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章:狂风佣兵团的末日(二更)

烈日当空,空气中的闷热让得人心中无端的烦躁。

离火城的西城区是一片比较混乱的地带,这里鱼龙混杂,到处都可以见到一些光着膀子,满身刀疤的壮汉。骂骂咧咧的嗓音四处响起,不少人还围着树下凉棚里玩着一种类似骰子的东西,三三两两围着一起,叫声骂声响成一片。

相比于这些喧闹的地方,位于西城区的狂风佣兵团的总部里却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自那日青袍人死后,狂风佣兵团里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中,特别是团长坦金和坦木两兄弟,当日的那场拦路截杀,他们就躲在暗处观看,原本以为有着那青袍人的出手,洛七夜和轩辕天音二人会死得很惨,可是想象总是美好的,当神龙霸气出现后,仅仅一招就灭杀了实力到达上仙境的青袍人后,坦金跟坦木二人便是脸色惨白如鬼,趁着没人发现,偷偷地逃回了狂风佣兵团的总部。

如今都过去几天了,坦金兄弟二人依然心中有着一股浓浓的不安。

大厅中,坦木神色带着惊惧之色,看着身边的坦金,紧张地问道:“大哥,真的不会有事吗?”当日青袍人的死状,显然给他心中留下了不少的阴影。

“会有什么事,不要自乱了阵脚。”坦金心烦意乱地低吼了一句,“那人会去截杀洛七夜他们也是因为在拍卖会上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即便是离火佣兵团那群人想对我们动手,佣兵工会也不会同意。”话虽如此说,不过坦金的心里也是没有多少底气的,毕竟那日突然出现的男人,实力实在太过强大,即便是佣兵工会都怕是不愿意因为他们这么一个中级佣兵团而去得罪这样的人。

坦金双眼中闪过一丝后悔之意,当日在城外,他就不应该对那个女人出手,明明是地仙境的实力,谁知道那女人的身边居然跟着这么一个强者。

然而世上却没有后悔药,而且坦金不知道的是,即便他不对轩辕天音动手,只要他对付离火佣兵团的人,轩辕天音一样也会对他们出手的。

大厅里再次沉默下来,或许坦金那算得上是自我安慰的话起了作用,二人的神色皆是好了一点。

‘轰——’

可就在二人的脸色刚刚好点时,一股威压陡然降临,在感受到这股威力里的熟悉气息后,坦金跟坦木兄弟二人的脸色顿时再次难看起来。

“坦金,坦木你们二人给本姑娘出来,三息之内若是不出现,本姑娘就毁了你狂风佣兵团。”一声清喝在狂风佣兵团的总部上空响起,然后遥遥传开,让得西城区里的所有人皆是神色一震,随即齐齐抬头看向了狂风佣兵团总部的方向。

“天啦,这说话的人是谁?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跑到了狂风佣兵团的老巢去踢馆了?”狂风佣兵团总部附近的一些来来回回的人群皆是停了下来,目光带着好奇地看了过去。

“听声音还是个年轻女人呢,不知道这女人是真的有什么底气还是傻,狂风佣兵团的坦家兄弟二人可不是个善茬啊。”人群中有人摇头出声道。

“嘁,你瞎担心啥,人家能这样大张旗鼓地跑到狂风佣兵团的总部叫骂,自然是有着不小的底气。”人群中另一人嗤笑一声,随即声音带着幸灾乐祸地意味继续道:“这狂风佣兵团的团长,坦金兄弟二人经常仗着自己的实力去欺负弱小,估摸这次是踢到铁板了,人家找他们来算账了呢。”

整个西城区都是窃窃私议的声音,而狂风佣兵团的那些佣兵们却是没有这么悠闲看好戏的心情了。自狂风佣兵团成立这么久以来,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何时被人这么欺负上门的?

是以在听见这嚣张的话后,还在总部里的佣兵们顿时怒了。

“呸!哪里来的臭娘们,好大的口气。”

“毁我狂风佣兵团,小娘皮你是还没睡醒吧?”

