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章:最后一件拍卖品,雪羽族人

这一插曲过后,拍卖会依旧继续,不过在接下来的拍卖品一一出来后,轩辕天音却没有什么能看得上的了,直到最后一件拍卖品出来后,一直窝在椅子里神色慵懒的轩辕天音却是轻‘咦’了一声,窝在椅子里的身子也渐渐坐直了起来。

此时的拍卖展台上,拍卖师元香带着一抹甜笑,看着下方众人,而在她的身边三步之距,一个被红布全部盖住,约一人高,四四方方的东西被推了出来,从此物的形状上来看,显然那红布下所盖住的是一个四方铁笼,此物一出,同时也让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那红布所遮盖的东西上。

众所周知,拍卖会上的压轴戏,都是在最后,而如今这个被红布所覆盖住的四方铁笼想来就是今日拍卖会的重头戏了。

一时之间,整个会场中的目光,也不由得炙热了起来。

感受到这些炙热的目光,元香笑了笑,声音微微提高,道:“接下来,将会为大家展示的是今日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卖品。”只见她双手轻轻一拍,那覆盖在四方铁笼上的红布在所以人的目光中缓缓滑落,当人们看清那铁笼里的东西后,都不由地双目微微瞪大。

与此同时,二楼包间里的轩辕天音却是唰地一声站了起来,黛眉微蹙,“原来我的感觉没有错,不过…这万宝商会的拍卖会居然会拍卖人……这倒是长见识了。”

此时,拍卖展台上,一个用精铁打造的笼子里,一个雪衣男子面无表情地盘膝坐在里面,对于四面八方打量自己的目光,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而对于自己如一件货物,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拿来拍卖,也没有任何反应,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庞上,无喜无悲,若不是他胸前还有着微微起伏,他这番模样,只怕还会让人以为他是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哗——’

在看清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后,会场里顿时出现了不少的哗然声,似乎众人也是被万宝商会居然那活人来拍卖的举动给惊得不轻。

“你们万宝商会这次是在搞什么?一个大男人也能被你们拿出拍卖?”

等半天准备看最后压轴宝物的众人在瞧见这压轴的宝物居然是个男人时,顿时引起了不少的不满声,随着不满质疑声四起,不时还有不少阴阳怪气的荤话也凑了进来。

“哈哈哈…虽然这笼子里的小子长得不错,不过我们又不是兔儿爷,你们万宝商会拍卖他有何用?”

“就是,居然还被你们商会当作了压轴宝,这小子除了长得跟小白脸似的,浑身没有一丝神力波动,即便是买下了他,连当个打手都不行……”

“嘁,这位兄弟就不知道了吧,或许万宝商会是觉得这个小白脸的活儿好呢……”

顿时一阵淫秽的笑声四处响起,而对于这些笑声和荤话,笼子里的男子却依然没有什么反应,低垂的眼皮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人渣!”

二楼包间里,轩辕天音听着这满场的笑声和荤话,顿时黛眉一竖,满脸厌恶地轻声低骂了一句。

然后就是因为轩辕天音这声极为小声的低骂,那笼子里雪衣男子却是眼皮微微一颤,随即居然目光一抬,精准地朝着轩辕天音看了过来。

极快的一眼,男子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垂下眼皮,仿佛他一直就是这般,没有动过。

轩辕天音眉梢挑了挑,她刚刚那声低骂,在如此喧闹的环境中,她敢说,即便是同样在包间里的洛七夜都没有听到,而那男子看来的那一眼,明显是听见了她的低骂。

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小的声音,还是在如此喧闹的环境里,他居然听见了……

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闪,这是耳力天赋异禀吗?还是这人本身就不同呢?

就在她思忖间,拍卖是元香的声音再度响起。

“请大家静一静。”

会场的喧闹声渐渐安静下来,元香目光轻轻一扫,笑着道:“万宝商会万年的声誉自然不可能在拍卖会上砸自己的招牌,下面请听我为大家解释,这最后一件拍卖品。”

“大家也看见了,今日最后的拍卖品就是笼子里这个人,不过他的由来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在万年前,众神之巅上的雪羽一族。”

在听到‘众神之巅’这四个字的时候,会场中的人顿时神色微微一变,这四个字在九霄大陆象征着什么,只怕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那可是众神聚集的地方,也是九霄大陆上真正的圣地,更是所有修炼者向往的地方。

九霄大陆上一直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唯有踏入神阶,进入众神之巅,方可有真正的话语权。

意思就是,在九霄大陆上,唯有进入神阶,才能算是真正的一方强者,而如今九霄大陆上的几个上仙境大圆满的霸主也只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而已的存在。

