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54】

听到惨叫,院外面的人立刻冲了进来。

钱陇和小黑正好走到院门外面,便见到慌张的正院的人四散飞奔出来,一见到他,便叫着,“大管家,不好了……”

钱陇见他们脸色煞白,心大惊,急问,“什么不好了!”

“老爷……老爷他死了!”

钱陇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小黑一把扶住他,暗地狠狠的掐了一把,将他痛清醒。

“大管家,赶紧进去看下,我去告诉姑娘。”小黑顾不得他,立刻拔腿狂奔。

小黑脚下的功夫是沉欢身边的人最好的,不一会儿就到了玉春院,因为着急,一路就狂喊,“姑娘,老爷死了!姑娘!老爷死了啊!”他的声音洪亮,很有中气,刺破云霄一般直穿内院。

沉欢立刻跳起来,刚想出去,赤冰忽然闪现,抓起她就飞向正院。

甘珠和春莺赶紧提气追上。小黑跑了一半,看见沉欢在天上飞跃,忙叫着,“静能、静悟,赵熏带着你的人赶紧去正院。”说着转身追着沉欢她们去了。

钱陇刚进门,便见吕氏呆呆的站在床前,不哭不闹,看上去有些冷意。心里一惊,老夫人杀了老爷!

他还没说话,沉欢已经被赤冰带进院子,她往院子里一站,“甘珠你带人将老夫人的人全部严密保护好,不准任何人靠近!也不准她们和外人说话!静悟你赶紧启程去盛京向三叔报丧,让他马上回来处理后事。静能,你去叫府医赶紧过来,然后到镇上去把最好的大夫和仵作请来。”

甘珠和春莺立刻撸袖子抓人,赵熏他们也赶到了,还没等院子里的反应过来,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嬷嬷全被带走关在了正院偏房里。

花溪平日冷静,但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有些发慌。但她看到吕氏呆怔的模样,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甘珠和春莺将门一关,一左一右把着门,谁也靠进不了。

沉欢这才进门,看了一眼床上,对发呆的钱陇道:“钱叔,我已经让人去报官了。”

静能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府医已经被他连拖带拽带来,自己忙跑出去找大夫和仵作去了。

府医进屋见状,吓得手都抖了。

“府医,赶紧看下老爷如何了。”沉欢站在床外两尺,沉着脸道。

府医用手探了探,倏然收手,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老泪纵横,“老爷殡天了啊……”

沉欢立刻道:“府医,你细细瞧瞧老爷为何而死。县衙和仵作来前你不要走。”她环顾一周,看了一眼呆立的人,“这屋里的东西一样不准动!赵熏你带着人再加上府中的护院将正院围起来,任何人不准进到这个屋里!”

她看着还不能相信眼前事实的钱陇,道:“钱叔,这里就交给你了。在事情没弄清楚前,这个院子的人一个不准出去!”

钱陇这才醒过来,相信老爷的确是死了,眼泪立刻就滚了下来。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就往床爬去,“老爷啊,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你让钱陇怎么好啊!”

沉欢走过去,扶住他,低声道:“钱叔,眼下正乱成一团,正需要钱叔主持大局,出来调停和安排,如果误了后事,岂不是对不起老爷?”

钱陇一愣。

“府中有没有备下的殇服,赶紧拿出来准备着。”

钱陇闻言忙抹了眼泪,“多亏姑娘提醒。老奴这就去安排。”

吕氏瘫坐在床下地上,一张脸顿时老了十岁,死灰一片,呆呆的不哭也不言语。

府医抖着身子走过来,如今也只有四姑娘在房中,他只能向她汇报。

“四姑娘,老爷……老爷是被毒死的。”

沉欢猛回头看他,“毒死的?”

府医惶恐点头,递过来一枚银针,“是剧毒,砒霜。”

沉欢看了一眼,扭头看吕氏,沉思片刻,走出屋外对小黑道:“小黑,你赶紧去县衙报官。”小黑点头立刻跑了。

赶来的程智刚好听见,忙上前低声问道:“姑娘,马上报官可有危险?”

