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99 父子

元晞当然知道,席景鹤这是在支开自己。

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她不由得脚步一顿。

那是……席景鹤的父亲吧。

可为何,明明是血缘相连的亲生父子,她却在两人相连的气运之中,看到了一抹浓重的血色,夹杂着浓浓的杀气,预示着两人的矛盾,在未来必定刀剑相向。什么样的事情,竟然会让父子反目,不顾血缘?

就算不看气运,元晞也看出来了刚才席景鹤在看向自己父亲的时候,眸光冰冷,没有半分感情,那位伯父也是如此,看席景鹤的目光,完全不像是在看自己唯一的儿子。

两人的关系太过于怪异!

可是,元晞并不好去猜测太多。

而刚刚席景鹤虽然是随口一说,可元晞想到周老住院,肯定会需要一些生活用品,反正自己现在没事做,便打算到医院楼下去买点东西。

路过一间间病房的时候,元晞突然发现周围的世界在慢慢变成阴霾满满的灰色,明亮的天空被沉沉死气覆盖,是死气,也是病气,这种东西,在医院尤其明显。

只是,元晞自己都意外,她是怎么看到这些东西的,如此清晰,虽然丝丝缕缕有些混乱,但她却仍然能够顺着每一根的脉络,准确地找到它的源头。

这可是元晞以前完全达不到的能力。

难道是道莲的能力?

元晞这才想起,自己可是服用了道莲,还为此昏睡了三天。而道莲给她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她虽然不清楚,现在看来,这种变化或许就是她最为迫切的,也是最为希望的东西。

元晞重新抬脚走着,空气中浮动的只有她才能看到的病气,被她周身无形的保护罩给推开,好似层层叠叠的海浪被拍开,畏惧地瑟缩在角落,不敢靠近元晞。

元晞微微一笑,脚步轻快了些许。

……

病房内,周老对待席子易这个唯一的女婿,虽然有些冷淡,却也不至于厌恶。

席子易拍拍手,让门外自己的助理提了一堆的保健品进来,放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一下子就将空荡荡的柜子给堆满了。

席子易温和有礼地笑着,完全看不出在外面的风流倜傥,在老丈人面前,他就是一个完美的绅士。

“我听说中国探望病人的习俗就是要带营养品,这是刚刚在外面买的,爸您多吃点,养好身体。”席子易贴心嘱咐,入乡随俗。

周老的表情看不出喜恶,只是淡淡点头:“你有心了。不过我伤势不重,过两天就出院,可惜这些东西,浪费了。”

“怎么会浪费,阿鹤,到时候记得将这些东西送到外公家里面去。”席子易随口吩咐着儿子,一副谦恭孝顺的样子,简直算得上是模范女婿了。

可惜,席景鹤不买他的帐。

席景鹤只是随意扫了席子易一眼,一言不发。

是的,外公是不知道当年母亲去世的真相的。

席家岛在遥远的海外,外公年迈的身体不容许他长期走动,除了结婚的时候去过一次,之后也没能去探望他的女儿,唯有女儿带着外孙探望过他几次,不过时间都很短暂,便要匆匆赶回席家岛。

那个时候,外公看到的只是席家岛的光鲜亮丽——席家一个自晚清就迁出中国的世家大族,在海外扎根散叶,势力庞大,在好几个国家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早就升级为老牌的大资本家族,财富难以想象,富可敌国并非夸耀而是事实,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席家甚至可以动摇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

这是席家给人的外象,让人羡慕而向往的。

从小将闺女捧在手心,如珠如玉长大的周老,心想这个大家族还是很欣喜欢迎女儿的加入,再加上她的丈夫在旁,怎么也会过得舒心称意的。

他哪里知道,自家女儿进了席家,就好像是进了一个地狱魔窟。

那个家族,只是一袭外表华美的锦缎华袍,实际上内里早已腐朽,爬满了虱子!那些好吃懒做全靠家族养着的闲人,那些野心勃勃,一心想要上位的族人,还有他的父亲。

席子易,这个男人,席景鹤至今都没能看透。

正如他的能力,就算胡作非为,花心浪荡子,却能够牢牢掌控家族大全,撬下自己的老父亲,踢走自己的兄弟,压着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把持着席家庞大的势力,多年来未曾被动摇过分毫。

席景鹤相信,席子易也许是真的爱过母亲的。

可那又如何?

