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六章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

他刚才听到树枝被压断的声音,如果等主驾驶的陈航先出去,说不定车子早就掉下去了,而他现在离路面最近,只要一开门就能出去。

“张铁,你不能下来,我们保证会把你救出来。”看到他着急的准备下车,韩冬在一边喊。“我把安全绳给你,你把它绑在身上。”

“不,我不想死,我把安全绳给陈航,你们拉住他!”张铁把甩在自己身上的绳子,避之不及的扔给陈航。

陈航看他大惊失色慌了头,深吸了口气,把绳子绑在腰上对他讲:“同志,你先出去。”

“你保重!”张铁慌慌张张的讲完,打开车门哆嗦的跳到路面。

他跳得的时候双腿往后蹬了下,他这一下把树彻底压断,没有支撑的车碰得往下滑,还好被杨光绑的攀登绳拉住。

陈航整个人往下摔,狠狠撞到座位上,除了额头上一点擦伤,没有哪里受伤。

他迅速解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手绕了圈绳子就往上爬。

“陈航慢一点,没事。”杨光跪趴在路边,看底下着急的陈航,让他注意安全。

陈航快速出了车内,抓着绳子和山陂上的灌木丛一步步往上攀。

上面拉着绳子的刘猛虎、厉剑等人则往上拖,很快把他拖了上来。

都平安无事的几人瘫坐地上,刚喘口气就听到攀登绳被崩断的声音。

车子无止镜的往下翻滚,像颗失去重力的球。

看到这一幕,杨光长长的吁了口气,喘息的讲:“真没想到我们经历这样的车祸,还能毫发无损的活着。航航,你真的是太棒了!”

陈航吐了口气,也露出个劫后余生的笑容。他很开心,没有因为他而让战友受到多余的伤害。

在他们几人都在平息这惊心动魄的事时,张铁羞愧的别过头,看着车划出的轨迹。

“嗨张铁,这没什么,陈航不是平安上来了吗?这证明我们的办法有用,你不用自责。”杨光虽然在他丢下陈航时有点想法,不过想想毕竟是关乎生命,他做出那样的反应一点有不奇怪。没有人愿意死,也没有人愿意为不相关的人死,所以杨光他们是真的不怪。

张铁听到她这话,更是自责难当,在他们面前更抬不起头。

“这里是闪电1号,呼叫狼头。”

在他们准备重新起程时,无线电里传来赵传奇焦急的声音。

“狼头收到。”靳成锐调整了下耳麦,打开地图。他们没了代步的工具,得从最近的路穿过去,已免耽搁行程,因为突袭毒枭和军火商要同时行动。

“阿尔法提前交易,现在他们已经在去李彭那里的路上。”

阿尔法是对那些军火商的别称。

这种走私交易为躲避警察的眼线而突然改变交易时间,是常有的事。

靳成锐停下手上的事。“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过去与你汇合,我们一起前往他们的新交易地点。”

新交易地点?这就是说他们要联合作战,并且从不出面的李彭也会亲自去。

“你们现在在哪里。”

“正在前往那你的方向。”

“得提醒你一下,我们的车坠山了。”靳成锐说的平静,像是在说车子闹了点小毛病,修修就好。

赵传奇一听到坠山立即问:“光光有没有受伤?!”问完后他又紧接着讲:“你们有没有受伤?还继续任务不?”

“不影响任务。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到?”靳成锐对他生硬的转变没有在意,心里想的全是临时改变作战计划,应该重新部署,但是他又不清楚对方会在哪里进么交易。

“不出意外十分钟,噢……现在可能不行了。”赵传奇看到因山体滑陂而把路堵了的泥石,莫可奈何的讲:“现在我们也要弃车了。你们先走,我们在山下汇合。”

看到地图上的山下,靳成锐看向已经集合好的韩冬他们。“目标山脚,全速前进!”

“是!”

韩冬做为队长率先跑在前面,他双手托着枪迅速往下跑。

由于是下山的路,而且还是全程带陡坡的,杨光他们前进的非常快,跑到六公里外的山脚只用了十五分钟。

山脚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湖水很青,能看到浅水地带的水草,而湖的周边开满了不知明的花,绿草悠悠,景色非常漂亮。

刚跑下来的杨光他们没多大负担,心情不错的欣赏着周边风景,张铁可就没那么好了,他坐倒草地上苟延残喘,像垂死的老人。他本来只是个司机,在把人送到李鼓别墅的附近,他就可以卖杯咖啡边喝边等,等到他们回来再开回基地就行了,没想到中间出了这么多的意外。

聂勋看了眼张铁,哼噗了声。连跑个步都不行,还好意思叫快速反应部队,要是在百多年前,侵略者打进家里来,他们恐怕还会床上没起来。

聂勋性子直,从第一天敢跟老兵刘猛虎拼酒就知道他是个不怕死的,所以大家听到他的哼声,都没有说话。张铁做的那些事,他们不怪是不怪,但跟他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在张铁脸薄的无地自容时,山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杨光他们反射性戒备,据枪看到是赵传奇他们才放下枪。

