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二九章 一笑一尘缘129

帝和在恨天台上损了修为,在他去受惩之前星华便与他说过,出来之后到星穹宫吃饭。帝和因为一直不放心诀衣昏迷在帝亓宫,不肯只身去星穹宫。星华无法,只得每天给他熬煮仙汤命神侍送到帝亓宫给他修补元气。而千离虽只字未说,却吩咐了神侍送给帝和两粒珍贵的佛息丸,助他内伤复原,更是大助他法力的恢复。

便是最爱与帝和拌嘴玩笑的河古,也在他去了恨天台后,回北古天碧馨天海古刹里取了一颗精元海珠,在帝和回来后给他吃下。

帝和心中明白,他的老友们如此待他体贴,是思虑到了他在一个多月后恐会忽然回到异度世界,若是一日日修炼来恢复他的法力,待到回去那日,未必能完全复原。而他们给他吃下的,皆是天地间的珍极丸,即便不静心修炼,每日助他恢复的法力也十分惊人,一月后,他的修为不但能回到受惩之前,应是会更为增进不少。此番恩情,他铭记于心。

打完架的帝和河古走入厅内时,千离一家三口已落了座,飘萝和诀衣也坐好了,神侍们忙着端上星华亲自下厨做好的菜肴。完美的世尊大人则从外面带着三个小娃娃走了进来,一个是他自家的三儿星渃,另外两个是千离幻姬的孩子,千寅,千宸,三个娃娃碰到一块儿撒丫子玩开了,不必千心,千离呵护得很紧,日日带在身边照顾。

星华扫了一眼桌上,让神侍照看好三个小殿下,转身走出去。没多久,端了一个汤盅走进来,放到帝和的面前。

“趁热喝了。”

“嗯。雠”

帝和应声,低头看着汤盅,笑着把汤盅放到身边诀衣的面前,“猫猫,你喝。”

“我不喝。你喝吧。”世尊熬给他的补汤,怎能给她喝呢。

“我昨日喝了。”

星华落座飘萝的身边,见帝和诀衣谦让,便对他俩说道:“我今日特地多熬了些,是给你们俩喝的。”

帝和微微一笑,取了小勺,打开汤盅的瓷实盖儿,拿着小勺在里面轻轻拨旋了几下,一股清润的香味从汤盅里飘散出来,诀衣本也饿,闻到香气,胃口一瞬儿被勾了起来。

“帝和哥哥,人家也想要喝嘛。”坐在帝和另一边的河古倚身过来,见帝和不搭理自己,翘着兰花指戳帝和的胸口,“帝和哥哥,人家要嘛。”

帝和冷冷的瞟眼河古,“起开。”

“哎哟,好凶的帝和哥哥。”

帝和看着千离,“你也敢放心让千宸跟着他出宫玩,胆儿够大的呀。”若是让千宸学了河古这般欠揍的模样去,他还会向别人嘚瑟说千宸是他的亲生儿子?

“怎么说话的。虽然我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哄孩子可是一把好手。”

帝和把手里的小勺给诀衣,调侃道,“没生过你知道怎么哄?”

“你也没娶过妻,怎么就能当情圣呢?”河古坏笑道,“我可记得,天地间但凡有点儿姿色的神女仙娥妖灵魔眉,个个和你有点儿交情。”

坐在幻姬身边的千宸正吃着幻姬喂的东西,忽然扭头过来,看着帝和,奶声说道:“帝和哥哥,我在河谷哥哥那儿时,好多漂亮的仙女说认识你哎。”说完,千宸扭回头,继续吃幻姬喂的饭菜。

河古噗嗤笑了,小崽子说得真好,平时没有白疼呀。

喂完千宸喂千寅的幻姬,寻了个空,看着诀衣,“童言无忌,你莫往心里去。千宸还小,不懂事儿,他的话,你莫要当真。”

“呵,怎会。”诀衣喝着汤盅里的补汤,难得认真听幻姬说话。她此时才明白为何帝和会告诉她,来星穹宫不会后悔,确实不悔。她只听说世尊星华的厨艺了得,没想到如此了不得,同样的食材他烧出来的菜肴味道格外美味,吃上之后,停不下来,心思在品佳肴上,哪里顾得桌上的人在聊些什么。

