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23 羽千宴死定了!

“或许对你而言,还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而为娘,其实一直希望,如果可以,你也一辈子都不要知道那是什么,永远都不跟他们扯上关系。但是当你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这一条道路,无法回头。”

“你现在看到的,也不过是为娘用一些手段留下的环境,并且,几乎是完全按着为娘记忆中的模样而来。”

“如你所见,这里就是千族的族会举行的地方,那个祭坛,其实也是历代圣女经受洗礼的地方。想必你也知道了一些东西,关于千族,你或许也知道,是专注于炼丹的家族。而其中有很多秘辛,都是外人所不知道的。”

“千族传承千年,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个圣女,拥有最大的潜力,日后的成就,也大多不凡。可以说,圣女是千族之内,除了族长之外,身份最为特殊的一个人。而每个圣女的身上,都有着一处天生的封印,只有在祭坛之上,进行洗礼,才能将封印完全解除,正式得到家族传承的力量。”

说道这里,那温柔的声音忽然顿了顿,而后带上了几分怅然。

“你出生的时候,我看到你脸上的那胎记,便是已经明白,你果然还是成为了这一辈的圣女。当年我和家族决裂,便再也没有想过回去那个牢笼一样的地方。对于你,为娘更是无比疼惜,又怎么舍得将你送走?”

“所以,为娘就一直想尽办法遮掩你的身份,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从小就灵脉堵塞,几乎无法修炼的原因。”

“娘只是想要给你一个无忧无虑干净快乐的生活,不愿再让你踏上这一条不归路。因为这一条路,实在是太过艰辛。只是,却没想到,你终究,还是…。”

“这个木盒,当时是在给你定亲的时候交给了季家的。其实这个盒子,我当时并没有交给季家的当家,反而是给了季家的那个孩子,要他以后再给你。想着他们看在两家的交情之上,也会善待于你。而季家的那个孩子,天赋不错,倒也是可以护你一生。如此,便已经是我们对你最深的盼望了。”

凤长悦静静的听着,眼神已经逐渐恢复了清明,但是她心中,却是终究没有那么平静。

这虽然只是娘亲留下的幻影,但是那份母亲对孩子的爱,却是依然明晰。

她心中微微一叹。

这个出色而明烈的女子,想了那么多,计划了那么多,甚至已经为自己的孩子想好了之后的一辈子安稳的生活。

然而她再怎样聪慧,终究还是失策了。

因为她什么都考虑到了,甚至考虑到了没有将这个木盒给季家的其他人,而是给了当时还是一个孩子的季明城,就是担心有人觊觎这东西,这么多方面都考虑了,却唯独没有考虑人也是会变得。

他们没有想到,季家人的无耻程度,已经超乎了想象,而季明城,也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成长为了另外一个人。

其实凤长悦最深处的记忆中,很小的时候,季明城对原主还是不错的,也会在有人欺负她的时候表露不悦,从而将那些人赶走。

不过,那也只是一次罢了。

因为他站出来一次,便遭受了无数人的白眼和嘲笑。

虽然碍于他的身份,没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不敬,可是他不傻,很多事情他都很清楚的。

再加上一起的孩子们,也接二连三的嘲讽,说他有一个丑八怪的未婚妻,将来他也是丑八怪。

他当时年纪也小,自然受不得这些,恼羞成怒和那些孩子打了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孩子说过这话,只是他自己,却也从此改变了对凤长悦的态度。

他终于开始表现自己对凤长悦的厌恶,再也没有维护过她,甚至在有人试探性的起伏凤长悦的时候,视而不见甚至微微冷笑。

于是,众人终于再度明白——季明城已经彻底嫌弃凤长悦,再也不会维护她了。

没有了那微薄的保护,凤长悦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

然而,她却傻兮兮的一直记得最开始季明城曾经站出来维护她的情形。

以至于那么多年,冷嘲热讽,侮辱凌虐,她从来没有放弃希望。

直到,最后终于知道原来季明城才是想要暗杀她的罪魁祸首。

她终于心死,但是却再也没有机会后悔那些年的怯懦和愚蠢。

因为那时候,这个身体已经易主。

另一个来自于异世的凌厉清冷女子,开启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原来的凤长悦,是再也没有机会知道这些了。

而且,别说季家,别说那些不断起伏她的人,便是她自己的家族——凤家,不也是冷落她十几年,任由她自生自灭吗?

