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二六章 一笑一尘缘126

言及受伤,帝和并未觉得自己是为诀衣伤的。若非要说,不过是她两次执意上恨天台见他,他强用仙术送她下去。她或许亦晓得自己的做法任性了,只是太过于担心他,关心则乱,他又怎会因此而责备她呢件。

恍然,他想起了,她不喜欢听话。

“罢了,你想任性就任性吧,只是莫要让我瞧见。”在他眼皮子底下任性妄为的话,他还是要说的,忍不住。不想说她有自己的想法不对,毕竟作为主战之神,她确实应该有自己的风格,若是处处乖巧听话,和其他神女仙娥又有什么分别呢?乖顺得他说什么她就听,便也不是她了。

诀衣未有多想的,道:“不让你瞧见的任性算哪门子任性。”

帝和愣了下,看着诀衣,抿着的唇渐渐扬起,眼中含笑,更是揉进了几分难以察觉的柔情。偏要在他的面前任性给他看么?想看他心疼她,还是喜欢他拿她无可奈何的样子?

帝和的笑让诀衣的面儿挂不住了,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没人看见的话,谁晓得我是在任性啊,你没看见,别人看到了,也行。龊”

解释是解释了,可解释太无力。帝和嘴角的笑容不散反而更深了。

“别笑了。”

诀衣微恼又羞涩的模样让帝和低低的笑出声来。

“呵……”

“都让你别笑啦。”

“好好好,不笑不笑。其实你不用解释,我懂。”

话是说不笑,可帝和哪里收敛了笑容,尤其是他的话,那口气十足十像在告诉诀衣,他懂她的解释是故意掩饰她的不好意思。

诀衣也是个倔强的性子,帝和说不笑,在她看来就是不能再笑一下,何况他肯定是在笑话她刚才说的话。

帝和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散去,看着诀衣,想到她刚才那句‘不让你瞧见的任性算哪门子的任性’,心里忽然又乐了。

“噗!”

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欢悦,帝和扑哧笑了。

诀衣被帝和惹得害羞狠了,伸出手用力戳了一记他的胸膛,“都叫你不准笑了!”

忽然被偷袭,帝和微微颤了下,目光却定在诀衣的脸上,他的小野猫儿气是真气着了,可她气着的模样灵动中带着无以言说的娇媚,明亮的双眸里浮现着对他的娇嗔,勾得他移不开眼睛。可,帝和是何等精明的人。忽然低低的啊了一声,从床边滚到了地上。

“啊。”

诀衣不解的看着地上的帝和,看到他用手捂着她戳的地方。

“疼。”

疼?

想到恨天台上帝和被天雷天火劈烧了九天,莫非自己戳到了他的伤处?诀衣急忙掀开被褥下床,蹲到帝和的身边,焦急的问他,“哪儿疼了?”

见诀衣满脸担忧,帝和低声又道,“好疼。”

“哪儿,哪儿好疼?”诀衣一只手捂着帝和的‘痛处’,自责不已,“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戳疼你的,我不知道你的伤这么严重,我刚才只是……帝和,对不起。”

“没关系。”

帝和的声音里带着难忍的伤痛之意,“疼疼就习惯了。”

诀衣越发自责了,“让我看看你的伤。”

“不用。我的伤,我自己知道。”

诀衣坚持要看帝和的伤,拉开他的手,三下两下的扒开他的衣襟,看到完好无损的精实胸膛,伤在哪儿?

刹那,诀衣换了脸色,冷着脸,“疼疼就习惯了,是吧?”话音落下,手掌用力的拍在帝和的胸口。他疼,她就让他疼个够。

“啊。”帝和‘惨叫’一声,很是逼真,好像非常痛苦。

诀衣冷声道:“很痛是吧。”

帝和皱眉,“猫猫,真的很疼。”

诀衣抬起手,啪啪啪的连续打着帝和,很疼,她就让他疼个够。一点儿伤痕没有,居然给她装重伤,她太容易相信他了。

“哎!”

关合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飘萝快步从门口走了进来,一把将诀衣从地上拉扯起来,“你干什么!”