帝和河古虽相互聊侃,嘴里却也没闲着,太难得星华如今亲手下厨了,能吃他一桌菜可全凭运气。自从有了三儿星渃之后,他便带着媳妇孩子在佛陀天内逍遥,心疼飘萝为他生了三个孩子,珍惜陪伴星渃成长的时光。

幻姬让诀衣莫介意千宸的话,诀衣方才想了下刚才是何事,慢悠悠的道,“交情这种东西可深可浅,那些个仙子与帝和相识亦是不奇怪,他人好,交友广泛,我早已晓得。何况,他和几个仙子交情好,与我并无甚子关系。”说着,诀衣看着正在夹鱼块的河古,“你说是吗,御尊。”

“呃,呵呵,和你无关么?”

“若说帝和与我交情匪浅,那我与御尊也有交情。譬若说,我可晓得你很爱吃鱼。”

河古愣了下,嘿嘿笑了,“你是如何晓得的?”

“我们俩的交情莫非这点儿小事还会不知道么?”

“呵,也是。”

之后,餐桌上发生了一件颇为奇怪的事,但凡是河古想夹的菜,每一个都夹不到嘴里,不是给帝和非常不小心的撞掉了,便是有一双筷子先他一步夹走了他想吃的东西。

许久后,河古忍无可忍,“你几个意思?”不满的瞪着帝和。

帝和无辜的看着河古,“嗯?”

“别装了。”

“嗯?”

“你再嗯一声我听听。”

帝和看着河古的斜后方,“勾歌?”

哪?!

听到勾歌的名字,河古飞快的转头去看,只有两个神侍在他的身后,哪里有什么勾歌的影子。想来也是,这里可是东古天,勾歌从没来过,怎会过来找他,又如何能轻易进得来这儿呢。

“心心,吃饱了吗?”千离用丝帕轻轻拭擦千心的嘴角,慈爱的父尊光芒万丈。

千心摸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冲着千离甜甜的笑着,“吃饱了。”

“好,跟父尊出去看星星去咯。”

幻姬也带着两个儿子说了声‘吃好了’,离开了饭桌。

接着星华戴着星渃和飘萝也吃饱走了,桌边剩下河古帝和诀衣三人,帝和一顿晚膳吃来,不光自己吃饭,更是对诀衣照顾有加,颇有上好夫君的架势。形单影只的河古饮下杯中酒后,起身去了厨房,看到文火上面还温着一个汤盅,笑着走过去,伸手正想把汤盅端下来,一粒石子飞来。

“谁?”

河古转身,帝和摇着百色扇,一脸悠闲漫漫的走了进来,“这个汤盅可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星华给他熬的,便是他给诀衣喝掉的那一个,哪里是什么多熬了些,不过是星华晓得他心疼诀衣,替他劝了诀衣一次。他们能一起瞒过诀衣,那是因为人家姑娘对他们俩的了解还不够,可瞒不了他。

帝和笑了笑,“当然也不是我的。”

“既然如此,那便算是我的了。”河古转身欲拿走。

帝和的百色扇挡住河古的手,“猫猫的东西,谁都不能抢。”

“噢……”

原来如此。

河古笑了,“你不说,我可能还真不拿走。你这么一说,我还偏要不可了。”

话音落下,帝和河古又在厨房里打了起来。

星穹宫的花园里,诀衣几人在闲庭漫步,忽有神侍急匆匆的走来。

“世尊大人,世后娘娘,不好了,麒麟神尊和御尊大人在厨房里打起来了。”

星华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晓得了。

倒是幻姬身边的千宸听见了神侍的话,一双大大的眼睛赫然一亮,打架了?!从幻姬的手里挣扎出来,冲着自己的两个小伙伴吆喝,“千寅,星渃,帝和哥哥和河谷哥哥打架了,我们去看看吧。”

三个小娃娃脚下腾着小云朵,蹭蹭蹭的飞去星穹宫的厨房。几个神侍急忙的跟着他们,哪一个小殿下都不能出点儿闪失。

千心见三个哥哥腾小云飞走,也吵着要去看,被千离抱着哄着。

几人丝毫不关心厨房里的两人会打成什么样儿,自顾走着,却是惊然无兆,诀衣晕厥倒在了地上。

“诀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