那里的人,甚至用更加卑鄙阴险的手段,想要她的命!

甚至,最关键的时候,他们还想要将她推出去保全自己的性命!

这样的家族,比起那些人甚至更加令人厌恶!

凤长悦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里一片清明,似有冷光闪过!

所以,虽然原主死了,但是她会帮她报仇!争取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

任何人,都不能再欺负她!

“只是,若是听到这些,只怕也过的不那么如意了……”

女子的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疼惜。

“因为,这箱子,是只有到了灵宗才可以打开的。当你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太多问题。”

“是娘不好,不仅无法保障你安稳平静的生活,反而让你颠沛流离…。”

凤长悦虽然知道这不过是留下的幻影,无法产生交流,也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心里有个声音响起——

“不,还是感谢您,让我知道,原来有母亲,是这样的感觉。”

这足够她千辛万苦,踏遍青山而来。

“你看到的那些,虽然是假的,但是却也被我封存了一些特殊的力量在里面,当你听到,就相当于也已经得到了家族传承的力量,虽然你的封印,还需要重新回到千族才可以解开,但是这些,也可以让你稍微得到一点解脱。”

“去,或者离开,都任由你选择。娘唯独希望,你可以平安喜乐。若是,能够再见到你…”

那声音忽然哽咽,而后便是逐渐消失。

而眼前的幻影,那一身白衣的女子,也忽然神色凌厉的抬头:“今日,我是一定要离开这里的!你们逼迫于我,伤我杀我,更对他多次下了狠手!今日,我便和千族——断绝关系!”

……终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幻影。

她却是觉得,脑海里面,忽然多了什么东西,沉浸在神识之中,发出淡淡辉光。

她下意识的想要靠近,却是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说的阻力,阻拦在前。

她心中一动,便任由那东西呆在了那里。

睁开眼睛,正看到对面的季明城。

其实她在幻境之中,看似过了很久,但是其实不过是眨眼时间,里面和外面的时间流速不同,季明城也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看凤长悦打开木盒之后,好像愣了那么一瞬间,心中生疑,张口却是变成了另外的话——

“这东西,我其实也是最近才想起来的。在我这里已经放了很久,本来想着等…。给你,现在看来,却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但是这毕竟是你的东西,今天,还给你。”

季明城这番话说的十分平静,虽然凤长悦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这毕竟是她父母的东西,看方才那紧张的样子,想必这东西她也十分在意。

凤长悦抬头看他,心中对他的话,却是一个字都不信。

她也毫不客气,翻手将盒子放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中,直直的看着他。

“你有什么条件?”

她不会天真的以为,季明城居然真的这么闲,专门找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将盒子还给她。

毕竟,知道这盒子存在的人,目前看来也只有他,他就算是独占,也不会有人知道。

而她,更是此生都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更何况这木盒。

季明城虽然预料到她的反应,但是看到她淡漠冷清的样子,平静冷冽的语气,依然忍不住心中一疼。

这种感觉,实在是不陌生。

自从她变了一个样子,他逐渐遗失了自己的心,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体会到这心情。

他低垂了眼睛,不想让凤长悦看到自己眼中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同样不动声色。

“奥斯帝国现在正在和其他两大帝国鏖战,想必你也知道了,我的条件就是…。你不要搀和到这里面!无论任何原因,你都要和这件事画清界限!最起码,这段时间,你不要出现在众人的眼中,更加不能出手帮助奥斯帝国!”

凤长悦眉头猛然皱起。

这话的意思…。

“你们和他们结盟了!”

这话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季明城似乎没有想到凤长悦居然直接猜到,当下心中一阵慌乱,感觉到那冷冽如同冬天河水一样的目光从身上扫过,顿时一阵心虚,下意识的不敢抬头看去,只是皱了皱眉,抬眼看她,眼神却是有些飘忽,掩饰道:“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再受伤。这事情,不是你可以随便搀和的。三方的力量都十分强大,此番争夺,二月必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你上去,也不过是遭受磨难罢了。”

凤长悦神色不变:“这件事情,不可能。”

且不说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因她而起,她不可能坐视不理,就但凭之前伽陵学院的事情上,羽千宴的出手相助,她也不可能装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任凭外面的人打的火热,自己也不去搭理一分。

