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39章 他的执念!

冷铮低头看向女孩儿,他的目光极冷,声音更像是来自寒窖里面的风,毫无温度:“陆吉祥,你不要得寸进尺!”

“滚开!”

女孩儿冲他大吼,双手推搡着他的胸膛,因为刚醒来,她的力气没多少,脸上全是湿哒哒的汗水。

冷铮拧紧了眉头。

他也不理会她,将人直接摁坐在大腿上,示意阿姝道:“去拿一张毛巾来,记得要用温水打湿!”

“是。”

阿姝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她低头退了下去,不到两分钟的功夫便端着水盆走了出来,里面盛着温水,一张白色的小方毛巾正浸泡在里面。

joe站在旁边,一直在默默的观察。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故事!

“先生。”

阿姝将毛巾拧干以后,双手递给冷铮。

男人单手接过毛巾,有些费力的替陆吉祥擦脸。

她根本就不配合,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在他怀里不停的扭动挣扎。

冷铮的耐心渐失。

“陆吉祥!”

他喝斥,脸色很不好:“你别逼我!”

陆吉祥瞪着他,不屑的冷笑道:“冷铮,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这里是内地,不是港城,如果你被抓住了,必死无疑!”

冷铮的背景是港城黑帮老大之子,在内地警察看来,他就是个香饽饽!

“怎么,你在担心我?”

冷铮睨着她,勾唇说道。

陆吉祥‘呸’了一声,怒道:“你别不要脸了,如果我早知道你不是我哥,我根本就不会”

她的话还没说完,下巴便被人一把捏住。

冷铮看着她的眼中有杀意。

“我劝你说话小心点!”

他的表情是凶神恶煞的,完全不像陆荣景,他从来都不会这般的凶她。

陆吉祥很想哭,自从怀孕以来,她变得敏感许多,每次遇到点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她就会很脆弱,很想用哭来发泄,之前宋锦丞还笑话过她,说她是水做的!

“冷铮,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抽抽噎噎的说道,红通通的眼眶,看起来非常的可怜。

冷铮看着她,眼里的怜惜一闪而逝。

“我不想干什么。”他叹了口气,不知不觉的放缓了语气:“我们先吃饭,不管你想说什么,吃完饭以后再谈,好不好?”

他难得放低姿态。

这一幕落在阿姝的眼底,却是令她完全无法接受的。

在她的心中,冷铮是黑帮继承人,他应该是冷酷无情的,而不是对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儿,如此的低声下气,甚至脸被打了都不还手。

她的心里很痛。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你会放了我吗?”

陆吉祥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因为,她的确是没多少力气了,肚子里面空空如也,浑身上下都没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要替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就算她不想吃饭,孩子也要吃东西啊。

“我没有限制你的任何自由。”

冷铮没什么表情的开口回答道。

这话落在陆吉祥的耳朵里,令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谢谢。”

她说道。

冷铮松了手,将毛巾丢给她,边道:“先擦脸。”

陆吉祥‘嗯’了声,先是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才慢吞吞的拿起毛巾,开始一点一点的给自己擦脸。

吃饭的时候,谁也没说话。

陆吉祥的胃口不怎么好,她只吃了点白粥,其余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吃。

冷铮见了,难免会担心。

“你就光吃这个?”

他低头看着女孩儿手里的白粥,这玩意儿什么味道都没有,她怎么吃得下去?

“嗯。”

陆吉祥点点头,脸上没什么过多的表情,似乎是习以为常。

冷铮皱紧了眉。

“你吃这些没营养。”他有些不悦:“那个男人就是这样照顾你的?”

陆吉祥不说话。

她默默的继续吃粥,一口接着一口,很努力的往肚子里咽。

在未怀孕以前,她是无辣不欢。

可如今,她只能吃这么寡淡的白粥,真真儿是老可怜了。

“先生。”

阿姝适时的出了声,只听她说道:“孕妇的口味多变,如果她不喜欢,必然是不会吃的,既然这位小姐想吃粥,您就让她吃吧。”

冷铮压根儿就没看过她一眼。

阿姝有些尴尬。

“冷,这个孩子是你的?”

joe忽然开口问道。

冷铮挑了眉,还未来得及说话,陆吉祥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不是他的,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撇清关系!

冷铮气得不行。

joe却笑了起来。

“美丽的女士,你好,我叫joe!”

陆吉祥终于肯抬起脑袋。

她掠了他一眼,冷笑道:“joe?你是做什么的?”

