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48章 公子撩人,手段和谈判!

铁真王部宫殿群,并不在阿巴斯城区内,而是在城郊一处高耸的山脉上。

这座古老的山脉,合共有主峰十二座,侧峰二十余座,其上连绵有巍峨高耸的城堡,皆是铁真王部宫殿建筑。

其中一座山峰高而雄大,其上建造的宫殿,也是整体宫殿群中最为壮观磅礴的一座。而那被命令回来通报的铁砌,就是直接飞掠入,这一座巍峨的宫殿之中。

在这座宫殿的后方,还建造着铁真部最为古老锻造台。

铁真部的锻造台,自然是南域最好的。传说在这座锻造台上,常有天雷降落,雷火常年洗刷而下,由锻造台上特殊的阵法保存,形成了罕见的天雷火锻造台。

铁真部以此不凡的天雷火,锻造出了无数的帝兵,成就了铁真部的一代代传奇。但凡铁真部出品的帝兵,也毫无意外都在此台锻造而成。

可以说锻造台的不凡,是维系铁真部长盛不衰的基石。

铁真部的王铁达罕,此时就在这锻造台上锻造武器。他已经是一名初阶玄皇,一名五级的炼器师。人们都说,他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名六级炼器师。

“叮当叮当”的锻造声,一声亮过一声,有韵律的捶打在心跳上。

“嗤——”有炙热的武器淬水声起,锻造台上闪亮出一片寒光。

然而——

“不行,果然还是不行。”铁达罕握着手中的剑,那剑却在他手中寸寸龟裂。他刚毅方正的脸上,充满了失望之色。

“是五千年玄铁,根本经不起千锤法的锻造,还是我的学艺不精,我铁达罕难道就不能锻造出一柄帝兵么?”一连数年如此,铁达罕感到了一丝绝望。

“父王别灰心,五千年玄铁自古都没有锻造成帝兵的先例,父王您对自己的要求太苛刻了。”此时锻造台附近,一名与铁达罕生得有五六分相似的青年,已经开口劝慰道。

这名青年正是跟云芷汐等人有过交集的,铁达罕的长子铁木真,他同样是一名出色的炼器师。

铁木真虽然修为仅仅是低阶玄王,但他却已经是一名五级的炼器师,被誉为铁真部最为年轻的天才炼器师。

只是强如铁真部这等势力,如今却也要为炼器材料而捉襟见肘。

铁真部正是因为急缺极品炼器材料,才迟迟没有帝兵、帝器的出现。

铁达罕叹了一口气的走出锻造台,有女侍上前服侍他穿戴整齐,他一面看向出色的长子说道:“我的锻造术本就不精,你不用宽慰我。外面都说我是五级巅峰炼器师,其实我连一柄巅峰王兵都没锻造成功过,所以说到底还是我的锻造术不行。”

“父王……”

“倒是你太爷爷常夸奖你,说你其实已经有六级炼器师的本事,只是我铁真部没有好的炼器材料,如果有八千年以上的……不,只要七千年以上的炼器材料,你将是下一个铁真部的六级炼器宗师。”铁达罕说着,脸上露出了自豪之色。

闻言,铁木真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自信的色彩道:“儿臣对炼器一直钟爱,平日里除了炼器就是炼器,匠神看我这么刻苦,自然赋予我更多的回报。只是上次跟铁勒叔叔进圣城,却是一无所获,反而害死了不少族人。”

铁达罕见儿子一脸愧疚,他拍了拍儿子宽阔的肩膀道:“这是议会的决策,你无需自责。只是这事本不该让你亲自去,如果你真的一去不复返,才是我们部族的重大损失。”

此时,殿外有人来报:“启禀王上,铁砌说有要事求见。”

“让他进来。”铁达罕道了一句,已与铁木真入殿而坐。

铁砌进殿之后,已是跪拜道:“铁砌叩见王上,叩见王子殿下。”

“免礼。”铁达罕说着,已是问道,“有何要事?”

