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章:威武霸气的神龙汉子!

当轩辕天音三人在万宝商会的几位管事的殷勤陪同下走出商会大门后,才发现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原本商会外面停放的各个势力的马车已经离开,偌大的空地上,唯有他们那辆金光灿灿浑身散发着浓郁土豪气息的黄金马车在夕阳的余辉下,更是晃得人恨不能从来没见过它。

黄金马车缓缓驶离万宝商会,朝着南区离火佣兵团的总部而去。一路上,虽说已近黄昏,可是街上的行人依然不减,更甚至街边已经有不少摊子都已经摆了出来,摊主正在忙活着挂灯笼,好准备待会儿的夜市所需。

大街上的叫卖声络绎不绝,轩辕天音坐在马车里,一双目光也是流连于这些摊位上的各种小玩意儿和各种小零食。人潮拥挤中,马车自然是走得慢,也正好让轩辕天音可以一一的将每个摊位都打量一边。

“你们听说了吗?今日万宝商会的拍卖会上居然连万年前被灭族的雪羽族人都出现了呢?”一道声音突然自三三两两的人群中传出,正好将看得目不暇接的轩辕天音给拉回了神。

轩辕天音闻言微微一愣,她倒是没想到这拍卖会才结束没多久,拍卖会中发生的事便已经闹得满城皆知了。

“那当然,想不到雪羽一族居然还有族人幸存了下来,不过即便是幸存了下来,只怕那雪羽族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哟。”又有人语带唏嘘地道。

“雪羽族人算什么,我还听说这次拍卖会上连珍品宝丹这种宝贝都出现了呢,听说是一个年轻女子拿出来的,用那枚珍品宝丹将雪羽族的人给买了下来。”

当听到‘珍品宝丹’四个字后,人群中顿时传出一阵阵抽气声儿,然后便有人小声惊呼道:“珍品宝丹?天啦,那女子是何人?连这种宝贝都能拿得出来?”

“那女子是何人倒是没人清楚,不过听说她是跟着离火佣兵团的少主一起去的拍卖会,想来是跟离火佣兵团有着什么关系吧。”

人群讨论的热烈又专注,丝毫没瞧见他们嘴里的主角正坐着这辆晃眼的马车,从他们身边缓缓驶过。

车内,轩辕天音嘴角微微抽搐,将撩起的窗帘子‘唰’地一声放了下来,转过头看向嘴角同样微微有些抽搐的洛七夜,无语地问道:“这消息倒传播得挺快的啊,连一个时辰都没有,几乎整个离火城的人都知道了。”

洛七夜不自然地笑了笑,道:“没办法啊,谁叫你拿出来的东西,别说是离火城,只怕整个九霄大陆都会震上几震呢。”目光悄悄瞥了一眼自己身边垂眸不语的漂亮男子,干笑道:“何况这位兄弟的身份又太过特殊,自然成为了离火城百姓们讨论的重点。”

说完,见轩辕天音抬手揉了揉眉心,洛七夜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天音,你之前在万宝商会上说夜黑风高杀人夜的…如今怎么……”洛七夜其实想问的是轩辕天音之前不是说要去抢那神秘青袍人手中的阴阳玲珑草的,怎么出了商会后又直接回离火佣兵团的总部了,难道是不抢了吗?

看着洛七夜的神色,轩辕天音自然知道他心中疑惑,朝着他意味深长地一笑,道:“洛大哥别急,咱们用不着去抢,有人会自动送上门的。”

闻言,洛七夜点点头,既然天音都如此说了,那么就肯定是对的。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洛七夜对轩辕天音的话可是深信不疑。

马车中有一瞬的安静后,自上车后就没开过口的雪衣却突然抬起头,目光直视轩辕天音,缓缓道:“你买下我的事情如今已经传开,只怕会对你不好。”见轩辕天音看了过来,雪衣顿了顿,却还是继续道:“我会被送到万宝商会,就是因为那卖主私藏我的消息被走漏,而他们家族中又的确是需要珍品还阳丹,所以才会将我交给万宝商会拍卖,如今你买了我的消息现在弄得人尽皆知,只怕之后会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

“以后有什么麻烦我是不知道,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万年前雪羽族被灭族的原因吗?”轩辕天音笑了笑,对雪衣的提醒却是不怎么在意,其实在决定买下他的那一刻,轩辕天音就知道会有不小的麻烦,不过她始终做不到,眼看着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人关在笼子里,如货物般被人评头论足,任人买卖,特别是像雪衣这种有着如此空灵干净气质的人,轩辕天音就更不能当着视而不见了。

“万年前,究竟是何人将雪羽族灭族的?”

