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三O章 一笑一尘缘130

与河古打架打得来劲的帝和惊闻神侍说诀衣晕厥,瞬间消失,河古只觉耳边一缕风吹过,帝和已不见踪迹。

“怎么样了?”飘萝问给诀衣细查究竟的幻姬。

事发突然,纵然星华千离俩人在,大家也未将诀衣挪动。俩男人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幻姬飘萝忙着,一个查探,一个抱着昏迷不醒的诀衣紧。

幻姬摇头,“不知为何。”

“怎么会呢,好端端的突然晕过去。雠”

金光闪现的一瞬间帝和显身,“猫猫!”二话不说弯腰将诀衣从草地上抱了起来,“星华,借你的风云殿一用。”

风云殿原是帝和在星穹宫里偶住的地方,殿中清净,但很方便进出星穹宫,深得帝和的心。若是在星穹宫夜宿时,他最喜欢住在风云殿。

岂知,便是帝和在风云殿内为诀衣细致入微的查身后,仍旧不得缘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闭眼无知无觉。

飘萝虽然和诀衣动不动争锋对上,此时的脸色却不轻松,回想了诀衣晕厥前的事,猜测性的问星华,“会不会是吃了她不能吃的东西?”

这个可能……

星华问帝和,“她可有吃食禁忌?”

“不会是吃错了东西。”猫猫为主战之神,什么可吃,什么不可吃,她本人一定十分清楚,不会误食。何况,她的真身乃九彩玄龙,哪里可能有什么禁忌。

幻姬蹙眉,“花园里走得好好的,为何会忽然失去知觉呢?”

“说不定过会儿她自己就能醒来呢?”

一道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

几人的目光投到走进来的河古身上,帝和想到河古曾告诉他圣烨的事,心想着,他是不是还知道别的事儿。若不然,大家都在担心诀衣时,他为何会说出她自己会醒来?

“你知道什么?”帝和问。

河古不明帝和为何有此一问,“什么知道什么?”

“你为何会晓得她自己过会儿醒来呢?”

“我不知道呀。”

飘萝失望道,“那你说她过会儿自己能醒。”

“你们发现她为何晕厥了么?没有吧。既然没有,说不定自己会醒呢。往好处想想嘛,说不定她只是太累了,所以晕过去休息。”

河古的话莫说对帝和听来不靠边儿,便是千离听了,也觉得他随口一说太不靠谱,无端端的晕厥过去,查不出个中缘由,怎会是累了想歇息呢。

“我来瞧瞧。”

星华走上前,伸手为诀衣号脉。

过了片刻,星华直起腰身,看着帝和,缓缓的摇头。着实是看不出为何,甚是奇怪。

“既然皆不知为何,依我看,确定她的命息平稳便不要着急了,静静的等着,说不定哪时她自个儿醒过来了。”

无奈之下,帝和只得在床边守着诀衣。夜深人静的时候,幻姬和飘萝给帝和送了些点心和清茶后,便出了风云殿,留下他一人陪着诀衣。

一整晚,帝和在诀衣的床边寸步不离。床上的人,连噩梦也未曾有过,静静的闭着眼睛,若不是帝和一次次号脉确定她的命息尚在,近乎要以为诀衣的魂魄离了她的仙体。

连三日,诀衣昏睡不醒。

帝和在诀衣晕厥第四日时,抱着她回了帝亓宫,佛陀天内四位大尊神两位尊后娘娘皆不能察觉她为何晕厥,此事非同寻常。在星穹宫住下亦无甚作用,回到帝亓宫可能更方便他给她熬药。

帝和抱着诀衣离开星穹宫的时候,飘萝连连挽留,劝说帝和带着诀衣留下来,有她和星华在,总是多两人为他想法子,可帝和坚持将诀衣带回自己的宫里。帝和诀衣走后,千离幻姬带着三个孩子回千辰宫,虽有心助帝和,确是无从下手,尤其三个娃娃年幼,两口子不得不分心顾一下娃娃们。河古无事,跟着帝和去了帝亓宫。星华嘱咐河古,有事即命人来找他。