“哈哈哈…瞧着这娘们长得不错,就是脑子不大清楚啊……。”

轩辕天音立于虚空,目光淡淡地看着下方笑骂着的佣兵们,淡漠的小脸上突然勾起一抹冷笑,再次开口冷声道:“坦金坦木,既然你们要当缩头乌龟不出来,那么我也不用再客气什么了。”话落,目光看向下方那些满嘴说着荤话的佣兵们,狭长的眸子里厉光一闪,抬手便是一道黄色符纸丢了出去。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隆——’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落下,炎炎烈日下突然雷云聚集,剧烈翻滚的雷云中,五道紫色的巨大雷电朝着下方的狂风佣兵团总部当空劈了下去。

九霄大陆虽然有着几十万年的历史,不过大陆上的人皆是以武修灵,像轩辕天音这般一出手便是电闪雷鸣的情况,这些佣兵们哪里见过,顿时神色大变。

雷鸣声伴随着惨叫声顿时在狂风佣兵团的总部响起,轩辕天音冷眼看着下方被天雷轰砸的场面,脸上却是一片淡漠。

‘唰唰唰——’

破风声响起,几道身影自下方突然掠上高空。

“住手!”

坦金神色阴沉,即便他心中忌惮着轩辕天音身后的那个强悍的男人,在瞧见自己总部如此惨况时,也不由地怒火中烧。

“姑娘今日来我狂风如此做法,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点?”坦金目光闪烁,看着对面的轩辕天音喝道:“姑娘今日这番做法,我狂风可认为是离火佣兵团要对我狂风出手了?”

“离火佣兵团?”轩辕天音闻言冷笑一声,这坦金倒是脑子转得快,居然硬是想要把离火佣兵团给拉进来,好让得佣兵工会出面干涉,不过他这算盘是不是打得太好了点?“坦金团长的年纪也不大,这眼神倒是不怎么好,我跟离火佣兵团可没什么关系,你非要将离火佣兵团拉进我们的私怨中,不觉得这太牵强了点吗?”

目光扫过下方不少看热闹的人群,轩辕天音突然将神力运转,大声道:“坦金团长你们兄弟二人几日前在万宝商会的拍卖场里跟我结怨,事后又请人半路截杀于我,如今我难道不该来找你们报仇?”

“你胡说!”一旁坦木突然大喝道,“明明是你在拍卖场得罪了那青袍人,他半路截杀你,关我们狂风佣兵团什么事,怪只怪你自己太嚣张,得罪了人。”

“呵呵…”轩辕天音闻言突然一笑,随即目光冷厉地看向坦木,“那你倒是说说那青袍人的身份是什么?为何两位团长却是跟他一起出席的拍卖会?”

“再则,你以为我仅是因为这一件事就来找你们寻仇的?”轩辕天音冷哼一声,目光凌厉地看向二人,大声道:“当日是谁暗中勾结魔鬼岭岭主差点害我走不出魔鬼岭的?一次害我不成,你们倒是动作快,又请来了那青袍人,那青袍人是什么身份,你们倒是说出来给所有人听听啊……。”

下方人群在听见‘魔鬼岭岭主’这几个字后,皆是神色一变,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奶奶的,感情还有这一出啊,那这位姑娘来找狂风寻仇那是绝对的有理由了。

在听到轩辕天音居然这么无耻的将魔鬼岭的事情颠倒了黑白,坦木顿时神色一怒,开口就骂:“你放屁,当初魔鬼岭的事,明明是……”

“坦木闭嘴!”

结果坦木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坦金却是神色一变,厉声喝道。

坦金阴沉地瞪了一眼身边的坦木,心中怒道:这蠢货,现在这般情况下,怎么能将魔鬼岭的事情说出来,若是说漏了嘴,就算这女人不找他们麻烦,佣兵工会也会找他们麻烦了,若是让佣兵工会的人知道他们勾结魔鬼岭岭主对离火佣兵团的人出手,只怕他们狂风才会彻底的完了。

