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47章 山高水远,再不相见

“你来啦!”她眸子亮闪闪的望着他,像是一只要得到自由的小鸟,每一寸笑靥里,都是浓浓的欢喜。

他接住她,“你的劲儿还真不小。”

她笑的有点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就要走啦?去哪儿?紧”

“你喜不喜欢江南?”

她不是江南人,但她的老家,却也是一个水乡,他想,她大约也会喜欢那样的地方雠。

“江南……”她想了一会儿,笑靥就绽开来:“喜欢,我喜欢。”

“我们这次要去的就是江南。”

他拉住她的手,“上车吧。”

“好。”她欢喜无比,虽在病中,人事不知,但却下意识的十分讨厌医院这个地方,也许,这就是人的身体本能,哪怕是个疯子,也能分辨得出,到底待在哪里最好。

车子缓缓驶出医院,不远处,一辆不起眼的车子停在那里,车窗微微的降下了一条缝,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肤色莹白,只露出嫣然的红唇,却已经美的惊心。

她望着那一行车子远去,又沉默了许久,方才吩咐司机:“开车吧。”

街道幽长而又寂静,树梢枝上生出了鹅黄的嫩芽,春天,已经到了呀。

宋月出的心情,忽然间就好了起来。

疗养院建在素有“四明第一山”美誉的雪窦山之下,有高山,有巨岩,有瀑布,有林海,倒是景致优美,适合疗养。

赵景予虽然一意低调,但到底一行这么多人自京里来,还是惊动了从县长书记到镇长院长上上下下所有人。

车子堪堪停下,一行人翘首以待,立时就围了上去,赵景予不由得微微蹙眉,但事已至此,只得带了岑安下车。

虚伪无聊的应酬和敷衍,没完没了的逢迎和恭维,幸而她身上有病,早早就回去休息了,赵景予虽然不屑于这些,但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若是给他们这些人没脸,到时候受磋磨的还是岑安。

到了凌晨回去,已然被灌得烂醉,几乎连站都站不稳,赵成和姜墨一左一右扶着他,他却推开二人:“你们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少爷……”

姜墨还想说什么,赵成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姜墨看着他往岑安的房间而去,这才明了,不知怎么的,在夜风微冷的深夜里,两个人看着步履踉跄的赵景予,竟是莫名的觉得深入肺腑的孤寒涌上心头。

似乎,他就是那幽深浓密的夜色之中,在万丈峭壁上独自踽踽前行的一个旅客,稍有不慎,似乎就会摔落谷底,尸骨无存。

“赵成,你说,少爷到底对少夫人,有没有喜欢……或者说,在意?”

姜墨在那个趔趄背影消失不见的时候,忽然幽幽问了赵成一句。

赵成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回答:“天不早了,赶紧睡吧,别议论少爷的事,小心挨收拾。”

姜墨看着他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得嘟哝一声:“老古董。”

转身也向另一个方向而去,走出去几步之后,不知是姜墨的错觉,还是他喝的太多,生出了幻觉,似乎隐隐的,听到赵成声音低低的一句自言自语传来:“多少年了,咱们少爷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这样上心过?”

姜墨只觉得什么东西忽然狠狠撞在了他的脑仁上,一直缠绕着他的一个疑问,好似忽然间被扫去了心头的迷雾,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了。

上心,也许,赵成这个词用的特别的适合,他和赵成跟在赵景予身边这么多年,对他的事,算得上是无所不知。

从前宋月出的特殊存在,姜墨也没怎么当一回事,一个女人,漂亮,痴心,家世又好,少爷和她藕断丝连的,谁都不觉得奇怪,但是岑安呢……

她嫁入赵家之后,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渐渐的变了。

姜墨私底下其实也认为,如今的岑安,不过是无用的拖累,她又得了这样的病,正是甩脱的最好时候,却没想到……

少爷竟然会费尽了心思这样布置安排。

甚至姜墨还大胆的揣测了一番,若不是少夫人在京里医院接二连三的出事,兴许,少爷也不会把她千里迢迢放逐在奉化这样的小城。

这样一来,纵然少夫人自此要在这里孤身一人,但京城那些对少夫人不喜的人,手伸的再长,也无能为力,至少,少夫人如今是安全了。

姜墨想到这里,不由得轻叹一声,自去回了自己房间不提。

他们一行,不过在奉化逗留了一日,第三天一早,岑安还没有睡醒,就乘车离开了。

赵景予走的时候,没有让人惊动岑安,或许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他要走了,以后,或者就不会再回来。

也或许,他不想看到她面对着他时,一无所知的那一双眼睛,含着信赖和依靠。

此去京城,山高水长,再见面,不知是何年何月。

赵景予未料到自己的心情会有点低落,也是啊,从此回去,他将平步青云,昔日的竞争对手和仇敌,将被他踏在脚下再无法与他抗衡,他今后的人生,与从前相比,更是上一层高高的台阶。

而岑安,不过是他过往中最轻最淡的一笔,而后,她会像是陈旧的纸张上留下的淡淡印迹,让人瞧不清楚,也想不起来,她到底是何模样了。

赵景予缓缓闭上了眼睛,车子在蜿蜒山路上缓缓向前,他听到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而那最后,却是什么东西,彻底失去,摔成粉碎的淡淡一声。

他没有睁眼,也没有试着去抓住,他只是任由那一切,都和这和暖的风一起,留在了这山里,这水中,这江南三月,和煦柔软的春风之中。

一个月后。

从最初的,每一天都要追问疗养院的负责人,赵景予什么时候来看她,到一个月后的,偶尔才会询问一句,奉化,已经到了草长莺飞的四月。

最是人间四月天,这大约是一年之中,最让人觉得舒服的季节了。

这家疗养院不太大,但是环境却很好,布置的特别漂亮,又幽静,是真的很适合岑安这样的病人。

离了京城,另有医生重新诊断之后制定了新的诊断方法,按时吃药,打针,岑安的病情竟是渐渐的稳固,甚至有所好转起来。

赵景予的助手每个月都会按时打两个电话过来,从来未曾漏过一次,也是因此,赵景予从未再来,疗养院的人却依旧待岑安很好。

江南水乡的人,或许骨子里都比其他地方的人更温柔一些,那些小护士笑吟吟和岑安说话的时候,带着吴侬软语尾音的普通话,听的人心都柔软了。

岑安一日比一日的状态好,而随着病情好转,她的记忆,却也渐渐的有所恢复。

疗养院的人都很纳罕,怎么少夫人一次都没再提起赵家少爷了?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岑安的心事?

她断续的想起了很多画面,留在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些场景,渐渐的清晰起来的男人的脸庞,却和她最怕的一张脸,重叠起来。

原来是他,不,一直都是他。

岑安比起最初到来时,安静沉默了很多,疗养院的人虽然有些疑惑,但瞧着她身子一天一天好起来,也就以为,她大约本性就是如此。

赵成他们打来电话询问的时候,收到的都是好的答案。

最初,疗养院的人还以为,照这样下去,少夫人身子恢复的好,或许,少爷很快就会来将她接回去北京。

可春去冬来,岑安几乎和常人无异的时候,京里的电话,忽然在秋末中断了。

疗养院的人都有些不安,要知道,赵景予送了很大一笔钱过来,每月赵成他们打来电话的同时,都会再寄钱过来,说是给少夫人的,实则,也不过是贴补疗养院上上下下众人了。

这……忽然没了电话往来,是不是,钱也不会再寄来了?上上下下,不免都有些惶惶不安,又有些失落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