没必要向你汇报吧?”徐骅两手揣兜里,没有军服的束缚,他就像个贵公子,带点傲慢和不屑。

男人看了他眼,又在杨光脸上扫了圈,什么没说的回到他的豪车上。

徐骅同样的用眼角扫了下奥迪,拉着杨光上车。

他们停在路中,前边后边已经塞满了车,一片嘟嘟声。

杨光跟着车流往前开,看到后视镜里的奥迪已经不见,却被几辆二手的丰田紧跟着,有些着急的对陈航讲:“航航,有没有什么方法让他们离我们的车远点?这要万一再碰下,我们肯定得天黑才能回去。”听刚才那人的语气,这车主罗锋似乎还有点来头,不然也不会让开奥迪的人记住车牌号。所以他们更得完好无损的把车子还给人家。

陈航想了想,刚好这个时候他们路过一个文具店,让她停下来。“你等等,我去买个东西。”

杨光把车停在路边,歪着头看他冲进店里,不一会儿拿着个东西出来。

陈航把实习的车贴,贴到车屁股上,钻进车神采飞扬的讲:“搞定了,保证没人再追着你不放。”

众战友都向他坚大拇指。“真聪明!”

有了“实习”这个车贴,效果是显著的,那些车子都不太敢接近,似是怕前面的车子突然发疯。

杨光他们顺利把车开进当地的武警部队,跟站岗的兵哥说明来意,在他请示过后就开了进去。

杨光不认识罗锋,想把车停到停车场,回去的时候再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替自己转达谢意。

这么想的杨光,根据指示往停车场开,在半道看到一名军官向他们挥手。

杨光把车停到他面前,滑下玻璃窗。

大约三十多岁的军官撑着车顶往里看,然后望着杨光。“你就是杨小组吧?”

杨光唰唰老实的点头。在这里居然还有人认识自己!

“我是罗锋,你父亲以前的兵。”罗锋自我介绍的向她伸手。

杨光笑着跟他握手。“罗上尉,今天感谢你的帮助,不然我们还在来的路上。”

“小事。”罗锋性格开朗,也很平易近人。“你们什么时候回去?要不要我叫人送你们一程?”

“不用不用,我们的车估计已经修得差不多,不麻烦罗上尉了。”杨光看到后面的战友都拿着东西下车,就问他。“罗上尉,我帮你把车开去停车场吧?”

“没事,就停这边上。”

“罗锋。”

在杨光把车靠边停时,先前追尾的奥迪车主大大方方朝他们走来,从熟稔的称呼上来看,他们两个肯定有基情。

罗锋看到他,迅速立定敬礼。“长官。”

杨光:……

奥迪车主颔首,狭长的眼睛扫了眼呆怔的杨光和韩冬他们,冷漠的问:“他们是谁?”

“报告长官,他们是下官的几位朋友。”

“朋友?”

杨光他们听到他拖长的朋友两字,心里有些打怵。

“你打报告了吗?随随便便把车借给别人,万一出事你背得起吗!”奥迪车主撕下车尾的实习车贴,视线又冷了分。“实习还敢开车,有驾驶证吗?”

杨光暗里翻白眼。如果不是你,他们会去买这个车贴吗?明明是你的司机没开好车,现在却来教训他们。“长官你好,这个实习车贴是我们闹着玩才买的。”

奥迪车主把实习车贴给罗锋,走到她面前,一字一句的讲:“驾驶证。”

杨光哪里有驾驶证,前世她都没有去考过。

“没有?”奥迪车主后退了步,嘴边露出可疑的笑,对罗锋讲:“把他们几个都送派出所。”

杨光:……

罗锋为难起来。“长官,他们真是我的朋友,你看能不能……”

“罗锋,我想你应该明白什么才是对你的朋友好。”奥迪车主说完就走了,连再看他们一眼都没有。

罗锋额头冒汗,望着走掉的长官,扭头无奈的看着杨光他们几个。

杨光叹气,不为难他的讲:“罗上尉,你把我们送派出所吧,不过能不能先让我跟我们的指导员打个电话?”

罗锋把自己的手机给她。“杨小姐,对不住了,我们长官就是这样,冷酷的近乎无情。”

“嗯没事的。”因为他们的长官更变态!