然后虽然坦金阻止了坦木的话,不过下方一些心思灵敏的人,却还是听出了点什么。

或许魔鬼岭中狂风的人并没有对这个姑娘出手,不过他们勾结魔鬼岭岭主的事却肯定是真的。

如此一想,下方不少看热闹的人看着狂风佣兵团等人的目光顿时变了味道。

“明明是什么?你怎么不说了?”轩辕天音笑吟吟地问道。

坦木被坦金那么一吼,顿时也心中反应过来,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过在瞧见轩辕天音这幅笑意吟吟的模样,却是咬牙冷哼一声,生硬地道:“什么都不是,我们没有勾结魔鬼岭岭主,更没有什么截杀你之说。”

瞧着坦木等人是打定主意不认账的模样,轩辕天音缓缓摇头,道:“就知道你们不会认账,不过我今日来也不是为了跟你们对质的。”

“两次截杀之仇,不可不报,所以…你们兄弟二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听得轩辕天音这番充满杀气的话,坦金等人顿时神色惊怒地看着轩辕天音,不过却也知道,她今日是打定了主意要对他们出手了。

“你不可也是仗着身后有人给你撑腰而已,否则凭你这小小地仙境的实力,又岂能如此嚣张。”坦金怒道。

轩辕天音目光凉凉地看着他,却是嗤笑一声,冷声道:“你们狂风佣兵团不一样是仗势欺人吗?怎么?如今被人欺了,你们就觉得不公平了?”

“欺人者,人恒欺之!”

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双手突然结印,只见她眉心灰光一闪,封神碑中的夙离却是被她唤了出来。

这次她并没有再唤出神龙,实在是神龙太引人注意了,她还不想给自己招惹上那么的多目光。

夙离原本在封神碑空间好好的,却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拉出了空间,待他出来后,还没等他缓过神,便听得一旁轩辕天音的声音传来。

“狐狸,这些家伙仗着人多欺负我!”

“……”

夙离额角青筋跳了跳,似乎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将他唤出来居然是告状。

而下方那些看热闹的人群也是一脸黑线,谁能想到这姑娘刚刚还是一副‘我是老大,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转眼间便如被欺负的小姑娘似的向人告状。

可轩辕天音却不管她这告状的举动让人多么的觉得无语,目光殷切切地瞧着夙离,大有夙离不出手,她就不将他收回封神碑中的意味。

夙离轻咳一声,摸着鼻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坦金等人,好看地眉峰微微一挑,“阿音,你倒是能惹事儿啊,次次都是招惹的比你实力强的对手。”

“这根本不是我惹事,而是事惹我好不好。”轩辕天音耸耸肩,随即撇了撇嘴,继续道:“你还是快点解决吧,否则待会神罚来了,你就又得回封神碑中了。”

夙离闻言点点头,目光一一扫过坦金等人,最后那双带着魅惑之意的凤眸却是盯在了坦木的身上,轻笑一声道:“鲲鹏那老家伙可是说过不让我们出手帮你,我若全部替你解决了,你还如何成长?”朝着坦木努了努嘴,对着轩辕天音道:“那家伙在仙君境前期,看他身上的气息想来也是刚进入仙君境没多久,不如这个家伙就交给你练手如何?”

闻言,轩辕天音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却也没有拒绝,转头看向下方,突然对着下方某处抬手一招,一道雪色身影便被她手中的能量匹练给卷了上来。

“雪衣,看来还真得麻烦你了。”轩辕天音笑意吟吟地看着雪衣,显然是想要雪衣给自己神力加持。

雪衣默默点头,右手上突然泛起一团月白之光,然后犹豫半刻,抓过轩辕天音的右手,轻轻一握,那月白之光如有牵引般,快速地钻进了轩辕天音的体内。

一旁夙离在瞧见雪衣后,眼角上挑的凤眸顿时一眯,而此时轩辕天音在那月白之光进入体内之后,顿时觉得自己的体内被澎湃的神力所充满,小脸上划过一抹惊异,暗道这雪羽一族的能力果然是逆天啊,这等提升实力的秘法,怎能不让人眼红窥觊。

轩辕天音实力提升之后,朝雪衣笑了笑,然后对着他周身一指,一个泛着金光的结界顿时出现他的四周,并同时让得他即便是没有自己,也能立于虚空。

“还是用结界将你保护起来保险点,毕竟待会打起来,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会偷偷对你出手。”

雪衣站在结界中,朝轩辕天音点点头,对于轩辕天音的做法,他显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不过他没意见,某人可有意见了……

