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53章 岑安,谁告诉你我要离婚了

他只是开口说了四个字,岑安整个人却如坠冰窟。

她一动不动,任他揪着自己的衣领,任衣领渐渐的勒紧,要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全身冰凉,像是失了水的一条鱼,只是一双眼睛,渐渐空洞的瞪大。

“说!梁宸是谁!”他面目狰狞,那一双原本阴沉晦暗的眼眸,瞳仁瞬间收缩锐利,刺目的盯住她,而他的牙关已经咬紧,岑安甚至能听到他咬紧牙齿发出的咯吱声,她渐渐颤抖的不能自持,却咬紧了牙关不说话,只是摇头。

他嗬地冷笑一声,忽然松开手,在她被勒的面色涨红的一瞬间雠。

来时路上,听到梁宸名字那一刻,他忽地想起那天夜里她昏昏睡去的时候,念的那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嫁给他这么多年,原来她睡在他身边的日子里,却无时无刻不想着另一个男人。

赵景予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竟是这样可笑。

他竟会为了这样的女人,百般周,旋,竟会为了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差点断了自己的前程!

岑安狼狈的跌坐在椅子上,捂住自己的脖子不停的喘气咳嗽,难受的眼泪都要喷涌而出。

赵景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里却连丝毫的怜悯都没有。

他这一辈子,还未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他的妻子,、在千里之外的奉化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俨然已经是要做一对亡命鸳鸯了!

她把他看作什么?她大抵是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给他赵景予戴一顶这样的绿帽子!

来时的路上,他撕了她的心都有,就算此时,他大约一个冲动就会亲手掐死她。

可是掐死这个贱人,不免也太便宜了她!

他倒是要看看,敢和她苟且那个奸夫到底是谁!

他也不介意,成全他们,让他们去地底下好生的恩恩爱爱!

“赵景予,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岑安平复下来,冷笑望向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宋月出都已经订婚了,很快就要结婚了吧?”

赵景予闻言,不由得眸光微凝,但转而却是明白,岑安和甄艾关系这么好,她知道这些,也不算什么秘密。

“赵景予,你不也没离婚吗?你还是我岑安的丈夫呢?你和别人订婚可以,我和别人在一起不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岑安抚了抚依旧有些痛的脖子,扶着椅子缓缓站起来,她不卑不亢,平静望着他:“我知道你这次来为的是什么,离婚是不是?”

赵景予怒到极致,忽而就笑了:“谁说我要离婚?岑安,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蠢!”

岑安目瞪口呆,“赵景予……”

“你一天是我赵景予的妻子,一天就给我安分守己的待在这里。”

赵景予看着她的目光里,带着浓浓警告的味道:“岑安,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岑安像是被人抽去了脊骨,缓缓的颓然跌坐在椅子上,暮色将至,房间里的光线,骤然的黯淡了下来。

他站着,她在他一步之外,颓丧的坐着。

他面色阴冷,眸子里全是怒火,她低头垂目,神色里全是绝望。

从赵景予的视线里看过去,只看到她一个乌黑的发顶,她的头发长长了很多,柔顺的披在肩上,那乌黑的发丝上,沾着几片草叶和花瓣,头顶那里,有微微的凌乱,赵景予的手指蓦地掐紧,心脏里仿佛蕴着一团火,这团火,把他烧的几乎成了灰烬,也把岑安,烧到绝望的境地。

到如今,他竟是还不肯离婚,他是要做什么?拖着她做什么?

有了宋月出这样的妻子还不够吗?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岑安心里那残存的小小希望,就像是阳光下的泡沫,一点一点的破裂开来,终究还是变成了一片虚无。

她甚少在他面前落泪,最初的时候,除却身体的疼痛实在难熬,她会忍不住哭,再到后来,她几乎没有让自己在他面前掉过眼泪。

可是现在,她失魂落魄的坐在他的面前,因为他不肯离婚,因为不能和另一个男人双宿双飞,她哭的梨花带泪,好不可怜。

赵景予那些怒火,忽然就烟消云散了,他为什么要生气,要因为一个不值一文的贱人发怒?

她不配,她压根都不配!

赵景予转身就向外走,他不想再看到她,一分钟都不想。

沉沉的暮色笼罩下来,将他高大的身影蕴出一圈淡淡的光影,他黑色的衬衣,在玫瑰蓝的暮色里,越发的暗沉下来,岑安想,她大约是疯了,不然为什么,会忘记了他是什么人,会不顾一切,再一次挑战他的底线。

“你到底怎样,才肯和我离婚?”

赵景予快要跨出房间那一刻,岑安的声音在他背后低低的响起。

因为哭泣的缘故,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和暗哑,那小小的询问,还有微嗔的味道,可赵景予的眸子,却是一点点的倏紧,冷冽的唇角,已经有了绷紧下沉的纹路。

岑安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他停下来,就站在那江南温暖的暮色里,可饶是江南的风都是软的,却仿佛也不能融化他的棱角。

她怔然的望着他笔挺如山的身影,恍然之间,竟莫名想起离京之前的那个夜晚。

沉沉夜色之下,他高大结实的身躯犹如避风的港湾,而他的怀抱,却是那样暖。

岑安想,也许有那么短短的一段时光里,他对她,也并非是全然厌弃毫无感情的。

而也许,对于曾经疯到不认人的她来说,他也曾带给她过温暖和怜惜。

她偶尔想起那些仿佛上辈子发生的陈年旧事,却总是弄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的他,会是那样,那些温柔,又到底是真是假。

再后来,她自己给了自己理由,也许是要扫清她这个障碍,要将她远远放逐,好给他未来的新妻子腾一个位置,所以他连这样的手段都肯使出来。

岑安的目光,一点一点从他背上挪走,落在地上,他被暮色拉长的身影上,她的声音,低低缓缓,有无助的哀求,却也有淡淡的怯意:“赵景予,我们夫妻八年,就算没有感情在,可多少也有几分情分……”

“情分……”

赵景予缓缓转过身来,他的眸光,似有一瞬间的温情,一闪而过,而之后,却又是犹如幽谷一样的森冷和静寂。

八年,时光却好似仍是偏爱她的,也许是天生娃娃脸,她已经快要三十岁,却依然看起来还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多可笑,他也曾被她这样天真无邪的样子给蒙骗,竟会也有过愧疚和怜惜,包括……

这未曾见面的一年时光。

他要为了前程汲汲钻营,不得不娶他不喜欢的女人,不得不和宋家往来,她的存在,对于宋家人来说,就像是刺眼的钉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他这么多年浮沉,见过做过的肮脏事,不知多少,宋家人怎么想,他心知肚明。

她在京城几次遇到危险,最严重那一次,差一点丢了一条命,是让他痛下决心把她放逐江南的最重要原因。

他没想过要她死,甚至,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不动声色的瞒着宋家,给她安排好了退路。

她会被送出国,余下的半辈子,衣食无忧,不用再担惊受怕,足以要她安度晚年。

他做了她八年的丈夫,她没了他一个孩子,他念着那八年的情分,和她痛失孩子以至于疯了……

他自认他已经做到仁至义尽,这一辈子也未曾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用心的安排。

可她做了什么?她与那个叫梁宸的男人,朝夕相对恩恩爱爱的时候,怎么还有脸来给他讲“情分”两个字?

“岑安。”

赵景予冷笑望着她,看着她微微瞠大的眼眸里,流泻出淡淡的惊惶和不安,他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脏,越来越冷硬起来。

明天加更,有票票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