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46章 斩二皇!声名鹊南域!【爽!】

面对澹台家众人的围攻,云芷汐直接避开锋芒,不与那三名皇阶正面冲突,而是将目标,打向了那些王阶!

那时在圣城古老残破的城墙上,有恐怖的能量波崔璨而出!

余家人万万想不到!

在他们的眼里,那个分明应该被杀得,连渣渣都很难剩下的红衣少女!她不仅没有死!尚且周旋自如!

少女一身红衣,浑身金光灿灿!宛如高贵的仙姬!在她的身后,更有一头桀骜睥睨的金凤,随着她的身姿狂傲冲杀!

她每一次出拳,都毫无畏惧的,以脆生生的肉拳,直撼对手的王兵!而她每一拳打出,受伤的不是她的拳,而是那些“刚锐”的武器!它们纷纷崩裂,纷纷破损!

她每一次撼击,都丝毫不避的,以那婀娜的身姿,直接与强悍的一拨对手拼杀!而她的每一次爆突,受伤的依然不是她,反而那一拨数人的王阶强者,一个个被爆飞出数十丈外!

她的窈窕的倩影,看起来移动得非常慢,但是她却如游鱼翔水般,一次次的躲过了,每一位皇阶强者的正面轰击!

余家人目瞪口呆!

这无疑是!

他们见过的,最为精彩,最为漂亮的战斗!

不过数个呼吸的功夫,只听“啪啪啪”数声起,澹台家的王阶!全部被打趴!全部!

那一瞬间!

仿佛四下寂无声了,所有人的眼里,都只有眼前那个,浑身散着高贵金光的红衣少女!

她就像是太阳女神!在那一刻无论看到的人愿不愿意,她就这么毫无障碍的,深刻的!驻扎进所有人心田!让人永生难忘!

澹台青的面色,已经青到可以当染料了!毫无疑问的,他和他身边的两个玄皇,都成了南域最好笑的笑话!

他们居然被一个低阶玄王如此玩弄!让她在他们的眼皮底子下,将他澹台家的王阶,全部给虐了一遍!

多么*裸的讽刺!

“你很好!你成功的找死了!”澹台青收起了火剑,拿出了一柄,其上铭刻着玄奥纹路的——帝兵长枪!

这是一柄火属性下品帝兵,其上雕刻着一头头古老的猛兽,一个个嘴中喷着炽烈的火焰,非常的生动不俗!

澹台青原本是打算,将这柄帝兵留在最后,在争夺在圣城内的话语权时,作为杀手锏亮出的。但他现在更想用它,来手刃眼前这个,完全亵渎了他澹台家尊严,侮辱他作为澹台家主面子的贱婢!

“你们都退下,本家主今日,要手刃这贱婢!”澹台青一声喝令,在他身边的两名玄皇,都老实的向后退开。

“哟,帝兵哦,好厉害呢。堂堂一名玄皇,对付我一个小小的低阶玄王,居然还要出动帝兵,简直让本小姐好生害怕。”云芷汐嘴毒,一看到澹台青“威风赫赫”的模样,就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噗——”余家的人保证,他们绝对么有笑!

“贱婢!纳命来!”澹台青保证,他听到了嘲笑声!但是他相信,只要眼前这个,侮辱他的贱婢死,这一切就会画上终止符!

愤怒的澹台青!手中长枪直接爆杀向云芷汐!顿有恐怖的火龙,狰狞咆哮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啸,直接吞噬向了云芷汐!

眼看少女就要命丧黄泉!

可就在那时候!

云芷汐手中,一柄金光灿灿的三叉戟出!

“裂山河!”镇天第一式出!

一瞬间!

太阳神女,直接变身为冰河女神!

有恐怖的银色冰龙,自那威武的三叉戟爆出!狠狠的与天空中的火龙,硬撼在一起!

