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49章 富有的容煌,坑人上贼船。

铁安面色一僵!

他一路关心着的是,强悍如云芷汐等人,到底会将阿古达如何,他们的王要如何将万年寒铁留住,却忘了跟阿古达说明事情的全部。

“蠢猪!”这时铁达罕怒喝一声,更是起身一巴掌狠狠甩过去!

“啪!”

只听清脆的巴掌声响彻,阿古达在完全不知所以的瞬间,就被这一巴掌,打得“嚯嚯”后退了几丈,直接给摔个狗吃屎,痛得他“嗷”叫了一声。

阿古达被打得完全傻掉了!

他不知道一直对他挺和善的王,怎么忽然啥也不说的,就这么狠甩了他一巴掌?!

“你个愚蠢的畜生,立即给云姑娘道歉,你最好祈求得到她的谅解,否则本王立即绞掉你的舌头!”铁达罕咆哮令下,王威赫赫!

阿古达是铁达罕胞弟独子,因此他一直对阿古达的劣迹睁只眼闭只眼。

然而如今事关铁真部的未来,事关铁真部能否再炼制帝兵!在这一点面前,其余的都是个屁!

可阿古达前面不知情得罪了人家就罢了,此时来到这种场合,当着他的面居然还满嘴喷粪,简直是蠢如猪狗!他都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蠢货!

“还不赶紧上前道歉,还愣着做什么?”铁勒看到阿古达的傻样,已是皱眉提醒。

这时候懵掉的阿古达,才是反应过来,可是下一刻他就不满道:“尊敬的王上,这个小贱……”

铁安一听不对,立即是打断阿古达的话道:“阿古达你个臭小子,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悔改,还不快点道歉!”

为了补救路上没解释的过失,铁安拼命给阿古达使眼色。

阿古达总算还没有蠢到没得治,当下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女大有来头,要不然族中强者不会这么紧张,他的王上大伯,也不会为了对方打了他一巴掌。

“没脑子的傻蛋,还不滚上去道歉!”抱着断手的裘长老,十分不悦骂道。

在他看来,他那叫老福的老兄弟,多半是被这个没脑子的贝子害死的。而且还害得他今天被人当众废掉手臂,他这手就算有高级丹药可帮助恢复,可是丢掉的面子永远找不回来。

阿古达这才发现,族中的皇阶强者,都眼神不善的盯着他,吓得他浑身一哆嗦,哪里还敢废话,他连忙是走到云芷汐跟前,微微低头的小声道:“对不起。”

阿古达道歉的时候,眼睛还斜看云芷汐,一副拽逼二百五的模样,想他堂堂的铁真部贝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被人打了还要跟人道歉?!这口气他咽不下去的,可是现在迫于长辈的压力,他只能咽下去。

对于阿古达这种态度,云芷汐看都不看他一眼,如果不是碍于铁真王的面子,她一定会让九婴将这傻逼打飞。

铁达罕见云芷汐没表态,他顿时冷哼一声道:“如果云小姑娘不能原谅你,你也不用再当什么贝子了,直接滚出铁真部。”

闻言,阿古达脸色一变,当真是知道慌了!他直接“噗通”一声跪地,连忙是爬到云芷汐跟前道:“这位美丽的姑娘,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之前的鲁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诚心诚意的向您道歉,请求得到您的原谅。”

阿古达可是知道,他这位王上大伯出了名的言出必行,到时候如果真的将他踢出铁真部,那他找谁哭去啊……

尤其是阿古达很清楚,他一直仗着自己的身份,干了不少人的漂亮媳妇,早被人恨死了,估计这一出门,下一刻就横尸街头了!

哦不!他不想死!

想到这里,阿古达更是连连说道:“高贵的小姐,阿古达年少无知,冒犯了您……”

听着阿古达苍蝇般的喋喋不休,云芷汐抬手道:“行了,看在贵族王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毕竟蛇族消失太久了,你因此不相信圣城是我的也很正常,起来吧。”

云芷汐对于阿古达的命不感兴趣,她来铁真部是来谈交易的,既然铁真部有诚意,那她也不可能咄咄逼人。

“多谢您的谅解,多谢……”阿古达是真的很感激,暗道总算免遭一难了,他虽然自以为是,可一切都建立在他是贝子的身份上。

然而还不等阿古达庆幸完毕,铁达罕却道:“蠢东西给本王立即滚回去,从今日起去炼器堡打铁十年,省得下次再给我族闯下大祸。”

阿古达:“……”想死的心都有了!

炼器堡,那可是奴隶呆的地方啊!