她虽然没有问,但是她却不是傻的。帝国的供奉长老,三位一起出动,可见当时下了这个命令的羽凌天,是真的想要她的命了。

可是几乎是紧跟着,羽凌天就忽然身体不适,而后将帝位传给了羽千宴。

再后来,风向突变,伽陵学院免于一难。

几乎不用想,她都可以猜到羽千宴做了什么。

她心里不是不震惊的,也不是不感激,但是除此之外,却是再没有其他情绪。

因为其他的任何情感,都是多余。

她在那之后,也一直没有顾得上去谢谢羽千宴,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她将这些事情忘记了。

而眼下,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奥斯帝国遭受围攻,情况危急,她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原本,这边将银魂鬼火吞噬了之后,她就打算直接前去支援的。

却不想,却遭到了季明城的阻拦。

季明城见她态度如此坚决,心知简单的两句话根本无法劝服她,就算是凭着这木盒,看来也是不行了。

但是,真正的原因,他又不愿告诉她!

“我是为了你好!这件事情,比你想象中的要麻烦的多,也阴暗的多!你盲目的参与进去,最后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你知不知道!?”

季明城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升高,脸色也十分不好看,看着凤长悦,像是看着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总之,你既然已经收下木盒,就必须答应我这件事!”

“不可能!”

凤长悦针锋相对,分毫没有因为那盒子而减弱半分气势,她扬起下巴,盯着季明城:“这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脱离关系,现在更不可能!至于这木盒…。这原本就是我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季明城胸口一沉,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沉闷而压抑:“我只是…我只是想要为你做点事情…。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道微光,竟是显得有些脆弱和恳求:“我从未想过再纠缠你,也不想借此机会从你这里得到什么,我只是想要为你”

“够了!”

凤长悦猛然打断季明城的话,眉色如同沾染了初冬的冰霜,噙着不可磨灭的冷意,直直让人的心和骨头都一起冷了下去。

“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跟我说这些话!这天下,谁都可以用这个理由让我做事情,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

“季明城,你不要忘了,我能有今天,还是拜你所赐!你我之间早,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关系,那也只是仇敌的关系!”

“从前的凤长悦,可以任由你欺负,可以让你仗着对她的喜欢而为所欲为,几次三番的羞辱!但是现在的凤长悦,绝对不会!”

“季明城,如果你只是任由那些人欺负我,我不会怨恨你,只能怪原来的凤长悦没用,天生废柴,被人欺负只能隐忍!甚至,原来的凤长悦,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和你有婚约,是你的耻辱!若是你想要解除婚约,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可惜,从你下决心,想要了我的命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

“从此后,再相见,必定短兵相接!”

她每说一句,季明城就觉得是在自己的心上狠狠的捅上一刀,原本以为不会再那么心痛,却是没想到,她的话,依然这般犀利准确,可以找到最脆弱的地方,狠狠斩下!

他神色恍惚,失魂落魄,想要反驳,却失去了所有言语的能力。

那些似乎被封存的记忆,也终于再度涌出。

那个总是带着怯怯的笑容的女孩,那个总是被欺负不发一言的女孩,那个总是蜷缩着身体任由人踢打的女孩,那个在看到他,眼睛总会露出星星点点的光芒的女孩,那个原本应该在他的保护下,快乐幸福的女孩……

终于,再也消失不见。

他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般,后悔莫及!痛彻心扉!

他选择性的忘记,或者说弱化自己曾经给她的伤害,而今,终于全部被她揭发出来!鲜血淋漓!

那些事情,像是烙印一般,永远跟着他!

而她,也早已经转身投入其他人的怀抱。

他低声喃喃:“你…。早就心有所属了是吧?”

他还记得那个一身黑袍,姿容清贵的男人,分明有着一张人间难寻的清隽冷清容颜,却偏偏还带着无可匹敌的霸气。

连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举世无双。

甚至,除此之外,连羽千宴也…。

那么多人看到她,倾慕她,他又算得了什么?

他忽然低低一笑,似是嘲讽,又像是有些痛快,带着几分解气的舒畅——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们之间,也再无可能,但是……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

“因为——奥斯帝国,这一次必败无疑!而羽千宴,也必定会惨死!”

------题外话------

小羽子的确要遭受大劫鸟,另外二月君八月开始争取万更,这几天调整大家耐心等待么么哒~最后,情绪低落的二月君,需要大家的告白支持呜呜呜爱不爱我?是不是最爱我?排队表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