“启禀王上……”铁砌立即将酒楼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禀报说明。

铁达罕听着,在听到万年寒铁时,他瞬间激动的从王座上站起身,更是一个箭步的走到铁砌跟前,一手将他的肩膀紧紧按住道:“你说什么?万年寒铁?!你确定?!”

一旁的铁木真,同样是激动的站起了身!

万年寒铁啊!他们铁真部,已经缺少炼器材料很久了!尤其是这种万年级别的,他都已经不记得,他们铁真部有多少年没得到过了!就是四处收罗,也完全收罗不到!

可是今时今日!居然有万年寒铁从天而降!这能不让人振奋激动么?!

“启禀王上,千真万确!属下当时还亲自抹了一下,绝对是万年寒铁不会错!”铁砌也是一脸色动,更是口气铿锵的回复道。

“父王!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们一定要得到这块万年寒铁!”铁木真语气急促而热烈,就跟听说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马回归,他急着去娶似的!

铁达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保持脑门清醒道:“对方这么大张旗鼓而来,这块寒铁恐怕不那么好拿,就是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父王,此时不宜拖延,我们还是立即请族内强者出马,然后一起去看看对方什么意思。如果他们是来找我们炼器的,那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接下来,如果他们是来惹是非的,我们也有准备。”铁木真心细缜密的说道。

“好,木真你传我的意思,去传你铁勒叔叔前来,再传上代长老裘长老和乾长老出关。”铁达罕立即安排道。

铁木真得令而去,铁达罕忽然又把他拉住道:“这事情别惊动你太爷爷,他老人家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如果听闻这消息,只怕要亲自出关去抢,那样他的闭关就前功尽弃了。”

“父王放心,儿臣明白。”铁木真点头应诺,随后飞速去请铁真部三位强者前来。

不过半刻钟功夫,在这座雄伟的宫殿里,就掠出数道身影,他们一个个速度如箭矢,直窜飞向阿巴斯城内。

……

彼时打铁一条街的酒楼内,云芷汐让九婴换了一张桌子上来,又让九婴去厨房捞了些点心来,正在一边喝酒一边吃点心,看似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酒是不错,但是点心好渣。”云芷汐咬了一口点心,已经是吞不下去了。她说话时,目光正看着容煌,然后容煌不为所动。

“嗯哼——点心不好吃——”见男人没表示,云芷汐凑近又拖长了声音道。

“不吃。”容煌说着,已伸手将她手上咬了一半的点心拿开。

“你很久没给我做吃的了。”云芷汐抱住他的手臂抗议道。

“你有空?”容煌反问道。

云芷汐:“……”她怎么听出了,他这话里有一丝酸溜溜的味道。

“明明是你失踪那么久。”云芷汐小声嘀咕,感觉很是不满,正要……

容煌已轻靠在椅背上,手掌将她按在他胸口。

“煌——”云芷汐挪了身要趴起来,却被男人的手臂困紧了。

“乖一点。”说话间,容煌的手就落在云芷汐的大腿上,还楼得十分的靠上。这让她感觉有点那啥,所以她还是想动。

“再动可就摸上去。”然而容煌却无耻的说道。

“混蛋!”云芷汐果然僵住了,她知道这个混蛋说出的,一定有胆子做出来。

“野猫儿。”容煌好笑抬了手,请落在她的后腰上,却撩开了她的衣襟。

“干嘛!”云芷汐伸手握住他的手掌,立即是本能的警惕道,她可不能让他这时候胡来。

容煌反手扣住人儿的手掌,梵音轻语道:“看一看。”

“看什么看,不许……你混——”

“咦?”云芷汐看到被男人撩起来的地方,原本应该有个印记的地方,已经是什么都没有了?

“图纹呢?”她这时候也忘却了,男人正扒下了她一半的……虽然他没跟她说过,他是怎么从那虚空乱流界回来的,她也没有再去追问过,但她隐隐知道,应该跟她身上原本有的图纹印记脱不了关系。

容煌的手掌,轻轻覆在她莹滑的肌肤上道:“想知道?”