“轰——”

一片恐怖的,犹如两大玄皇在作战的,恐怖道古战斗气息,狂瀚的冲裂而爆!

那一刻!

四周山河摇曳,附近来不及逃散的王阶,直接被恐怖的战斗波轰飞出数丈之外!不远处的大地,裂出了一道道沟壑!

然而,圣城残破的城墙,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给我破!”云芷汐在三叉戟出之后,身上再度汇聚起了一层金光!她直冲入战斗波中,她一声咆哮吼出!

天空中一道金凤虚影,峥嵘的鸣唱现世!它张出恐怖的利爪,对着澹台青“唳”的一声咆哮落!

轰!

那一瞬间!

澹台青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涌,脑中金星乱冒!

与此同时!

云芷汐手中火拳出!

“轰!”

一道刚猛的拳,狠狠的砸落在澹台青的胸口!

“噗——”有鲜艳的血,随着澹台青的堕落,而华丽丽的喷洒出!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起!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的看到!前一刻还在挥斥方遒,指点手下“打人”的,澹台家皇阶家主,此时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被红衣少女脚踏胸口的,踩在了圣城残破的城墙上!

全场寂静!

连受重的伤者,都放弃了呻吟的权利,只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放开我们家主!”澹台家的高阶玄皇,算是第一个回神的,他立即是嘶吼道!他怎么都想不到,他们的家主居然会输,还输得这么的干脆惨烈!

“你敢吼我?”云芷汐凉凉扫了对方一眼,手中的三叉戟一插而下!

“嗷——”澹台青爆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然后有一片鲜艳的血,从他的身上喷洒而出!

澹台家的玄皇脸色一白,只见对方那柄恐怖的兵器,正插在他们家主的大腿上!鲜血也正是从那大腿,直接飙出来的!

“蠢材……”澹台青脸色惨白,他感觉他的腿要废了!就因为他可笑的家族之人,在他受制于人的时候,还去吼对方!

“我……”澹台家的高阶玄皇,在冷静了一下后,语气明显轻柔了很多道:“这位小姐,我劝你快放了我们家主,否则澹台家的反扑,你肯定是承受不起的。”

“嗷——”那时候,澹台青又爆发出一道惨叫!因为云芷汐手中的三叉戟,在他的大腿上游移了一下!他分明能感受到,大腿骨一寸寸被绞断的感觉!那种痛,痛得他想死!

“我讨厌被人威胁。”云芷汐凉凉的说道。

澹台家的高阶玄皇,脸色直接白成了豆腐!

麻痹的!

眼前这个红衣少女,到底是哪里来的变态!

他不是在威胁,这分明是事实好不好!

这时候,被聘请来的中阶玄皇佣兵,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盯着眼前的红衣少女道:“小姑娘,我不是澹台家的人,但是我觉得你还是放了澹台家主的好。毕竟他是五级炼药师,他的号召力还是很不错的。”

“死人是不会有号召力的。”云芷汐凉声反驳。

“……”玄皇佣兵瞬间语噎。

“你……你不要杀我……我给你……五级……丹药……”被三叉戟钉着的澹台青,在惨痛和死亡的面前,不敢再想什么澹台家的尊严,什么家主的面子了,他想要他的腿,他想要活命嗷!

“不要。”云芷汐拒绝得那叫一个干脆,谁叫她本人就是个五级炼药师呢。

“……”所有人都无语了,不管对方是真不要还是假不要,可是这么爽快拒绝五级丹药的人,他们都是第一次看见。

“那你想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们家主?”澹台家的玄皇,说话已经小心了起来。这完全是被逼的,他从未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人!而且还是个这么年轻的丫头!

“我是蛇族的盟友。”云芷汐说道。

澹台家的玄皇怔住了,这……有什么关联吗?

“我很爱好和平。”云芷汐又说道。

“……”全体群众都在肚子里翻白眼!

你他娘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女,你还爱好和平!

爱好个屁!

谁信你谁是天真!

