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00 小儿啼哭

“父子不和,刀剑相向。”

席景鹤感受到元晞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有一丝不自在,随即又一派坦然,随意笑笑,道:“是你看错了吧,我和我父亲关系是不好,却也不至于刀剑相向吧。”

语气轻松,还带了几分玩笑意味。

他的心里,大抵还是希望自己在元晞眼中的形象是光明而正面的,就算不是磊落而高大,也至少不想将那些肮脏与黑暗摆在她的面前。

元晞,只要是那个干净纯粹的元晞便好了。

席景鹤并不想说,元晞也不能强求——这种事情,本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那我先回去了。”元晞突然起身。

“这么早?”

“明天再来看周老,等周老醒来了,帮我给他说一声吧。”

席景鹤也跟着站起来:“我送你。”

元晞本意拒绝,席景鹤却执意将她送出医院,并让杜和亲自开车将元晞送了回去。

接下来,他也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比如车祸的后续事件,肇事司机的赔偿,尽管已经派了人去处理,可席景鹤还是认为外公的事情还是亲自过手比较好。

还有那两位去世的外公身边人,做司机和秘书,跟了外公也有一段时间,作为雇主补助照顾一下还是应该的。

席景鹤再度忙碌起来,席子易打来的电话,也没有接。

……

不知道是不是睡了三天的缘故,元晞的精神非常好,练习画安神符的时候,一口气画了数十张,都没有吃力的感觉,反而轻松自在,如鱼得水,竟然一口气成功了好些张。

安神符不同于辟邪符,要有特定的条件下才可以作用,它的作用很大,就算没有受到煞气困扰,在佩戴了安神符之后,也有作用好处,譬如工作时候更加专注,学习的时候效率更高,偶尔还能神棍地客串一下,治治失眠。

所以说,对于现在的人们,这个安神符的作用可比辟邪符好用多了。

元晞开始学习安神符也就是之前祁静然来找她的前一天的事,给祁静然的那一张安神符也是她唯一成功的一一张。

本来她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打算要练习好一段时间这个安神符,就像是之前练习辟邪符一样。谁知道,在吃了道莲莲子之后,画符都如有神助,安神符都掌握得差不多了,完全可以进行下一符箓的学习了。

原来只以为道莲莲子是帮助提升了望气术,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份意外之喜。

元晞很是高兴,收拾了东西,早早睡下。

第二天她起得很早,不敢断了晨练,在院子里面打了一套拳,又站了一会儿桩之后,元晞才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休闲随意的衣服,打算去外面走走。

再等一会儿,就去医院看周老。

虽然断了三天的习惯,但元晞还是清晰地记得自己上次走到的地方,便继续了自己在江州城市中的寻龙摸脉。

望气术的提升果然明显,在寻龙过程中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她顺着脉络清晰的龙脉一路朝前走。

“这里应该是一个结穴点了。”元晞脚步一顿,随即拐了个弯,一眼便看到了前面的街心公园。

因为是开放式的休闲公园,所以来往的行人很多,也许这些人没有发现,但是在元晞的眼中,这个公园中的草木显得格外的茂盛葱郁,并没有一般大城市中草木应该有些灰尘,反而显得绿意盎然,干净生机。

这大概便是结穴点的作用。

元晞慢慢走着,感受着周围升腾的生气——只有自己能够看到,感受到,别人都无法触碰到的东西,轻轻游走着,似乎与自己血脉中的什么东西相互呼应。这种感觉,很奇妙。

这个结穴点虽然不是大穴,只是一个*眼,但是来往行人多,带动它的生气流转,自然会让它更加的强壮。而反过来,它又会滋养常常呆在这里的行人,尤其是早晨在这里锻炼的老人们,不说无病无灾,可身子更加康健一些,却是没问题的。老年人,不就是求个身子康健?

