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02 顺其自然

周老拍了拍孙子的手背,笑笑:“不用担心,你外公我也活了这么多年,见了这么多的大风大浪,还不至于被这点小事儿给打垮。只是有点伤心罢了,年纪大了就是这样。”

席景鹤弯了弯唇,就在周老床边坐下,顺手捞起元晞送来的那本古籍。

“晞晞送的?”他随口问道,口中称呼得亲昵,却没有任何阻碍或者不自在,顺畅自然得好似已经千百遍称呼过这个名字。

周老听着,意味深长的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道:“嗯,宋代的诗集孤本,澄心堂纸,虽然不知是出自哪位名人之手,但是看这手桀骜不凡的字,应当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唔,还需要好好研究……”

周老说着,便沉溺进了古籍中,眉头深锁,很是苦恼。

席景鹤并不担心外公此时的苦恼,他只担心外公会因为两人的去世而伤心。其他无所谓,外公好好的便是。

“对了,小晞,病房空气不好,让阿鹤陪你出去走走吧。”周老突然说道。

元晞笑道:“您老觉得我们碍眼了?”

“你也知道啊!”周老开玩笑说道,又摆摆手,“好了好了,你们快去!”

席景鹤走向元晞:“下去花园走走?嗯?”

元晞点点头。

周老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目光微动,忽然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也许是因为这次事故,生死一线之际,让他突然也明白了,有些事情,无所谓适合还是不适合,也许就是无心落下的一颗种子,反而会开出最美的花?

儿孙自有儿孙福,一切顺其自然罢。

笑着摇摇头,周老又低下头看书了。

……

这栋楼是医院的VIP病房区,所以显得格外的清静,来往人不多,并不像是前面门诊大楼的嘲杂喧闹。楼下更是绿荫成趣,随处可见树木,舒服漂亮得不像是医院,反而像是公园。

偶尔会有病人在这里散步,不过也是寥寥两三人,通常两人走出很长一段,都不会遇到一个人。

“周老是个很豁达的人,不会像你担忧的那样看不开的。”静默中,元晞主动开口道。

席景鹤侧头看她:“我明白,只是希望他老人家能够更加舒心。”

元晞莞尔一笑:“你很孝顺你的外公。”

而且这份感情绝对不会有任何作伪,却是不理解,为何席景鹤会和他的父亲关系那般的恶劣,所谓血浓于水,两人之间怎么会如此矛盾相见?

“对于我来说,外公是我唯一的亲人。”席景鹤意味深长,一句话透漏了很多意思。

元晞一怔。

旁边突然冲出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孩儿,虎头虎脑地撞了上来,元晞一时没反应过来,席景鹤眼疾手快,拉了她一把,又伸手扶住了险些跌掉的小孩子。

元晞只觉得眼前一晃,身后一个用力,便猛地撞进了一个意外温暖的怀抱。

席景鹤是高高在上的冰山,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是没有温度的,可是现在这一刻,元晞竟然有了一种原来如此的荒谬念头冒出来。虽然很快就打散。

席景鹤的怀抱是温暖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瞬间将她包裹。

这个男人无疑是广博包容的,他的气息对于元晞来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穿透力,竟然让向来镇定自若的元晞在这一刻,脑子一片空白。

而对于席景鹤来说,冲击力更大,软香温玉入怀,百炼钢铁都化作绕指柔,刹那间他的心柔软到不可思议。

“谢谢你!”稚气的声音响亮,这才打破两人之间的奇妙氛围。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面前这个矮小的瘦弱的小孩子,病号服显得他脸色苍白,可是手上的彩色足球却是如此的鲜活。

小孩儿摸了摸脑袋,显露出几分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刚才有些莽撞了。”

他对元晞道歉,有模有样的弯腰欠身,小小年纪却老成的模样,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

元晞摸了摸他的头:“没事,以后小心一点。”

小男孩高兴地咧开嘴,露出掉了门牙的牙龈,又好笑又可爱。

“姐姐和叔叔是情侣吗?很般配哦!”小男孩突然挤了挤眼睛,作怪的模样多了几分小孩子的调皮,也让元晞哭笑不得。

“你误会了,姐姐和……这位哥哥,不是情侣。”元晞忍不住解释。

小男孩使劲儿晃着脑袋,振振有词:“哼!我才不信呢!你们刚刚抱在一起,妈妈说过只有亲密的人才可以这样做的!我知道!不要骗我啦,我很聪明的!你们这么大了,交朋友又不会被妈妈骂!”

元晞一时之间无从解释,面对孩子的稚言稚语,只得拨了拨头发。

席景鹤站在元晞身后,一直微笑着没有说话。

“小明!小明你在哪儿?”清脆的女声在远处高呼。

小男孩踮起脚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哎呀,护士姐姐在找我了,我要赶快回去了,姐姐叔叔拜拜!”

