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98 车祸

“你有一段时间没去见我外公了吧,上次我去找他,他还在念叨你。”席景鹤说道。

“周老?”元晞脸上随即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你知道的,我是风水师,之前一段时间,比较忙。”可很久没去看周老毕竟是事实,“这周末周老有空吗,我想上门拜访。”

席景鹤微微一笑:“我外公他很闲,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欢迎。”

周老若是听到席景鹤这么说自己,面不改色的撒谎,估计也是老脸微热。

是该去见见周老了,偶尔去一次,也是有惊喜的——“我上次去周老家,在那里见了一尊白玉观音像……”元晞话题被勾起,不由得主动说起之前在周老那里见过的新入藏品。

周老是个大收藏家,这样的身份,也为元晞打开了一扇意想不到的大门。

法器之类的东西,其实可以归属在古董文玩中的,虽然严格说来搭不上边,可是在琢磨法器的时候,它的形制以及年代出处,都成为了很好的素材提供。毕竟,法器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成功的,而需要时间的积累。

这个方法,还是元晞在跟着周老接触到收藏之后才想到的,惊奇不已,也因此学会了很多辨别法器的方法。

而上次在周老那里见到的白玉观音像,若不是元晞看到了它身上的气场,估计周老也只会以为那是一件普通的古董,顶多外形优美一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灵韵。

而在元晞点破之后,周老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法器,可以镇宅辟邪的,比元晞送给他的八卦钱,作用更大。

八卦钱庇佑一人,这白玉观音像,却可以庇佑一家。

元晞说了一会儿,看了看席景鹤的神情,话音一顿:“……抱歉,我忘了周老说过,你对收藏不感兴趣。”不得不收了话题,意犹未尽。

为此周老没少在元晞面前唉声叹气。

对于一个大收藏家来说,虽然拥有无数珍贵的藏品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可随着时间流逝,自己越来越年迈,下面却没了继承自己喜爱之物的后辈……对于收藏家来说,每一件藏品,都是辛辛苦苦得来,不管是真是假,它都代表着自己的人生步履,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弥足珍贵。

而某些民间收藏家,因为没有喜爱收藏的子孙,在年老去世之后,不肖子孙们为了获得更多的财产,大部分会选择将这些收藏品卖掉。在没有一个同样喜爱收藏的人之后,所有的子孙后辈,都会认为这些东西所谓的藏品没用,还不如换成真金白银。

稍微孝顺一点的,还会留下一两件长辈特别喜爱的作纪念,若是不孝顺的,估计长辈前脚去世,后脚就把所有东西卖个干干净净,还兴奋自己得了这么一大笔遗产。

这是悲哀,对于周老来说也是如此。

周老只有一个女儿,席景鹤是他唯一的外孙。而他是堂堂大收藏家,手中珍宝无数,过亿的古董就不知道有多少,更不要说有很多东西,在他看来都是无法用价钱来衡量的。

这些东西不可能留给那些不熟的子侄,唯一的外孙又是个不喜欢收藏的。

可想而知,骄傲了一辈子的周老,在这件事情上有多么的郁闷了,遇上难得的谈得来的忘年交元晞,难免会多说两句。

元晞简单说了一下周老的想法之后,席景鹤却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反应。

因为,这件事情,其他他早就已经有想法了。

他本来没打算说出来的,就连外公他也没想多说,因为席景鹤从来都不是一个多言的人,不过如今感受到元晞目光的注视,席景鹤缓缓道——

“其实,若是外公百年之后,我打算为外公修建一座博物馆。”

席景鹤也许冷血,可是对于他眼中唯一亲人存在的外公,他不会吝于付出。

比如修建博物馆,先不说各种相关手续,就是各种古董的管理费用,博物馆的占地装修以及各种安保费用,杂七杂八,加起来并不是小数目。

对于席景鹤来说当然不是负担,难得的,是他这份心意。

元晞觉得自己对席景鹤有些改观了,难得看到他的这样一面。

“周老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两人随口聊着,不自觉来到了别墅区配套的小公园。

相比起刚才大马路上的清冷,这个小公园可就热闹多了,少不了小区内晨起出来锻炼的大爷大妈。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在这样房价昂贵的别墅区住着的人,应该都是富贵而矜持的,可现在看来,他们跟普通的大爷大妈没什么区别,照样跳广场舞,除了声音小,规模没那么大,所有都很接地气儿。

当然,八卦的性子,也一点儿不少。

元晞一家搬过来的时候,就因为方妈爱唠嗑的性子,和周围人关系打得不错,所以这里不少大妈都认识元晞,眼看着元晞居然和一个男人走过来,还是一大早的……

大妈八卦热情起来,是很恐怖的。

元晞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被一群好心热情的大妈包围了——

“小晞啊,这是你的男朋友吗?这么早出来散步啊!”