夙离眸子微眯,瞧着结界中的雪衣,低声道:“雪羽族人?”刚刚那月白之光是什么东西,他可是清楚得很。

听得夙离的话,结界中的雪衣却是抬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原本以雪衣的性子估摸是不会开口说什么的,不过他却意外地开了口,“九尾白狐……”

同样的,夙离能认出雪衣的身份,雪衣同样也认出了夙离的身份。

二人对视一眼后,夙离傲娇地一哼,转过了头不再看他,而在夙离转头的同时,雪衣也是垂眸不语,似乎刚刚开口说话的人不是他似的。

轩辕天音疑惑地瞧着这二人,“你们认识?”

“不认识!”夙离傲娇地哼道,他怎么可能认识雪羽族的鸟人,简直是侮辱他的人格…不对,是狐格。

看着这人傲娇的模样,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别哼了,赶紧动手解决了,待会神罚来了,倒霉的可是你。”

夙离闻言再次一哼,目光转向对面不远处的坦金等人,在瞧见二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他们后,坦金的脸色顿时一变。

“时间不多,爷就陪你们玩玩。”夙离在几人骤变的神色中,缓步踏出,随着他的动作,周身气势顿时暴涨,那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也让得所有人皆是浑身一颤。

怎么可能?

坦金等人目光惊骇地瞧着夙离,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的身边除了那日那个神秘的强者,居然还有一个上仙境大圆满实力的强者在,瞧得夙离半眯着眸子盯着自己等人,坦金顿时觉得嘴角发苦。

“你……”夙离抬手对着一旁神色惨白的坦木一指,在他惊恐的神色中,缓缓道:“你的对手是她,跟她去玩。”

瞧得夙离居然将自己指给轩辕天音做对手,坦木的神色顿时一喜,轩辕天音的地仙境实力,自然是瞒不过他的,只是让他去对付一个地仙境前期的女人,坦木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在他松口气的同时,他却没瞧见夙离眸中那抹诡异的幽光。

白痴,还真以为我家阿音是普通的地仙境实力吗?小看她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高空之上,大战一触即发,让得下方看热闹的人群也是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

对战夙离的坦金和狂风的几位长老神色发苦,但相比之跟轩辕天音的对战的坦木却是神色轻松,带着一抹庆幸的笑。

坦木目光阴寒地看着轩辕天音,心中却是在思忖着,该死的女人,待会再打斗时,他一定会好好‘招呼’她,然后将他擒住,也可以威胁那月白锦袍的男子。

瞧着坦木闪烁不定的目光,轩辕天音同样在心中冷笑一声,这家伙在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她难得不清楚,不过想要擒住自己,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轰——’

一声轰鸣之声在空中响起,轩辕天音居然先发制人,率先对坦木动了手。

右手握拳,拳上有金光爆闪,对着坦木就是一拳狠狠地砸了过去。

“八荒破天决——八荒拳!”

‘嘭——’

一声巨响,轩辕天音跟坦木打在了一起。

“看不出来,你还有点蛮力。”坦木目光阴沉地看向轩辕天音,不过隐在袖中的手,却是在不自觉地颤了颤。

刚刚轩辕天音那一拳,他伸手挡了下来,却也让得他自己的手一阵巨痛,整条手臂都是开始发麻起来。

轩辕天音闻言冷笑道:“我有的可不仅是蛮力。”周身金光一闪,金刚不朽身顿时附体,然后脚踩九天御风步,轩辕天音身影如鬼魅般消失在原本,然后眨眼间便出现在坦木的身后。

右手化掌,带着刚猛的劲风,朝着坦木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八荒破天决——破天掌!”

在感受到背后那股恐怖的罡风后,坦木瞳孔狠狠一缩,立刻回身便是运起神力,跟着一掌拍出。

“裂天爪!”