赵传奇他们完全是自己开路,带着士兵从茅草里钻出来。

他们来的比杨光他们想像中的快,可再快他们的时间也很赶。

“赵少校,我希望我们能知道现在的最新动态。”靳成锐看到他们没有熟络和欢迎,而是冷冽严肃的问他们要信息。不知道他们的交易地点和环境,他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听到他的话和态度,本来还想喘口气的赵传奇直接拿出地图,指着离李彭别墅非常远的一个地方讲:“根据新兵情报猜测,他们去这个停工许久的楼盘进行交易。李彭是个十分谨慎的人,他一定不会直接去。”

靳成锐看着他指的地方,迅速的问:“交易时间是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八点。”

靳成锐立即看时间。

现在是五点半,他们还有两个半小时。

他不等赵传奇再说话,对韩冬讲:“带一个前去探路,我们要尽快找到交通工具。”

“是!”韩冬转头,看到腰板挺得直直的陈航,没有迟疑的点了他的名。

陈航很开心,他跑出队伍就跟着韩冬去探路,靳成锐则带着他们跟上,在途中和快速反应部队的头商量行动计划问题。

杨光看到和长官说话的赵传奇,又看在十五名队伍中的王小兵,想这个王小兵身上一定有过人之处,不然传奇肯定不会让他来。

而王小兵看到他们,年青的脸崩得紧紧的,鸟都不鸟他们,只是在看到矮了截的张铁时,好奇的部他怎么回事。

这次参与行动的人比较多,二十号来人,两位老大走在前面,他们两又故意落在后面,所以他们也随意了些。

张铁听到王小兵的问话,心里突然就暖起来,把先前发生过的事告诉他。“小兵,我是不是很窝囊啊?”诉完苦,张铁哀哀戚戚的问。

王小兵很想说你就是窝囊,就是个没骨气的家伙,但这话说出来肯定能朋友都没得做。他想了想,非常不自然委婉的讲:“张铁,求生是人的本能,这没什么。”

张铁还是不能释怀,王小兵却不再跟他说话,望着前在的战狼队员,心里悄悄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长官,我们看到前面三公里外个小村庄。”没多久,韩冬和陈航跑回来,汇报这个让人震历奋的消息。

有村庄就代表有代步的工具,如果他们能早点去到那个停工楼盘,将有更多的时间准备。

靳成锐下令立即前往该村庄。

赵传奇意见相同。

有了确定目的地的两队人马迅速前进。

杨光跟着领路的队长,跑过弯曲的山路,当走上一人宽的田野小道时,远远的看到坐落在山脚下木制的大房子。

那房子真的很大,放在八十年代,那就是豪宅。

当杨光走近,她看到院种着的蔬菜,还有一条看门的大黄狗。

走到坪里的靳成锐和赵传奇他们打量四周,准备走到大门去喊人时,看到坐在侧门旁边的女孩。

女孩正低着头在看书,黄昏残留的阳光照在她脸上,白皙的近乎透明。

杨光心里同样一窒,望着一身白裙如山中精灵的漂亮女孩,连呼吸都不自觉变得轻缓。

在他们这一大帮爷们停在坪里时,一个混身是泥调皮捣蛋的小男孩从侧门里鬼鬼祟祟的探头。由于厚重木门的原因,小男孩并没有看到坪里的人,所以当他拿出几本书唰的往外跑,看到颗松树站在坪里的“野蛮”男人时,吓得差点尿裤子。

刘猛虎大步一跨,把他像拧小鸡似的拧起来。“小小年纪就不学好,长大了还了得!”说着就正义爆棚的提着小男孩走向那个被惊动的女孩。“姑娘,这个小子偷你的书,我把他抓住了。”

听到刘猛虎这话,杨光想起了小学时,赵传奇被自己欺负的太久,抓到自己上课偷吃零食就很大声的告诉班主任的事。想到那些儿时的回忆,杨光看向旁边的赵传奇,猛然嗅到了什么。

赵传奇一直望着那个女孩,眼睛都不眨下。

杨光微微扬眉,笑着走到刘猛虎身边,同他一起告状。“姑娘,这里就你一个人吗?我们把大人叫出来吧,这么小就偷东西,一定要严肃教育。”

女孩望向他们,像玻璃珠的眼睛似乎有些不正常。

杨光迟疑的在她眼前晃了晃手,突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看不见!

“没事,他喜欢就让他拿吧。”女孩温温柔柔,像山里漫山遍野的杜鹃花,随风摇摆却散发着阵阵幽香。“书就是用来看的,如果他不喜欢,拿着还会闲累。”

听到她这话,刘猛虎轻轻的小孩放地上,不知所措的忤在原地。

她的一句话给他们所有人都上了一课,课名叫做博爱。

等小男孩受惊的跑掉,女孩笑着对他们讲:“你们是军人吗?”

