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49章 春夜,被打断的告白

岑安没有回头,她抖的厉害,她不敢回头,不敢回去看梁宸一眼。

“小师妹,一别八年,你,还好吗?”

梁宸的声音,比之八年前,有了些许的变化,更加的低沉了一点,却褪去了年少的青涩,越发的让人动心紧。

岑安泪如泉涌,渐渐失控的哭出声来。

八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这一声‘小师妹’,就算在梦里,也未曾出现过一次雠。

如今,却是真真切切的就在她的耳畔轻轻浮现。

她哭的不能自抑,却到底还是强逼着自己平静下来,用尽量克制,却又无法抑制的颤抖声音,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您认错人了……”

“安安,你觉得,我会把你认错吗?”

梁宸握着她手腕的手指一点点用力,岑安拼命的要挣,却挣不开,只能徒劳无功的任由自己被他拉到身前,然后与他面对面而站。

可她死死的低着头,怎么都不肯抬起来。

梁宸只能看到她一串一串的眼泪往下掉,砸在地面上的灰尘上,砸出一个个的小坑,可那眼泪,却又仿佛砸在了他的心上,砸出了一丝一缕的心痛。

他不说话,只是任由她放肆的哭着,直到她哭累了,哭的眼睛都肿了,他方才把自己的手帕又递过去,她这一次接了,可还没有擦一下眼泪,却忽然扑在他的怀中:“师兄……”

她的眼泪是滚烫的,梁宸抱着她,却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他想,他会永远记着这一天,时隔八年,所有人都告诉他,梁宸你不要等了,你的小师妹说不定早已嫁人生子了。

可他不相信,他等着她来履行当初的誓言。

“等你请我吃一次饭,足足等了八年,安安,这一次,我可要狠狠宰你了。”

梁宸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就像是当年每一次在校园里碰面,他都会像是长辈那样揉一揉她乱乱的头发。

然后说一句:“女孩子还是留长头发最好看。”

所以她留了长发,为他。

可是,后来她病了,头发被剃掉了,这一年多,长了起来,但也不过才到肩膀。

“师兄真小气,一顿饭也念叨这么多年。”

她带着眼泪笑,一如当年那样,面对他总会羞红了脸,每一次自以为大大咧咧的话语,到最后,却都含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娇嗔的味道。

“师兄不过是对有些人,有些事,很小气罢了。”

他又揉她的头发,岑安缩缩脖子躲了一下:“师兄,我都不是小姑娘了……”

梁宸望着她的眼眸,渐渐有些黯淡下来,是啊,八年的时光,她已经再不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了。

而他,却还以为,她一直都是那样,站在原地,呆呆的,叫他一声‘师兄’。

“可是在我心里,安安一直都是个需要爱护和关心的小姑娘啊。”

梁宸轻轻说着,他看到她含着泪的眼眸里,有渐渐夺目的光彩绽现出来,他似乎可以小心翼翼的肯定一点,她的心意,是不是也如当年一样?

可这一刻,梁宸不知道的是,岑安一直在想,在想如果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这么多年,她仍是干净完好的岑安,那么今日一场相遇,该有多美好?

“师兄,我请你吃饭吧。”

岑安的眸子终究还是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她垂下长长的睫羽,盯着自己的脚尖。

她想好了,等到请梁宸吃了饭,她以后,就再也不会和他见面了。

或许,她的师兄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或许,她的师兄如今正是事业有成的时候,她是一个污点,可她却不想成为他人生的污点。

“好。”

他温柔的答应,看着她眸子里的光芒淡下去,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走在她的身侧。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她回来的地方,是雪窦山下的疗养院,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更该知道,这家疗养院规模不算大,病人也不超过十个,而多数,都是得了精神疾病的病人。

可是,他的安安,看起来和过去一模一样,她又为什

么会在这里?

梁宸觉得自己想多了,也许,安安只是偶然路过这里,也许,安安只是来这里玩?也许,她是来做义工?总之,有那么多的可能,他不该往最坏的方面想。

岑安听院里的小姑娘们说,附近有一家农家山野菜私房饭店,饭菜做的特别不错,岑安没有去吃过,这一次带梁宸来,还是她第一次在外面吃饭。

点菜的时候,她很自然的点了两道梁宸爱吃的菜,脱口而出报了菜名的时候,岑安自己都愣住了,梁宸脸上的笑却是满满溢了出来。

时隔八年,她都还记得。

正如他一样。

他不用看菜单,也直接报了两道菜名,却都是从前念书时,偶然的几次聚会,她都要点的菜肴。

岑安飞快的看了梁宸一眼,低了头,手指却是颤抖的握紧了。

原来,被人惦记,被人想念着的滋味儿,竟是这样好。

可她心里却更难过,在那幸福之下,渐渐的有酸楚漫溢出来。

她本来就没有办法彻底对梁宸遗忘和放弃,不过是强逼着自己而已,他越是待自己好,她就越是舍不得……

可是,再舍不得,又能如何?

她是赵景予的妻子啊。

岑安这一餐饭,根本吃不下,不过是勉强逼着自己吃了一点菜。

梁宸吃的却很香,他吃饭很慢,和他这个人一样,慢条斯理的样子,却动作优雅,让人觉得看他吃饭都是赏心悦目的事情。

梁宸把饭菜吃的很干净,岑安都害怕他会撑到了,劝他不要勉强。

他却看着她笑,笑的眼睛里跃入了山里璀璨的星光:“好不容易吃到了小师妹请的饭菜,怎么能浪费?”

岑安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师兄,对不起……”

她绝口不提这八年,他也不问,很重要吗?默默等待,漫无目的找寻的八年,能够再见到,他就该感谢上天了。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梁宸放下碗筷,忽然间认真了口吻。

岑安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却看到他凝着她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我不该等着你来找我,我该早一点去找你,岑安,如果当时,我不等着你升职,不等着你兑现承诺,我直接来找你,也许,我就不用一个人等八年。”

他不愿意再去回想那些她毫无音讯的时光,他像是一个苦行僧,把自己封闭在工作之中,所有的闲暇,都是用来寻找她的踪迹。

可他哪里又知道?

就在她欢喜无比的以为,自己做好了这一次专栏,就会获得赏识升职,就可以去找他的时候,她却遇到了赵景予,被他玷污,毁了清白,然后,生生的折断了她所有的梦想和希望?

岑安低着头,眼泪不能控制的往下掉,不知道怎么了,从前被赵景予折腾的再怎样惨,她都能硬撑着不让自己哭,可如今面对梁宸,她却变成了水做的人。

她痛恨自己现在的样子,她痛恨自己不敢面对梁宸坦白自己的一切,平白占据着他的情感,浪费着他的付出。

她该立刻消失在他的眼前,再也不见。

“安安,我一直都很后悔,后悔最后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你,从在大礼堂,你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那一刻……”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是紧张的,忐忑的。

本就是一个情绪内敛的人,感情更是不轻易表露出来的性子,如今要敞开心扉,这个年过三十的男人,竟是手指都在颤抖。

“师兄……”

岑安却忽然轻轻站了起来,她没有看他,只是静静望着桌面:“我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

她没有回应他的问题,也没有冷硬的拒绝,却用了这样的方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