沉欢摇头。

秦功勋死于中毒,那就是有人害死的。当时服侍在身边就是吕氏和她身边的人,不论如何,吕氏都脱不了干系了。但是,就算查出来是吕氏,秦松涛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亲生母亲被押上刑场,对感情和对他的前途都是无益的。最终,很可能就会不了了之。

程智低声道:“如果我们不报官,等秦松涛回来,我们可以以秦府的名声胁迫他烟尘吕氏,这样一来,他也无法为秦中矩讨公道,吕氏也一定倒霉了。”

沉欢沉着脸摇头,“你不了解我秦松涛。他不是那么好拿捏的。若是他知道老爷是中毒而死,而我们不报官,他反咬一口我们又该怎么办?”

吕氏是秦松涛的亲娘,就算不是为这个,他也会为了自己的名声,将此事压下去。他对决不会承认吕氏杀害秦功勋的。而吕氏因为秦松涛的刻意隐瞒,一定会得寸进尺,怂恿秦松涛嫁祸到她身上。

程智闻言皱眉点头,“如此说来,还真要报官,至少他要掩盖也得想法子。也难掩盖全了。”

“哼,当然,秦松涛自然会私下买通县衙,毕竟余杭县衙是苏家的人,苏家未倒,他们遇到那么大的难题,也会同仇敌忾的。不过,他有权,我却有钱。再说了,我还有表叔谢家不是?如今的表叔手握实权,肯定比一个侍讲的分量要大得多。实在秦松涛想赖,我就扯张虎皮当大旗。”

程智点头,“是的,四姑娘想透了,就什么都不怕。”

沉欢点头。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轻易动用表叔的力量的。

“先生,你去迎一下县令,告诉他我和谢家的关系。再提下姐姐的身份。也可以告诉他,我舅舅和许大人是怎么入京做官的,他看在自己前途上,自然知道分寸。”

“好的,我明白了。”程智忙往大门而去。

余杭新调来一个县令,沉欢并不清楚他是谁的人。此人叫做晋中,她没有和他打过交道,可透个底是必要的。说不定此人也能收拢到自己战队中,如此,以后她便方便了。

“欢儿。”

沉欢正想在院子里石凳坐下想想,便听见苏氏的叫声。

忙迎了上去,红着眼圈,紧张的道:“三婶……这可怎么好?”

苏氏脸色发灰,紧张的一手拉着秦嫣,一手拉着沉欢,身子用力的发抖。

沉欢紧紧的环着她的手腕,指着屋内道:“府医说老爷是被毒死的,沉欢都不敢进去看呢。原先只有老夫人在服侍着。钱叔这会也在里面,三婶赶紧进去看吧。”

钱陇听见她的声音,忙出来,红着眼圈弯着腰,“三奶奶,老爷……真的去了。”

苏氏头一晕,身子晃了晃,秦嫣和沉欢赶紧扶着她。

“扶我去看看……”苏氏禁不住哭了。

秦嫣暗中拉住她,低声道:“母亲,老太爷的模样一定很吓人,母亲身子不好,会被惊到的。不如赶紧安排香烛纸钱的事宜吧。”

秦嫣的话提醒了苏氏,既然老爷都走了,看情形便是吕氏下的毒手,苏氏进去了,万一被吕氏拉住为她做什么证明的,就难脱身了。怎么说吕氏的嫌疑最大,之前胆敢打夫君,如今自己最疼的儿子要被赶出府了,难保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但是,沉欢也有可能做这事。

她赶紧住脚,看着钱陇,“府里应该都有这些,你赶紧让你媳妇去库房拿了。得赶紧好好的送老太爷上路。哎……怎么会这样?”说着抹了抹眼泪。

沉欢叹了口气,“我已经吩咐人去报官请仵作了。究竟是怎么会是,谁也不能断言。等下我让人将哥哥姐姐都请回来。三叔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他们回来也要三天了,到时候让三叔拿主意。”

程智这会陪着晋中赶来了,晋中还带着捕快和仵作,这时天已经快亮了。

晋中看上去三十多岁,长得倒是中正,很认真的带着人立刻忙碌起来。

沉欢忽然想到什么,看了一眼程智。他立刻醒悟,往外走了点。

苏氏如今是管着中馈,便开始忙了,秦嫣跟着帮忙,就没有人太注意沉欢。

沉欢走出去几步,程智跟了上来,她低声道:“有件事非常重要。秦府的产业全在老太爷手里捏着。如今他忽然死了,只怕很快就有一翻风雨。你去找钱陇,不管怎么说,就要他把全部的账簿、地契拿到手,不需遗漏一件!切记!”