炼器堡里的奴隶长年累月的打铁,别误会,可不是炼器。他们的工作,就是一直打铁。他们将最为垃圾的炼器材料,进行一次次的回炉,淬掉一些杂质,到最后剩下的精华,则被回收送往上级城堡,成为某一件武器的材料。

毫无疑问,那地方低贱,劳苦。这对于被骄纵惯的阿古达来说,无疑是个人间地狱!让他在里面生活十年,直接就是要了他半条命……

眼看阿古达失魂落魄的走出雅间,铁达罕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倒是希望这十年的艰苦,能让这孩子去去劣根。

目送了阿古达,铁达罕看向云芷汐道:“云小姑娘觉得,本王对阿古达的处罚如何?”

闻言,云芷汐摆手道:“这可是铁真王您的家政,轮不到我这外人说三道四。”

铁达罕心中一憋,只说这小丫头分明是占了便宜还卖乖!但是为了万年寒铁,忍!谁让他们急需呢!

“不瞒铁真王,我这次来主要是要跟您谈一笔,很大很大的交易。”云芷汐检验了铁真部的“人品”,便是转入正题道。

“如果是关于万年寒铁,本王绝对有兴趣。”铁达罕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敞开了说道。

云芷汐闻言正要开口,一旁的铁木真却道:“父王,云姑娘远道而来,您就直接在此地跟她谈交易?这可不是我们铁真的待客之道。”

铁达罕闻言一拍大腿道:“不错!还是木真提醒得对,本王考虑不周,让云小姑娘见笑啦。走,各位到本王王宫去,让本王先用铁真的烈酒美食款待你们,稍事休息之后,我们再谈如何?”

“我没意见。”云芷汐浅笑点头。

铁达罕吩咐下去,随后人散搂空,众人直往铁真王部宫殿而去!

到了宫殿所在的山脉群,云芷汐立即被眼前恢弘的宫殿建筑吸引,期间错落有致的打铁声,更是让人心神振奋。

一路所过,云芷汐还能看到一些灵兽虚影闪烁,看起来十分不凡。

“王兵灵器成型时,都会有兵魂虚影展现。”容煌提说了一句,云芷汐暗暗点头,她记得过来这一路,少说也有四五头虚影了,铁真部的炼器能力,果然非同凡响。

一行人进了主城堡,早有琼浆玉液,灵果兽肉琳琅满目的摆着,接着又是歌舞升平,铁真部的款待十分周全。

随后饮酒寒暄一番,直性子的铁真人先忍不住了,铁达罕开口说道:“云小姑娘,我们来谈交易吧,你那块万年寒铁卖给我铁真部,我们给你锻造最好的三件帝兵,再给你提供高阶灵药如何?”

“三件?”云芷汐好像有点色动。

“五件!不能再多了。”铁达罕又加了两件道。

云芷汐一听,如画的青眉微凝,好像想答应了,铁达罕一阵激动,在他身边的铁真人更是紧张得不行!

可就在这时候,九婴忽然横插一嘴道:“主人别犯傻,万年寒铁丢在拍卖场,价值绝对比五件帝兵高很多,尤其是中域的拍卖场。”

一听这话,铁真众人有种要吐血的冲动,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想掐死九婴!

“阿九,话虽如此,不过我们来铁真朋友这里,也是有事谈的。如果大家都是朋友,你知道我这人向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亏本一点的事情也愿意干。”云芷汐正义凛然的说道。

“哈哈哈!云小姑娘的性子,我们铁真人最是喜欢了,那当然是很好交朋友的,我们都很喜欢你。”铁达罕大笑说道,其实他想说,我们跟你的万年寒铁是好哥们。

“我觉得也是,因为我跟蛇族的朋友就关系很好,所以同理可证,铁真人跟蛇族,将来也会是很好的朋友。”云芷汐笑眯眯的说道。

铁达罕点点头道:“如果蛇族回南域,我们铁真人当然是欢迎,以前蛇族可是我们南域的英雄部族。”其实这干我们鸟事,蛇族回来就回来,想让我们铁真部像那几个家族那样,直接减价卖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希望铁真人不仅是欢迎,铁真王您还能让铁真部,公开宣布支持蛇族重建圣城。”云芷汐打开天窗说亮话。

“这……”铁达罕摇摇头叹气道:“小姑娘有所不知,我们铁真部的人只会打铁,别的一无是处,对于建造城池更不在行了。”

