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01 更近一步

老人家怕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找个高僧道士什么的,为孙儿做一场法事。

在这些心疼孙儿的老人面前,什么迷信都要靠边站,只要能够帮到自己孙子的,什么事儿他们都会去做,更何况只是小小的一场法事?

老人倒是没有去想,元晞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或者说,其实老人心里面本来就有这种猜测,元晞的一句话,不过是帮他坐实了这份猜测罢了。

元晞似笑非笑地看了老人一眼,也知道他在担心些什么:“您说的,是鬼?”

老人被元晞的直接吓了一跳:“可不是……哎,说不得说不得。”还恨不得伸出手把小孩子的耳朵给捂住。

元晞摇摇头:“我说的不是鬼,只是一点煞气,您可以理解为不洁之气,和鬼是有区别的。”

老人瞪大眼睛,似乎没有听明白元晞说的话。

“哎,反正……”元晞正打算说请个安神的东西给轩轩带上就好,顺手抚摸上轩轩的手臂,心念一动,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元晞手一抖,只感觉手心似乎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窜了进去,仔细一看,竟然是轩轩身上的那些笼罩附着的黑雾般的煞气,疯狂地钻进了元晞的体内,眨眼间便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咿呀?”轩轩还不会说话,只能用轻轻的叫声来表达自己的惊讶。

小孩子这些天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不会说话便只能用哭闹来表达自己的不满,饭也吃不下,几天便极速消瘦下去。可是现在,几天以来的不舒服感觉却突然没有了,精神有些萎靡的轩轩,一下子便生龙活虎起来,跳开元晞的膝头,哈哈笑闹着玩了起来。

元晞身为风水师,体内生气运转,会自觉排斥周围的煞气,也是元晞行走在阴煞之地,却不会沾染上任何煞气伤害到自己的缘故。

轩轩能够感觉到在元晞身边是舒服的,元晞周身的生气会帮助轩轩压制他身上的煞气,且轩轩身上本来煞气就不多,只是孩子脆弱娇嫩才感觉尤其难受。所以,轩轩才会对元晞格外亲昵,扑在她的膝头,一离开就大哭大闹。

老人也震惊的看着这么一幕,不解地瞟了瞟元晞,直觉孙子的改变和她有关。

元晞感受着体内,突然明白了什么。

“看来轩轩现在好了,也许只是晒晒太阳的缘故。”她轻描淡写地说着,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的暖暖笑容。

老人犹豫不止:“你……”

“给一块钱吧。”元晞笑道。

与人钱财,替人消灾——风水师的规矩,可不能破。

老人一愣一愣的,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摸出一张一块钱,递给了元晞。

元晞拿了钱起身,轻轻道了声别,走过轩轩身边的时候摸了摸他的脑袋,才脚步轻快悠然地离去。

留下一头雾水的老人,和开心玩闹的小孙子。

……

元晞这才知道,自己的望气术在道莲莲子作用下进步一大截,代表着什么。

她竟然能够吸收煞气!

而且,这些煞气在进入她的体内之后,顺着经脉运转,经过丹田,竟然化为她体内修炼的生气的一部分,且使她体内的生气壮大了些许。

尽管只是分毫,可元晞可以想象,若是她吸收很多的煞气呢?

当她体内的生气越来越多,必然可以达到生气外放,指挥如臂的境界,那到时候,才是不用任何法器,一草一石,皆可成法——这是望气术,也是风水师的最高境界。

元晞又意外又惊喜,就像是她本来在爬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刚刚走了一个开头,接下来还有漫长而艰难的路程,也许需要她的一生,一辈子去跋涉漫途的。

却突然有人告知她,有一条捷径能够轻轻松松上山,足以减少原本一半的路程!

以前元晞并未奢望过,自己能够达到元家先祖的国师水平,但现在,她竟觉得,自己也可以期许一下?

总之,她期待的,她的梦想,她想要的未来——

终于更近了一步。

……

元晞还是没忘了去医院探望周老。

“小晞来了?其实只是住院观察一下身体,不用这么担心的!”虽然这样说,但周老见到元晞来了,很明显非常开心,笑得亲切而开朗。

元晞递上一本书:“给您带的,解解乏。”

其实这是元晞早就想送给周老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时间,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送出去了。

周老一入手,便感觉到了这本古籍的不凡。

带着淡淡的香味,入手一抖,便会听到清脆的响声,光润如玉,细薄坚,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澄心堂纸!且这并不是近代仿造出来的澄心堂纸,而是实打实的古物,身为大收藏家还不至于会对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他震惊的是这古籍的出处——宋代!竟然还保存如此完好!