“知道了又如何?”雪衣默了默,随即淡声道:“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看着雪衣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庞上带着淡漠的神色,狭长的双眸微微一眯,突然问道:“雪衣,你真的有如表面上这般淡然吗?灭族之恨你就真的不恨不怨?”

轩辕天音紧紧注视着那双空灵清澈的眸子,眸底有一瞬间的情绪翻滚,却又转瞬即逝,快得几乎让轩辕天音以为是自己眼花。

不过……

轩辕天音笑了,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雪衣,淡声道:“或许你说得多,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对我没有什么好处,也或许是雪衣觉得我的实力不够看,还没资格去过问。”

“你现在不想说也无妨,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愿意告诉我的,在你觉得我的实力够资格去过问时。”

见雪衣薄唇微微抿紧,轩辕天音笑了笑,又道:“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怕麻烦,我也承认我会买下你,心里多多少少也因为你雪羽族天生的治疗能力,不过只要是我认可的,我觉得你是值得的,那么即便有天大的麻烦,我都会一一接着,也会一一解决,山高,我越山;天大,我踩翻!”

看着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睥睨众生般强大气势的轩辕天音,哪怕如今她的实力不过只是地仙境前期,可洛七夜和雪衣二人却觉得,他们似看见了众神之神般,让人从心底的去相信了轩辕天音这番越山踩天的豪言壮语。

黄金马车迎着夕阳缓缓朝着离火佣兵团本部而去,车内的二人被轩辕天音突然爆发的强势气息给震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而也就在这时,刚刚才说了那番威武霸气言论的轩辕天音,却是脸上神色一改之间的睥睨之态,转而变得有些……猥琐且荡漾起来。

这极端的两个表情变化,让得洛七夜跟雪衣二人却是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还未等二人回过神,便是听到轩辕天音突然一笑,道:“送东西的人来了……”

‘轰——’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马车外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滚滚威压如浪潮般,瞬间在整个离火城的上空蔓延开来,同时让得离火城中所有的人,皆是目光惊骇地看向威压爆发的方向。

拉车的角马被这强大的威压给惊得发出一阵惊恐的‘咴咴’声,四蹄微微一颤,然后倒了下去,震得整个黄金车厢都是晃了晃。

半空中,头戴帏帽的神秘青袍人踏空而立,周身的威压不减,帏帽内,阴冷的目光紧紧看着下方的黄金车厢,大喝之声如雷声滚滚般,传遍了整个离火城的每一个角落。

“本座之前就说过会来找你,如今还不滚出来受死!?”

随着这声怒喝和滚滚微微威压,不少气息是朝着这个方向掠来,而青袍人下方的黄金车厢却是毫无动静,就在这青袍人快要不耐烦之际,车厢的门终是被人从里面缓缓地推开了。

“我道是谁呢?原来就是之前在万宝商会的拍卖会场跟我抢东西的家伙啊。”一道清冷慵懒却带着丝丝笑意的声音突然传出,随之轩辕天音慢吞吞地下了车,对着上方踏空而立的青袍人,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道:“哟?这气势汹汹的模样,看来是真把我给记恨上了呢。”

此时四周已经有不少人赶了过来,其中也不乏刚刚在会场参加过拍卖会的人,他们在听见轩辕天音这句话后,顿时嘴角抽了抽,在心中暗道:那你挑衅般的叫价,人家不记恨你才怪呢。