那些被打得满地找牙的澹台家玄王,更是被这句话气得再吐血!和平主义者?把他们打成这样?!

他娘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居然也不觉得脸红……

“阁下……”澹台家的玄皇正要不解开口。

云芷汐已经打断道:“我想要的是和平共处,你们大家都要帮我。帮助和平主义者,是会得到祝福的。然后,我很讨厌跟我作对的。”

“……”众人再度在肚子里翻白眼!

祝福……谁他娘要祝福?祝福能当饭吃?!

“一般跟我作对的,我都会叫他下来跟我谈谈,就像刚才我叫你们。”云芷汐又说道。

“……”众人不禁又在肚子里翻白眼,还连带着吐血!

麻痹的!

那是叫吗?!

那分明是河东狮吼!

不对!

是凤吼!是杀人!是打架!

“你想我们怎么帮你?”澹台家的玄皇,倒是学乖了道。

“简单,圣城在三个月后会重建,蛇族的人会回来,圣城开始有大型的拍卖会,你们澹台家的高阶丹药,全部要在这里面拍卖出去。”云芷汐说明道。

“可以……我是家主……我……答应你。”不等别人说,澹台青自己允诺道。

“刚才打了一顿比较累,你们想要欺负我,作为补偿,你们所有人的储物戒,都要留下来给我。”云芷汐接着道。

“……”澹台家的吐血吐完了!

麻痹的!

这到底是谁欺负谁?!

有没有天理?有没有公道?

“现在就给,我不喜欢等。”云芷汐说着,握着三叉戟的手掌动了动!

“给!全部都交出来!”澹台青忽然激动的吼了一声,竟然没有虚弱感了?他娘的,他不想再品尝那种绞骨的痛了!

家主有令!澹台家众人,一个个都只能,咬咬牙拔下储物戒来。

“阿九,去收货。”云芷汐叫了一声,九婴立即是翻出一个铜锣,像极了江湖卖艺的人,去收卖艺观赏费的阵仗。

“叮叮……”的储物戒落铜锣声,让澹台家的人心中滴血不止!他们一辈子的收藏啊!

“这位小姐,现在可以将我们家主放了吧?”澹台家的玄皇,好声好气的询问道。

“好像是这样。”云芷汐抽出三叉戟!

“嗷——”澹台青猝不及防的惨叫一声!

但就在那一刻!

澹台青浑身火光一散!

“贱婢去死!”

那时间!

澹台青反扑而起!佣兵玄皇接应而出!澹台家高阶玄皇,一掌直拍云芷汐脑门而下!

三皇封杀!

有超级恐怖的道古气息,直接悍落而下!

与此同时!

无论是铁真部的玄皇,还是唐家的玄皇,或者围观般的余家玄皇,也都纷纷出动!

那一刻!

四拨势力好像是说好的一样,直接朝着云芷汐那方的四人轰杀而下!

“别动!”

铁真部的玄皇老者,拿着一柄闪亮的上品王兵,割在容煌的颈上。

“别动!”

有唐家的玄皇,横着一把大刀,胁迫在紫衣男子的脖子上。

“别动!”

“别动!”

被看重的九婴,以及癫狂和尚,直接被对方两三名玄皇封锁!

这是一场看起来,配合超级完美,结果也超级完美的截杀!

然而!

就在所有人,以为一切终结!

澹台家的玄皇,也以为云芷汐死绝的那一刻!

所有人都惊魂的发现!

那名红衣少女!

她失踪了!

澹台家三人的轰击?杀了人?

杀个屁!根本连人家一根毛都没杀到!人家跑了!

风!

惊悚的吹过圣城残破的城墙!

“小心!”

陡然!

澹台家的高阶玄皇惊呼!

下一刻!

但见红衣少女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现身!

她手中的三叉戟,直接精准的插向澹台青!

澹台青瞳孔一缩!