‘嘭——’

再次一声巨响,两道身影齐齐倒飞出去。

轩辕天音稳住身形,目光凝重地看向坦木,果然越阶挑战还是很吃力,即便是有了雪衣的秘法提升实力。

眸光闪烁,轩辕天音快速地想着该如何解决掉坦木,目光同时看向另一边将坦金几人如戏耍逗猫般的夙离,心中再次感叹一下二人之间的差距。

此时坦木的神色也不再有之前那般轻松了,两次交手之后,他再傻也知道这女人的实体有古怪。双眼情绪翻滚,坦木狠狠一咬牙,心里也发了狠,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等大哥那般输了,就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必须要将这女人擒住。

“啊——”

目光一狠,坦木突然发出一声大吼,周身神力顿时暴涨,原本就高壮的体型,在这股气息的爆发下,竟是生生在高了几分,光着的手臂上,那一根根青筋鼓起,隐隐还能见到极有规律的跳动。

“你能将我逼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不错了,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坦木此时周身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看着他隐隐露出的兽态,下方观战的人群却是发出了惊呼声。

“天啦,狂风的两位团长居然不是人类?”

坦木此时的模样俨然已经是半兽的形态,有着这种形态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人类了。

轩辕天音双眸一眯,却是比下方的人群看得更清楚一些,“半妖。”这坦木居然有着一般妖兽都血脉,显然是人类跟妖兽的结合,难怪他能跟同为妖兽的魔鬼岭岭主搭上关系。

不过瞧得坦木恢复成半妖状态,轩辕天音却是反而一笑,道:“我还在犹豫该怎么对付你,现在倒是好办了不少。”目光一厉,“既然是妖兽,那边就自由对付妖兽的办法了。”

轩辕天音右手虚探,伏魔棒凭空出现,眸中金光隐隐流转,伏魔棒在空中轻轻一挥,带着一阵电击之声,“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随着轩辕天音一声轻喝,伏魔棒爆发出强大的金光,照亮了整片天空,金光闪烁中,化作无数道金色光剑,齐齐朝着半妖状态的坦木飞射而去。

万剑齐发!

‘轰——’

剑光飞闪间,坦木发出一声巨吼,周身爆发出一股蓝光,然后朝着那些金色光剑便是双拳齐出。

然后光剑着实太多,虽然被他挡住不少,可是依然也有着不少的光剑划破他的身体,带出道道血痕。

下方众人在看见坦木那浑身带血的模样,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轩辕天音眸光一沉,随即一道黄色符纸再次打出,右手伏魔棒一挥,左手结印,低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轰——’

空气中突然变得炙热起来,一道火光,从天而降,如一面大墙,朝着坦木当头压下。

在感受到这火墙中蕴含的能量后,坦木顿时神色大变,本能的想转身就逃,然后天地至阳之火化成的烈火壁却有灵识般,立刻在空中化出数道,将坦木前后左右的路都给封死了去。

‘轰——’

一声巨响,烈火壁顿时朝着中间的坦木齐齐压了过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空中响起,下方众人看着被烈火包裹住的坦木,齐齐身子一颤,目光中划过一抹骇然。

这狂风佣兵团的副团长只怕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战斗的圈子也是发出一声爆炸巨响,然后所有人便是见到坦金和狂风佣兵团的几位长老齐齐吐血倒飞出去,然后狠狠地自高空砸落在地,连地面都砸出了几个深坑。

夙离在打飞坦金几人之后,连看都没看一眼,便缓步踏空朝着轩辕天音走去。

“阿音,神罚将至,赶紧将我收回封神碑中。”

轩辕天音抬眼看向远方正在聚集的雷云,点点头,抬手将夙离便收了回去。

轻轻吐出一口气,目光看向下方几个深坑,那里,坦金几人正气息微弱地躺在里面,显然被刚刚夙离的那一下给震碎了全身经脉,眼看是要活不成了。

轩辕天音收回目光,看向狂风佣兵团总部的其他人,沉声道:“狂风佣兵团的人听着,给你们一日的时间,立刻解散,离开离火城,否则…坦金他们的下场,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双手再次结印,铺天盖地的红莲业火凭空而出,抬手一挥,红莲火顿时朝着下方的几个深坑而去,所有人看着被血色烈火所吞噬的坦金等人,皆是惊骇地吞了吞口水。

这狂风佣兵团今日是真的完了啊……

------题外话------

说好的二更来了…

你们呢?

快点表示表示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