因为那位置敏感,云芷汐明显颤了一下,她伸手握住他的手掌,想要翻开他的手,然后把裤子拉上,衣服盖好来着。

可是她这个动作,却引来他的手掌恶意的一揉!

“嗯——”云芷汐顿时轻吟了一声,而她这一声起,又引来男人唇齿的纠缠,有清雅的梵香席卷深入。

她寻思着,反正也扒不开男人的手,所幸就不管了,干脆还把手挪了方向,直接爬上男人的腹部……

她这小动作,自然不可能瞒过容煌,他轻松开人儿的唇,梵音里融了一丝性感的笑意道:“你倒是……唔——”

云芷汐的唇主动的,封住了男人性感的薄唇。她的手掌更是爬到了男人精健的胸膛,她的手指却被容煌握住了,他翻身将人儿压在椅上,他有力的手掌正握着她的大腿,他们的姿势太过“美妙”。

“停!停!我不动了,我不……唔——”云芷汐表示,她就是摸摸,她没打算撩他的火的,她还是有良心的,可是现在这男人似乎有点停不下来啊!

云芷汐推开男人,有些气喘道:“你一会难受你……哎哟!”

容煌咬了人儿的颈一口,才是将她抱回怀里道:“你就是生来折磨我的。”

而这时候,有几道强大的气息,已经是落在了酒楼之外。

“叩见王上,叩见王子殿下。”酒楼外一片整齐的叩拜声起,显然是铁达罕等人到了。

“万年寒铁何在?”铁达罕一落下身,立即就问铁安道。

铁安朝旁一指:“启禀王上,万年玄铁就在那坑里。”

不想铁安话还没说完,铁木真已经先一步的,窜到了那坑边。

铁木真的手掌落在万年寒铁之上,一双刚毅的眼眸露出奇异的光彩道:“果然是万年寒铁,就这等寒气,就这等质地,早已超越了万年,果然是极品!”

只听“唰唰”几声,铁达罕以及三名铁真强者,也落在了坑边。

“不错!极品的万年寒铁,而且这么大一块,少说也有*百斤了!”铁达罕炼器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块的万年寒铁!心中顿时一片火热!

跟着铁达罕的三名铁真强者,同样是目露火热之色。

万年寒铁,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它们生长在极寒之地,就是南域一些高耸入云的雪山,也是现有产出的。就这等极品炼器材料,一般十斤都能锻造一柄帝兵了!

它的价值甚至高过万年灵药!如果可以的话,铁真部宁愿用补足内,珍藏的万年灵药来换这样的一块十斤的万年寒铁。像这种近千斤的,他们愿意拿百株来换!前提是,他们得有这么多万年灵药。

“父王!我们一定要得到它!”铁木真传音对铁达罕郑重说道。

铁达罕更是毫不避讳的点头,心中暗暗盘算着:“一旦得到这么大一块万年寒铁,又能保证铁真部的帝兵炼制了!而且木真也有望,因此而炼成帝兵,成为一名六级炼器宗师!”

“走,我们先进去会会他们。”铁达罕勉强将炙热的目光,从那万年寒铁上移开,说话间他已虎步矫健的,朝着酒楼走进去。

铁木真以及三名铁真皇阶强者,并那铁安随后跟上,至于其他身份比较低者,都老老实实的守在外面,盯着那块万年寒铁。

铁达罕步上顶楼,一推门一进去,一看到里面三人,他顿时就傻眼了!

为啥?

按照铁砌的禀报,以及之前阿古达事件,铁达罕一直以为,对方就算看着年轻,估计底子也是百岁以上的老怪。

可是现在一看,这是真年轻啊!