四周这些人心中的想法是什么,轩辕天音是没有兴趣去知道,只见她抬眸看着半空中,明显是来找自己算账的神秘青袍人,依旧笑得灿烂,边摇头边啧啧有声地继续说着:“这拍卖会本来就是你争我夺的地方,谁出得价高谁得,而且那阴阳玲珑草也确实是我想要的东西,难道就因为这位阁下看中了,我就不能叫价不成?一旦我追了价,惹恼了这位阁下,你便是如此记恨于心,还专门跑来找我一个小姑娘的麻烦,啧啧啧…不都说修炼之人得心胸开阔,越是心胸开阔,修为就会越精进吗?看阁下这比针眼还小的心胸,可跟你的实力一点的都不符合啊。”

轩辕天音的一番连消带打,让得四周看热闹的人群顿时神色古怪了起来,不过一想到轩辕天音话中的意思,众人便悄悄点了点头,倒还真觉得轩辕天音说得挺在理的。

只不过,那句‘比针眼还小的心胸’这话,让得不少人都有点忍俊不禁。

这姑娘说话可真够损的,不仅嘴够损,胆子也忒大了些。面对着上仙境强者,都是丝毫不给任何面子的一顿嘲讽,只怕那上仙境的强者都快要被她这么损的话给气疯了吧。

而半空中那虚空而立的青袍人也的确是快被轩辕天音这么一顿嘲讽给气疯了。

怒哼一声,带着浓浓威压,森然地喝道:“牙尖嘴利的臭丫头,你还真以为本座是因为拍卖会上的事来找你麻烦的?”

“难道不是?”轩辕天音挑眉,面带无辜。

‘砰——’

一声炸响,青袍人头上带着的帏帽顿时破裂,露出了帷幕下,一直隐藏起来的面容。

当所有人看着这帏帽下的阴柔面庞和那一双如祖母绿般泛着幽幽绿光的双眸后,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有色双眸!

这上仙境的青袍人居然不是人类!

“臭丫头,几日前魔鬼岭岭主是如何死的?你给本座说清楚。”

一声怒喝,带着浓浓煞气响起,也让得四周的人都是神色一变。

什么?魔鬼岭岭主死了?

这个消息,顿时让得四周的人群发出了一阵哗然之声,虽然各人反应吃惊,不过那心中都是有着同样的窃喜之意。

而面对着青袍人的怒声质问,轩辕天音却是摸了摸鼻尖,做恍然状道:“原来阁下是为了魔鬼岭岭主的事来寻仇的呀。”摇摇头,语气中带着不知道真假的惋惜之意继续道:“这你倒是问对人了,那魔鬼岭岭主死的时候,我还真是在不远处看着的,那死得可真是岂止一个惨字啊。”

青袍人气息一沉,阴冷的双眼微微一眯,“他是怎么死的?”

见青袍人不罢休地追问,轩辕天音无奈地耸耸肩,道:“被雷劈死的。”

“突然天降一道天雷,朝着他当头劈了下去,顿时将他给劈得连渣都不剩了。”轩辕天音又补充道。

泛着阴冷光芒的绿眸紧紧一缩,青袍人脸上神色变化不停,他虽然知道魔鬼岭岭主突然身陨,不过却不知道让他陨落的实情是什么,如今听轩辕天音这么一说,他又想到自己的确是将魔鬼岭翻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尸体,若是真被天雷给劈中的,那得是什么级别的天雷才能将一个快要到达上仙境实力的人给劈得什么都不剩,直接化成了劫灰……

可是令他又不解的是……“他为何会招来天雷?”

轩辕天音笑着摊摊手,道:“那谁知道呢。”狭长的眸光微微一冷,又道:“或许是人神共愤的事情做多了,又或者是装逼装过了,所以惹得天雷都看不下了,就将他给劈死了呗。”

听得轩辕天音这番话,青袍人原本阴柔的脸庞更是阴沉了下来,目光森然地看着轩辕天音,冷哼一声,道:“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本座就会相信跟你们没有关系,当日魔鬼岭中就只有你跟离火佣兵团的人,本座可不会相信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本座的亲弟突然损落,定然是跟你们有着不小的关系,所以当日凡是出现在魔鬼岭中的人,本座一个都不会放过。”

‘轰——’

身上杀气冲天而起,阴冷的目光直指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对上青袍人的目光,和感受着他身上快速凝聚的能量波动,却突然偏头对着身边的洛七夜问了一个跟目前情况并不怎么相关的问题,“洛大哥,你不是城中不许御空吗,那为何这家伙可以虚空而立,甚至还能在城中动手?”