“宋代的文人手抄本诗集?恐怕是天下唯一的孤本吧!”周老的声音有些颤抖,竟然险些拿不住这本古籍,却又很快心疼起来,老心肝儿扑通扑通跳着,就是担心自己刚刚万一手滑了。

“你这小丫头,怎么不小心点,随手就这么拿出来了!”周老又忍不住埋怨。

一个爱古如命的收藏家,看到元晞就这样对待一本珍贵无双的古籍善本,竟然随意揣在背包里时,简直心疼到不行。

元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呵呵,它保存得挺好的。”

随手在家里面拿的,结果看周老的态度,好像十分珍贵的样子?

元晞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她外公那里好像有一箱子这种古籍的话。

“送给你了周老。”

周老眼睛一瞪:“小晞!这种珍贵的东西怎么能乱送人了!快点收好,可以当传家宝的!”说着,周老将古籍塞给元晞,动作小心翼翼生怕碰碎了似的,又忍不住啧啧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手段,竟然将这本古籍保存得这么好!”

元晞哭笑不得,推拒了周老递过来的手:“周老,很早我就打算送您一本,只是没有找到机会而已。其实……这种古籍,在我家有很多,都是我外公的收藏,祖上传下来的。”

周老道:“你也知道是你外公的收藏啊,那就更不能送人了。”

“反正您不必在意,安心收下就是。”元晞也没想到,随手拿了一本,结果是周老眼中的珍贵之物,好说歹说都不愿意收下,总是说心里不安。

那她能说,她外公根本就不重视这些书好吗?外公在意的都是那些风水书籍,说那些是家族的传承,是家族的根本,这些劳什子古籍善本的,向来都是锁在箱子里面,不知多久才能见一次阳光。若不是因为家里房子总是摆有法阵,对这些古籍有一种天然的保护作用,否则老早就腐朽在角落恐怕都无人知晓了,还不如送给周老这样的爱惜之士。

周老很固执,他认定了这个东西珍贵,元晞应当好好存下去,便死活不愿意收下这件礼物。

“那您拿去看看,再还给我行不行?”元晞只得退一步。

周老眼睛一亮,连声答应:“就算你不说,我也肯定是要提出的。”语罢,周老已经拿起古籍,小心翻看起来,如痴如醉,是沉心于纸页,也是痴狂于那别具一格的字体。

元晞看周老十分认真,起身打算出去走走,免得打扰他。

席景鹤却恰好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

今天他穿得比较随意休闲,不是复古的三件式古典西装,而是高领针织衫配长款呢子大衣,这种搭配最挑身材,但凡身材有一点不完美,脖子短了之类的,穿着便是滑稽,缺点更是缺点。

可是这样的搭配在席景鹤的身上,便是描述不尽的俊朗帅气,褪去古老贵族的矜贵,披戴上的,是模特般的耀眼光芒,一如画报上走出来的男模,眉目疏朗,贵气傲然。

他看到元晞也是一愣,随即冲她浅浅一笑,面上覆盖的冰雪瞬间融化,暖意涌动,眼底好似有金光浮跃,熠熠生辉。

“你来了?”他轻轻道,温柔好似潮水将元晞包围。

元晞抿了抿唇,嗯了一声:“来看周老。”

席景鹤看了看病床之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进来的外公,忍不住微微一笑,眉眼生动,俊朗如画:“看来你送来了外公很喜欢的东西。”

元晞也回头看了周老一眼,笑了笑。

“外公。”席景鹤走过去,不得不打扰了外公,“您让我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妥当了。”

周老一下子从痴迷状态中抽离出来,神情凝重:“我说多给一点抚恤金,你没忘吧?小刘去了,剩下孤儿寡母的……哎。”

可惜那白玉观音像虽然庇佑了他躲过一劫,却没能庇佑另外两人,给两个家庭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灾难打击。

席景鹤微微颔首:“嗯,会负责两家孩子从小学到大学的读书费用。”

“那就好。”周老叹了口气,心情一下子低落。

席景鹤给了元晞一个无奈的眼神,元晞也无可奈何,歪了歪头。

没想到会让原本心情雀跃的周老,一下子沉静起来。

周老摆摆手:“不必在意我这个老头子,年纪大了,难免伤怀了些。”

“您安然无恙,便是我们的最好期望。”席景鹤如实说道。

------题外话------

家人临时说起要去云南,自驾游,雷厉风行的,真是说走就走,出发时间是明后天,时间在一周左右,所以现在开始存稿,以保证每天的三千更新不断。当然,只是保底,在条件允许(有wifi)的情况下,还是不会只更三千的,五千还是有的吧,嗯,虽然不敢完全保证,只能说尽力……鳖打我!我是无辜滴啊!看我真挚的眼神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