席子易的本性就不是一个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停留的男人,他注定是花心的,偏偏却害了他痴心专情的母亲,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就此万劫不复。

席子易和母亲之间的爱情,轰轰烈烈只有三个月,两人爱得无法自拔,一开始则是席子易追求的母亲,因为她的美丽和温柔,自称深深爱上她,那如火般的热情焚烧了从未接触过情爱的女子。

不过,席子易注定薄情寡性,他的爱来得猛烈,前所未有,可去得也快,慢慢就淡了。可对于席景鹤的母亲来说,这份感情却从一开始的平淡,而越发的浓烈,以至于变成至爱。

一个已经开始抽身,一个却在慢慢深陷——结果,不言而喻。

席景鹤的母亲因为这段婚姻,和那个她深爱的男人,不得已接受着痛苦的精神折磨,还要面度席子易这个残酷冷情的父亲,对待儿子同样不留情。

那个女子本来应该是开得正美的娇艳花儿,若是没有遇上席子易,也许她会接受一段完美的恋情,从呵护她的父亲,到另外一个呵护她的男人手中,成就一段绚丽芳华。

可是,她遇上了席子易,便注定只有枯萎消散。

周老是知道女婿有点风流,却也以为这是在女儿去世之后的事情,毕竟他曾经见过席子易为女儿俯首痛哭的模样,一个会为了妻子真心痛哭的男人,怎么也不会太过于绝情。

花心风流他可以理解,周老不是横行霸道的性子,不会要求女婿在女儿死了之后,也从一而终,不能再去找别的女人。虽然周老对席子易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不过作为唯一的女婿,还是希望他可以幸福的。

周老没有想到,活过一辈子的他,这一次却看错了。

对于席子易来说,就算他唯一爱过,真正爱过的人,是席景鹤的母亲,但他还是会在外面有无数多的女人,会冷落席景鹤的母亲,却也会因为她的去世,而痛哭,哭过,痛过,却也罢了。

这就是席景鹤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地方。

席子易,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男人。

如今,席景鹤对于席子易为了外公,匆匆从京城赶过来的举动无动于衷,他的冷淡席子易好似习以为常,并不以为然。

在跟老丈人闲聊了几句之后,席子易没打算多留,起身打算离开,晚上他还要回京城,去参加一个聚会Party。他的私人飞机就在江州机场停着,随时都可以起飞。

为了不让外公起疑,席景鹤亲自将席子易送到了走廊上。

“您慢走。”席景鹤说道,可姿态和眼神,却没有透露出任何的恭敬。

席子易不在意地笑笑,说起不相干的话题:“阿鹤,刚才的那个女孩儿,是你喜欢的人?”

席景鹤面无表情:“问这些做什么。”

“这个当父亲的,当然是好奇儿子的恋情啦!可惜你像你的妈妈,不像我,不然也是纵横情场的一把好手哈哈!”

席景鹤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看着自己的父亲,与自己极为相像的模样,已经带上皱纹的眼睛,仍然是他看不透的深沉。

他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如何轻松的提起母亲,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种亵渎。

可席子易的表情随之就冷凝起来:“不过,我看那个女儿的家庭条件应该不好吧。”

席景鹤一愣,不知道席子易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席子易轻哼一声,也不算显摆:“真正富贵人家养出的女儿,怎么会像她一样手上有茧。模样虽然漂亮,却没有应有的娇气,早熟的不太像是年轻人。还有她的衣物,也不太讲究。如此,怎么会是与我席家门当户对的女儿呢?”

在席子易看来,普通的有钱人家,都不算是条件好,对于席家来说,那就是条件差!

事实上,元晞手上的老茧,就是她从小跟随外公在山里长大,做各种活儿而磨出来的老茧。还有她对于衣物,更是不会讲究,只要穿着舒适就行。尽管如此,她的衣服也不算便宜,千元左右,在席子易口中,去而成了不讲究。

席景鹤的眼底阴沉浮动:“没错,她家庭一般,可对于我来说,只有她!”

他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也表明了自己唯一的决心!

席子易并不意外:“年轻人,呵呵,等到你再长几岁,就知道女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堂堂席家的继承人,怎么能够选这样一个普通女孩儿做席家主母呢?玩玩儿还是可以的,呵呵,别忘了索菲亚公主还在等着你。”

他说着,抬手想要拍拍儿子的肩,以示告诫。

席景鹤却避开了他的手,压抑着怒气:“所以,就像你一样?”就像你一样,对母亲不闻不问,口口声声说爱她,却也是你亲手害死了她!

席子易对此也不觉得窘迫尴尬,坦然到令人生气:“像我?那就更好了,什么样的女人不会留在心上,怎么都无所谓,作为席家的家主,自然不会被任何东西所干扰。”好像没有听出席景鹤的言下之意。

席景鹤抿了抿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带着一丝讽刺说道:“原来,这就是父亲您的成功之道。那你是否想过那些女人,想过……母亲?”

席子易扫了席景鹤一眼,这家伙的性格有些像他的母亲,这可不太好,小时候的那些训练怎么没起作用。

“要做一个强大的人,尤其是席家的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无情,不要被其他的东西所动摇干扰。”席子易难得的带上了三分严厉,就此喝道。

席景鹤沉默了一会儿,嘴角一动:“我会学会的。”

无情这东西,不学会,怎么用在你的身上!

