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45章 我等了你好久

虽然景予还有个名义上的妻子,但也没人,会把一个疯子放在眼中。

也因为如此,大家对宋月出并没什么不好的看法,甚至,还觉得这孩子委屈了。

毕竟,景予现在不能和妻子离婚,要顾及声誉,宋月出只能这样没名没分的跟着他,岂不就是委屈了月出紧?

尤其是赵太太,握着她的手一个劲儿的低声安抚着,众人瞧在眼里,更是心里明白,这位宋小姐,看来深得赵家长辈的欢心啊,那些八面玲珑的,早已生出来巴结的心思来雠。

宋月出这一日在赵家,可谓出尽了风头,上上下下,无一人待她不好,但若说她有什么不满足的,那也大约就是,这赵家到底发家的缘由上不得台面,比不得他们这些根正苗红的世家,家里的佣人也不规矩,待她没有那么的敬重罢了。

眼瞅着佣人默不作声的把茶递给她,那张脸上也没有喜庆的表情,仿佛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但一转身对着其他的亲朋,却又满面带笑,宋月出不由得握紧了手心。

为什么会这样,她心里难道会不清楚?

还不是因为岑安是景予的妻子,在赵家的时候,又待他们这些下人不错,听说离开的时候,还用景予的钱收买了好多人心。

宋月出心里不由得讥诮冷笑一声,原来岑安也不是个小白兔嘛,还是挺有心机的。

但是可惜,再有心机,如今的她,也不过只是一个疯女人罢了。

关在精神病院,正常人也要给你逼疯了,何况,本来就有疯病病根的岑安呢?

宋月出想,如今这世道,一个寻常的老百姓无缘无故死了,都无足轻重,何况一个疯子呢?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疯子,就和动物一样,是没有任何权利可言的。

新年过后不久,赵景予就回去了宛城,宋月出有新的电影合同,也忙碌了起来。

赵成隔几日就会将岑安的消息传过来,倒是一直无事,岑安的情况似乎也稳定了下来。

只是元宵节刚过,医院忽然出了意外。

许是天气好转,病人们多被放出来在户外活动,有一个病人不知怎么的言语刺激到了岑安,她当场就发病了,护工们实在没有办法,发疯起来的女人,又是抓人又是咬人,甚至力大无穷,众人只得又合力把她绑在了床上,注射了镇定剂,岑安就昏睡了过去。

结果,一直到黄昏,护士们忙碌起来却把岑安仍旧绑在床上这件事给忘记了,那个上午和岑安闹了矛盾的女人不知怎么的偷偷溜到了岑安的房间,拿了岑安的枕头捂住了她的口鼻。

也许是上天厚爱,也许是岑安之前结下的善缘,赵婶忙里偷闲来医院探望岑安的时候,就撞见了这一幕,当时吓的魂飞魄散,惊动了医院众人,这才救了岑安一命。

但那时,岑安已经被捂的口鼻青紫,奄奄一息了。

医院也不敢隐瞒,赶紧通知了赵家,可赵太太哪里会理会这样的事情,只丢下一句‘人没死就行了’就挂了电话。

但到底还是顾及着赵景予,一番折腾之后,岑安到底是没死成,但因为脖子被那女人给勒住,伤到了嗓子,几乎是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

护士长几乎吓的半条命都没了,这可是她工作的疏忽,如果赵景予追究起来……

因此,倒是对岑安分外的上心照顾起来。

但因为事情是被赵婶撞上的,赵婶心有不满,就悄悄把这事给传了出去,外面渐渐有了留言,甚至攀扯到了宋家。

说是宋月出急着要进门,这才有人投其所好,要害死人家妻子的性命呢。

话传到宋月出的耳中,她当时气的几乎晕倒。

岑安没死不说,反而给她惹了一身***,这口气,她是怎么都咽不下去了。

赵景予在宛城接到了京里长辈的电话。

“如果你要因为一个疯女人,闹的宋家赵家脸面全无,也要害的月出这样好一个姑娘背一口黑锅的话,那你就干脆带着岑安去宛城,再不要回来了!”

“景予,事到如今,该是做出取舍的时候了,孰轻孰重,你也要自己掂量掂量才好。”

“我知道岑安那孩子可怜,无缘无故出了这样的事,但事已至此,总不能再让月出也受

连累,景予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一个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赵景予电话中未曾露出分毫情绪,但挂了电话之后,他却直接将面前的烟灰缸砸在了墙壁上。

赵成和姜墨面面相觑,两个人都不敢上前说话,书房里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赵成。”

不知过了多久,赵景予忽然抬起头来,轻轻唤了赵成的名字。

书房里没有开灯,赵成他们也不敢贸然的去打扰他,这一会儿光线黯淡了下来,赵景予整个人几乎都融在那阴沉的暗影里,让人瞧不清楚他脸上的情绪。

“少爷。”

赵成赶紧应了一声,上前走了两步。

“订回京的机票,最快的一班。”

他简短的吩咐了一句,就靠在椅背上,阖上了眼帘,再不说话。

赵成也不敢多问,赶紧按他吩咐去做了。

他们回去京城的时候,天已快亮,赵景予并未回去赵家,直接去了岑安所在的医院。

赵景予到她房间的时候,岑安仍在熟睡,只是睡的并不安稳的样子,他在她床边站了有五分钟,就这短短的五分钟,她似乎都梦靥了一次。

赵景予在她床边坐了下来,事到如今,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去做。

一个疯子,一个对他的未来极有好处的女人,一个所有人不认同的,一个所有长辈亲朋都看好的。

该怎样去选择,似乎这世上任何男人都不会犹豫一下。

他,大约也是如此。

这所有的一切,虽然发展的和他昔日构想的一切有所偏差,但总归结局还是如他所愿。

他在岑安的身上获取了不菲的好处,然后,她再也没有任何的价值可言,理所应当就该成为他的弃子,他不该为此难过,他也不会难过,只是这段时间他低落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儿。

赵景予心里隐隐知道,他是不应该这样的,但或许,到底她嫁给他五年,就算是他讨厌狗,但养了阿呆那么久,还是有点感情的,何况,她是个活生生的人呢。

也许是这辈子他从未曾对任何人有过愧疚,她是第一个,所以心内才会有点难以释怀。

赵景予想,是了,大约就是如此。

那么,他会尽量安排好她余下的人生,尽量要她少受一点委屈,京城,她是再也不能继续待下去了,他并不想要她死,那么,只能将她远远的放逐。

岑安,你必须得走了,走的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都不回来。

他的眼神忽然有点狠利,他这一生,已经彻底毁了,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从前的人生轨迹好好走下去好了。

他在他阴暗的世界里,汲汲钻营,追求他想要追求的一切,而她,从此以后,势必要被排除在他的人生之外了。

她似乎做了一个噩梦,睡梦中忽然凄厉的尖叫起来,但她的嗓子还没有完全痊愈,发出的声音粗嘎而又难听。

岑安坐起来,一身一头的冷汗,捂着胸口,不停的大口喘气。

赵景予静默看着她,好一会儿,他方才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短短的头发:“做恶梦了吗?”

她显然吓了一大跳,但转瞬间,那一张苍白小脸上忽然浮现真切的笑来:“你来了啊!”

她望着他笑,忽然间却又嘴角往下一撇,哭着扑到了他怀里去:“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

赵景予听到,身体里似乎有一根细细的弦,骤然的绷紧,然后,“铮”的一声崩裂断开。

他挺直的脊背,一点点的松散下来,垂在身侧的手,终究还是抬起,然后又落在了她的背上。

她哭的很委屈的样子,在他的怀中一下一下的抽动着身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