铁达罕可以看出,那面带浅笑的美丽少女,是一名低阶玄王。而另外一名白衣清俊青年,却是看不出深浅,感觉神秘莫测得很。再是那面带刀疤的青年,却给他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而当铁达罕的目光,与九婴那阴戾煞气的眼神交汇时,他只觉得脑中一痛!胸口仿佛被针扎般难受!他顿时心中一骇的想着:“气势这么强!莫非对方根本不是皇阶,而是帝阶了?!已有青春反驻的能耐?!”

而这时!跟随铁达罕进来的铁木真,却是惊喜而问:“恩人姑娘是你!你可还记得我?”

云芷汐微微一怔,在看清楚对方的脸后,倒是有印象道:“圣城见过。”

“正是正是。”铁木真高兴的点头,同时看向身后一名皇阶强者道,“铁勒叔叔,你还记得吧?”

这名皇阶强者点头走出来,同时握拳示礼道:“当日多得姑娘仗义相助,否则我跟王子殿下,必然已葬身圣城。”

当时在圣城那样的情形下,如果不是云芷汐给了他们破幻灵丹,凭借铁勒和铁木真两人,那是绝对不可能走出圣城的。

铁勒是一名修炼天才,年岁还不过百就已经是中阶玄皇的他,有着非常好的修炼晋阶空间。但他本人却并不是铁真部人,而是铁达罕早年救下的一个弃婴,因其忠义并且修炼天赋高,被铁达罕赐予了“铁勒”之名,成为铁真部最尊贵的王系人。

以铁勒的身份,在铁真部年轻一代中,也只有铁达罕的王位继承人铁木真,能够得到他的贴身尽心保护。至于其他的贝子之类,是不叫动铁勒的。

而云芷汐之所以能让铁勒和铁木真,如此清晰的一眼认出,当然不仅是因为她长得美,还帮助过他们。

更是因为,他们两人在前往圣城的路上,见证了南域四怪对云芷汐的言听计从,此外那位近来声明鹊起的龙神王,也在为这名少女卖命。

要知道南域四怪,在南域中恶名昭彰,是出了名的嗜血残暴,可不是寻常人能驯服的。可是他们却对一个十*岁的少女那般恭敬,这一度让众人猜测,这个少女是不是中域来的人。

其后那龙神王,更是在前往圣城的一路上连连突破,还直接拒绝所有势力的邀约,表明甘愿侍奉在这少女左右。

这都还没完,让人真正惊骇的是,龙神王在他们形成接近圣城时,还直接突破成了一名半帝!半帝啊!这简直骇人听闻!

一名半帝,一名拥有强大能力的青年才俊,愿意追随在一名低阶玄王身边,一度让人误以为,他们是不是有一腿。

如此种种,就难怪铁勒和铁木真,一眼就能认出云芷汐了。

云芷汐看到这两人,也才想起自己救过铁真部的人一事。不过她那时还真没将这事放心上,因为那会她还没有占圣城而起势的心思。

“不过有这两人在,事情估计好办得多。”云芷汐不由感叹,果然做好人还是有好报的,这就用上关系了。

“举手之劳,二位太客气了。”云芷汐这时候也站起身,有礼貌的回敬道。

“哦对了,在下铁木真,这位是我父王,这位是我铁勒叔叔,这两位是……不知姑娘如何称呼?”铁木真立即自我介绍,并将铁真部的人都介绍了一遍,才询问云芷汐的名讳。

铁木真见识过云芷汐的本领,所以不会因为对方是个低阶玄王的姑娘,而有半点的怠慢之意。

这番忽发的情况,顿时让铁达罕,铁安和两名铁真部上代长老感到惊讶!他们心中纷纷有个疑问:“这姑娘谁呀?”

要知道铁木真作为王子,又是一名炼器天才,自来是骄傲尊贵的。可是他却对一个姑娘如此热情?这也就算了,也许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可是怎么连带那铁勒,也对这姑娘这么客气?