至于雪羽一族,虽说这名字已经消失了上万年,不过记得它的人也依然不少。

雪羽一族据说是众神之巅上土生土长的族群,他们一族的人生来便是有着一股起死回生的能力,即便是身受重伤,性命垂危之际,只要雪羽族人出手,便能立刻让那人活蹦乱跳起来。

雪羽族是天生的治疗师,而他们一族的人也是众神之巅中的各大势力争先恐后拉拢的对象。只不过在万年前,雪羽一族不知道因为何事,惹恼了众神之巅上的那一位大人,而导致了灭族之祸,从此雪羽一族,便彻底消失在九霄大陆中。

没想到万年过后,居然雪羽族还有族人残存了下来……

看着笼子里的雪衣男子,在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后,整个会场中的人的眼神几乎在同一刻都炙热了起来。

察觉到众人的变化,拍卖师元香甜甜一笑,再次高声道:“这唯一幸存下来的雪羽族人是在几日前被人送拍来的,不过卖主的条件却不是钱财,而是换物。”

换物?

这一个条件顿时让得会场里的人眉心都是微微一皱,随即便有人忍不住地问道:“不知卖主所要换的是何物?”

“丹药,珍品丹药。”

‘嘶——’

当听到交换的条件后,所有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九霄大陆上,除了众神之巅里的极少数势力能拿出珍品丹药来,其他人别说拿了,只怕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

这一个条件顿时让得所有人心中都是凉了凉。

不过也不乏一些不死心的人,“元香姑娘,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别说咱们这离火城,即便是整个西境,或者是整个九霄大陆,也没多少人能拿出珍品丹药来,一个全身实力被封印,只剩天生的治疗术的雪羽族人,恐怕还不值这个价吧。”之前他们没在这雪羽族男子身上感觉到一丝神力,还以为只是个普通人,不过在得知了他的身份后,便是知道他并不是没有神力,而应该是被封印住了,雪羽一族如今再是被灭族了,但他们也是众神之巅里的人,众神之巅里,实力最低的也是在神阶。

对着这突来的质问,元香却是抱歉一笑,道:“各位,这个条件是卖主订下的,我们商会也是无权更改,如若不是买主急需珍品宝丹,只怕他也是不会愿意将这唯一幸存下来的雪羽族人拿来送拍了。”

见整个会场静默了下来,拍卖师元香却是无奈一笑,看来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得流拍了啊。

原本万宝商会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所以这次流拍,也并没有多大的失望,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而已。

然而就在拍卖师元香准备宣布此次拍卖品将流拍时,二楼兰亭间内再次传出那道清冷略带慵懒的嗓音。

“要何种珍品宝丹?”

这突来的一句询问,顿时让得拍卖师元香一愣,随即在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什么后,一张甜美的小脸顿时划过一抹震惊,然后立刻道:“还阳丹,珍品还阳丹。”

“珍品还阳丹吗?”轩辕天音声音懒懒地重复道,而她这句莫名的话,却让得整个会场中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里,连她身边的洛七夜都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瞧着她。

半晌……

“唔…这人,我要了。”

‘哗——’

此话一出,会场里再次出现哗然声。

一时之间,整个会场里,不管是什么势力的人,皆是目光开始闪烁起来。

谁会想到,这么一场拍卖会,不仅出现了雪羽族的幸存者,连珍品宝丹都出现了,而且听那女子的口气,似乎她身上的珍品宝丹不少的样子,不然她之前就不会开口询问卖主要到是什么类型的珍品宝丹了。

目光闪烁地打量着二楼离火佣兵团的包间的同时,所有人也在心里暗暗猜想这女子到底是何人,是什么身份?

与此同时,狂风佣兵团的专属包间里,坦金三人的神色也是微微变了变,能随意拿出珍品宝丹的女子,她的身份定然不低,再加上之前魔鬼岭岭主也是在这女子出现在离火佣兵团的那些人中后,才死得如此诡异又蹊跷。

莫非,这个女人是来自众神之巅?

“大哥,那个女人的身份太过神秘,若是我们真的对她动手,只怕……”坦木虽然平时不爱动脑子,不过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与一个随手便可拿出这般宝贝,且身份还神秘的女人为敌,只怕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坦木能想到的事情,坦金自然比他想得更清楚,而就在他神色闪烁间,那神秘的青袍人却是冷哼一声,道:“愚蠢,对于未知的事情,就不要太早下定论,而且就算她是来自众神之巅又如何,只要她死了,那便是什么事儿都没有。”

况且……

帏帽下阴冷的目光死死盯住对面,他们之间可还有着血海深仇呢,他又怎可不报!

