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五章 要人命的过山车

“我们是来协助你们完成此次任务,一切按你们的想法来。”每个部队都想立功,靳成锐理解他们的想法,没有在这事上持不同意见。

快速反应部队的大校—陈森笑得眼珠都看不见,他转头对旁边的情报人员讲:“开始吧。”

情报人员是名非常年青的小伙子,他对陈森点了点头,对他们介绍此次行动目地的一个堪察和潜在的危害。

“这个大毒袅我们盯了他一年多,是云南这一带的头,云南所有的毒品交易都是在他手下完成。他名字叫李彭,云南本地人,四十三岁,高身一米七六,体重六十五公斤,是个极为狡猾的人,从来不亲自出面,不管多大的交易都是由他的副手金用训出面。金用训是海口人,三十六岁,高身一米八一,体重六十三公斤,拥有硕士学位,比起只读过小学的李彭,他更像个老大。”

杨光他们都在飞机上看过资料,现在她盯着桌上作了许多记录的地图,想这次任务是空降好还是开车更方便一些。

情报员见她研究起地图,就正式进入主题。

“李彭的住处位于地质学校旁边的一座别墅,不能空降,我们必须最小化影响的将他击毙。”年青的情报员指着墙壁上贴着剪纸房子的旁边。“这里有几个人经常出没,应该是李彭的手下,同时别墅里还有六个保镖,他们身上都有携带枪支,如果他们反抗直接击毙即可,不需要留活口。”

看到情报员这么详细的资料,刘猛虎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不用喊话了,因为情报部已经有大把证明他是主犯的证据。

“现在我们来讲解与李彭交易的军火商……”

当离开情报部的时候,杨光他们还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行动,一行人回去宿舍时,在路上又碰到了那个挑事的兵。

他们似是刚训练回来,那个兵看到他们,和他们战狼特种部队的胸章,对战友们讲:“战狼这名字真俗。”

那名战友跟他关系很好,尽管他不认同他的话,还是随意点了下头。

听到他们嘲讽战狼的赵传奇,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部队之间关系多复杂,竞争多激烈,他们士兵之间都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因为会觉得他很蠢,而且战狼部队里还有他发小,他们这样说不是连带她一起说了?

“王小兵!”

“到!”那个滋事的大兵唰的立正,从反应速度来判断,他还是被训练的非常好的。

赵传奇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神情严厉。“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报告少校,我没有!”

“你鼻孔都朝天了,还没有!”赵传奇拔高声音。“你知道战狼是干什么的吗?俗,俗也不是你能说的!”

“报告少校,我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王小兵瞧了眼看戏的徐骅他们,吼得很有底气。

他还敢还嘴?他居然还敢还嘴!赵传奇气得冒烟。“两会的安全就是他们负责的!你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今天的饭别吃了!”

“两会还不是出了那么大的漏子。”在他们走后,王小兵很不服气的低咕。

杨光反头看他瞪大眼睛,像上课被班主任点名骂了,心里又委屈还要死撑面子的坚持自己没有错,不禁想他真天真,应该是刚入伍没多久的,不然不会像他这么……蠢!

王小兵确实是刚入伍不久,因由表现出色,被分来了快速反应部队。

快速反应部队时常会有实战,偶尔为在云南执行任务的特种部队提供接应等服务,因此他觉得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对他来说也确实,有些常规部队的兵可能几年都不见会有次实战,只是他这次没看准人,撞到了枪口上。

杨光不想回宿舍,想早点完成任务回去,她在快走到那栋破旧大栋时,忍不住问这次行动负责人之一的发小。“传奇,我们现在要继续等通知吗?”

赵传奇点头。“向上面请求你们援助的是我提议的,军部批准后行动计划还需要政府的批示,应该这两天就会下来。”

“应该?”杨光想那些人的速度也太慢了,现在他们人员就位,计划详细,就欠那个东风了。

“别急,你们就当来这里旅行。”赵传奇心态很好的讲:“不如我带你们去这周边转转?这里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我们现在可没一点想玩的心思。”杨光说出大家的心声。“传奇,你们这里还有空余的室内训练室吗?整天窝在宿舍里人都快傻了。”

“有一间,你们跟我来。”

“长官,我们可以去吗?”韩冬寻问一边的靳成锐。

他们可是兵,现在长官就在面前,可不是想走就能走的。

靳成锐微微颔首,叮嘱他:“看好他们。”

“是!”

跟着赵传奇走的杨光,反头看到长官没有跟上来,想了想又迅速的折回去,仰望着他硬朗的俊脸问:“长官,你不去吗?”

看她一脸期望的模样,靳成锐看了眼在前面等的赵传奇。“我还有些事,你们去玩。”

杨光有少许失望,但想到还有那么多战友在等自己,便点头走向他们。

赵传奇意味深长的望着靳成锐,在空中与他视线相对时,扬起唇角,像个伸士般的讲:“靳准将,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尤其是你们的军医。”

靳成锐没有回答他,等他们走远才转身上楼。

途中杨光好奇的问他。“传奇,你都不用去看着他们的吗?我们不用你陪,把室内训练室怎么走告诉我们就行了。”

“我要是天天看着他们,还要指导员做什么。”

“对了,你现在是连长吗?”