铁达罕拒绝得委婉,他很清楚重建圣城不是个小工程,如果他们铁真部答应下来,那就跟贱价买武器没什么区别,都是亏本亏大了。

“铁真王您恐怕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要的只是您支持我们圣城拍卖会,以铁真部的名义为我们拍卖场提供武器,而收入依然是你们的,我们只收一些手续费。”云芷汐浅笑解释道。

“你的意思,只要我们提供货源?”铁达罕顿时明白了,原来对方还不算太自以为是,不过……

“正是此意,朋友嘛,守望相助。”云芷汐点头说着。

“父王,我觉得这事情可以考虑。”一旁的铁木真提议说道。

铁达罕看了最疼爱的儿子一眼,当然知道后者是为了万年寒铁,他也很想要这块万年寒铁。可是对方的提议牵扯到的,也是关联铁真部发展前景的大问题,他作为一族之王,不得不慎重!

铁真部是南域古老的部族,一直以炼器为生存的根本,他们会向各大城池的拍卖场提供货源,然后赚取丰厚的拍卖所得,以供给部族的长远生计。

照理来说,再给圣城拍卖会提供货源,本也不是问题。可是圣城的位置,距离神阁的天宇城太近,这却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两家大型拍卖场距离近,那么肯定是会有利益冲突的。他们铁真部因此只能给其中一家货源,而他们跟天宇城的合作已久,铁达罕不想放弃。可是天宇城却拿不出万年寒铁,这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蛇族本就是曾经的霸主,如今要重回圣城来,有这位神秘的小姑娘相助,想必要崛起不是问题。可是神阁是南域的一大巨头,底蕴和实力毋庸置疑,我铁真部就算不弱,恐怕也不能跟神阁较量。”铁达罕衡量了一番,一时间实在是无法做出决定。

可是要让他放弃万年寒铁,他又是万万做不到的!

“尊敬的铁真王,我的提议可能有些唐突,我看阿巴斯城也挺不错的,我正好可以在这里玩三天,等我要走的时候,您再跟我答复如何?”云芷汐当然知道,对于铁真部来说,向圣城提供货源意味着什么,所以也没有紧逼的提议道。

铁达罕闻言自然乐意,毕竟他真的要好好考虑一番,可就在事情拍定,宴席将散的时候,一直没吱声的,仿佛真的是个花瓶的容煌,却开口了!他只说了四个字:“深海秘银。”

这四个字,飘渺高远,清彻遍闻!

“深海秘银?!”全体铁真部人,异口同声的惊呼出声!

“敢问这位公子是?”铁达罕这一路事实上,都有在观察容煌,虽然他看起来好像不声不响,毫无存在感。可是此人身上那种神秘莫测的气质,以及他在云芷汐身边,那种自然而然形成的保护,都让人感觉这青年没那么简单。

铁达罕就听说过,中域大势力出来的后辈,通常他们身边都会有一个,看似人蓄无害但却非常可怕的保护者。

“以前去南海时,采了点深海秘银。”容煌轻描淡写的说着,一双深邃的墨目,掠过铁真众人后,他的手掌握住了云芷汐的手,“她是本公子心头宝。”

云芷汐:“……”这家伙之前不让她介绍他,难道就为了在这里再“表白”?而且“深海秘银”是什么鬼?又是一种不凡的炼器材料?

“你真的有深海秘银?!”铁木真已经是急切的询问出声,他才不管什么心头宝,他只知道深海秘银,绝对是他的心头宝!如果不是碍于身份,他已经扑上去揪着对方问了!

容煌的回话是,抬手一挥而出!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起!结实的城堡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坑!坑里有一块闪烁着一道道银光的大块头,正幽幽的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嗖!”一道人影瞬间跳上去,正是那最激动的铁木真,他犹如饿狼看到漂亮媳妇似的,直扑上深海秘银,然后更是激动得变了声道:“深海秘银……真的是深海秘银!父王,父王!真的是!”

“嗖嗖!”好几道人影接着扑上去,所有铁真部的人,惊魂欲绝的发现,这真他娘的是深海秘银啊!

而且就这块头,他娘的!比那块近千斤重的万年寒铁还大!这还叫“采了点”,麻痹的!这叫“很多很多点”好么!

太坑爹了!如果这么大一块深海秘银,都叫做一点的话,他娘的什么叫大啊!

一时间,所有铁真人看着这块深海秘银,就跟看到了心中的女神似的,一个个双眼放狼光,恨不得扑上去吞咬回家!

深海秘银,必须是万年才能生成的绝品炼器材料!

