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章:(一更)

离火佣兵团的一行人虽然还未从之前那场战斗中缓过神来,不过却也收拾了一下行装,再次上路。似乎有了轩辕天音之前的那番逆袭,之后穿越魔鬼岭时,一路之上倒是顺利了不少,连带着那群沙漠之狼也不见了踪迹。

一路上,这些佣兵们的目光皆是好奇地打量着轩辕天音,似乎已经认定了她是某个大家族中出来的小姐,否则身边又怎么会有那等强者隐在暗处,随时保护着。之前那魔鬼岭岭主的惊呼声,他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那神秘的白衣男子,居然是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啊。

只不过…这九霄大陆上,有哪个家族中有这样的实力,连一个守护者都是上仙境大圆满的强者?要知道有这样实力的强者,在九霄大陆上已经是一方霸主的存在了啊。

众人心中疑惑着,瞧着轩辕天音的目光就越发的敬畏了。

这边,轩辕天音一行人走得倒是平静顺畅,不过在魔鬼岭的另一方的边境之上,却是剑弩拔张,战斗随时都可能打起来……

魔鬼岭西方边境,距离离火城还有三十公里。

烈日如一个火球般,高高悬挂在正空,炎热的高温,让得性子再沉稳的人也不免起了几分烦躁的情绪。

洛展天一双虎目森寒地看着眼前沙坡之上的人,明明是炎热的环境,吐出来的话,却让人心底一寒。

“坦木,若是老子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我要你狂风佣兵团无论男女老少,哪怕是鸡犬都不会留。”

沙坡之上,被洛展天这森寒目光狠狠盯住的人,神色微微一变,随即似想到什么般,那张凶煞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且阴毒的笑容,道:“洛展天,你还是关心关心今日你们这群人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

“至于你儿子…哈哈哈…说不定他现在早就喂了魔鬼岭岭主的肚子了。”

在听到‘魔鬼岭岭主’这五个字后,洛展天威严的脸庞上的神色顿时一变,连带着他身后的其他人也皆是露出一副惊怒之色。

满含煞气的虎目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远处那抹若隐若现的翠绿,洛展天的心中也渐渐开始焦急起来。

若是按时间和路程算,只怕七夜他们已经跟魔鬼岭的岭主遇上了……

“喝——”

一想到自己儿子如今生死未卜,洛展天顿时再顾不上其他,大喝一声,仙君境大圆满的气息顿时自他体内爆发,虎目含煞,大吼一声:“动手!”

话音一落,洛展天犹如一只下山的猛虎,带着浓浓杀气,朝着山坡之上的坦木掠了过去。

而随着洛展天的一声大吼,在他身后的几名老者,皆是一身气息暴涨,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便可察觉到,这几名老者的实力都是仙君境的强者。

洛展天几人突然爆发的威压,让得坦木神色再次一变,特别是在看到朝着自己急速掠来的洛展天本人之后,立刻心中一紧,朝着身后就是暴退,边退边喊道:“快,快给我拦住他们。”

坦木虽说是狂风佣兵团的副团长,不过自身的实力却只是堪堪到达仙君境,如若狂风佣兵团的团长不是他的亲哥哥,以他这般实力,是怎么也坐不上副团长之位的。

跟在坦木身边的十数名狂风佣兵团的长老和成员,在见到洛展天几人动手之后,也立刻迎了上去,而去阻拦洛展天的就有三人,三人皆是仙君境后期的强者。

坦木在洛展天被拦下后,狠狠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是阴狠一笑,自己这方有十多人,即便洛展天的实力到了半只脚踏入上仙境,可双拳难敌四手,这一次便要离火佣兵团在整个西方佣兵界除名。

利箭搭弦,箭尖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幽幽蓝光,一看就知道这箭上是抹了剧毒。

坦木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阴狠且得意地笑容,箭尖对准被三名狂风佣兵团的长老给缠住的洛展天,大笑着道:“洛展天,你还是下去陪你儿子去吧。”话音一落,那搭弓拉弦的右手便是一松,含着剧毒的利箭顿时离弦而出。

‘嗡——’

利箭划破长空,带着必杀之意,直射洛展天。

“团长小心!”

“团长!”