派出所就在武警部队的旁边,杨光几人被请进去喝茶的时候,刚好碰上派出所的人准备下班吃饭了。

罗锋做为这个二线城市的少尉军官,跟这里的人很熟的,几个警察都认识他。

“哟,罗锋啊,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从办公室出来的某副局看到罗锋,笑得皱纹都出来了。

罗锋是个老好人,平时跟他们的关系都不错,一起吃饭是常有的事,而且“两家人”都离得近,没少一起活动。

可是现在罗锋哪里还有心情吃饭,本来他是帮老首长一个忙,没想到把他的宝贝女儿给帮到派出所来了。

“老林,我跟你说个事儿……”

“说什么事儿,再大的事儿都没有吃饭重要,走走走,我们边吃边说。”某副局说着就推他走,又吆喝其他几个部下一起去。

看架势副局是要请客了,准备自掏腰包的小警察,立即一窝蜂的全跟上,反正副局不会小气的赶他们走。

他们也没办法啊,拿着两三千的工资还不够养老婆孩子,所以脸皮一定要厚!而且这个小地方是真没什么大事,除了手机被偷家里被偷,就是牛羊被偷,总体来说还算是平平安安的。

杨光看到哗啦啦跑掉的警察,瞟了眼坐在角落,明显被欺负留下来值班的小警察,咳嗽了声。“请问,你们这里的茶水间在哪里?”

小警察抬头懒洋洋看了他们眼,没好态度。“左边右转。”

“哦,谢谢。”杨光踌躇了下,自己去倒水喝。

刘猛虎和陈航两人和她进去找地方,韩冬和厉剑、徐骅则各自找位置坐。

“这里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样。”杨光一边找,一边往窗户里探头看。

刘猛虎因为民事纠纷问题,没少出入派出所,他对这里很熟,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区别。“阳光,天下的派出所都一样。”

“在我印象中,不都是有忙不完的案子吗?”

“等等你就能看到了,现在是午休时间。”

敢情报案还看时间的?杨光心里疑惑,找到茶水间倒了六杯水。

韩冬看到他们回来,移了移位置,让他们三个有地方坐。

“队长,你说指导员会不会来接我们?”六人都坐在靠墙的长椅上,一脸儿轻松自在,跟来做客一样。

而这里唯一的小警察也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便也懒得问,由他们去了。

“应该会吧。”韩冬说得保守。出来的时候长官叫他们中午赶回去,这说明可能随时有任务,即使没有任务,他们也要为出任务而做准备。

听到这话杨光长长的叹了口气,撑着下巴讲:“都怪我,要不是我没事耍什么特权,也不会弄得来派出所。”

“没你什么事,都是那个不讲道理的臭男人。”刘猛虎愤愤不平。“他要不是罗上尉的长官,我当时肯定揍他了。”

“猛虎,你这脾气不行,不要动不动就说打,显得多没水平。”杨光狠狠的握拳头。“要打就找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拿麻袋蒙起来揍!”

刘猛虎虎躯一震,大睁着眼睛看她。这方法也太歹毒了吧?!

杨光笑得灿烂如花。“这你也信啊?果然是只笨老虎。”

“看来你们在这里呆的很愉快?”那一个极讨厌的声音蓦然响起。

杨光等人都戒备的坐直身看着他。

奥迪车主迈着悠闲的步子走来,已经换上军装的他看起来更高大威武。

一米*的身高,壮实的体魄,狭长像总在算计什么的眼睛,再配上他棱角分明的脸,真是个让少女尖叫的大帅哥,只是可惜,这里没有一个“少女”。

徐骅在知道他是高级军官后,之前的气焰全无,可能是因为多年的军队生涯,服从这个词已经深刻的印入了他的灵魂。

韩冬就更不用说,他是队长,肯定是不能带头滋事的。

厉剑是个闷葫芦,让他去打枪是个好手,斗嘴这事是万万不可能的。

而陈航和刘猛虎两人对上这样的高级军官,就跟新兵见着首长一样,哪还敢还嘴。

所以“交涉”这样的重任,就理所当然的落到杨光身上。

杨光扫了眼都不吭声的战友,笑得有点心虚。“长官,我们这是苦中作乐,呵呵。”

“呵呵。能苦中作乐也是好事。”奥迪车主也呵呵两声,声音非常冷。

杨光擦汗,想这位大哥你刚回部队肯定还有很多事做,无证驾驶这样的事就交给警察叔叔吧。

奥迪车主打量了眼四周,坐到一张白色的椅子上,修长的两条大长腿翘起了二郎腿。

看到面前的大长腿,陈航心里一阵羡慕。现在这里他是第二矮。

杨光哼了哼。有啥了不起,长官也是大长腿。

看他们一个个都不还嘴,一幅老实样,单凯一只手搭在桌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他刚从外地回来,是有许多事要去做,不过他现在对这几只更感兴趣。

视线逐个扫过他们,暗里扬起了唇角。这里至少有三个是*,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土包子。这些身份有着天差地别的人,不仅相处容洽,还非常有素质有纪律,再加上有罗锋的求情,他越来越想瞧瞧谁是他们的长官。

没让他久等,在杨光他们几个战战兢兢尴尬的对峙时,门外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

单凯瞧着松了口气的几人,看向踩着坚硬步子走来的男人。

靳成锐在知道他们几个被送派出所,亲自开车出来接他们,现在是敏感时期,他想快点把那群冒事的部下给弄出来。

在他大步走进派出所,准备直接见局长时,看到坐在桌后的男人,和长椅上像被班主任罚了的部下。

单凯看到他,英挺的眉毛扬了扬。“靳成锐!”