这样的穴眼气场,虽然无法庇佑一家富贵,但是在元晞看来,这样福泽一方,才是更应该的。

元晞找了张石凳坐下,因为是冬天,所以石凳显得意外冰冷,她坐下的时候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元晞闭上眼睛,静静享受晨曦的和煦阳光。

“呀!”一个肉呼呼的小身子突然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元晞的腿。

元晞吓了一跳,睁开眼睛,正好看见一双黑葡萄似的大大的眼睛,圆溜溜的,干净又纯粹,有着大人眼中没有的光芒和澄澈。

是一个小孩,很小很小,也就元晞小腿多一点那么高,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学会走路,脚下有些不稳,却干净利落地瞅准了自己的目标,一下子扑了过来。

小孩子长得很可爱,江州滋养的白皙软嫩的皮肤,带着虎头帽,穿着一身喜庆的衣裳,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福娃娃,可爱极了。

元晞被小孩子的目光萌化了,脸上难得的多了几分浅笑,又伸手,碰了碰他娇嫩的脸。

“你是谁啊,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

元晞刚刚问完,就看到一个老人冲了过来——

“哎呀!轩轩!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吓死爷爷了!”头发花白的老人着急到不行,又尴尬地看了元晞一眼,眼底却有警惕,“不好意思啊。”

元晞摇摇头,收回放在小孩子脸蛋上的手:“没事。”

现在拐卖小孩子的事情很多,她这个不常看新闻的人,都见了很多类似的新闻,可想而知,这位老人会关心自己的孙子,怀疑元晞这一个陌生人,是应该的。

只是,当老人想要将自己的孙子抱走的时候,那小孩儿刚刚离开元晞,便哇哇大哭起来。

“轩轩!轩轩怎么了啊轩轩!”老人急得不行,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小孩子哭得很伤心,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眼眶中滑落,看得人心疼。他的脑袋还一直往后仰,手后不断地朝着元晞的方向抓,尚且不能说话的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

元晞有些不解,可是眨眨眼睛,看到这个叫轩轩的小孩子身上那层薄薄的黑雾之后,便明白了。

那老人很着急,看着孙子一个劲儿地往元晞的方向挣脱,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还是试探性地将孙子放下——

轩轩一下子扑到了元晞的脚上,瞬间收了哭势,用还带着泪珠儿的眼睛,笑弯了,乐呵呵地看着元晞,开心极了。

老人一下子为难了:“轩轩这是怎么了……不好意思啊,小姑娘。”后面这句话是对元晞说的。

老人也很纳闷,这段时间轩轩是有点不对劲,可是也不至于会对着一个陌生人这么亲近吧!

元晞却微微一笑,突然问道:“老人家,您的孙子,最近是不是经常夜里惊哭,包括平日里,偶尔也会无缘无故的大哭?”

老人眼睛一亮:“哎哟,小姑娘你怎么知道的啊!”他一拍腿,顺溜儿地在元晞旁边坐下,倒起苦水来,“可不是跟你说的一样吗?轩轩之前还好好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总是没有缘故的哭,一哭起来吧,就不吃饭,这小脸儿啊一下子瘦了这么多,要是我儿媳妇儿和儿子回来看到这个样子,指不定怎么埋怨我们这些老人呢。”

听这老人说来,这小孙子应该是最近才放到他们这边来带一段时间的,结果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老人家心疼孙子,又担心子女埋怨,心下焦急,见了元晞便忍不住倒苦水。

老人喋喋不休地说着,元晞耐心地听着,而轩轩则扑在元晞的膝头,自顾自地玩着手指,就这样也觉得很开心,自得其乐。

老人话说得差不多了,才总算是想起来一个问题:“对了,小姑娘你是怎么知道轩轩的情况的啊?”

元晞摸了摸轩轩的头,逗弄了一下他,说道:“小孩子应该是惊到了。”

“我也去看了中医西医,吃了药,可都没用啊。”老人不解。

“不是那种惊到,而是……”元晞想了想,“是不是孩子的长辈,某天夜归回来之后,抱了孩子?”

元晞猜测,应该是轩轩的长辈回来得太晚,又恰好经过了某个煞气中的地方,身上带了一点煞气,还未来得及自然消散,便抱了承受力弱的小孩子,沾染到了小孩子身上。

轩轩这样的小孩子跟大人不一样,大人无论男女,气血旺盛,一般都会对弱一点的煞气有抵抗力,可孩子不会,孩子太过于娇嫩,也太过于干净,偶尔会看不到不干净的东西,也更加容易沾染上煞气。

轩轩就是因为沾染上了煞气,所以才总是啼哭不止的,元晞刚刚就是在轩轩的身上,看到了一层薄薄的黑雾,那就是轩轩身上沾染的煞气,这几天不仅没有淡去,反而扎根了。

老人家都是有点相信这些东西的,听元晞意有所指的这么一说,顿时吓到了:“难道,难道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题外话------

呃,虽然是100章,但恰好遇上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就只更了个9点了。什么不舒服?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是为了减肥运动结果把自己累得浑身酸痛的我这个运动残废……咳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