元晞刚刚抬起手,小男孩儿就跟一阵小旋风似的冲出去了,眨眼间就不见了声音。

元晞笑笑,放下手:“真是可爱。”

席景鹤却淡淡道:“可我……为什么是叔叔?”他看起来很老吗?

元晞瞟了他一眼,清冷如月的脸上忽的浮现浅笑,两分俏皮,说不出的灿烂鲜活:“看起来的确是叔叔了。”

席景鹤似笑非笑看她:“那你要叫我叔叔吗?”

元晞头一偏:“不要。”抬脚便走。

席景鹤跟了上去,踩着她的步子,一前一后走着,却节奏合拍,莫名和谐。

一股风吹过,虽然还残留着冬天的冰冷,可仍然能够感受到夹杂在其中的,淡淡的春天的气息,那是万物苏醒,草长莺飞的味道。

也许现在还很淡,但它迟早会越来越浓烈,越来越明显,然后——

春天来了。

……

周老就在两天后出院,周老出院元晞自然要去接他。

席景鹤也在。

元晞来的时候,东西差不多已经收拾好,被助理送上车了。

周老也换好了衣服,一身唐装,虽然头发花白,却也是儒雅精神的老爷爷。

元晞恭祝周老出院,周老也拉着元晞,让她上自己那儿去坐坐。

许久未去拜访,周老主动提议,元晞自然没有拒绝。

周老这次逃得大劫,当得好好庆祝,庆祝的方法就是好好吃一顿,陪坐末席的自然是席景鹤和元晞。

今天难得高兴,厨房做了一大桌子菜,整个周宅都是和气融融的。

周老脾气好,待人也好,得人心,他身边的这些人,无论是跟他好些年的,还是最近才开始在他身边做事的,都很敬爱这位和善的老人,当然希望他能够好好的。

原本为了周老身体着想,菜单上有一些禁吃的菜,不乏周老特别喜欢,却也很腻的红烧肉,今天在席景鹤的默许下,也没有太过于顾及,难得开荤,周老也吃得高兴。

不仅如此,周老还老顽童地似的抱怨自己之前吃得就像是兔子,恶人孙子从不允许他吃太多的肉,可是憋死他的,想当年年轻的时候,他也是无肉不欢的主儿,今儿怎么就落得连肉都不得沾的地步了。

——这般大倒苦水,元晞轻轻一笑,席景鹤只有无奈。

宴席尽欢。

午饭过后,周老有些困了,元晞也正好起身告辞。

周老本来还想留元晞下午多玩一会儿,不过元晞还是决定回去了,改天再来看周老。

约定了周末再过来,周老才乐呵呵地上楼。

“我送你。”席景鹤道。

元晞点点头。

席景鹤拿了车钥匙,没用司机,亲自开的车。

两人一路鲜少说话,却意外的,两人都不觉得尴尬,反而相处自若,偶尔说两句,再自然不过,倒是没有元晞想象中的沉默无言。

到了元晞家门口。

“要不要进去喝杯茶?”下车的时候,元晞的动作一顿,问。

结果席景鹤点头应道:“好。”

家里没有任何人,宽敞的别墅便显出了几分冷清。

原本前几天,席景鹤便说了要在这花园中喝茶,结果周老出事,匆忙赶过去,喝茶的事情也搁置了,今天倒是完成了几天前的事情。

元晞翻找了一会儿,竟然从冰箱角落找到一罐英国红茶。

她这才想起来,爸妈上次回来的时候念叨过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买回来的,只是两人都不是很喜欢喝,才丢在了这里。

席景鹤恰好走过来。

“有你说的红茶,只是,跟中国的茶是一样的冲泡方法?”元晞不懂怎么泡英国红茶,便只得问席景鹤。

席景鹤眸光一动:“你还记得。”

“什么?”元晞没听清楚。

“没什么。”席景鹤一笑。只是意外,你竟然记得我随口说过的一句话。

这样的你,我怎能不心动。

“我来吧。”席景鹤还是决定亲自出马,“或许,有没有点心饼干之类的,可以装在盘子里。”

“这个有。”元晞记得过年的时候爸妈买了很多零食,可惜她不喜欢吃,就扔在那里好长一段时间。

元晞找出这些饼干点心装盘的时候,席景鹤也已经弄好了。

热水冲泡开红茶茶叶,加两片新鲜的柠檬,装在骨瓷茶杯中,配上点心饼干,便是完美的下午茶。

------题外话------

昨天断更我就不解释了,但是今后几天不会断啦,保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