“货真价实的正连长。”赵传奇说得特别有底气,脸上特别自信。

杨光冲他竖中指。“连长你好,连长再见。”

**

在这种无止境的等待中,战狼小分队足足等到第三天,才接到指令,可以行动了。

“我都快要以为是来这里混吃混喝的了。”杨光听到这指令,舒展手脚,跳起来就麻遛的收拾装备,准备赶赴战场。

韩冬看她积极的样,笑着讲:“小阳光,你是有多想去执行这个任务。”

“想,很想。”杨光重重点头,满脸认真的劲儿让宿舍里的几人忍俊不禁。

在他们说闹时,靳成锐提醒他们检查装备,看是否有遗漏,在确定可以出发后,带着他们赶往集合点。

参与这次任务的战狼部队有九人,除指挥官,快速反应部队有十五人,除指挥官,总共是二十六个人。

集合后,他们在基地的右侧出发。

两队都是采取路面进攻方式,战狼乘坐的是辆东风猛士,快速反应部队乘坐的是辆军用卡车,两车分别前往各自的目标地。

“传奇,注意安全。”在要上车时,杨光望向站在绿卡车旁边的赵传奇。军火商不同一般人,他们可能使用的枪比他们还高级,还精良。

赵传奇向她扬了扬下颔,带着股年青的不羁与狂肆。“你也是。”

“连长,快上来吧,美人等回来了再慢慢看。”

都是光棍的大兵看到他们的连长跟一漂亮妹子眉来眼去,心里酸溜溜的,齐心协力的想要破坏他们。

赵传奇笑骂了句,让她也赶快上车便钻进车里。

而另一边,听到士兵那么说的杨光,小心翼翼的观察长官。还是面无表情,真是好难猜测。

靳成锐面上是什么事都没有,心里却想把赵传奇扔去太平洋,但现在他们正在执行任务,这些事他都没有多想,努力让自己集中注意力。

在车子离开该基地时,靳成锐拿出来地图,开始战略部署。

“韩冬,你带着高博和聂勋从后门进攻,厉剑和杨光负责掩护,刘猛虎和陈航还有晨曦,你们负责清扫李彭的后花园。”靳成锐的图纸上已经有个别墅立体透视图,让人一眼便能看明白。

他们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后就喊:“明白。”

依照指挥官的分工,脑海里有明确想法的杨光,不断在心里演练接下来的行动,直到被重重的颠簸一下,脑袋差点撞到车顶才回到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事?”

前面的司机——张铁解释。“这是抄小路,路有点难走,你们坐好了。”

此时时间是下午五点四十,到李彭的别墅还需要四十多分钟,所以张铁想抄小路在天黑前赶到。

杨光探头瞅窗外的路,看到是满眼的绿色和坑坑挖挖的黄泥路,听言的握住扶手。

现在这条僻静久无人行走的路上,只有他们这一辆车,而快速反应部队早在进山后走了另一条道。

杨光不知道赵传奇那边的路是不是也这么难走,她只知道她现在很不舒服。

一辆军用的越野车里塞了十个人外加一个司机,再加上他们的装备,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可以让他们伸腿,他们只能缩在屁股大的座位上憋屈的忍耐着。

比起他们快要挤成油渣,靳成锐身边还算宽松,因为没人敢挤他。

不过大家都没有骂娘,因为这不是骂娘就可以改变的,他们能做的就是多动动脚趾,以便在到达目标地后快速投入战斗。

在他们紧张的沉默下,面包车渐渐驶出大山。

杨光远远的看到城市,想“过山车”总算是快要结束了。

当她放松的靠到坐背上,“砰!”的一声,类似子弹飞出枪膛的声音,没让杨光反应是怎么回事,就猛得往左边栽倒。

感到车子不受控制的往一边倾斜,贴着玻璃的几人用力抓住扶手,看到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山体,惊骇的用力闭上眼睛。

他们感到车顶被路边的树枝刮得吱吱响,像拔牙“嗞嗞”响的钻头。

杨光是最后一个上的车,她坐在最外边,现在她右脸就贴在玻璃上,如果车子再顷斜撞破玻璃,首当其冲的就是她如花似玉的脸,所以她努力弓着身子往后退。

站起来的韩冬、厉剑他们手撑着车顶,同时拉住她衣领往后拽,但是在快速行驶中爆掉轮胎,让他们不可控的往那面栽倒。

同样跟着顷倒的靳成锐拖住刘猛虎的衣服,望向车前弯曲的路面,在车子还在擦着山体前进时对陈航讲:“陈航,接手驾驶位。”