程智眼睛一亮,“好,在下马上去!”

整个秦府都笼罩莫名恐惧之中。

除了下毒者,没有人预知秦功勋的死亡,就连沉欢都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沉欢坐在正院的石凳上,看着满脸紧张的各人,不由沉思。

前世秦功勋是她十八岁那年,也是秦松涛当上二品大员那年才死的,如果没有这次意外,他起码还要活五年。本来她以为,有这五年,足够自己将秦府搅得天翻地覆,还要将秦府的家产全部夺过来。没想到不知那只黑手打乱了她的计划,使她不得不重新思量。何况,如此一来,就逼得她要提前直接面对秦松涛了。

烟翠和云裳围在她周围,金嬷嬷提着一个食盒过来。

云裳过去接过,打开食盒,是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和红豆包子,也是沉欢最喜欢吃的。

“姑娘熬了一夜了,瞧眼睛都红了,赶紧喝碗粥下下火。”金嬷嬷心疼的看着沉欢。

沉欢接过,埋头喝了起来。

沉欢接过,埋头喝了起来,忽然抬头,看着云裳,“有人去通知马姨娘她们没有?”

云裳想了想,“不知道呢,要不奴婢去看下。”

沉欢点头,“去吧,把马姨娘叫过来。”

晋中让人将吕氏请了出来,吕氏精神恍惚的走出来,抬头看见悠闲自得的坐着吃早饭的沉欢,不禁怒从心来。可院子里负责把守的是沉欢的护院,她也不敢乱来。

不一会儿马姨娘红着眼睛带着媳妇匆匆而来,见到吕氏哭着上前,“夫人,老爷是怎么了……”

吕氏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没理她。

沉欢吃完抹了嘴,“不用急,县令大人在里面查着呢。凶手一定能找到的。”

吕氏和马姨娘迅速看了她一眼,神色各异的扭开头。

晋中带着仵作和府医一起忙乎了好一阵子,天已经大亮。

程智走进院子,冲着沉欢看了一眼,她立刻明白到手了,心里松了松,便坦然了。

钱陇带着人拿着白色帷幔将院子布置起来。

晋中神色沉稳的走出来,扫了一眼院内的个人:“秦老爷是中了大量的砒霜而死,尸体腹腔有含着砒霜的药汁,房间地板上的碎碗片中也验出有毒,因而断定是有人在药碗里放了砒霜,也就是在地上打碎的碗装的毒药。另外,在瓦片上看到有一块胭脂。”

众人目光立刻看到仵作手里拿着白色的碗瓷片上有一块桃红色的胭脂。

大家猛然一起看向吕氏,这个胭脂颜色是她独有的,因为她喜欢,所以府中所有女眷不准用同样的胭脂。

晋中问道:“昨夜,谁侍奉秦老爷汤药的?”

吕氏脸色一白,瞪大双眼,“不是我,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杀老爷?我怎么可能投毒杀老爷!”

钱陇红着双眼,狠狠的瞪了一眼吕氏,上前对晋中行礼,“回大人话,昨晚只有我们老夫人在老爷房中侍奉过汤药,药还是老夫人自己亲自煎的。当时房中只有老夫人和她身边的人,我们都被她赶出了屋子。求大人一定要替我们老爷伸冤啊,他死得惨啊!”说着,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

府中的老人眼圈都红了,毕竟在秦府很多年了。

晋中虽然刚调到余杭,但他必须了解管辖地带的关系网的。秦府是余杭第一大户,他们的关系他怎么会不知道。而且,小道消息也很多,很清楚秦府内部关系复杂。关于秦府长房和吕氏的关系,也略知一二。但秦松涛他是非常清楚的,轻易的自然不敢得罪他,但是长房的大姑娘身份也高了,真是头痛得很。

听说吕氏侍奉汤药,嫌疑最大,他便露出几分犹豫起来。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13918165075送了3张月票、cief送了1张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