元晞还没来得及回答。

“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啊,没怎么见过啊,小晞应该多带着出来转转的,让大妈们看看!瞧,长得多俊,比那什么教授的好看多了,养眼!”

席景鹤莫名觉得愉悦。

“小晞都上大学了,快大二了吧,也该交男朋友了,要好好交往一段时间看看,才能知道合不合适,千万不要盲目迈入婚姻的坟墓啊!看看大妈们的教训!”挺新潮!

元晞想要解释:“他不是我男……”

“小晞这妹儿,长得乖,又漂亮,也就是小伙子你这样的男人配得上啊!小伙子多大了,哪儿的人啊?什么时候认识晞晞的啊……”

席景鹤一开始还挺高兴别人说自己是元晞男朋友的,可是随着大妈们查户口般的架势展开之后,也只能落荒而逃。

元晞和席景鹤好不容易从一群大妈们的话题轰炸中跑出来,只觉得逃出生天,深深吸了口气,这才陡然一松。

“扑哧。”元晞看了一眼狼狈的席景鹤,忍不住笑了。

席景鹤敲了敲元晞的脑门儿,动作亲昵不言而喻:“很好笑吗?”

元晞竟然没觉得不对,只是弯着眼睛,笑意满满!

席景鹤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却看到的是一个陌生号码,随即接通放在耳边。

“什么!”席景鹤听了一句话,便变了脸色。

元晞也吓了一跳。

席景鹤给人的感觉向来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他淡定从容,天生的贵族风范,好似要将礼仪刻画到骨子里,就算遇到火灾地震,也不会失了半分妥当。

元晞是例外,现在,则是意外。

席景鹤挂掉电话的时候,仍然有些慌张。

总是习惯将一切掌握于手的席景鹤,大概也是第一次品尝到这种感受吧。

“怎么了?”元晞直觉是不好的事情。

席景鹤茫然地看了她一眼:“外公……出车祸了!”

“周老!”元晞大惊失色,风淡云轻的她也多了几分焦急的神色,刚刚可还说起周老的,“情况怎么样?很……很不好吗?”

席景鹤的表情太吓人了。

席景鹤垂下眼眸,莫名的情绪在眼底翻滚,说不清是悲伤,还是慌张。

“医院说,车祸很严重,和一辆大货车撞在一起,司机当场死亡,副驾驶座的秘书也在抢救,而外公还没有从急救室里面出来。外公年纪大,所以很危险。”他有条不紊的将情况说来,好似颇为镇定,可也就只有他颤抖的手,才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他的爷爷奶奶去得早,没什么记忆,而父亲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符号。在最爱的母亲去世之后,他唯一牵挂的亲人就是外公。

现在,外公出事了……

元晞站在席景鹤面前,能够感受到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悲伤绝望的气息。

她想要安慰他,肩膀太高,便伸手握住他紧紧攥成拳头的手。

席景鹤的手一松,还带着冷汗,将元晞的温软下手卷了进去,紧紧握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宁,他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元晞忽然想到了一件东西:“对了,我之前送给周老一枚八卦钱,那是法器,可以逢凶化吉,只要周老戴在身上,此次肯定会无恙的!”

“真的!”席景鹤突然有了希望,惊喜地看着元晞。

元晞重重点头,凝视着他:“相信我。”

席景鹤当然会相信元晞。

只希望外公是带着那枚八卦钱的!逢凶化吉!

席景鹤打了电话让杜和和司机开着车过来,送他去医院,元晞也不放心周老,跟着一起上了车。

车子的速度好似席景鹤焦急的心情,在能够容忍的限度内,速度飙到了最快,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这一次,只用了十五分钟。

急诊科一贯忙碌,冲进去的时候,很困难才抓住了一个人,问清楚了急救室的位置。

“谁是周铭泉的家人?”正好有护士高声问。

席景鹤两步冲了过去:“我是!”

护士被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的高大俊美男子给惊艳了,只觉得那浓浓的男性气息包裹了自己,不由得面红心跳……

“护士。”席景鹤皱眉,不悦,小护士也随之一个哆嗦。

小护士按捺着内心的畏惧,颤巍巍道:“你,你是患者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孙子,他现在在哪里。”

小护士指了指他身后那道门:“急,急救室。”

席景鹤焦急转过头冲到急救室门口,手术中的灯正好熄灭,随之便有人被推了出来,看不清容貌,因为,被盖上了白布。

那白布如此刺眼,让席景鹤一下子回到了很多年前的记忆。

族人们冷漠的脸。

那个男人没有一丝悲伤的眼睛。

妈妈紧闭的双眼。

还有微微笑着的嘴唇。

喧嚣,嘈杂,各种声音突然涌入他的脑袋,让他头痛欲裂,差点儿晕厥过去。

元晞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迅速问了随之出来的医生一句:“请问,这位是周铭泉吗?”

