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二七章 一笑一尘缘127

忽然被轻薄的诀衣哪里想到生气,猜不到帝和举动何意的她只能顺着他的解释想了,他仅仅只是为了不想听到她道歉才作出了让她匪夷所思的事。

“我也不想说,只是忍不住。”

诀衣没有说假话,她确不是一个轻易对人道歉的人,‘对不起’这三个字,上一次说是在何时她已记不起了。但面对帝和,她除了自责,不知要如何紧。

“喜欢被我亲吗?雠”

“啊?”

诀衣以为自己听错,莫名其妙的看着帝和,他这话是何意?

“你道歉一次我亲一回。”

“哪有这样的?”

“我就是如此。”

“你……”

太不讲理了。她道歉是自己内心歉疚,他轻薄她毫无理由,用这样的方式让她闭嘴,他也是好意思的很。

尽管帝和的法子在情理之外,却很有用。诀衣道歉的话到了嘴边,想到他会亲自己,强忍住。

“猫猫,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有点饿。”

诀衣倒不矫情。本就不喜欢违背自己心意说假话的她,在帝和的面前越发不想隐藏。

“吃两个仙果,我带你去星穹宫。”

诀衣疑惑的问,“为何要去星穹宫?”

“带你去吃好吃的。”

边说,帝和边扶着诀衣走到床边坐下。

“一定要去星穹宫吗?”

帝和站着,低头看着仰头询问他的诀衣,“一定要去。相信我,去了不会后悔。”

飘萝和幻姬都在门外,帝和既然如此说出来,想必外面的两位娘娘也是要去星穹宫了,她若坚持不去,未免太矫揉造作了些。诀衣微笑着点点头。

帝和走到门口,让神侍拿一身衣裳和一盘仙果。估摸着神侍们早就备好了,只等着她们的圣后娘娘醒来,衣裳和仙果在帝和的话音落下后没多久便送来了。

帝和拿着衣裳和仙果走进房中,把果盘放到了桌上,拿着衣裳送给诀衣。

“我帮你?”

“不用。我自己来。”

穿着白色中衣的诀衣拿过衣裳,并未让帝和背身,在他的眼前大大方方的穿起衣袍。若说大大方方,不若说她觉得一身中衣站在他面前不必羞赧,更该害羞的事儿她也做了,这会儿叫他转身勿视,多此一举,想她沙场上厮杀的战伐儿女,这些小事儿何须太计较。

诀衣给自己束腰带时,帝和仔细的看着她的手法,在她束了第一个花结后,伸出手很自然的拿住她的手。

嗯?

帝和对着诀衣淡淡笑了,“我来。”

不知道是不是跌进了帝和的笑容里,诀衣怔愣时,帝和的手已在为她束花结。依她的腰带习惯,束好了剩下的三个花结。长长的腰带曳于白地。

“谢谢。”

“此词同对不起三个字一样,你再说一回,我便亲了。”

诀衣道:“你好不讲理。”

“在本尊的宫里,本尊的话就是理。”

“我若是偏要说呢?”

“你试试我会不会把你拎出去亲给大家看。”

“……”

不要脸,忒不要脸了。这种话,作为南古天的大尊神,他怎么能说得如此理所当然。若是在凡间,他这般模样,定是要被人喊成地痞流氓无赖。

帝和拿了桌上的两个仙果,在给诀衣之前,从广袖里拿了一粒仙丹出来。

“来,先吃了这颗。”

她信他,信到此时他给什么她会吃什么,连问都勿需问。

诀衣啃着一个仙果走在帝和的身边欲出门,到门边时,忽然折回去,又拿了两个仙果在手里。

“很饿吗?”

“两个不够填饱肚子,我先垫吧垫吧,不然到星穹宫吃得太多,你们会笑话我的。”

忽然间,帝和觉得他家这只猫儿实诚得让他忍不住想笑。心里怎么想的,还真就怎么说出来,不会拐弯,不会藏话儿。

“不会的。”

诀衣咽下嘴里的嚼碎的仙果,“别人会不会我不晓得,飘萝肯定会。”她们俩遇见总能争执起来,命格不对盘。

“说我什么呢?”

