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54章 她亲口对他说,她喜欢梁宸,喜欢了很多年了

“你一个背叛自己丈夫的女人,有什么资格与我谈情分?”

他笑,笑的讽刺而又冷冽:“我本来……”

想要说出口的话,到最后一刻,却还是生生咽下肚中,他自嘲一笑:“岑安,你这辈子,就老死在这里吧。”

他说完,再也不停,转身大步走出了房间雠。

夜色就在那一瞬间笼罩下来,将他的身影顿时吞没。

岑安仓惶的站起来,追出去了几步,可他走的那么快,很快就出了院子,再也看不到了。

她怔然的站在屋檐下,隐约的,听到车子发动的引擎声。

月光静静的洒在地上,把她的脸庞照成一片惨白。

她终是明了,他是不会放过她的,纵然他要结婚另娶她人,却仍是不肯放过她……

她该怎么办?

岑安不知道自己一个人站了多久,直到春日的晚风,把她的衣衫吹透,每一寸肌肤,都透出冰凉。

她忽地想到梁宸,他还在王嫂子那里等着她……

这么久她没有出现,梁宸会不会很担心?

不管怎样,不管赵景予要怎么做,她至少要先去见梁宸一面,让他安心,让他不要冲动……

岑安想到这里,立时就要往疗养院外走,可还未走到大门处,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少夫人,少爷吩咐了,您以后没有他的允许,不能出去。”

拦着她的人,只是平板的复述赵景予的吩咐,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岑安一下咬紧了牙关:“让开!”

她狠狠推开面前挡着她的男人手臂,眸子里含了掩不住的怒火:“他算什么?他是警察还是法官?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自由?”

“对不起少夫人,我们也只是按少爷的吩咐办事……”

岑安被逼到这样的境地,也是做了豁出去的打算,她就不相信,这几个大男人,口口声声喊着她少夫人,敢不敢对她动手动脚!

“我今天非出去不可!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我!”

岑安狠狠瞪了面前那男人一眼,不管不顾的就向外冲。

那几个男人面面相觑,可到底也不敢有肢体接触,立时有人说道:“你们先拦着少夫人,我去告诉少爷!”

疗养院大门被锁着,反正她暂时也出不去。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岑安方才听到外面的车子响,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口跳的厉害,她知道,赵景予这人素来最要面子,她当着他下属的面这样闹,他必然恼羞成怒……

他若是恼了,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自己……

不知是不是这么多年被欺压的已经成了惯性,岑安再怎样的豁出去不管不顾,却还是忍不住的害怕起来。

在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她下意识的小小往后退了一步。

赵景予随手将烟蒂丢在地上,一脚踏上去踩灭,眸子里余光都未曾给她一眼,直接大步向院子里走去。

赵成和姜墨跟在他的身后,头也不敢抬,只是赵成,偷偷的看了岑安一眼,似乎目光里带了一缕叹息。

他的房间就安排在岑安的隔壁,早已收拾的妥妥当当。

岑安看着他径自进了房间,不由得有些讶异,但不过转瞬之间,她立时就做了决定,直接就往他房间走去。

赵景予摘了腕表,闲适坐在椅子上,泡好的西湖龙井,茶香醉人,他端起来,还未曾品尝一口,房间的门,却忽然被人推开。

他端着茶碗的手顿了一下,过了片刻,方才将那茶碗放下来,缓缓抬起头啦。

“你来干什么。”

“你让你的人别再拦着我,我要出去!”

“出去?大晚上你要出去干什么?”

他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菲薄的唇角,却是满满明了的讽刺。

岑安一咬牙:“赵景予,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打算瞒着你了,我和梁宸早在我念书时就让认识了,我一直都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年了……”

杯盏摔的粉碎的声音,忽然在不大的房间里响起,岑安吓了一跳,惶然的后退几步,赵景予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面前的那一杯茶,被他摔在地上,瓷片碎了一地,茶汤横流,而他的手背,已经被烫出了一片红痕。

可他却仿佛根本未曾察觉到手背上的伤,只是站在那里,目光静静的望着她。

“赵景予……”

岑安的视线,不能控制的落在他烫伤的手背上,那一片刺目的红,要她的瞳仁都微微收缩了一下。

她下意识的叫了他的名字,可他仿佛根本未曾听见,只是依旧,那样一动不动望着她。

岑安渐渐觉得害怕起来,忍不住的一步一步向后退。

“滚。”

他终于开口,却只是一个平静沙哑的字眼。

岑安怔愣了一下:“赵景予……”

“滚出去!”

他目佌欲裂,眼睛渐渐充血变的通红,他捏紧了拳头,捏的手指都在咯吱作响,像是下一秒,他就会不受控制的一拳砸在她的脸上!

岑安被他暴怒的样子吓坏了,再也不敢待下去,她飞快的转过身,扭开门锁跑到门外,身后有桌椅被踹到的声响传出来,岑安只觉得心如擂鼓,抚住心口,只觉得心脏狂跳的厉害,许久都不能平静。

他的房间里,断续的仍有不小的声响传出来,岑安不敢再听下去,失魂落魄的走到院子里。

她在葡萄藤架子下坐了下来,怔然的望着头顶的月亮。

过了好久,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她拨了梁宸的号码,却没有人接听,给他传了一条简讯,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回应。

岑安心里乱的不行,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他正是怒火中烧的时候,她不敢再去找他,可是出又不出去,联系又联系不上梁宸……

她很担心他,真的很担心他……

岑安趴在石桌上,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她如今,真的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房间里满地狼藉,桌椅被他踹翻在地,杯盏碎裂,碎瓷片迸溅到了他露出来的手臂和手背上,那原本烫伤的地方,又被碎瓷片扎破,血流如注。

可他看也不看一眼,只是点了一支烟,狠狠的抽着。

“我一直都喜欢他,我喜欢他很多年了……”

“我喜欢他很多年了……”

岑安的话语,像是萦绕不断的魔音,一直在他的耳边盘旋,挥之不去。

“去他吗的!”赵景予忽然抬手,极重的一拳砸在墙壁上,痛的已经麻木了,那伤口也察觉不出疼了,只是鲜血流的越发汹涌,沿着手指尖往地上滴去,嘀嗒,嘀嗒,持续不断。

赵成和姜墨,在房间外面急的团团转,他们心里都有点担忧,但却又不敢在这个时候贸然的闯进去。

听着房子里的动静渐渐的平息了,赵成和姜墨对视一眼,到底还是担心他出什么意外,大着胆子敲了敲门。

“滚!”

房间内立时就是一声暴怒传出来,姜墨吓的往后缩了一缩,赵成却又大着胆子喊了一句:“少爷,您没事吧?”

房间内是短暂的安静,却没有回答的声音,赵成只得硬着头皮又轻声问道:“少爷,我和姜墨就在外面,您有事就喊我们……”

依然没有回答,赵成和姜墨对视一眼,各自轻轻摇摇头,退到了一边,却并没有走远。

姜墨拿了烟递给赵成,两人看到不远处岑安趴在石桌上,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在哭,不由得又是一声长叹。

“赵成,我真的猜不透咱们少爷在想什么了,你说,他对咱们少夫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姜墨的包里,还装着岑安出国的一应手续,和数额惊人的支票呢。

可是没有赵景予的允许,他们谁都不敢开口告诉岑安这一切。

“少爷的事,咱们最好还是别插手的好。”赵成吸了一口烟,又压低了声音:“依我说,这一次咱们可能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这俩人啊,还有得闹。”

月底了,吃醋少爷求票票!明天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