云芷汐朝众人见礼道:“在下云芷汐,见过各位。”

“原来是云姑娘,不知姑娘前来阿巴斯城有何事?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在这里是我铁真部说了算。”铁木真立即是热情的说道。

“木真说的对,你救了他和铁勒,所以只要我铁真部能帮的上忙,你一定开口。”铁达罕也顺势说道。

“说起来,我跟你们铁真部,倒是有些不解之缘。在圣城的时候,我是受盟友所托,要帮忙打点城池,不想你们族中人要进城,因为说不通还打了起来。结果你们族中有人,拿着利器放在我男人,还有我手下的脖子上,他们脾气不太好,一出手就重了一些。”

云芷汐没有明说目的,反而是先陈词一番,说到此处她还顿了顿的叹道:“你们铁真部的武器很有威胁力,他们为了自保失手杀人,那也是无奈之举,还望能多包涵多担待。”

阿古达带了两名玄皇去圣城,却全部被杀掉的事情,在铁真部闹得挺大的,所以铁达罕等人也算了解事情经过。

可此时不等铁达罕开口,一名铁真上代长老,却是率先说道:“你说得好听!杀我铁真人就必须偿命,就算你是王子的朋友,那也绝对不能姑息!这两个杀人的,必须出来受死!”

话落,这名铁真上代长老,手爪就是一撕而出,直接朝着九婴捏爆下去!

“裘长老住手!”铁勒见此,立即是出手横空拦下!

“铁勒!你让开!他们杀了老福,我欠老福一个人情,一定要杀了他们!”裘长老不肯罢休道。

“此事自有王上定夺!”铁勒沉声说道,还不忘给裘长老送了个暗示的眼神。

铁勒虽然不清楚云芷汐背后的势力,可是能让南域四怪言听计从的人,不可能没有任何背景。如果对方真的是中域大势力出来历练的后辈,那么冒犯了她,别说铁真部死三个皇是小事,恐怕对方就是要灭铁真部,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事情还不清楚么?这个姑娘对你们有恩可以免事,但是这两个男的必须抵命!”可惜裘长老完全没有领会铁勒的眼神,他只当铁勒是承过对方的恩情,所以现在并不好动手。说话间,他就已经再度撕向了九婴!

而这一次,铁勒没来得及拦住,裘长老的手爪已经撕在了九婴的面门上!

“裘长老手下留人!”铁木真惊呼一声!

“咔擦!”

“嗷!”

一道清脆的骨折声,以及一道惨烈的痛嚎声,一起散在了这酒楼内外。

原本铁真众人还以为,这“咔擦”声是九婴被捏爆了的声音,结果一听这惨叫声不对啊!接着他们就看到,裘长老哀嚎连连的,抱着他的手一脸苍白的直退而开?!

铁真众人顿时愣住了!

裘长老的实力可不必铁勒弱,同样是一名中阶玄皇。可是这样的实力,却被对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给一招败了?!

一时之间,原本以为当日回报着,有夸张其说成分的众铁真部人,都意识到了一丝错误。

“傻逼!”九婴不屑的鄙视了一句,更是以跃身的追打出去!

“阁下手下留情!”铁勒连忙出手抵挡,就是一旁的乾长老,也是立即出手相助。

面对两位玄皇,其中那乾长老还是高阶玄皇,九婴却是阴冷的啐道:“不自量力!”话落,他是两掌劈出!

铁勒和乾长老无法,只得是对掌而出!

结果——

只听“噗噗”的两声!铁勒和乾长老,居然完全是不敌!纷纷是被轰得吐出一口鲜血,并是连连的撞到了雅间的强上!

九婴闻血而暴!双目顿时一戾,两手再出之间,就要横扫残杀对方三皇!

铁真部众人见此,纷纷是亮出武器,打算跟九婴一拼到底!