“打人。”

幻姬跟着飘萝走了进来,将地上的帝和扶了起来,轻声的问他,“还好吗?”

帝和微笑道:“无碍。”

飘萝不悦的瞪着帝和,“什么无碍啊,被她打死了才叫有事是也不是。”说着,看着诀衣,不客气的训着她,“帝和饿了你八天是他不对,可他真不对么,他是无法帮你弄吃的,你现在醒了,莫非还不能原谅他?”

“我……”

“你什么你,你知不知道他在恨天台上受了多重的伤?为了你损耗了多少年的修为。真是没良心,醒来就把他压在地上揍,他几时让女人这样欺负过?我可告儿你,你再动我们帝和一下,我定要打得你儿子都认不出你是他娘亲。”

帝和:“……”

飘呆呆,真够义气的。虽然她说的不对,可要是她说的是真的,还真平时没白疼她。

幻姬轻轻的拉了拉飘萝,她说得太严重了,帝和确实受伤不轻,但是也没有到她说得那么严重,何况即便是真的受重伤,有千离这些人,也不会让他伤到挨不得诀衣几下。

“他装的伤。”诀衣狠狠的瞪了帝和一眼,她不信他真能伤到不能被她戳一下,居然骗她。

飘萝道:“你说他装的伤,我说他没装,如何?”

“他身上没伤痕。”

飘萝反问,“谁说受伤一定要让你看到?”

“你……”

飘萝见诀衣有几分相信了,继续道,“他受的伤在体内,你看不到。内伤,懂不懂?”

诀衣无言的看着飘萝,是啊,她怎么把内伤这回事给忘记了,皮肤上看不到伤痕,确实可能在体内呀。她那么打他,他应该是真的很疼吧。缓缓的,诀衣转头看向帝和,看了他一眼,没好意思和他对视,无声的低下头。

“对不起。”

素来不欺负女子的帝和见诀衣如此,心下当即心疼了,小迈半步走到她的身边,她这个样儿,他还是头一回瞧见。

“猫猫,别听她的,我没事。”

“哎。”飘萝哼声看着帝和,“我是在帮你。”

帝和微微一笑,“谢谢。”

“哼。”

飘萝一甩头,气愤的走出房间。

幻姬识趣的走了出去。

“猫猫。”

帝和轻声的唤着诀衣。

诀衣仍旧低着头,“对不起。”

帝和抬起双手抓住诀衣的手臂,“猫猫,不要听飘萝的,我真的没事。”

此时的诀衣哪里会信帝和的话,在她看来,帝和只是为了宽她的心哄她而已,他的内伤定然很重。

见诀衣不肯抬头见自己,帝和抬手,食指勾着诀衣的下巴将她的头挑了起来,心疼她的内疚,“猫猫,你不是说过信我吗?怎么我说的话,你不信了?”

突然的,诀衣扑到帝和怀中,双臂用力的抱着他的腰身,“帝和,真的对不起。我打了你,你也打我吧,我绝不还手。”

帝和被诀衣忽然抱住他的动作弄得怔住了,想对他投怀送抱的女子不计其数,可能真正抱住他身体的,没一个。慢慢的,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她的话傻得让他想发笑,他帝和生生世世都不会打女人,尤其是她。

门口传来微微的声响,帝和抬头看过去,飘萝探进来一个头,冲他笑得很是鸡贼。

帝和扬起嘴角,眨了下眼睛,房间的门啪的一声关上,差点儿夹到飘萝的头。

门外,飘萝扯扯嘴角。哼,没良心的,帮他还生气。

再看怀中的女子,帝和嘴角的笑容跑进了眼底,慢慢的抬起手臂搂住了诀衣。

两人在房间里拥抱了很久之后。

诀衣抬起头看着帝和,“对……”

帝和忽然俯首,用自己的唇瓣封住了诀衣的话,四目近在咫尺的相视,诀衣感觉到自己的心,刹那停了一般。

他……

轻薄人家姑娘的帝和看着一双明亮得让他难

忘的双眸,心里狠狠的紧了一记,他这是做什么呢?

帝和飞快退开,看着诀衣,“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

“呃,我……”

帝和稍稍有些局促,“你别生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