佣兵玄皇立即是挥出一柄尖刀,浑身爆出最强防御的,抵挡在了澹台青的身前!没办法,这个人如果死了,他的丹药也就没了!

可是!

只听“咔擦”一声脆响!佣兵玄皇的尖刀碎裂!完全不是三叉戟的对手!

佣兵玄皇瞳孔一缩,正要——

“控神诀!”一片恐怖的精神力,霸道狂瀚的冲入,猝不及防的佣兵玄皇的脑壳里!接着他双目一滞!浑身的防御一泄!

但就在那时候!

一道恐怖的袭击,逼迫向云芷汐的后脑勺!

下一瞬间!

血溅当场!

“小贱婢,这回看你还不……”出手的澹台家高阶玄皇,正是兴奋的以为,这一次终于得手了!

可是!

当他看到,一具被爆了脑颅的,鲜血喷涌滚滚的,强壮男人的尸体时,他完全惊呆了!

与此同时!

他只觉得脑中一痛!

云芷汐在这名澹台家高阶玄皇呆了的瞬间,直接爆出恐怖的精神力刀刃,狠辣的砍在了他的脑壳上!

只听对方惨哼一声,然后完全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云芷汐已经散出一片,恐怖的天灵火,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住!

随后!

这名高阶玄皇!在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瞬间,连惨嚎都来不及!就被烧成得渣渣都不剩下了!

两大玄皇!

就此陨落!

这一切的发生,只在瞬息之间!

澹台青眼睁睁的,目睹这这一切的发生!他不知道,为什么保护他的佣兵玄皇,会忽然冲出去的,替那红衣少女去死!

更不知道,他们家族的高阶玄皇,怎么会忽然从半空中堕落,然后毫无防御的,被对方一把火烧死!

不知道……

不知道啊!

澹台青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而那时候,少女一双冰冷的眸,正是回头的看着他!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脚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澹台青就这么毫无犹豫的,单腿跪在了红衣少女的跟前!

澹台青只觉得,背心一片发凉……他怕!他非常的怕!他怕对方的三叉戟,会刺穿他的咽喉,他怕……怕到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是一名玄皇,如果他现在要逃跑的话,他完全可以奋力一搏……

所有人都没想到,在三皇的封杀下,云芷汐居然没死,更是斩了澹台家一方的,两名玄皇!

“咕噜。”有人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无数人咽了一口难以置信的唾沫。

余华丰有些艰涩的,缓缓的开口道:“阁下还是放了澹台家主吧,毕竟你的人在我们的手上。”他还是希望能跟澹台家,合作买卖丹药的生意的,算是给澹台青一个顺水人情。

“不错。”唐尧山也开口了,对于给一个五级炼药师人情,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样的强者,都是十分愿意的。

“是么?”云芷汐艳如牡丹的唇,勾起了一抹凉笑。

然后——

最先动手的是九婴!

“他娘的!本凶……爷还没被人架过脖子,你们找死!”但见九婴浑身腾起一片黑雾!那黑雾罩住了挟持它的人!

紧接着!

有几道“咔擦”声起!黑雾中喷出了一道道鲜血!然后又被吸了回去!

“阿弥陀佛,你们居然不认得贫僧,难怪你们要死了。”癫狂和尚浑身金光一爆,两只手忽然探进身边两名胁迫者的胸腔!一手掏一个,便有“噗噗”的红心,留着鲜血汩汩而出!

癫狂和尚表示,哪里来的傻逼,居然以为区区两个中阶玄皇,就能对付得了他癫狂?!傻了吧!

“癫……”临死前,被掏心的玄皇强者,终于是认出了癫狂和尚这个恶人,可惜呀,死了。

与此同时!

紫衣男子浑身的气势一爆!半帝的威压,直接把胁迫他的,那个傻逼的唐家玄皇,给碾压得跪在地上!

“轰!”再是一圈砸落!