有了这么大一块,那么铁真部只要勤俭节约的用,至少可以锻造出一两百柄帝兵!那样的话,绝对可以将他们铁真部推送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盛状,令他们铁真部实力更上一层楼!

如果现在是寻常武者拥有这深海秘银,那么铁真部恐怕就是软硬兼施,也要将这宝贝留下来!可是对方这种,随便能采到一块深海秘银的变态,绝对不是可以乱来的主。何况对方跟蛇族,跟这个少女的关系,看起来也是很密切。

“云小姑娘,只要你这位未婚夫,愿意将这深海秘银买给我们,我们铁真部绝对会给圣城拍卖会提供货源!”铁达罕立即表态了!

“这么爽快?”云芷汐如画的青眉微凝而起。

“不错!本王以铁真之王的名义,向你承诺以后每月至少向圣城提供,上品王兵五件,中品和下品王兵十件,且每年至少供应一件帝兵。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这万年寒铁还有深海秘银,得买给我铁真部。”铁达罕这时候毛都不考虑,为了这两块宝贝,他毅然决断道。

闻言,云芷汐已经有些色动,不过她还想砍砍价。

但这时候,容煌却又开口道:“不着急,汐儿说了让你们先考虑三天,你们不妨考虑清楚了再说。”

“不错不错,就两块烂石头而已,我这么唐突的来,就要你们这样直接答应下来不太好。万一到时候你们觉得是一时冲动了,这样对我们的长远合作不太好,你们再考虑考虑,我们反正要多玩几天。”云芷汐从善如流的说道。

她虽不知道容煌玩什么把戏,不过他既然这么说,那必然是对她有利的。

然而听到云芷汐说万年寒铁,还有深海秘银是烂石头,铁真人直接在心里吐血吐完了!

他娘的!

你丫不及,我们全都急啊!

如此极品的炼器材料,居然被你丫当成烂石头?!

求你用烂石头砸我们一下行不行!我们保证乖乖被砸,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

“云小姑娘,这位公子,本王以铁真部的名义承诺,这事情完全不用考虑了,绝对可以就这么定下来!”铁达罕急啊,还考虑个毛毛球,他急着用这两块东西,去锻造帝兵啊!

“这……这不太合适吧,我这人做事最不喜欢为难朋友了,您还是再考虑考虑,我没那么快离开阿巴斯城的,真的不着急的。”云芷汐一脸善解人意的说道。

铁达罕一听正是要急着说,却被铁木真先说道:“云姑娘说的没错,我们还是该再慎重的考虑好。这样吧,云姑娘别去城里住了,您就和您的未婚夫,直接住在我们城堡里,顺带可以真实的了解我们铁真部的锻造水平。”

铁达罕看了儿子一眼,顿时恍然大悟!对啊,他不能表现得太急,这样的话对方就知道,他真的是太急切的想要这两东西了,到时候对方漫天要价起来,那他不是要被宰得血都不剩?!

“对对对!木真说的没错,我们再考虑一下,这两日你们两位就留在城堡里玩,本王让木真带你们好好参观一下,相信我铁真部的锻造水平,绝对会让你们觉得不虚此行!”铁达罕在醒悟后,立即做出安排道。

云芷汐踟蹰了一下,便是点头说道:“铁真王和王子盛情难却,那我们就打扰了。”

“木真,你安排云小姑娘,这位公子和这位大人去休息。明日再安排带他们四处走走,看看我铁真部是怎么炼器的。”铁达罕给儿子说道。

“父王放心,儿臣一定会好好招待云姑娘等人。”铁木真领命道。

铁真王和王子,此番为了万年寒铁,还有深海秘银,可算是有点俯首做小的嫌疑了。换做是南域的任何一个势力来,以铁真部炼器大师辈出的高傲,哪里会对谁这么殷勤?!更别说云芷汐等人此前,可还是杀了他们部族两名玄皇的存在。

随后铁木真将云芷汐等人带下,殿内铁勒立即是一脸沉凝的,随着铁达罕说道:“王上,这两块东西必须拿下!就算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

一旁的裘长老和乾长老纷纷点头,后者更是严肃的说道:“不错,光是那万年寒铁,恐怕就不止万年的年份。再是这么大的深海秘银,只怕没个数万年都凝结不成,就这种级别的炼器材料,如果太上王出关的话,恐怕能用它锻造圣兵也未可知!”

“圣兵!”铁达罕呼吸一紧,整个胸腔都火热了起来!