陈航是战狼部队的机械师,本来就应该是他充当驾驶员,由于快速反应部队配了司机,他就坐在副驾驶位。

现在他听到长官的话,艰难的伸手拉住张铁手臂就大力往他的方向靠。

两人经过一翻搏战,才险险换过位置。

一手握住方向盘的陈航,一手拉住安全带将自己绑紧,便费力控制车子左转。

被挤在玻璃上的杨光,还没适应似从眼睛上划过的树枝,就听到细微的吱哎声。她困难的低下头,发现是这扇车门承重太大,闭合处有轻微裂口的迹象。

这个时候杨光不敢再动,手撑着两边的门框极力减少门上的压力。

她这样做的成效似乎不大,门还在持续的吱吱响,像一根不容易折断的大树枝。

难道他们真的要在这里“光荣”负伤?不,有可能更严重,如果前面碰到突出的大石头,她和战友们很可能被挤成肉饼,另一种更糟糕的就是车子翻滚起来,他们可能会因此骨折甚至丧命,从而不能完成任务,如果是这样,赵传奇那边展开行动会更危险,李彭这个大毒枭就会逃逸!

想到后面可能发生的一切,杨光怎么想怎么操蛋。

卧操,想什么来什么!看到前面裸露出山面的岩石,杨光感觉像慢动作一样,眼睁睁看着那些岩石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闭上眼睛,等待惨烈的撞击。

在她做好撞车准备的瞬间,往里面顷的车剧烈一震,恢复正常,但弯弯扭扭像喝醉酒的老头,惊险又顺利的拐过一个大弯。

当车速得到控制,因为爆胎而异常颠簸的几人没有报怨,因为能回到正轨就不错了。

杨光望着面前晃来晃去的景像,挥了挥刚才被压疼的手臂。

而在他们以为车子快要停下来时,他们看到了更操蛋的一幕。

他们想着拐个弯就没事了,谁知道事情更大了!

山里的路根本不按规则出牌,拐个大弯就是垂直的下陂路!

陂有半公里,非常的陡,路面比四轮小车仅宽了半米,是用于车通行时行人有地方站,而路的另边就是山谷。

这样的路,技术不高的人都要非常慎重甚至不敢开,更别说是爆了只轮胎的越野车。

杨光他们脸色凛然,坐在车里像坐在奔跑的老虎背上,不仅是颠簸的厉害,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看到窗户上不断扫过的树叶树枝,和突然一下偏离轨道看不到前面的路,杨光想那些过山车什么的简直弱爆了,游乐园里所有的惊悚游戏都比不过这个。

不止是杨光一个人,车里的所有人都是一样,只是他们除了抓紧固定物不让自己飞出窗户外,其它什么也做不了。

车子还在疯了似的往下飞驰,几次撞到山面,杨光那边的玻璃门已经撞破。

但她此时顾不得什么玻璃和落在身上的玻璃渣,心里只有唯一的一个念头,那就是别翻车,就算是滚下陂也别掉进山谷。

可上天好像不听她的祈祷,可能是她以前从来没信过它的原因。

当车子从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头上颠簸过去时,越野车飞了出去,飞了出去……

杨光看到跳跃进视线的绿色,松树深绿色的针叶似乎要扎进眼球,她狠狠的闭上眼睛。

她感到剧烈的撞击,接着听到引擎的轰鸣,轮胎打转的声音。

嗯,不对,如果是掉进山谷,她肯定是被上下左右甩得一塌糊涂,怎么可能听到什么引擎什么轮胎摩擦声。

“大家都别动,别动!”陈航紧张不敢大声的喊:“阳光,你轻轻打开车门下去,记得一定要轻!”

听到他悦耳的声音,杨光呯呯跳的心还没跳回肚子里,不过此时她才不管它是不是在原来的位置,在陈航掷重再三的提醒下,小心翼翼打开已经破烂的车门。

看到路面,她压抑着激烈的心情,伸出僵硬的脚踩在地面,轻轻将身体抽离出来。

腿又麻又软,杨光一出车子就跌到地上,看到一半车身悬在山谷里面,仅被一颗不大不小的树架着。

车子一半爬到了树上,现在承受巨力的树摇摇晃晃,随时有断裂的危险。

杨光跪爬到车边,在最外面的背囊里拿出攀登绳,把车尾绑住就慌乱看四周,最后她连滚带爬的爬上山体,将绳子绑到一颗结实的大树上。

“队长,你先出来。”杨光滑下山体,让最外边的韩冬出来,同时手攀住车门往里拉。

韩冬把卡在座位底下的腿抽出来,移到外边就拉住杨光伸进来的手,缓慢的离开车子。

接着是刘猛虎、高博、晨曦、陈航和靳成锐。

聂勋坐的离靳成锐最远,所以他和陈航是在同一边,也是最难出来的。

靳成锐检查了攀登绳,走到车前门对张铁讲:“车子已经固定好,你先让里边的聂勋和陈航出来。”

张铁同意的点头,但在聂勋困难的出去,弄得车子摇摇晃晃时,脸色苍白的急切下车。

------题外话------

周日晚上八点YY会,妹子们有空的都来参加吧^~

审核群号:477607625香瓜在这儿等着大家哟=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