几名离火佣兵团的长老看着利箭飞射的方向,顿时脸色齐齐一变,想去救援,却被身边的狂风佣兵团的人给牵制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利箭朝着洛展天飞射而去。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阵,封!”

随着一声轻喝,一道金光暴掠而来,居然比那只带着剧毒的利箭后发先至地来到了洛展天的身边,然后金光爆闪,形成一个淡金色保护结界,将洛展天给笼罩了进去。

‘砰——’

‘咔嚓——’

洛展天刚刚被结界给笼罩住后,那带着强劲力道而来的利箭也将将撞在结界之上,一声巨响之后,结界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整个结界开始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箭,被挡住了……。

这突来的一幕,让得所有人都是一惊,就连被救了一命的洛展天也是神色间划过一抹惊疑之色。

“是谁?是谁敢管我狂风佣兵团的事?”

坦木在一惊之后,随即暴怒,眼看着洛展天就能毙命于自己的箭下,却不曾想到突然会有人出手救了他。

暴怒的吼声还未落,众人身后便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直奔这边而来。

“团长,是少主。”离火佣兵团的一名黄衣长老在瞧见那一马当先飞奔而来的人后,顿时老脸上一喜,朝着洛展天便大声道。

洛展天浑身一震,一双虎目顿时寻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在看清那角马背上的人后,威严的脸庞上也是划过一抹喜色,不过…浓眉微微一皱,洛展天看着自己儿子马背后的白衣女子时,心中却是怔了怔,那女子是何人?

此时洛七夜控制着角马一路策马狂奔而来,之前在要出魔鬼岭时,他便察觉到这边有能量爆发的波动,心中便也隐隐猜到肯定是自己父亲一行人想赶来魔鬼岭救援自己,被狂风佣兵团的人给拦截住了。当他甩下身后的一行人,策马狂奔出魔鬼岭时,便惊骇的瞧见自己父亲那危险的一幕,所幸他一直将轩辕天音带在自己马背上的,若不是刚刚轩辕天音突然出手,只怕那一箭,父亲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

洛七夜的出现,让得洛展天一行人都是心中一喜,不过同时也在疑惑,以自家儿子/少主那一行人的实力,是如何逃过魔鬼岭岭主那一关的?

然而另一方狂风佣兵团的人的神色就不怎么好看了,特别是副团长坦木。

当日可是他亲自去魔鬼岭寻的魔鬼岭岭主合作,本想着有魔鬼岭岭主出马,洛七夜这一行人绝对是没有生还的可能,可是如今瞧见洛七夜安然无恙的出了魔鬼岭,坦木众人心中惊怒的同时,却也泛起一股淡淡的惊惧,总觉得事情似乎出了什么他们不可预知的变故,而这个变故很有可能让得他们狂风佣兵团从此万劫不复。

瞧得洛七夜平安归来,洛展天心中的焦虑自然不复存在,在一瞬的诧异之后,便是大喝一声,周身能量聚集,右手握拳,便是狠狠一拳砸在护在自己身前的淡金色结界之上,而原本已经出现裂痕的结界,在洛展天的重拳之下,顿时砰然破碎。

轩辕天音的不动明王结界其实本不会如此轻易被人打破,不过奈何她的实力如今只在地仙境的前期,不动明王结界在受了坦木这仙君境前期强者的全力一箭之后,本就出现了裂痕,而洛展天又是仙君境大圆满的实力,要打破这个结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拳打破结界,洛展天却丝毫没有停顿,身形爆闪,出现在之前阻拦自己的其中一人近前,在那人还未有所反应时,便是直接一掌狠狠拍了下去。

那人顿时喷出一口鲜血,擦着地面倒飞出去。

一掌废了一人之后,洛展天周身煞气不改,虎目杀气腾腾地看向不远处的坦木,在瞧见坦木神色大变之后,朝他露出一个森冷的笑容,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直接便是朝着坦木掠了过去。

感受到洛展天身上浓重的杀意,坦木顿时脸色一白,惊慌大喊道:“大哥,救我!”

‘嘭——’

在洛展天对着坦木一拳当头砸下时,一道黑影突然凭空出现,反手便是一掌,拍向了洛展天。

一声能量碰撞后发生的巨响,洛展天跟那突然出现的黑影皆是齐齐倒退了数丈远,才堪堪停了下来。

“坦金!”