“乾长老,你随我立即去见太上王去!”铁达罕即刻道了一句,已经是大步迈出城堡。

……

此时,云芷汐、容煌和九婴,已经在铁木真的安排下住进了城堡。

等铁木真一走,云芷汐就盯着容煌问道:“你让我留在……”

“嘘。”容煌伸手封了她的嘴,再布了隔音障后,才将人儿搂入怀来。

“留这里做什么?”云芷汐挪了个舒服的位置问道。

“让你修炼到第三重去。”容煌修长的手指,轻划着人儿的娇唇道。

云芷汐一骨碌的爬起身,一双秋水剪瞳紧盯着男人深邃的眼,却只在里面看到意味深长的笑意。

“我就是闭关三天,那也还差一点,需要点契机。”云芷汐认真的说明道,表示她虽然快到第三重了,但是并不是一味苦修,就能马上到的。

“我说能,就能。”容煌抱着人儿的腰肢,清俊的脸已埋入人儿那,散着少女香的柔滑雪颈。

“你说清楚。”云芷汐要扒出男人的脸,他却埋得更深,仿佛要深入到她的胸口里了,她于是放弃的松了手。

“魂幡里的鬼灵淬炼得如何?”容煌根本没回答的,转移了问题道。

“小魂幡的没问题,大魂幡里的那些皇阶还在淬,帝阶的我叫不动它们。”云芷汐有些沮丧,之前她闭关的五天,大部分时间就在弄这个,连天赋仙丹都没空吃。

“魂幡的奥义,在于收灵自如,放灵同步自如。”容煌扣住人儿的手掌,倒是从软香中出来了。

“你是说我还没炼到家?”云芷汐认真询问。

“很差。”容煌这回毫不修饰的给出评论。

云芷汐:“……”

“我第一次炼制的魂幡,就已经能做到这种境界,你的精神力已经强大,但你却疏于对它们的利用,控制力一直停留在古界内的水平。”容煌已经察觉出,云芷汐近来因为频频获得机缘,在一步步的实力膨胀里,反而停滞了很多的天赋。

“没有,我……”云芷汐想否认,可是看着眼前这双深邃的墨目,她揉了揉眉心的鼓起腮帮子不说话。

事实上云芷汐也意识到,她对自己的精神力,并不能太好的掌控,因为《控神诀》的修炼很费心神,而她一直以来奔波忙碌,根本没有完整的时间却好好修炼。

“你心不静。”容煌见她似有委屈的样子,已是俯身轻吻了她的唇一下,手掌更是轻抚着她的背安抚着。

“精神力修炼,凝神重于任何领悟上的天赋。浮躁,急切,思虑……所有的一切,都要抛开去。”容煌细心的点明。

云芷汐抱着男人的颈,在听他的话时,凝神的去感应了一下,接着她却皱眉嘀咕道:“你没回来之前,我哪里能凝得下心,这么做脑子里全都是你,也不知道你在虚空乱流界里怎么样了,会不会已经死掉了,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见我,或者我什么时候能进去找你。”

容煌手臂一紧,一双墨目里瞬间有一层蓝波浮动,过了良久之后,他那好听的梵音浅浅的散出了笑声,他翻身压着人儿柔软的身体,清俊的脸上有明显灿烂的笑容。

被他突兀的一压,云芷汐楞抬头,入眼就是如画如仙的一幕!他本就生得俊俏非凡,此时一双深邃的墨目,竟也笑得如皎洁的弦月,隐隐还有迷离的蓝光浮动,简直美不胜收。

这笑容,简直不要太美!云芷汐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了,她就放弃挣扎的,被这样的美色入侵。

“你将神凝在我身上,我如何会妨碍你?凝神,不是空无一物,而是凝所有之神,做最简单的修炼。”此时,容煌的声音缓缓的侵入,让云芷汐心神微微一顿,接着她双眸微眨,似乎是领悟了什么。

良久之后,云芷汐再度眨了眨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俊容颜,她顿时报以一个香吻,然后说道:“我明白了,先撤了!”

说话间,不等容煌有反应,云芷汐的人影已经不见了。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领悟后的修炼方式。而如今玲珑仙境升级了,里面才是她最好的修炼场所!

容煌揉了揉眉心,对于软香温玉忽然变成寻常软榻,他感到十分的不满意,但他却已起了身来,一双墨目深了又深。

“天雷劫火,小东西可能吃得下。”容煌明显有些忧心。

------题外话------

月底啦月底啦,抓紧投票嗷嗷!本座等着乃们的鸡血,将汐儿冲到《金凰神功》第三重!喵哈哈哈!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给力鸡血支持!助本座走过最难写的两章,嗷呜!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