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43章 你是要带我回家吗?

她知道此刻蹲在她身边的男人是谁,是赵景予,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也是她,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你走……件”

她忽然短促沙哑的叫了一声,抬手狠狠的推向他。

赵景予猝不及防,整个人就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而后背,堪堪撞在桌子角上,顿时一阵剧痛。

“岑安,你发什么疯!龊”

他吃痛低吼,可吼出来那一刻,却是自己也后悔了。

她就是疯了,她已经疯了,她本来,就是一个疯子啊。

仿佛是那一个疯字,又开启了她身上发病的开关,岑安的双瞳忽然有些涣散开来,她呆滞望着面前的男人,却开始摇头,“不,我没有发疯,我没有,我不要吃药,我也不要打针,我没有病……”

她抱着自己的头,使劲摇晃,仿佛要把听进去的那一句话给甩出脑子里去。

“岑安……”

赵景予想要拉住她的手臂,可她尖叫了一声动作飞快的跑回了床上,她依旧抱着自己的头,她觉得她的头痛的快要炸开了,只要一松手,她大约立刻就会死掉……

门外值班的护士听到动静,立刻迅速的跑进来,看到岑安发病了,她们训练有素的直接把床上的锁扣打开,然后将拼命扭动挣扎的岑安固定在床上,另一个护士拿了有着粗大针头的针管过来,而另外两个身材敦实的护工却是一人按手一人按脚,将扭动的岑安摁的纹丝不动。

护士长擦着冷汗对脸色难看至极的赵景予不停的赔着不是:“赵先生,您受惊了,不如您先去隔壁的值班室休息一下,我们这边给病人注射镇定剂,很快她就会睡觉了……”

“你们,给她注射的是什么?”

赵景予的目光,却忽然定在那举着针管要给岑安打针的护士手上。

“镇定剂啊?病人们发病闹腾起来,是会伤人的,对了,赵先生您没受伤吗?”

护士长关切的询问,赵景予却忽然暴怒,指了那正要打针的护士:“滚,滚出去!”

护士长吓了一大跳:“赵先生……”

“没听懂我的话是不是?都给我滚!”

他暴怒的样子吓人,像是一只发了狂的狮子,护士长吓的连忙噤声,几个人低着头匆匆退了出去。

岑安被绑在床上,却仍是不放弃的在拼命挣扎,她的手腕被皮套子扣住,却仍是磨的出血,赵景予一步一步走过去,他的步伐,缓慢而又沉重,仿佛两腿灌了铅。

岑安却根本没有看他,只是徒劳的挣着,口里含混不清念着的,却依旧是那样的话语:我没有病,我不要打针,我没有病……

院长说,这很正常,每一个疯子进来都说自己没有病,没有疯。

岑安是疯的厉害了,才会这样。

护士长在门外怯怯的唤了一声:“赵先生,您离少夫人远一点,她发病的时候,是会伤人的……”

赵景予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走到她的床前,目光落在她磨破出血的手腕上,直到此刻,他才看到她的手腕上全是新旧不一的伤痕,而这新伤口,却是之前刚刚愈合的伤疤,又被磨烂了。

他直接开了锁扣,岑安一得到自由,立刻又缩回了墙角里,抱着自己的双膝,戒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可那眼神,却已经是陌生的,仿佛,她浑然不记得面前的男人,到底是谁了。

“岑安……”

“我没疯,我不吃药,我不打针……”

“岑安……”

“我乖,不要把我绑起来……”

岑安看着他上前一步,又拼命的往墙角那里挤,她把自己缩成很小的一团,只露出两只乌黑幽深的瞳仁来,赵景予看的心酸,对她伸出手来,他放轻了声音,似乎害怕吓到她:“好,我们不打针,不吃药。”

这也许是岑安到医院之后,第一次听到有人明确的告诉她‘不打针,不吃药’。

最初她清醒的时候,会反抗,但她反抗的厉害了,那些人就会把她绑在床上,打完针灌完药也不会把她松开。

再后来,她糊涂不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多

,别人对她做什么,她下意识的就只会反抗,而这样做,招来的后果却是苦头越来越多。

“真的吗?”

“我保证。”他像是哄孩子一样,举起手发誓。

岑安似乎相信了,原本紧张绷紧的脊背就微微的放松了下来一点。

“来岑安,把手给我。”

赵景予把手伸到她的面前,她有些惶然的望着他,目光却依旧是陌生的,她认不出他了。

那短暂的清醒时刻,已经过去,此时的他,对于她来说,完全就是陌生人。

可是赵景予却想,这样也好,她不记得他了,那么就也不再记得他曾经对她的不好了。

“你说了的,不打针,不吃药……”

她却仍是不放心的样子,哪怕在发病的时候,却还对打针吃药抗拒不止。

“是,不打针,不吃药,我不骗你,现在,把手给我,让我看看你的伤……”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真挚,也许是他话语里的肯定打动了她,岑安终是缓缓放下了一直抱着的手臂,她试探着,一点一点的抬起自己细瘦的手指,却又不敢去触碰到他的。

“岑安,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

他触到了她的指尖,冰凉的,颤抖的,要他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手腕上的旧伤疤磨破了,鲜红的皮肉翻出来,沁着血珠,只是看一眼,都觉得疼的厉害。

他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看着她的手腕,新伤旧伤,加起来有四五处的样子,原本霜雪一样的如玉皓腕,此刻却是斑驳伤痕累累,几乎不成样子了。

他忽然放开她的手转身向外走,岑安吓了一跳,看着他走了,那一种惧怕和不安的感觉又浮了上来,她瑟缩着,复又退回墙角处,抱着自己的双臂,戒备的看着门口方向。

她不想,她害怕,看到那些面无表情的举着针管的女人进来。

赵景予却是很快折转了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一只小小的托盘,上面放着消毒的碘酒和纱布,还有一些药膏。

他打开了灯,岑安觉得刺眼,抬手挡了挡,她孩子气的动作,要他微微笑了一笑,岑安看着他的笑,只觉得好看,不由得就看的呆了。

“把手给我。”

他用镊子夹了沾了碘酒的药棉,岑安就把手递给他,消毒的时候,她疼的直抽气,他就温声的安抚她:“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

岑安看着他把药膏涂上去,然后贴上纱布,她歪着头看他,十分好奇:“你也是这里面的医生吗?为什么我没见过你?”

“我不是这里的医生。”

“那你是谁?”

“你想知道吗?”

“想。”

他却不敢开口告诉她。

他知道,他这个人,怕是她一辈子的噩梦,他若是说出来,他们之间这一会儿的宁和,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以后会告诉你的。”

岑安就不高兴起来:“以后又是什么时候啊?”

赵景予却转了话题:“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知道啊,过年啦,有糖吃有瓜子吃。”

她十分开心满足的样子,赵景予怔怔看着,忽然伸手,将她鬓边微乱的头发撩开挂在她的耳朵上。

“好痒……”她笑,笑的声音小小的,缩着脖子躲着他的手。

“我带你去个地方。”

“是哪里?是要回家吗?”

她充满希望的望着他,他却连看都不敢看她,更不要提回答她这个问题。

岑安,你已经没有家了,你也,永远都回不了那个家了。

不,那样的家,就算是一辈子不回去,下辈子不回去,也不用再惦念着了。

“是去哪里啊?你告诉我啊!”她扯着他的衣袖,不依不饶。

他低头看她,忽然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岑安,对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