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21 千族?

季明城却是握紧了手掌,手腕一转,便是将那钥匙完全藏在了自己手中,不见分毫。

他执着的看着凤长悦,眼底深处隐隐有着光波涌动,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坚决——

“你必须答应我,现在跟我走!否则,便是你动作再快,我毁掉它,也不过是片刻时间的事情!”

凤长悦眉色骤冷!

她着实不想再看到眼前这张脸,但是想到他手中的钥匙,却是怎么以为无法直接将他杀了了事。

因为的确如他所说,在她杀了他之前,他肯定可以先将这钥匙毁掉!

这件事情,她虽然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却也不能完全否认,更何况,这是关系到父母的事情,说不定真的可以从那里面找到什么重要的线索,她不能随便赌。

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是在那十几年的时光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混沌的,唯有一些片段,还比较清晰,而且其实大多都是被人欺负的场景。真正有用的记忆,其实并没有很多。

而这其中,自然是也没有关于那所谓的“箱子”的记忆。

甚至,她可以确定,这个箱子,就是连当年凤家的家主,凤天都不知道。

若是知道,凤天绝对不会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而她,也不至于那十几年遭受无数白眼凌辱。

可是,这却不能是凤长悦轻率的判定这消息真假的根据。

所有的事情,现在都像是一团乱麻,完全没有什么思绪,也无法理清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历练这么久,除了遇见的宫卿和杨溯,几乎没有再碰见熟悉父母的人。

或许听过的人还是不少的,但是那些人都不可能提供什么线索,以至于这么久了,凤长悦的进度就一直停滞在这里,再也没有什么进展。

她看似一直十分平静,但是的确也非常希望可以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虽然没有想到季明城会突然出现,甚至想要现在一刀杀了他,但是如果那东西是真的……

“好!”

她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如同淬了冰一般冰冷至极,从季明城的身上缓缓扫过——

“不过,最好你是一个字都没有骗我,否则…。我会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季明城愣了一下,虽然早已经猜到她的反应,但是却还是被那双幽黑如同暗夜一样的凛冽眼眸惊住。

那里面毫无波澜,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漠然至极。

甚至,连最开始的痛恨都没有了…。

他心里猛的一沉,这才忽然意识到,原来她真的,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他微微苦涩的一笑:“如果我骗你,必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

他抬眼看去,却见凤长悦早已经转移了视线,看向了一旁的人,根本没有再在意他一分。

他剩下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他说的是真的?”

岳小棠愣愣的开口,看向凤长悦,总是一片明亮的眼眸里面,这时却带上了几分迷茫,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凤长悦顿了顿,微微蹙起眉头。

“你真的就是凤长悦?而你也同时是…。凤墨?”

她犹自有些不可置信,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少女,怎么也无法将这个一身冷清的少女,和那个记忆中满身妖娆的清贵少年联系到一起。

他们,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

如果仅仅是容貌,还可以用面具来解释,但是那身材,男人和女人的身材相差那么多,而且凤墨分明就是一个翩翩少年模样,怎么会是眼前这身姿玲珑的少女?

最重要的是,两人的言行举止,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啊!

她自己也喜欢跑出去玩,也曾经不少次女扮男装,尤其知道其实想要扮的那么真实其实是非常艰难的。

举个例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走路姿势,尤其是男女差异,其实是非常大的,而想要一夜之间学会另一种走路方式,其实算不得难,难得是那人可以一直保持那个姿势,从不露出马脚!

凤墨那时候在大沼泽带了那么长的时间,都从来没有被人看出来过破绽!

她的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许多场面,都是那时候和凤墨呆在一起的场景。

即使是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凤墨,也的确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少年!

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眼前的这个少女?

她忽然对上凤长悦的眼睛。一下子愣住。

这双眼睛,此时看来,却是那么熟悉。

虽然之前凤墨的眼睛里,总像是带着一层雾气,看不清晰,但是其实最深处,也还是极冷的,好像不容人侵犯一样,带着天生的尊贵和淡漠。

而现在,这少女的眼睛,更像是去掉了那一层遮掩,将她自己完全坦诚。

也是这样幽深安宁,冷冽如水。

甚至,仔细看去,他们之之所以看上去不像,是因为着装十分不同,但是其实,他们的脊背,都是一样挺直,像是亘古不曾弯曲的松柏,透露出一股清冽的决绝。

凤长悦看着她,看到她眼中的不可置信和迷茫,而后迅速转化为恍然和醒悟,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闭了闭眼睛,认真道:“我是凤长悦,也是…。凤墨。”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当真正听到她承认的时候,岳小棠还是瞳孔骤然一缩!