靳成锐挑眉,没说话。他根本不认识他。

单凯走过去向他伸手。“我是单凯,在维也纳比赛中和你是对手。”

对他的熟络,靳成锐则无视他空中的手,冷冷的讲:“忘了。”丢下石化的单凯,靳成锐看向几个伸长脖子看他的部下。“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上车。”

“是!”杨光他们唰的站起来,动作无比整齐。

在走过单凯时,杨光暗爽。任你如何高贵冷艳,双腿修长,还是被长官秒杀,完败!

看他们说走就走,单凯忙讲:“靳准将,难得在这里碰到,中午一起吃个饭?”

杨光看长官一脸冷峻,想他回去肯定会收拾他们,不如先跟这个单凯去吃饭缓缓心情?“单中校,你刚从外面回来一定很忙,我们就不打扰了。”有拒绝才会有挽留。

“漠河那事不急着这一会儿。”

漠河?难道他之前风尘仆仆的,是从漠河那边回来的?杨光和韩冬他们眼里一亮,暗压着惊喜,小心翼翼看长官脸色。

她只能接个桥,要不要去吃饭,还得老大说了算,不然她擅自做主,长官即使现在给自己面子,回去肯定会胖揍她一顿。

靳成锐扫了眼杨光他们,下颔微扬。“我们时间很赶。”

“就在这附近。”单凯说着就请他先走。“回去也是要吃饭的。”

在他的再三邀请下,靳成锐答应了。

维也纳那次比赛是很多年前的事,靳成锐倒是记得当时他代表美方有和一个中方士兵交手,具体长什么模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

单凯却不同,那次比赛虽然中方拿得了名次,但是他的格斗却是输了,这让他很没面子,所以一直记得他。不过记住他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他给自己上了深刻的一课。

“靳准将,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快回国,在美方不好吗?”进了一家菜馆,要是个包房的单凯疑惑的问。

靳成锐言简意赅,平静的讲:“在美方很好。”

这相当于没回答。

他态度非常冷漠,单凯也不是那种善谈的人,饭桌上一下就沉默下来。

被夹在中间的杨光看看左右两位长官,想了想还是问出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单中校,你刚才说是从漠河回来,漠河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漠河那里是机密,他刚才是故意说漏嘴的,不然靳成锐肯定不会同意和他吃饭。单凯看了眼靳成锐的胸章,有所保留的讲:“那里现在一团乱,不过市民都没事。”

“市民没事,怎么会乱?”

单凯望着靳成锐。

靳成锐看着手机不知道给谁发短信。

“是俄方的暴乱分子,他们数量庞大,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上层商议,想个有效的办法出来,不然驻扎的军人在那里呆久了,对身体会有影响。”靳成锐是个聪明人,单凯也聪明的多说了些。

靳成锐收起手机,冷漠的讲:“单中校,这些事你不应该对我们说,我们这次会当做没听到。”把他的人送去派出所,一顿饭就想了事?

单凯:……

杨光:长官,你为什么要等他说得差不多才拒绝?

靳成锐这么说,是身为一个军人的职责,他应该提醒他遵守保密协议,而通过刚才的话,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吃完饭后,靳成锐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和单凯告别就带着他们几个取了那辆快要报废的车。

韩冬他们自然是都选择坐旧车,长官的车虽然很新很豪华,但他们可消受不起。

“陈航开这辆,你们几个坐我的车。”站在他们旁边的靳成锐,直接帮他们决定。

韩冬他们面上受宠若惊,心里暗暗叫苦,对杨光使眼色,让她快去抱长官大腿。

------题外话------

香瓜向大家汇报一下:昨晚的YY会很成功,还找出了个台柱,把香瓜这些人在编辑面前丢的面子全给找回来了,这是值得庆祝的事之一。

之二:因为大家对香瓜的“疼爱”,在这个月里香瓜有二十多天没有推荐,全靠大家让香瓜在榜上呆了一个月,才不至于暗无天日,它就像黎明的曙光,让香瓜一直充满动力。同时,这本书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七百多条留言,两百多张月票,比香瓜以前的书成绩都要好,尽管这些和其他作者来比是微乎其微的,但香瓜写作这么多年来,总算是有所进步,然而这些都是大家给予香瓜的,香瓜希望能不负你们所望,让你们一直喜欢下去,所以今天大更大更!

PS:下个月香瓜会多更多更!(握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