洛七夜嘴角一抽,看着思维跳跃的轩辕天音,现在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虽然洛七夜嘴角抽搐,神色无奈,却也还是为轩辕天音解释道:“城内的确是不能御空飞行,也禁制在城中打斗,不过一旦出现有人对另一人发起挑战,或者摆下生死擂台时,这些规矩便可以暂时不遵守。”

挑战?生死擂台?

轩辕天音眉梢微微一挑,原来还有这种规矩啊。目光看向上方的青袍人,嘴角微微一撇,问道:“那他这算是在向我挑战发出生死擂台了?”

洛七夜点头。

与此同时,天空之上,青袍人发出一声怒喝,“臭丫头,还不赶紧上来送死?!”

轩辕天音闻言冷笑一声,脚尖一点,瞬间掠上高空,随之淡淡地嘲讽声,再次响起,“你倒是比你那死了的兄弟更会装逼,明明是仗着自己的实力想恃强凌弱,居然不引以为耻,反而还嚣张得意。”

“畜生果然是畜生,即便修成了人形,也依然学不会人类的礼义廉耻之心,终归还是个畜生。”

被轩辕天音张口一句畜生,闭口一句畜生,给叫得心中怒火冲天的青袍人,顿时冷哼一声,咬牙切齿般地道:“恃强凌弱又如何?这个世界被就是强者为尊,怪只怪你自己实力弱小,活该被本座恃强凌弱。”

“那今日我倒是受教了,又多学到了一件事。”轩辕天音诚然地点点头,目光突然诡异地盯住青袍人,而被这目光给盯住的人,顿时心中升起一抹不安。

“既然如此,那你今日也尝尝被人恃强凌弱的滋味吧。”轩辕天音缓缓地道。

话音一落,在众人都还没什么反应时,轩辕天音的左手微微一抬,只见一道金光瞬间自她袖中爆射而出。

与此同时……

‘轰——’

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威压瞬间笼罩了整个离火城,城中不少实力低微的人,皆是身子齐齐一抖,差点没朝着那威压降临的方向给跪下去。

九霄大陆是一个比昊天大陆更尊崇强者为尊的世界,是以这股威压降临之后,也有着不少人实力强悍的人都是对着那个方向弯下了身子,神色尊敬且狂热。

一片金光闪烁中,一道高大的身影,自金光中踏了出来,带着震慑住在场所有人的霸道气息,那金光流转的金眸中,有着与生俱来的睥睨众生的凌厉,但凡是被这双金眸扫过的人,无一不觉得自身的灵魂都在深深颤抖。

金光闪烁间,那张让得无数女人都为之倾倒的英俊脸庞上带着一抹冷冽和霸气,薄唇冷冽一勾,如美酒般醇厚的嗓音顿时如雷鸣般,在所有人的耳中响起,“恃强凌弱?一只连脚都没有的软爬虫,也配在本尊面前说恃强凌弱这四个字?”

静,极静。

四周静得如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般,所有人看着这突然自金光中走出的男人,连呼吸声都不敢喘得太大。

老天!这是什么实力?什么样的威压?

哪怕是那几个有着上仙境大圆满实力的霸主们,都没有这男人的威压如此让人畏惧。

而半空中的青袍人,早在威压降临的那一刻就已经脸色惨白的呆滞住了。

不仅是他,不仅是四周这样看热闹的人,连下方马车旁的洛七夜和雪衣都被这突来的一幕给震住了。雪衣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庞上划过一抹震惊和不可置信,他来自众神之巅,在他神力还未被封印时,他本身就是神阶强者,自然比这些人更清楚的了解这金眸男子身上的强大威压代表着何种实力。而前者洛七夜的震惊却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的身边,除了上次出现的神秘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外,居然还有一个,且这一个的实力比上次那个月白锦袍男子的实力更为强大。

洛七夜倒抽一口凉气,比上仙境大圆满的实力还要强大的实力,那就只有……神阶强者了!