“住手,回来。”此时却听云芷汐开口道。

九婴握了握拳,凶目扫了铁真众人一眼,直接迫得对方都是心神剧震,他才不甘的推到云芷汐身后。

云芷汐那时靠坐在容煌身边,正是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让各位受惊了,我这手下脾气不好,出手也没什么轻重,若有得罪还望众位见谅。”

闻言,铁真部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大好。说起来,这是是他们先挑头,结果却被对方差点瞬杀,这面子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不过那铁勒却在缓和了一下后,直接握拳向云芷汐道谢道:“多谢云姑娘留情。”

不等云芷汐回应,铁勒已对铁达罕道:“王上,属下觉得不管是阿古达贝子一事,还是今日之事,我们铁真部都应该向云姑娘道歉,以她的为人若非我们族人无礼,她不会主动招惹。”

铁勒很清楚的意识到,九婴的实力远在他和乾长老之前,可能是巅峰玄皇了!就这样的能耐,居然只是对方一个仆人!那么对方的身份,完全就不用再猜测了!绝对不是他们铁真部可随意招惹的。

再说了,阿古达的名声坏是众所周知的。而跟随阿古达前去的玄皇,都是阿古达那一系强者,本身都有纵容阿古达的嫌疑。

此外,铁真部的最强者,老铁真王此时还在闭关中,如此就更不适合惹下云芷汐这种硬骨头了。

“父王,云姑娘救过我和铁勒叔叔的命,说得粗糙一下,完全可以抵消福长老他们的命。再者就云姑娘这样心地善良的人,绝不是会无故杀人的存在。”

“至于阿古达的性子,父王你也是清楚的,此事多半是他招惹了云姑娘在先,不如让阿古达来给云姑娘道歉,想必云姑娘大人有大量,也不会跟阿古达计较太多。”铁木真顺势说明道。

铁达罕不是蠢蛋,自然是摸清楚,云芷汐一行人不是好招惹的。他也不会愚蠢的认为,对方敢这样来,他们铁真部还能仗着地头蛇的优势,去将对方如何如何。

“铁安,你去将阿古达带来。”铁达罕有了决断道,铁安得令而去。

“真是对不住了云姑娘,你能来我铁真部做客,我铁真部却没能尽地主之谊,反而还如此无礼的对待你们。”铁木真十分抱歉的说道。

铁木真相信云芷汐必然是大势力之人,就这等存在必须只能结交,而不能与其交恶,更别说外面还躺着一块万年寒铁,那可是他们铁真部急需的!

“王子殿下客气了,大家都坐下来说话吧,别搞得气氛这么紧张嘛。”云芷汐浅笑着,还十分自来熟的,当起了主人道。

“云小姑娘,你说你是蛇族的盟友?”铁达罕坐下身来后,便是询问道。

“哦,不错。我蛇族的朋友不日将会归回圣城,届时还望铁真王多多守望。”云芷汐点头说明道。

“哪个蛇族?!”铁真部众人都是惊愕,他们本来都是不信的,可是云芷汐一而再再而三这么说,这就?

在南域人心中,曾经辉煌称霸南域的蛇族,已消失万年了以上。根本没有人知道,在东域的两个宗派交界处,还有着蛇族的族人,在哪里创建了蛇族大城,并且延续血脉的生存了下来。

“就是你们所想的蛇族,不必怀疑他们的存在,他们最迟三月后,就会回到圣城之中。”云芷汐笃定道。

“那云姑娘你‘展出’的万年寒铁,难道跟蛇族有关?”铁达罕一听对方这么说,再有之前的一些世家情报做铺垫,就稍微听出了一点苗头。

而就在两方正要谈正题的时候,却报说铁安带那阿古达来了。原来阿古达听说云芷汐来了阿巴斯城,早就“自告奋勇”赶来,倒是省了铁安一番功夫。

“小贱人!打了本贝子,还杀了我族玄皇,居然还敢来我阿巴斯城,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立即跪在本贝子面前磕头认罪,再让本贝子玩个痛快,本贝子事后可考虑给你个全尸。”阿古达完全搞不清形势,一进来就是嚣张辱骂道!

------题外话------

嘤嘤……今天这章写得有点想死……果然排个布局,就是恼火……求月票补脑!求鸡血补脑!嘤嘤嘤……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补脑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