“你怎么知道?”赵传奇走上来,打量侧门里面。

“我听脚步声听出来的。”女孩因为自己猜中了而窃喜。“这里比较偏僻,来的最多的就是军人和贩毒的武装分子,所以很容易分辨。”

“这里经常有武装分子来?”

女孩点头。“在他们借水喝时,我听到金属扔在桌上的声音,他们知道我看不见,所以很随意。”

杨光对她的聪明叹息,为她的胸襟折服,现在她想聊点别的,愉快的。“姑娘,你是这书店的老板吗?”瞧瞧,至少人家还有份事业,比他们可强多了。

女孩满足的笑起来,看向门里陈列整齐的书架自豪的点头。“对,我是这里的老板。无聊的时候我喜欢整理它们,好让它们快点找个好人家。”说着摩挲起手里的书。“它们还能给我带来乐趣。”

杨光实在不知道一个看不见东西的女孩,那些沉默的文字怎么给她带来乐趣,她没有问题,应该她说了自己体会不了。

“姑娘,我们急着离开这里,你知道哪里有车进城吗?”在他们都被这里的书香和女孩感染时,靳成锐直接说明来意。

杨光和赵传奇他们听到这话,才惊醒他们身上还有任务。

“你们往左边走,那里经常有人进城。”女孩没有多问,直接给他们指路。

“谢谢。”靳成锐看到路向她道谢,就立即带着人朝那边走去。

赵传奇看看走在前头的靳成锐,又反头看了看仰着头望着他们的女孩,犹豫了会儿鼓起勇气问:“姑娘,你今年多大?”

“我十五了。”女孩笑得很明艳,朝着他的方向讲:“我从来没有见过军人,你能让我摸摸吗?”

赵传奇沉默了下,点了点头,然后想起她看不见才说可以。

叶薇从很小的时候就看不见了,她对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充满好奇。她伸长手小心翼翼的摸向这位年青的军人,摸到他宽阔的肩膀,胸前有些咯手的胸章,还有结实有力的手臂,慢慢的红起脸来,后退两步腼腆的讲:“谢谢你愿意满足我这个愿望。”

赵传奇看着她没有说话,沉默的转身走了。

听着他们有力的脚步声远去,叶薇一直保持最美的笑,直到一切都回归平静,风温柔的抚摸她的脸,才缓缓垂下头,抱紧手里的书。

离开那栋老宅,王小兵他们很想揶揄他们的大老春心萌动了,但是看他表情,没有一个人这么说,于是一行人沉默的追上在前面等的战狼部队。

看到靳成锐,赵传奇才稍稍回过神,看向笑嘻嘻望着自己的杨光,沉闷的讲:“我们快走吧。”

刚才他们耽误了一点时间,现在他们谁也没空去说刚才的事,他们必须完成这次任务,不然情报部一年的努力又白费了。

从村庄找到车进了城市,靳成锐他们感谢热情的村长,就和部下坐上快速反应部队来接应他们的车子。

这个司机的技术比张铁好一点,因为他开的又稳又快。

在两边的建筑迅速倒退时,车里的靳成锐在看新交易地点的照片,把之前和赵传奇做的初步计划稍微调整了一下。

他给韩冬他们做完战略部署后,在无线电里问另外一辆车的赵传奇。“狼头准备就绪,你那边怎么样。”他是担心他调整不过来,毕竟他还太年青了。

“闪电1号没问题,狼头,阿尔法是我们的。”沉着冷静又带着绝对的坚定,让人十分信任他。

听到他的声音,靳成锐没再多说,把自己的计划大致告诉他。

而知道自己负责哪部分的赵传奇没有不同意见,完全是听他指令行事。

说要快速反应部队去对付阿尔法的是“上面”的意思,两方采取什么行动,“上面”那些人也插了脚,实则赵传奇心里非常清楚,快速反应部队是不错,但比起经常参加实战和重要战役的战狼比,他们就像是才刚会学走路的孩子,所以在没有“上面”这些人的指点时,他尊重战狼这个“大人”的意见来做。

靳成锐他们在停建楼盘的隔壁两条街下车,徒步潜进。赵传奇则绕到楼盘的后边,进行隐蔽埋伏。

现在是晚上七点,离交易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足够他们做好准备了。

杨光跟着韩冬跑出巷子,看到黑暗里只完成到地基的楼盘,心想:它真像个巨大的怪物。

“怪物”周围有几个黑影在晃动,偏僻显得异常荒凉的马路上,零零散散停着几辆丰田和大众。杨光猜测这些车子里都有人,和那些走动的人是一伙的,都是为保证这次交易地点安全的小弟。

杨光和所以战友一样,跃跃欲试的想: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题外话------

明天晚上就是YY会哟,香瓜第一次办这活动,大家有空的都来围观吧,不然香瓜冷场了怎么办>_<

妹子们来加审核群认证一下,就可以调戏管理员和参加聚会了哟,欢迎围观^~

PS:审核群号477607625,香瓜在这里等着大家,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