“我吗?”

谈到自己的职业,joe很自豪,他答道:“我是心理师!”

“心理师?”陆吉祥勾唇,继续道:“能够随时让人晕迷?”

joe差点被呛了一口气。

他解释道:“你误会了,我这是正经职业,如果没有当事人的允许,我是不会”

“真的是这样吗?”

陆吉祥根本就没等他说完话,便径直的打断他道:“joe先生,我以为当医生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做人准则和职业操守,但我现在看来,似乎事实并非如此!”

这是在拐着弯儿的骂他没操守?

joe真是欲哭无泪。

“我是有授权的,冷,是冷!”

他将矛头指向冷铮。

陆吉祥冷哼一声,毫不在意的道:“别人是别人,我是我,难道你连这么简单的判断都没有吗?”

joe抹了把汗。

他说道:“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些!”

陆吉祥扭过脑袋,将手里的碗放到桌上。

“我吃饱了。”

她说道,从椅子上站起了身。

冷铮的手里还端着碗,听到女孩儿的话以后,他不由得抬头看向她,开口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陆吉祥答道,一边打量着周围,她发现,这里就是那个‘附雅堂’,她并没有被转移到其他地方。

“现在几点了?”

她问道。

阿姝看了下时间,答道:“晚上八点过五分!”

“天!”

陆吉祥倒抽一口气,赶紧摸手机。

然而,她只摸到了空空的口袋。

“我的手机呢?”她左右观望,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冷铮的身上。

冷铮张了嘴,还没说出话呢,女孩儿忽然回头就跑。

“吉祥!”

冷铮喊了一声,连忙跟了上去。

陆吉祥的目标很明确,她返回到了之前的房间里。

只是,待她翻遍了整个房间以后,她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

“我的手机呢?”

她再次开口问道,回头看向了正站在房间门口的男人。

冷铮的表情有些复杂。

“被我扔了。”

“什么!”陆吉祥睁大双眼,怒不可遏:“你凭什么扔掉我的手机?冷铮,你凭什么要这样做!”

冷铮没有做任何的解释。

“你要手机做什么?”

“你说我要做什么?”陆吉祥瞪着他,气呼呼的说道:“我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他们会担心我的!”

冷铮闻言,先是沉默了两秒,接着便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

“打吧。”

陆吉祥见状,毫不犹豫的就伸手夺了过来。

她噼里啪啦的摁下一串手机号,正准备拨出去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是你的手机?”她看向冷铮,继续问道:“港城的手机号?”

“是!”

冷铮点头承认。

陆吉祥想了一下,果断删除了手机号,并将手机还给他。

“怎么了?”

冷铮很疑惑。

陆吉祥冲他罢手,一边往外走,一边道:“算了,我现在就打车回家,你走吧,就当我没见过你!”

话未落音,手腕被人从身后抓住。

陆吉祥回过头。

她有些生气,因此声音也很不耐烦:“冷铮,我觉得我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知道吗?如果我刚才用你的手机拨电话出去,宋锦丞肯定就能猜到是你,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他有所察觉和防备,你肯定会被警方绳之以法,你信吗?”

“我信!”

冷铮毫不犹豫的点头。

陆吉祥先是一愣,随即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你是故意的!”

她怒道。

冷铮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垂了眼,慢慢的开口道:“其实,那个手机里面没有卡,你是拨不出去的。”

陆吉祥闻言,忽然猛力甩脱他的手。

“你在试探我!”她大骂道:“卑鄙!”

冷铮皱了下眉,他抬眼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吉祥,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没有!”

陆吉祥否认。

冷铮像是笑了一下,因为女孩儿的狡辩。

他继续说道:“你不愿意打电话出去,是因为怕我被抓,为什么?”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陆吉祥怒视着他,吼道:“因为我不想你丢哥的脸,你们长得一模一样,你们是亲兄弟!真是可笑,哥哥是人民英雄,而弟弟竟然是恶霸一方的黑帮,这简直是天底下最荒唐的事情!”

“你!”

冷铮被激怒,忽然就扬起了左手。

陆吉祥被吓得惊叫一声,猛地就闭上了双眼。

然而,意料之外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看见冷铮已经收回了手,正满脸冷笑的看着她。

“放心吧,我不会被抓的。”

他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现在的身份是陆荣景,正如你所说,我们长得一摸一样,我们是亲兄弟,就算我被抓了,我也可以说我是陆荣景,不管是查DNA还是其他,我都是毫无破绽!”