医生摇摇头,又怪异地看了两人一眼:“你们是周铭泉的家属吧,这是和周铭泉一起的人,而周铭泉先生现在在普通病房。”

“你看,不是。”元晞提起的心也随之落下,扶着席景鹤,对他轻声说道。

席景鹤不自然地扬了扬头,有些窘迫,却还是迫不及待地找到了普通病房。

走进病房,一眼就看到病床上坐着的那个精神奕奕的老人,双眸闪烁有神,身上没有任何明显外伤。

周老惊讶地看着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两人:“阿鹤,小晞!你们两人怎么会在一起!”

元晞还未开口解释,席景鹤已经大步走到外公床边,虽未完成显露情绪,却也有些失控地握住了外公瘦弱的手臂,沉声关切道:“外公,哪里受伤了?”

周老看着孙儿的模样,原本以为这孙儿有些冷血,可现在看来,并不能一概而论。

他拍了拍席景鹤的手背:“我没事,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医生说,在医院观察两天就好了。”

一旁的护士有意开口,便笑道:“是啊,老人家福大命大,几乎都没受伤呢!”

虽然高兴,可周老也立马低落起来:“可是,老张和小刘,他们没能抢救过来,两个年轻人……哎,可惜了,倒是我这个老头子活下来了。”唏嘘不已。

其实,刚才元晞和席景鹤在急救室门前看到的盖着白布的人,就是周老的秘书小刘。

这个秘书虽然是最近才换的,可好歹也相处了几个月了,多多少少有点感情,周老想起来,还是有点惋惜伤心的。

席景鹤却觉得只要外公活下来就好,其他人无所谓了。

“您老人家肯定会活下来的。”

也是后来席景鹤特意询问了,才知道车祸的经过有多么的凶险。

周老的车,几乎是和一辆吨级的大货车迎面撞在一起的,前座首当其中,受到的撞击力最大。可是后座也差不多,周老当时甚至没有系安全带,整个人都甩了出去,却莫名的毫发未损,轻微脑震荡估计就是脑袋晃得有些厉害,或者是在什么地方磕到了,与这次生死大劫来说,已经是幸运中的幸运了。

周老说起,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一件诡异的事情。

“对了,小晞,我觉得出事的时候,我胸前有什么东西在发烫,就是你送给我的那个……”周老说着,急忙从脖子里面扯出来一根红绳,上面挂着一枚铜钱,“哎!怎么裂了!”

周老皱着眉头,很是不解。

元晞却早有预料地微微一笑:“周老,其实这是应该的,毕竟它替你挡了一劫,还是这般的生死大劫,估计以后,没什么作用了,只能当一纪念品了,如果您愿意的话。”

周老有些难以想象:“小晞,你的意思是,是这枚铜钱护住了?”

话出口,他立即觉得应该是这样。

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就突然发现自己胸前光芒大作,然后自己就被什么东西给护住了,不然也不会有这次车祸之后的平安无事。

元晞将这枚八卦钱送给他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这东西可以辟邪镇宅,逢凶化吉,如今,不正是应了逢凶化吉?

周老其实早有猜测,只是在元晞出口解释的时候,才彻底确定了这个事实。

他摩挲着手中的黯淡无光的八卦钱,觉得很震撼。

这枚八卦钱,之前是内敛光华,看起来好似只是普通的古朴铜钱,但总给人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但是现在,铜钱彻底没有了光芒,而且还有一条大大的裂痕,还好没有断开。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保护了自己?

他心里面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对此类东西的怀疑态度,不由得苦笑着摇头。

“小晞刚刚说可以当纪念品?”周老突然道,“看来我应该留下这枚铜钱了,它会是我最珍贵的收藏品。”

席景鹤稍稍松了口气,很乐意见到外公的坦然,而没有因为身边两个人的去世而伤心,毕竟伤心也伤身体。

“咚咚。”有人敲响了病房门。

几人回过头,却看到门口站着一穿着古拙西装,虽年近五十,却保养有度的一位翩翩中年俊美帅大叔,他一身的气度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包括那长相。

元晞看了一眼席景鹤,才猜测这人应当是席景鹤的父亲。

“阿鹤已经赶过来了啊。”男人轻轻笑着,说不出来的风度有礼,抬脚走进来,带了几分关切地看着周老,“爸,您没事了吧。”

周老的态度说不出熟稔,也说不出疏远,只是平平淡淡的——

“嗯,你来了,劳烦。”

席子易笑道:“爸您这是什么话,毕竟我是你唯一的女婿,哪里是劳烦的事儿。”

他轻轻笑着,风流眼眸在元晞身上一扫而过,有些惊艳于这少女不同寻常的气度,便问:“这位小姑娘是?”

“我的……朋友。”席景鹤言简意赅,又转而对元晞说道,“小晞,你能帮我去买点东西吗?”

元晞点点头,跟席子易随口打了招呼,便出了病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