唐家的玄皇,连“吱”一声都来不及,他就已经被砸得骨头“咔咔”全碎了!

铁真部的玄皇老者,浑身的冷汗滴答而下,他挟持着容煌的上品王兵之剑,更是隐隐发出了颤抖!

下一刻!这名玄皇老者,忍不住想要先下手为强!

然而!

他手中的剑!却在他手中,一寸寸的消失?!

没错!

就是消失!

好像有人将剑吞了!

铁真部的玄皇老者见此,一双老目一缩!正是要撒手跑!

而他确实是“跑了”!

只是在跑的时候,直接跑得“飞散”了!完全没有了踪迹!

这个玄皇老者,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直接消失在了所有人跟前!

可是!

分明没有人对他出手啊!

所有人擦亮了眼,真的没看到有人对他出手啊!

那么人呢?!

那时。

独占三名玄皇的九婴,已经散去了黑雾,而在它的身边,有一堆新鲜的,一丝肉都不挂的人骨。这些人骨,都绽放着光亮的属性颜色,很显然是那三名玄皇的骨骸……

现身的九婴,那划了一道刀疤的清秀脸庞上,露出一抹嗜血的狰狞笑意!

全场!

毛骨悚然!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一群变态!

所有人动都不敢动!

所有人连呼吸,都忍不住想要屏蔽,想要尽全力的降低存在感!

此前自以为抓到机会,给了澹台青顺水人情的,唐尧山和余华丰,脸上都扯着一抹苍白的笑,他们的手已经忍不住在发抖。

四拨势力,合共十名玄皇!不过一刻钟的功夫,陨九,存一!

太恐怖了!

所有人都被吓傻掉了!

澹台青呆呆的跪在原地,他甚至忘却了,他自己的腿还废着,还拖在地上,还在流淌着血……

那时候,容煌忽然踱步,走到了唐尧山的身边!

唐尧山浑身一绷!

下一刻,却有一只手,将他正要启动的机关,直接从他身上卸下!

那是一副藏在唐尧山胸腔上的,可以凭借精神力控制的,非常隐蔽的绝妙暗器!

暗器里面,装着的都是针,通过精神力的加持,里面的暗器阵法,就会促使这些钢针,爆发出犹如上品王兵般的,超级恐怖杀伤力!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杀皇!

可惜,唐尧山遇到了容煌这个变态,容煌精通炼器,任何的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唐尧山根本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察觉,又是怎么轻而易举,就将这副暗器卸下来的,他只觉得恐怖!因为他最后的保命绝招,已经被对方识破了!

现在双方的实力,已经是大逆转过来,很明显四势力之人,反成了笼中的羔羊。

此时此刻,在见识到云芷汐这批“杀皇”人的手段后,没有一个人敢跑,因为他们知道完全没有意义!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呆呆的,看着眼前那五人。就连长袖善舞的余华丰,仿佛也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这是什么?”云芷汐收了三叉戟,走到容煌跟前,看他手中上缴的暗器。

“稍微有点意思的暗器,心思不错,做工粗糙。”容煌判定了之后,随手丢给云芷汐玩。

一旁的唐尧山,直接不知道怎么表达,他心中复杂的心情。话说这副暗器,在他们唐家,可算是最不凡的作品之一!可是居然被评价为,做工粗糙……

“小姐,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办?”此前被认为“不作为”的癫狂和尚,此时正恭敬的询问云芷汐道。

唐尧山见此,才知道他的判断有多蠢!