帝亓宫。

入夜初始,帝和与河古树下对饮。

酒香醉人,心不醉。

帝和喝了许多酒,可清醒甚然,“你如实告诉我,你是不想晓得猫猫为何会晕厥?”平素不觉这小子博知天

地见闻,但从他告知猫猫和圣烨之事,他忽而觉得这小子肚子里藏了不少故事,不过是平时没有拿出来说罢了。

“你为何会觉得我晓得?”河古嘴角带着清浅的笑,他还真望着自己能晓得一二,可惜的是,他委实不知诀衣为何忽然晕厥,“几日过了,若真知晓,我又岂会不告诉你。”

“碍于星华他们在么。”

“呵。”河古笑,“我们几人间,谁还不晓得谁的底呢,怎会避讳这些个。”

帝和不死心的问,“真的不知道吗?”

“不知。”

月色浮华若梦,轩窗小风微醺,明珠树下饮为双,不知来日悲喜。

酒坛滚在帝和的脚边,差点儿踩上,一身酒香气,迈开的脚步却坚稳非常。走入寝宫,看着床上的诀衣,缓缓坐下,仿佛怕惊醒睡梦里的她。看着她的面庞,忆起与她的初识。那会儿的她,像一只披着铠甲的小野猫,傲然冷清的很。自打去了霏灵山开始,她便遭遇了诸多伤害,哪里还有当初嚣张大胆得敢跟他打架的样子。

想到这儿,帝和捏诀,解开了诀衣身上的禁术。如今的她,没有禁术又能如何呢?倘若是因为施加禁术在她的身上才让她遭此不顺,他必不会再如此对她。

无声的,帝和拿着诀衣的一只手捧在手心里,放到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微凉的大掌包裹着她的柔荑不放开,坐在床边睡了一夜。

天露白肚前,帝和不知为何醒了。未曾暗下的夜明珠光辉让他清楚的看到诀衣仍然保持他睡前的样子,不曾醒来。

好好的一个姑娘,没跟着他时,似乎活得挺顺利,为何他用心想照顾好她,却适得其反。霏灵山的八卦灵韵与她莫非相冲么?

不知为何,想到霏灵山,帝和脑中便不自觉的浮现那日诀衣被紫红蟾蜍吓得哭叫的撕心裂肺的模样,惹他心疼不已。他是因有人暗算她而震怒,因此才会被惩罚恨天台上挨天雷天火,她的忽然晕厥,可能与此事有关么?

帝和蹙眉,暗想,九霄天姬害怕蟾蜍,此事反常。若是突然的昏死呢,亦非寻常,或许他可顺藤摸瓜,将看似不可能的事连在一块儿,兴许能得到一点儿眉目。

天边泛起白色时,帝和留书一封给了河古,托他代为在宫里暂护诀衣。帝亓宫内必是安稳,唯心中有牵挂后,安稳处处亦不安,周全回回亦觉欠,多一人守护心中惦记,方可多安然一丝。

北荒日峰神山。

神山山顶的天牢里,一个白衣男子被天垚梭锁困住了双手双脚,哪怕是在昏暗的巨石天牢洞内,他身上的衣裳亦是一尘不染,仿佛是误入天牢的谪仙。可他浑身的天锁却让人清晰的明白,他是个罪人,不被苍天饶恕的一个大神。

天牢洞口处,一道金光显后,帝和的身影出现在洞外,广袖拂过,洞口的结界被破开。

从洞口传来的细微动静钻入白衣男子的耳朵,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男子的双臂被扯开锁着,叫人奇怪的是,这般姿势若是旁人被囚,定然觉得甚是狼狈,可男子平臂被锁,竟不觉他是失去自由的囚神,于静声中散发着难以明说的绝世悠然。

帝和从容走来,一步步走上锁着白衣男子的高台,他不曾见过圣烨此人,从河古的故事里听到他,心中深觉此男当是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眉目狰狞,他的真身那般难看,即便是化成人形,又能好看到何处呢。可近处看着这个叫圣烨的男人,他才觉自己错了。

圣烨他,十分俊美。眉目细长,鼻梁高挺,唇角晰明。若是勾唇笑来,笑容定要迷人三分魂魄。

已记不得自己多久没见过人的圣烨静静的看着帝和,心中知晓他绝非寻常的神仙,只猜不到为何来找他。

“你是何人?”圣烨轻声问,“为何来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