“我并未有意欺骗你,但是当时都是形势所迫。而在我心中,你也一直是我的朋友,无论我是凤长悦,还是凤墨。”

凤长悦这几句话,已经可以算的上是解释了,这对她而言,其实并不常见。

她看得上的人不多,平素性子也冷清,不会怎么多说话,遇到事情,更是不太会专门去解释什么。

相信她的,自然可以理解,不相信她的,说再多都是白搭。

她始终坚持如此,因为,此时的这番解释,就显得格外珍贵。

岳小棠沉默,片刻之后,再次抬头,嘴角展开一抹大大的笑容:

“对我而言,也是如此!你一直都是我的朋友,无论你是凤墨,还是凤长悦!”

她的嗓音带着一贯的清脆爽朗,但是此时却多了一股子的坚定。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凤长悦,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我早就想过,要是有一天遇到凤长悦,一定要和她好好切磋!没想到,她居然早就在我身边了!而且,也早就进行过切磋了!真是太好了!”

岳小棠扬起下巴:“不过,这也不代表我就彻底原谅你了!你先骗了我,总归还是你的错!想要我原谅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

凤长悦看着少女脸上神采飞扬的模样,忽然有些哭笑不得:“你说,我必定会努力做到。”

岳小棠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却是缓缓收敛,轻轻叹了一口气,而后有些恶狠狠地说道——

“我要求你不管去做什么,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可以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否则,我一定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她的语气决绝,她的神色坚定,她的眼眸闪烁。

她的心意诚诚。

凤长悦心底骤然一暖,像是有温热的水从心底蔓延,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暖和了许多。

被人信任,被人关怀,果然永远都是最让人暖心的。

她嘴角也缓缓绽开一抹笑:“好,我答应你。”

她话语虽轻,岳小棠却是知道她若是这样说了,那么就意味着她绝对会努力做到,遵守承诺,当下心里就骤然轻松了许多。

凤长悦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心中也同样宽心了许多。

在此之前,她其实一直都有一些担忧,担忧岳小棠会因为她的“欺骗”而爆发,最终结束一切。

她难得碰到一个合得来的朋友,自然不希望两人之间有隔阂。

但是没想到,正在她想要开口的时候,季明城居然突然出现,并且主动将一切都说了出来,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幸好,岳小棠没有让她失望。

在一旁看了许久的宫卿见此,也淡淡一笑,心中十分欣慰。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暗中保护岳小棠,顺便也教导了一些东西,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他心里也着实喜欢这个单纯热烈的少女。

而此时看到她可以这般坦率,心里当然也跟着高兴。

雪栖在一旁看着,兜帽遮住容色,看不到任何神色。

“那我先离开了。”

既然这件事情也顺利解决,凤长悦就决定,直接先跟着季明城,先将那箱子拿回来再说。

岳小棠点点头:“你去吧!”

虽然不知道对面这男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什么箱子到底是什么,但是她可以看出来,那东西对凤长悦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凤长悦不再停留,转身朝着季明城而去。

“东西呢?”

“你先跟我来。”

季明城留下一句,身形一闪,就突然消失在原地。

凤长悦抬头看去,微微眯起眼睛。

不管你有什么手段,这一次,都通通了结吧!

她随即也跟了上去,纤细的身影在半空之上划出一抹弧度,而后快速消失。

宫卿也早已经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上一次抓到的那个人,虽然看样子参与了当年的事,却实在是半个局外人,什么都不太清楚。

想要知道更多,只怕就要问吴山卓和那个季明城了。

看着眨眼时间就消失在眼前的人,雪栖微微抬头,却是已经看不到人影。

这时候,才细微的传来了逐渐喧闹的声音。

他回头,看到不少从大沼泽之中跑出来的人,此时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开始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方才被凤长悦的那一连串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他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群人之中。

不少人的目光投来,打量着他。

他心中忽然涌起几分不悦,转身就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岳大川,见终于所有的事情结束了,才突然飞起,很快落到了岳小棠的身边。

“丫头,你没事儿吧?”