天音…她真的是来自下位面吗?

“不!这不可能!”

一声惊恐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即便见到那青袍人一脸惨白如见鬼般的神色,死死盯着轩辕天音和轩辕天音身边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你到底是谁?”

来自血脉中的战惊顿时让得青袍人神色大变,他是妖兽,对于血脉的压制力是感受最为清楚的,即便是对于一些珍稀异兽,到了他这个实力,都不会出现如此令他绝望到害怕的惊恐,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妖兽?

看着神色惊恐的青袍人,神龙金眸危险一眯,也不等他继续说什么,右手微微一抬,然后凌空一抓。

‘唰——’

那青袍人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将自己给束缚,然后身子便是不受控制般地朝着那让他恐惧的男人飞了过去。

“呃……”

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青袍人被神龙直接给捏着脖子,慢慢提了起来,待将他提到能跟自己平视的高度后,神龙却是勾唇一笑,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心惊胆战。

“小爬虫,就是你将本尊需要的阴阳玲珑草给抢走了?”

青袍人看着神龙英俊至极的脸庞上的灿烂笑容,顿时惊慌地摇头,想说话,却被捏着脖子,怎么也蹦不出一个字来。

“东西呢?”明明是如此英俊又带着霸气的男人,吐出的话却如同强抢的土匪般,带着浓浓的强盗头子的气息。

青袍人的一张脸被憋得一阵红一阵青,瞧得神龙一双金光流转的眸子里闪动着森森煞气,顿时给骇得将收在空间戒指里的阴阳玲珑草给拿了出来,慌忙地递给了神龙。

一旁的轩辕天音看着如土匪般的神龙,小脸顿时抽了抽,不过在青袍人将阴阳玲珑草拿出来后,却是极快地接了过来,然后检查了一番后,便收进了自己的轩辕心锁内。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阴阳玲珑草,神龙英俊的脸庞上顿时划过一道满意之色,金眸嫌弃地瞥了一眼手中的青袍人,如丢垃圾般地,朝着一旁轻轻一扔,青袍人顿时倒飞了出去。

而也就在青袍人在心中庆幸自己逃过一命时,神龙那如美酒般醇厚的嗓音再次响起,“死远一点儿,免得坏了本尊的心情。”

话音一落,在青袍人骤变的神色中,一道耀眼的金光顿时朝着他爆射而来,在感受到那金光中蕴含得狂暴能量后,青袍人顿时惊恐地大喊道:“不……”

‘嘭——’

一声巨响,那声带着极大惊恐的‘不’字顿时嘎然而止,金光中,青袍人的身体砰然炸成一团血雾,这极具冲击性的一幕,让得四周看热闹的人,都是忍不住神色一变,心中划过一抹恐惧。

随手一挥,便抹杀了一个上仙境实力的强者,这得是如何变态的实力才能做到啊?

不仅是这些人,就连轩辕天音也被如此威武霸气的神龙给吓了一跳……

而神龙可不管自己的一招引起了多少人的恐慌,在瞧见那青袍人炸成一团血雾,死得不能再死之后,神色间闪过一抹嫌弃,才转身对着轩辕天音道:“解决了,记得待会将那株阴阳玲珑草给我。”说完,身形顿时化作一道金光,再次掠回了轩辕天音的袖中。

瞧着闪得如此快且潇洒的神龙,轩辕天音小脸上顿时挂满了黑线,目光扫过下方众人闪烁不定的神色,和不敢跟自己对视的目光,顿时在心中哀嚎一声:妈蛋,你这么高调的出手,至少也给我把这个后给善了啊……

------题外话------

霸气的神龙你威武雄壮……

嗷嗷嗷…神龙说,如此威武霸气的我,你们还不赶紧来点表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