这场拍卖会,最后在众人震惊的神色中终于落下了帷幕,就在拍卖会结束开始散场后,轩辕天音他们的包间门却被轻轻叩响。

“进来吧。”

此时洛七夜已经从震惊中缓过了神来,瞧得面色不变的轩辕天音,洛七夜苦笑地摇了摇头,对于轩辕天音的身份,他倒是越发的好奇了,身边不仅有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所保护,如今连整个九霄大陆中都没多少人能拿得出来的珍品宝丹都有,她可一点都不像是来自下位面的人啊,反倒是像来自众神之巅。

随着包间门被人礼貌地从外面打开,洛七夜便收回了一直盯着轩辕天音猛看的目光,目光一转,看向了门口,不过在瞧见进来的人后,洛七夜便是一愣。

离火城万宝商会的全权负责人居然亲自带着被轩辕天音拍下的那位雪羽族的男子来了。

“几年未见,洛少主的实力是越发精进了啊。”

一长相精明的中年男子在一进来后,首先便是朝着洛七夜笑着道,显然是跟洛七夜认识的。

“万会长倒是过奖了。”洛七夜淡淡一笑,目光轻轻扫过那跟在万会长身后不言不语的雪衣男子,随即将目光看向了一旁坐在椅子里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走神的轩辕天音,显然刚刚的一番对话,并未引起轩辕天音的注意力。

而这位万宝商会的负责人却是没有丝毫不悦的神色,朝着闭目养神中的轩辕天音笑了笑,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轩辕天音的睫毛微微一颤,抬眼看向了他,随即目光一转,又看向了万会长身后的雪衣男子,在瞧见男子双手和双脚上绑着的寒铁链时,眉心微微一皱,道:“解开他。”

“呵呵…”万会长闻言一笑,丝毫没有被轩辕天音无视后的不悦,一张老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笑意,道:“这位姑娘,这寒铁链是防止他逃跑的东西,不过既然人已经被姑娘买下,自然是姑娘说了算。”说着,便朝着身后跟来的属下点了点头,那人立刻拿出钥匙,将男子双手和双脚上的寒铁链给打开了。

见到寒铁链被开后,轩辕天音这才将目光看向这位万宝商会的负责人,右手轻轻一晃,一个碧绿的玉瓶便出现在她手中,“这便是珍品的还阳丹,若是不放心,你们可以先拿去检查一下。”

小心翼翼地接过轩辕天音手中的玉瓶,万会长却并没有拿去让人检查,而是将东西往袖中一收,笑道:“在下相信姑娘拿出的丹药必定是真品,所以这检查倒是不用了。”

闻言,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看着笑得一脸和煦的中年男人,这万宝商会里的人果然是会做人,这待人处事的手段还真是八面玲珑,让人生不起一点不满之意。

既然人家商会会长都这样给面子了,轩辕天音自然也不会不给人家面子,随即笑了笑,道:“万会长能亲自将人送来,可是有什么事需要找我?”轩辕天音不是傻子,这雪羽族的男子再是珍贵,估摸也不会让得这一会之长来亲自送人,他能出现在这里,那么肯定就是有其他的什么事了。

“姑娘聪慧,看来是没什么能瞒过姑娘的。”万会长笑了笑,随即道:“在下来此,的确是有一事想请姑娘帮忙。”

“哦?”轩辕天音闻言淡淡一笑,却并没有立即开口询问是什么事,而是淡笑着道:“我一个无名之辈有何德何能可以帮到万会长的?”

闻言,万会长苦笑一下,看着轩辕天音颇为无奈地道:“姑娘倒是谦虚得紧,其实在下来此,只是想问问姑娘,这珍品还阳丹…姑娘可还有另外的?若是姑娘还有,不管姑娘提出任何条件,万宝商会只要能办到,便都会为姑娘办到。”

原来这万会长是想求珍品还阳丹啊…。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这珍品还阳丹的功效便是能令已死之人还阳,不过还阳之人,必须神魂健全才行,如今这万宝商会想换还阳丹,那么就肯定是万宝商会里的某个已死的重要人物需要还阳复活了,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会愿意花如此大的代价来求自己……

看着神色微微紧张的万会长,轩辕天音眸底微动,道:“有。”

‘有’字一出,万会长的呼吸顿时粗了几分,随即激动地看着轩辕天音道:“那姑娘要如何才肯相换?”

轩辕天音眸子眯了眯,却并没有立刻开口,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这诡异的安静中,除了神色紧张地盯着轩辕天音的万会长,那一直垂眸不语的雪衣男子却也是抬眸看了轩辕天音一眼,便又继续搭下了眼皮。

良久,就在万会长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儿时,轩辕天音清冷的声音才缓缓响起,“我如今可什么都不缺,也没什么想要的。”话落,见到万会长神色微微一变,又突然笑道:“不过这珍品还阳丹我可以先换给你,就当你万宝商会欠我一个承诺,在以后我有需要时,我会再来找你们兑现,而你们也不能推脱,如何?”

看着神色间有些犹豫的万会长,轩辕天音继续道:“不过你们也可以放心,我所提的要求,绝对是你们能办到的。”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在下能做主的范围了。”万会长无奈一笑,随即道:“不过姑娘可愿意等在下几日,待我向总部汇报之后,便再给姑娘答复,可好?”