他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生怕看到她伤心难过的神色。

他之前起身也没有想到过,凤墨居然就是凤长悦,而今天,眼睁睁的看着小棠被强制性的面对这件事,虽然是个糙老爷们,却也还是无比心疼的。

这可是他心头唯一的珍宝了!

谁知岳小棠回头瞥了他一眼:“我能有什么事儿?”

岳大川:“…。”

不体谅你老爹我这么巴巴的赶来安慰你也就算了,居然还用这样鄙视的眼神,你是亲女儿吗!?

岳小棠挥挥手,脸上还带着几分嫌弃:“走吧!先将咱们的人都带出去!这地方不宜久待啊!”

岳大川愣愣道:“那那凤…凤长悦呢?”

岳小棠头也不回:“等她回来啊!”

她那么厉害,又答应了她不会出事,自然会努力做好一切。

岳大川竟无言以对,最后只得讪讪的跟了上去。

这一天,大沼泽之上的那个城,终于完全碎裂,被吞噬掩埋在大沼泽忽然出现的冰原之下。

落日之森最深处,从此多了一片鲜为人知的冰原。

而外面的落日之森,依然茂密,依然葱郁,简直像是两个极端。

谁也不知,这个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另一边,凤长悦一直跟着季明城,保持着恒定的距离。

没过多久,她就脚下生风,陡然出现在季明城的眼前。

“那东西,你最好现在拿出来,若是假的,今天便也是你的死期!”

季明城这一次没有再耍什么手段,见她态度这般坚决,眸色微闪,就将手伸向了手上的空间戒指。

一个紫檀盒子,骤然出现在季明城的手中。

凤长悦一眼看去,就看到了那上面奇怪的刻文,而在最中间的位置,更是有着一颗晶莹剔透的魔核!

她心中立刻一动!

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白色的迷雾!身体陡然失重!

而后,眼前忽然再度出现了一个场景!

只见一片云雾缭绕的风景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祭坛!

那祭坛看起来十分恢弘,整体呈现银白色,而唯有正中间的位置,一线血红,看起来尤为慑人!

而最关键的是,在祭坛中间的位置,正有一个黑色的石碑,上面似乎雕刻着什么东西,看的并不清晰。

祭坛之下,有九级台阶,显得庄重无比。

在祭坛之下,周围光火璀璨,两边分列而下,排列着许多座位。

而此时,灯火辉煌,在这广场之上,有着很多人,个个看起来都十分不凡。

但是,整个场景,都依然显得十分庄重神圣,丝毫没有因为人多,而产生喧闹的感觉。

嗡!

一声钟鸣,忽然响起!传遍了整个祭坛,也传到了整个广场上的人耳中!

这一声,庄重无比,犹如一记惊雷,骤然落下!砸在众人心头!

凤长悦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处在幻境,却还是在听到那一声之后,觉得脑海之中猛的一震!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狠命的朝着脑袋砸去!

奇怪的是,凤长悦却并不觉得很疼痛,反而是经过那一声之后,好像整个人都忽然变得通透了许多。

脑海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劈开了一样!

嗡!

又是一声!

这一次,那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她甚至一瞬间迷恋上了这样的感觉!身心都像是经受了洗礼一般,通体舒畅…。

洗礼!?

凤长悦的脑海之中,像是忽然闪过了什么,陡然让她心中一动!

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再度抬眼看向那祭坛中间!

而此时,正有一个人,从不远处走来。

那是一个绝美的少女,容色倾城,一眼看去,便让人觉得温婉舒服。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唯有那双黑色的眼睛最深处,缓缓浮现几分决然。

凤长悦的心忽然一震。

“悦儿,若是你可以看到这东西,那么,就意味着,你已经足够有实力。那么,就意味着你选择了最为艰难的一条路。为娘能给你的不多,但是关于你的身世,却终究,还是要告诉你。”

“你是千族的血脉。”

------题外话------

脖子要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