席子易这才点点头:“我先走了,照顾好你外公。”

席景鹤默默看着他离去,眼神讽刺。

如今的席子易尚且不知道自己当初养了一头怎样的狼崽子,还担心席景鹤的性格太像他那优柔寡断的母亲,殊不知,席景鹤的性格是最像他,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的狠毒,他的手段,他的无情,他的冷血——所有的一切,席景鹤都学了个十成十,终有一天会用在席子易的身上,让他品尝一下当初母亲尝过的绝望滋味。不,更甚。

席景鹤回到病房里面的时候,却发现外公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将情绪掩饰得很好,看不出半点刚刚的讽刺与愤怒。

“外公你想要吃点苹果吗?”他在外公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顺手拿起旁边果篮中的苹果,做起架势要给外公削苹果。

周老突然问:“你和你的父亲之间,有矛盾?”

席景鹤神情淡淡:“怎么会,外公你误会了,只是见的时间不多,感情不深,怎么会有矛盾。”

他说得太自然,好似本就如此的事,又好似演练了千百遍,如此顺畅。

换做别人估计就相信了。

可周老了解自己的孙子,他清楚刚才孙子无意中流露出来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也许你不愿说,但外公相信你有自己的道理。”周老并不认为,自己女儿教导出来的儿子,会是狼心狗肺的家伙。

那唯一的理由,便是那个男人的错了。

席景鹤有些意外外公会这样说。

周老拍了拍席景鹤的肩膀:“只要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行了,外公一直站在你的背后,失败了不要紧,外公还在这里。”

席景鹤心里一动,却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哪里会有什么成功失败,外公你想多了。苹果要切开吗?”

他说着,将削去皮的苹果划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方便外公吃。

周老这个年纪已经算是牙口好的了,拿着孙子给削的苹果,咔擦咔擦吃了起来。

……

医院门口,提着一个小塑料袋的元晞,顺着原路走了回去,故意放慢了步子,再加上医院周围的环境也好,看起来倒像是在散步。

恰好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路过。

车后座,熟悉的面孔一扫而过。

元晞敏锐的目光随之一顿,又很快挪开。

席子易也看到元晞了。

这个女孩儿的确是惊艳的,难怪自己那个木头似的儿子会喜欢她。这般独特的风骨,冰肌玉颜,连乌黑的发梢都精致到完美,出众的更是那分与众不同的灵韵,犹如天成,得天独厚。

若是再年轻二十岁,席子易也会愿意追求这样的女孩儿,为她如痴如狂。

可是现在的席子易,是四十岁的席子易,用四十岁的心态思考问题,外表也不过只是一副皮囊,重要不过权力。权力是不会变的,只要抓在手上就是自己的东西,而美人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无趣,变老。

只是,席子易的目光在掠过元晞的刹那,心里突然升腾起点点的不安。

不安着什么,他也不知道。

席子易收回目光,只以为是自己想多了。

元晞眼见着席子易都已经离开了,便加快了步子回到病房。

“你真买了东西?”席景鹤一愣,看着元晞手上的塑料袋,“抱歉,我刚刚只是……”

元晞顺手将东西放下,解释道:“周老不是要住院观察两天吗?肯定会需要一些生活用品,我刚刚问了护士,买的必需品。”

周老笑道:“小晞就是个贴心的,哪里像是阿鹤这样的男人,比不上哦!”

若是可以的话,他倒是真的希望小晞能够和孙子在一起,再没有比小晞更加称心如意的孙媳妇儿了,什么方面都对胃口。

只是周老心底的想法还是顺其自然,他不确定孙子对元晞是否是真心实意,就算是真心的,这份真心能够维持多久他不知道,只能看儿女们自己的造化,免得他一个老头子,害了人家好女孩儿。

席景鹤也算是看透外公的想法了,老人家的态度都摆在这儿了,又坚决,不可能改变,他也只得放弃曲线救国的方式,走直接攻破的路线了。

聊了一会儿,护士进来给周老检查了一些血压,周老有些倦了,毕竟经历了一场大车祸,别说这样的老人家,就是年轻人也会精神疲惫。

没过多久,周老便睡去,元晞和席景鹤也退到了门外。

“你和你的父亲……”元晞话一收,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席景鹤一脸轻松:“哦?你看到了?”

“嗯,‘看’到了,还看得很清楚。”元晞顿了顿,“你们是父子,为何矛盾不可调和?”

席景鹤不解地看了她一眼。

元晞淡然解释:“风水师,难免会看到一些东西。”

席景鹤一下子好奇了:“那你看到什么了?”

------题外话------

啊哈,下一章就要破百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