“可以。”轩辕天音点点头,万宝商会在九霄大陆的势力不弱,用一枚珍品还阳丹,换他们的一个人情,轩辕天音自然觉得这个买卖不亏,而且这珍品还阳丹本来就不是她的,所以她用着也不心疼,“到时候你们直接来离火佣兵团寻我便是。”

得到轩辕天音的答复后,万会长顿时神色一喜,“好好好,在下这便去向总部汇报。”说着便是转身要走,在刚刚转过身后,似又想起了什么般,转头看向轩辕天音提醒道:“之前听说姑娘你在拍卖会上招惹上了点麻烦,姑娘可是需要我万宝商会出面替姑娘将这麻烦解决了?”

轩辕天音倒是没想到这万会长居然会想出面替自己解决麻烦,不过,淡淡一笑,道:“这倒不用麻烦商会了,那件小事儿我会亲自解决。”

见轩辕天音拒绝,万会长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先告辞了,还请姑娘跟洛少主在出商会后,一路小心。”

看着万会长几人离开后,轩辕天音这才将目光看向那位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雪衣男子,“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闻言微微抬头,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却并没有回答轩辕天音的问题,而是突然出声问道:“为何愿意买下我?”

“想买就买啊。”轩辕天音耸耸肩,继续问道:“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男子摇摇头。

怎么可能会没有名字?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显然她是不相信他的话,不过见男子不愿意说,她也不好再继续追问,随撇了撇嘴角,道:“好吧,既然没有名字,那你不如叫雪衣吧。”

“雪衣,你想离开吗?若是想,我让你走。”丝毫不问别人愿不愿意叫这个名字,轩辕天音自顾自地道,不过她却没发现,在她叫出这个名字时,男子清冷的双眸中,有一抹情绪极快的划过,转瞬即逝。

而轩辕天音的话,让得男子随即却是微微一愣,显然他也没料到轩辕天音愿意用一枚珍品还阳丹买下自己后,却是要放自己离开。

别说是他,就连一旁的洛七夜都是微微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

见男子跟洛七夜二人的神色,轩辕天音疑惑地道:“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洛七夜嘴角微微一抽,随即摇了摇头,对于轩辕天音的想法,他已经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在她的身边待得越久,便越是猜不透轩辕天音的想法。

不过轩辕天音这种做法,却是让得洛七夜在心中是极其佩服且欣赏的,不说那抹极其珍贵的还阳丹,哪怕就是因为这男子雪羽族的身份,换做是任何人都不会如此轻易的放他自由,毕竟有了他,便如身边随时随地跟了一个神医般。

而男子却微微垂眸,道:“我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即便是离开了,估摸也同样是被人囚禁的命运。”苦涩一笑,虽是苦涩的笑容,却也如雪山之巅上的第一抹阳光般温暖怡人,也美得让人心颤,“雪羽一族早就被打上了诅咒的烙印。”

轩辕天音闻言眉心微微一皱,自他苦涩的神色中,便能得知这人的身上必然是有着什么故事的,随即想到万年前雪羽族被灭族的事情,轩辕天音眸光微闪,道:“既然无处可去,那便跟我走吧,等你什么时候想离开时,再离开也行。”虽然他体内有封印,封印了他的神力,不过雪羽一族天生的治疗术,却是让得轩辕天音颇为心动的,有了雪衣这个天生的治疗师跟着自己,即便以后受了伤,也是有了几分保障不是。

话落,轩辕天音自椅子里站了起来,看着此时已经无人的会场,眸光微微一闪,才笑眯眯地对着洛七夜道:“走吧,下面还有一场好戏呢,那阴阳玲珑草可是我必须要拿到手的东西啊。”

洛七夜闻言嘴角一抽,目光颇为无奈地看向轩辕天音,他就知道这丫头肯定会打上阴阳玲珑草的主意。

而轩辕天音的话,同时也让得雪衣将诧异的目光看向了她,虽然之前他是被关在笼子里,可过人的耳力却还是清楚得听到了拍卖会场里所发生的事情。

实力被封印,可是雪衣的眼力却还是在的,轩辕天音身上的能量波动,显示出她的实力只在地仙境前期,而她此时想打劫的那位,若是他没听错,应该是为实力到达了上仙境的强者。

雪衣着实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自信,让得一个才地仙境的她,有如此自信去打劫比自己整整高出一阶的强者?

不过显然雪衣的好奇,轩辕天音是不会回答他了,只见轩辕天音拂了拂衣袖,便朝着房间外走去,边走边悠悠地道:“夜黑风高杀人夜啊……真是想想就觉得激动呢。”

------题外话------

七月的最后几天了,妹纸们…票呢呢呢呢呢呢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