“这位小姐,在下是余家家主余华丰,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在您等面前耍大刀。我余华丰可以用余家商号起誓,我们余家从今往后,会是蛇族的朋友,我们会给朋友最优厚的交易待遇。”余华丰在听到癫狂和尚的话后,浑身一抖的连忙回神道。

“而且作为道歉,此行我等所有人的储物戒,都归小姐您所有,以示我余家的歉意。”余华丰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明白一点,那就是眼前这批人,完全不是他们能得罪的!他们商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么,你愿意签订盟约么?”云芷汐浅笑道。

“以吾余家家主起誓,余家愿意跟蛇族的盟友小姐,签订任何的交易盟约,只要不危害我余家的生存。”余华丰立即是表态道。

“我澹台家,也愿意。”澹台青的目光有些呆滞,但是他的话很清晰,他很清楚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须这么做。

“我唐家,也愿意。”唐尧山当然也不想死,反正以对方的实力,如果他们真的要在圣城建立势力,也完全不是他们唐家能阻止的。那么与其跟他们交恶,不如跟他们交好!

面对这等强大的武力,面对这等恐怖的变态群!面对这种不服打到你,跪着唱臣服的主,他们还能怎么样?!

反正三势力的家主,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反正他们是被——吓——尿——了!

“很抱歉,我们铁真部无法回答,但是如果我们能活着,我们会将您的意思,禀报我们的王,相信我们的王会做出明智的选择。”而此时代表铁真部说话的,是一名高阶玄王,因为皇阶死完了,而阿古达还在重伤昏迷中。

“你们知道,重建一座城池,需要耗费很多的心神,什么工匠,什么银钱,什么木料等等。”云芷汐却又开始牛头不对马嘴道。

然而听到她这么说的,四大势力的人,都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十天之内,我想看到,你们跟我合作的诚意。现在,放下你们身上的储物戒,我呢,也会放你们走。”云芷汐浅笑说道。

然而她的笑,看在众人眼里,就是恐怖的梦靥!

果然,云芷汐在顿了一顿后,就凉煞的说道:“十天之后,无论你们愿意,或者不愿意,你们都将以人,或者尸,重回这里。”

话毕,煞起!

刹那间!

无论是澹台青,还是余华丰等人,纷纷是齐声应道:“是!”

“来,阿九,给三位家主递上盟约。”慵懒微柔的嗓音,瞬间又蕴满笑意的说道。

紧接着三位家主都拿到了一份盟约条款,显然对方完全清楚他们的身份,而且一早就准备好了在等他们!而他们这群傻逼,却在完全不清楚对方势力的情况下,直接赔了夫人又折兵!

此时看着手中这份盟约,三位家主都有一种,在“卖国求荣”的感觉。

“这盟约事关重大,不知道在下能否拿回去,跟家族的老祖宗说一下?”唐尧山看着上面说的,关于唐家的暗器,都要比市场价低三成卖给圣城,他就有一种签不下去的感觉。因为那样的话,他们唐家根本没赚头了啊!

“可以。”不想云芷汐却爽快的应道。

可是下一刻!癫狂和尚的手爪,就散着金光的,落在了唐尧山的脖子上!

“我签!我签!”唐尧山惊叫而下,连忙是落下了血签契!

余华丰看到这阵仗,直接二话不说的,就“唰唰”三两下的,把余家的盟约被爽快签了!还是那句话,商人——识时务者为俊杰!

就是澹台青,也是好不废话的,直接把盟约给签了。事实上他是今天,受到精神打击最大的家主,他至今都还沉浸在,云芷汐在他面前斩二皇的场景中,完全不能缓过劲来。

“很好。”拿起九婴收回来的盟约,云芷汐笑眯眯的道了一句,随后却凉凉的,看着三位噤若寒蝉的家主。

“你们知道的,我才刚到南域,也不知道你们践行盟约的忠臣度。”云芷汐一字一句的说着,忽然站起身走到三位家主跟前。

闻言,三位家主全部面色一青一白!

他娘的!

这个魔女到底还想怎么样?

他们已经被“逼良为娼”了,她还想怎么样啊!

------题外话------

嗷呜!亲爱滴们知道的,本座写得辣么精彩,是必须要给月票打一下鸡血的!喵哈哈哈!谢谢喵~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众位少侠的仗义投票,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