洛展天虎目微眯,目光直直看着这突然出现救了坦木的黑衣人,在瞧见来人的面目之后,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坦金,狂风佣兵的团长,也是坦木的亲大哥,实力跟洛展天一样,同为仙君境大圆满。

洛展天怎么也没想到,这坦金居然也来了,若不是刚刚坦木在性命受到威胁时的那一喊,估摸他还察觉不到,如此一想,洛展天背后顿时一凉,若是之前坦金突然对自己出手,只怕自己不死也得重伤。

“父亲!”

此时洛七夜也赶到,翻身下马快步走近洛展天。

洛展天打量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在发觉他并未受什么伤后,淡笑着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依然懒懒地坐在角马背上的轩辕天音时,一双虎目却是莫名的一亮,笑问:“这位姑娘是……?”

被洛展天那似乎用看儿媳妇的眼神给盯住,轩辕天音顿时头皮一麻,朝着洛展天立刻扯着嘴角一笑,道:“洛团长,此时可不是关心我是谁的时候啊,没瞧见对面还有不少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吗?”

被轩辕天音这么一提醒,洛展天顿时也反应过来此时不是他打量‘儿媳妇’的好时候,轻咳一声,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坦金一行人,而也在他看去的同时,刚刚在鬼门关门前转了一圈的坦木顿时发出一声愤怒的惊叫声,“大哥,杀了他们!杀了那个该死的洛展天!”

坦木的叫喊声,因为极度的后怕,变得异常的尖锐,让得在这里的所有人皆是眉心狠狠一皱,似乎都是有点难以忍受这尖锐刺耳的叫喊声。

“住口!”

坦金神色阴沉地低吼了一句,顿时将还在叫嚣的坦木给吼得一个激灵,然后呐呐的闭上了嘴。

‘噗呲——’

原本紧张的气氛里,一声喷笑声,却是极其不和谐的响起,这突然的笑声,自然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轩辕天音在瞧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后,一边笑着,一边朝众人用毫无歉意的神色说着抱歉的话:“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忍不住。”

不过已经差不多了解轩辕天音性子的洛七夜在看见轩辕天音那闪烁的目光时,却也是目光一闪,立刻出声问道:“天音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那位狂风佣兵团的副团长大人啊~”轩辕天音朝洛七夜眨了眨眼睛,递给他一个‘你果然很上道’的眼神之后,似笑非笑地看向狂风佣兵团的一群人,继续道:“这位副团长大人让我想起了家中的一个小妹妹,那位小妹妹每次在被人欺负后,就是用如此语气去跟家里长辈告状的。”

众人:“……”

“真是难以想象,原来狂风佣兵团的副团长也有如此习惯啊,自己没本事,打不过别人,居然还有脸告状……”轩辕天音摇摇头,悠悠地补充道。

被轩辕天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给讽刺,坦木的一张脸顿时青了,“臭丫头,你他妈找死?老子有没有本事,你倒是来试试啊。”

“我看是你他妈找抽才对!”轩辕天音原本笑意吟吟的脸顿时一冷,狭长的眸子里寒光一闪,冷声道:“不仅还会告状,原来还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果然是个垃圾,你这种垃圾也能坐上副团长一职,想来这狂风佣兵团上上下下也不是个好鸟。”

‘嘶——’

谁能想到一个长得如此漂亮,气质又如皎月般清冷的美人居然也会爆粗口,且爆起粗口来,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看着端坐在角马背上,冷着脸大骂坦木的轩辕天音,一旁的洛展天却是虎目一亮,朝着身边洛七夜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语气微微兴奋道:“臭小子,这姑娘是你从哪里骗来的?这性子不错,做咱们家的媳妇儿正好。”

洛七夜闻言俊脸一红,瞪了一眼为老不尊的洛展天,咬牙道:“父亲,你别乱说话,我跟天音不是那种关系。”

“什么不是那种关系?”洛展天虎目一瞪,“你小子都将人给带回来了,难道还没追到人家姑娘?”