陆吉祥很惊讶。

“不可能!”

她说得斩钉截铁:“纵然你和我哥的DNA一模一样,可是,你们的记忆是不同的,只要警方肯花时间多审问你几遍,你必然就能露出破绽!冷铮,做人不要太自信,你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真的是这样吗?”

冷铮歪了头,他的表情变得邪魅起来。

“让我想想……”他做思考状,一边缓缓的开口道:“我记得你第一次来初潮的时候,是在你十一岁的时候吧?那天,你在家里坐着看电视,结果漏在了沙发上,是陆荣景替你换洗的沙发套,是这样吗?”

陆吉祥瞪大双眼,难以置信。

关于这件事情,她曾经再三的嘱咐过陆荣景,让他一定要保密的!

“怎、怎么可能……”

她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冷铮微笑,继续说道:“我还记得你在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逃课去酒吧,结果被老师发现了,她给你家里打电话,结果是陆荣景接的电话,他很生气,但还是选择了替你隐瞒这件事情,是这样的吗?”

陆吉祥惊得张大嘴。

“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一直就知道。”冷铮看着她,笑得淡漠:“在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有个哥哥,而且很奇怪的是,我每天都会做梦,梦到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些事情,我知道他做过些什么,说过些什么话,我还知道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吉祥,你说,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不但是奇怪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陆吉祥没有回答。

冷铮望着她,接着说道:“可是,这对于我而言,实在是残酷,我白天接受训练,每天都要付出汗水和血液,而到了晚上,我还要看着陆荣景的平凡生活,他比我幸福多了,至少他生活的家庭是正常的,有父母,还有妹妹。噢对了,你知道吗,其实陆荣景一直都在暗恋你,暗恋你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妹妹!”

“你这个疯子!”

陆吉祥骂道,她脸上的表情并无过多的惊讶。

或者说,她在听到冷铮说陆荣景一直在暗恋她的时候,她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你早就知道了?”冷铮见她的反应平淡,不禁想了一下,恍然大悟:“陆荣景和你说过了?噢,我竟然没有梦到,他应该是不想让我知道吧。”

“你觉得,我会信你说的话?”陆吉祥嘲讽的看着他:“冷铮,不管如何,就算你拥有我哥的记忆,就算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可你终究也不是他。还有,我哥从来都不会凶我,他是一个谦和有礼的人,而你,凶残才是你的本性!”

“我的本性?”

冷铮听到这话,忽然暴怒:“你以为我喜欢这样的日子?我的父亲是冷雷霆,我生来就注定了要过这样的生活,你知道我小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每天都要面对让我恐怖的东西,我每天都是遍体鳞伤,而陆荣景呢?他却在另外一个地方,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别人的照顾和疼爱,他有爷爷,有父母,还有你,而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每个晚上陪伴我的,只有那把冷冰冰的枪!”

“这又怪得了谁?”

陆吉祥皱起眉,说道:“你其实是可以选择的,不是吗?”

“选择?”冷铮一愣。

“如果你想改变这一切,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其实,你是可以改变的,不是吗?”陆吉祥看着他,继续说道:“冷铮,只要你舍得放下港城里的一切,换一个城市,从头再来,你也会遇到”

“你愿意陪着我吗?”

冷铮忽然打断她的话。

陆吉祥怔了一下,望向他的眼里,充满了震惊。

“什么?”

她甚至都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放弃港城的一切,你愿意陪着我重新开始吗?”冷铮说道,目光炙热的看着她。

陆吉祥心肝儿一颤。

“不可能的!”她摇头,回答得毫不犹豫:“冷铮,我是有家庭的人,我还怀着我丈夫的孩子,而你现在所站的这片地方,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哪里也不会去,我会永远在这里!”

“哪里也不去?”冷铮笑了起来,有些冷:“陆吉祥,你总是对我很残忍!”

陆吉祥摇头:“我没有!”

她只是看在陆荣景的份上,不想和他多加计较!

这些事情太复杂了,她现在怀着孩子,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去影响胎儿的发育。

所以,她都在让自己尽量的放开一些。

再则,冷铮并没有真正的伤害过她,只是执念太深,可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出声问道:“冷铮,我哥是因为从小照顾我,日久生情,他会喜欢我,这个很能理解。可是,你呢,为什么会这样?”

冷铮沉默了一下。

他缓缓答道:“陆荣景陪你长大,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据说,双生子之间就算隔着万水千山,依旧有奇妙的心灵感应。

特别是,情动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