飘萝突然窜了出来,看着穿了新衣裳的诀衣,愣了下,走到她的身边用手揉了几把她的翘臀。

“哎哟,不错哦。”

诀衣反手拍飘萝的手,被她眼疾手快的躲开了。帝和亦是不明飘萝为何要摸他家猫猫的迷人臀,要晓得,她的身子可是只他一个人看过,臀翘不翘,他知道。

“干嘛呀,紧张什么,我对你可没兴趣。”

帝和笑着轻轻的顺势揽过诀衣,将她护到了身子的另一边,用自己隔开了诀衣和飘萝,这俩怎得如此容易卯上呢,奇了怪了。

“帝和,你可不够意思了。当年我问你要千丝金缕圣衣小气不给,她身上穿着的,可就是?”

闻言,幻姬不禁认真看着诀衣身上穿着的衣裳,难怪诀衣走出来的时候她便感觉与往日格外不同,清雅中透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尊贵,只觉无一处不美不精,举手抬足间,华丽优雅,于翩翩行走中,卓尔非凡出众。

啃着仙果的诀衣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裳,穿时已察觉衣裳非同一般,却没好意思问帝和。想着,不过是一件衣裳罢了,问出来显得她没见过好什物似的。可原来,这衣裳并非是一般的珍贵,而是极为珍贵的千丝金缕圣衣呀。

传闻,千丝金缕圣衣是上古时第一个天衣圣君耗费了一世心血缝制而成。从最初采集衣丝所需的珍宝到织成布料,最后成衣,费时费力不说,诸多珍奇在上古过后,再难寻觅。以至于,此圣衣成了绝品,在天地之间没有第二件。尽管后来有新的天衣圣君再织成圣衣,可千丝金缕圣衣独独一件,别无可寻。

帝和得此珍品实为偶然,但也是必然,他交友十分广,游历天地山水,遇到的珍奇异宝自然比常年避世避事的星华几人要多得多。飘萝在生完星玄之后,一次听闻千丝金缕圣衣在帝和的手里,向他讨了,不想一贯大方的帝和竟然没有答应,叫飘萝好生失望。

“小气鬼。”飘萝佯装生气。

帝和笑道,“呆呆你不觉得这件衣裳穿在猫猫身上很合身吗?”

“你怎么晓得穿在我的身上就不美了?”飘萝反问,“说不准比她穿着更好看呢?再者说,当年我向你讨要的时候,她还不晓得在哪儿捉迷藏呢。莫非,你那会儿就晓得有朝一日要给她穿?”

诀衣撇撇嘴,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舒服呢。

几人朝宫外走,帝和将诀衣手里的一个仙果拿了过来,“猫猫少吃些,吃两个就够了。”说着,把自己手里的两个放到广袖里。

“我饿。”

飘萝插了话,“饿就给她吗。”

诀衣瞟了眼飘萝,“别以为我不晓得你的心思。”就是想让她多吃,长了身子,衣裳穿不下,是么。

“狗咬吕洞宾。”

诀衣看着飘萝,挺了挺胸膛,比她的胸小些怎么了,小也有小点的好处。比如这件千丝金缕圣衣,她胸口那般了得,穿进这身衣裳里,不好看。也就她这种精致的身体,才更适合这件衣裳。

“哼。”飘萝小声的哼下,看着幻姬,“妹儿,她在鄙视你,弄她。”

幻姬噗嗤笑了出来,她们俩这是怎么回事呀。

“我可没鄙视帝后娘娘。”诀衣道。

“哎哟,你这是明着说嫉妒我的胸大咯?”

诀衣微微提起圣衣得意的抖了抖,“嫉妒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我不知道。”

“嘚瑟什么呀。我有仨崽子了,你以为你的胸能小几年?别怪我残忍,要不了几年,你跟我差不多。说不定,还能比过幻姬呢。”

诀衣看了下幻姬的胸口,直看得幻姬不好意思,笑着红了脸,“姐姐你说什么呀。”

走出帝亓宫大门的飘萝腾云驾雾飞起,幻姬紧跟而上,帝和带着诀衣踩着祥云也飞入天空,四人衣袂飘飘的朝东古天的星穹宫飞去。

云雾飞绕的天空里,飘萝坏笑的冲着帝和说了一句,“帝和哥哥你可别叫我们失望呀。”

诀衣问身边的帝和,“什么意思?”

帝和目光停在诀衣的脸上,抿着唇角笑了,似坏似宠,看得诀衣愈发不明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