洛家父子二人的低语,轩辕天音自然没有听见,不过即便是听见了,估摸也只会嘴角一抽,然后抛在脑后。此时轩辕天音端坐马背之上,嘴角勾唇一抹冷笑,看着被自己气得快暴跳如雷的坦木,似乎大有不将人气死,不罢休的意味。

而就在坦木准备张口就骂时,一旁坦金却是目光淡淡瞥了他一眼,便直接让得坦木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虽是神色愤怒且不甘,却也没在跟轩辕天音继续骂下去。

坦金一双鹰眸凌厉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便将目光看向了洛家父子二人,鹰眸眯了眯,冷笑道:“洛少主倒是运气不错,居然从魔鬼岭岭主的手中逃了出来。”

洛七夜闻言却是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本少主运气向来不错。”而坦金话中的试探之意,洛七夜也听得出,随即薄唇勾了勾,目光带着莫名的意味看向坦金,补充道:“不过…那魔鬼岭岭主的运气就有点不行了。”

坦金目光微微一变,洛七夜能安然穿过魔鬼岭,他的心中自然也有着不小的吃惊,而他也绝不相信魔鬼岭岭主会如此不小心的放过洛七夜一行人,如今听得洛七夜这意味莫名的话,坦金的心里微微一紧,莫非魔鬼岭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然而洛七夜在说完这句话后,却是闭了口,不再多说什么。

‘噔噔噔噔噔——’

也就这时,魔鬼岭边境处再次传来马蹄声,当坦金目光扫去后,发现居然是跟在洛七夜身边的那些佣兵成员之后,顿时神色一沉。

果然魔鬼岭那边出变故了……

原本他还以为跟着洛七夜的那一行人没出现,是死在了魔鬼岭里,只有洛七夜和那个白衣女子二人逃了出来,可是如今看着那正策马而来的离火佣兵团的人后,坦金才知道自己的计划居然彻底的失败了。

他们毫发无损的穿过了魔鬼岭……

是谁帮了他们?

坦金不动声色地扫过那群正在快速奔来的队伍,发现却除了离火佣兵团的那些人,并没有看见其他什么人,唯一一个不是离火佣兵团的人,就是那个端坐在马上的丫头。

莫非就是这个丫头从魔鬼岭岭主的手中将这些人给救了下来?

这想法刚刚冒起,便被坦金给在心中否决了,轩辕天音的实力自然是满不过坦金这个仙君境大圆满实力的强者的,一个刚入地仙境的小丫头打败了魔鬼岭岭主…这件事说出去都没几个人会相信。

坦金在心中快速思量了一番,虽然他心中不相信一个地仙境实力的丫头能从魔鬼岭岭主手中救出洛七夜一行人,不过能坐到狂风佣兵团团长位置的他,性子必须异常谨慎,在瞧见自己的计划失败后,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目光在洛展天身上有力度的一落,半晌,沉声道:“今日算你们运气好,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说完,竟是直接朝着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转身便走,“回城!”

坦金如此干脆的带着人离开,也让得洛展天他们松了一口气,若是双方真的拼起来,只怕损失会不小。

而带着人撤走的坦金,却在临走之后,目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

“大哥,我们就这么走了?若是我们真的打起来,难道还会怕了他们不成?”坦木目光怨毒不甘地瞟了一眼身后,对着坦金道,他显然不是很明白,为何大哥会突然让他们所有人都撤走,放过了离火佣兵团的那一群人。

“蠢货,洛七夜那小子一行人能安然穿过魔鬼岭,肯定是有人在暗中帮了他们,否则以他们那群人的实力,如何能活着离开魔鬼岭!”坦金怒瞪了坦木一眼,目光阴寒地眯了眯,继续道:“能在魔鬼岭岭主手中将洛七夜他们给安然带出来,只怕那暗中的人的实力至少是跟魔鬼岭岭主同一级别,有这样的强者在暗中帮离火那群人,若是我们对他们动手,这后果你可知道会是什么?”

被坦金这么一提醒,坦木顿时浑身一颤,也反应了过来,“可是…万一只是他们运气好……”

“所以我们现在首先要搞清楚魔鬼岭那边到底发生了何事后,才能无后顾之忧的对离火的人动手。”坦金沉声道,随即目光看向一旁的属下,吩咐道:“你偷偷绕去魔鬼岭去探探情况,一旦发现了任何情况,立刻回来向我禀报。”

“是,团长。”那人低头一应,然后身形一闪,离开了队伍,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待人走后,坦金这才放心地带着一众人等朝着离火城的方向飞掠而去。

------题外话------

二更在晚上…o(╯□╰)o所以妹纸们表催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