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20 还给我!

“将军!纳克兰帝国和罗亚帝国的人马联合起来,分别从两边包抄而来了!看样子,是想要将我们呢困死在这里!”

“将军!看样子,他们是铁了心要和我们死耗了,若是往日,别说这些联合起来的东西,就是再来一倍的人,咱们也可以坚持住,甚至将他们杀了个片甲不留!但是现在…。将军,还请您早做决断啊!”

“唉!将军!是在不是属下多嘴,但是咱们这一战,着实是太憋屈了些!依属下看,咱们还是尽早决定,帝国的援军,我看是无法及时抵达了,即便是到了,只怕咱们也早已经成了一群人干!连个尸体都被那秃鹫给分食了!咱们说什么也不能在这里等死,所以,我看咱们还是现在就干脆全部冲出去好了!起码,杀他个痛快!”

在三国交界的边境,除了落日山脉,还有一天横亘中间的宽阔的漓江,将彼此隔离开来。

此时,在漓江的两边,正有两方势力僵持。

在漓江的对面,有一片黑哟哟的场景,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若是仔细看去,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两者的区别的。

而在中间,其实也有着一股子微妙的气氛。

这些人,自然就是纳克兰帝国和罗亚帝国的联合势力。

虽然结盟,但是其实对彼此还有着最为深切的怀疑,自然是不可能完全融合在一起。

虽然是共同作战,但是彼此之间的戒备,众人也不可能完全放下。

而在他们的对面,就是奥斯帝国的人。

双方自从纳克兰帝国宣战,而今已经有了将近十天的时间。

而这其中,一开始奥斯帝国是毫无疑问处在优势的,但是就在两前天,罗亚帝国的人也强势加入,共同围堵攻击,情况自然是发生了极大的逆转。

可以说,奥斯帝国的情况,现在看来十分的不乐观。他们已经发出了求援,若是没有人来,或者来的太晚,只怕他们的下场,都不会有多么好看。

所以这一刻,几乎所有的将领都集中在了沈剑平这里,共同进行商讨,想要找出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这里的都是一群豪放不羁的将领们,自然也不讲究那么多规矩,谁心里想的什么,都说了出啦,也不会担心会招惹到谁,更加不会担心因为这些话让沈剑平不开心。

不过,纵然众人喧嚣,各自发表自己的见解,却是因为身为将领的原因,而并不让人觉得啰嗦嘈杂,而只感觉到了一股铁血气息。

而在最中间的沈剑平,眉头紧锁,不发一言。

众人极少会看到他是这样的表情,却是没有办法。

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糟糕。

且不说是纳克兰帝国的人先抵达边境,几次三番的挑衅,而且下手极为狠辣,摆明了是想要拼命。

他们其实有些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居然拼了命的进行征战。

若非是他们原本实力就强悍,只怕撑到这个时候,就变得越发艰难。

而实际上,除了两外两方势力联手,实力大大增强,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之外,还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他们的人就好像总是受着拘束,无法完全施展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他们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着这样的困扰,但是却也将这个消息死死的压在心底,生怕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于是,虽然时常莫名其妙的死了人,他们也从不声张,只等着将敌人都杀光。

但其实,他们的处境,的确是很艰难。

众人都看向了沈剑平,等着他做最后的决断。

沈剑平缓缓吐出一口气,猛然抬起眼睛!

那双绝对不算苍老的眼睛,此时更是烈焰灼灼!像是充斥着火焰,下一刻就会将一切都燃烧殆尽!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又有什么资格后悔?也更加没有资格抱怨!既然他们敢来,就要做好被彻底击溃的准备!”

“所有人准备,整顿两个时辰,凌晨再度迎战!”

“是!”

……

漓江的情况,外人不得而知,而凤长悦此时的情况,也是已经超乎预料。

咔嚓——

看着眼下那广袤无垠的大沼泽之上,逐渐结冰,像是在上面铺了一层冰白的霜一样,若不是亲眼见到,往日那总是弥漫着白色雾气的大沼泽之下,居然是这个样子。

一眼望去,冰川雪原,瑰丽异常。

只是这时候,却是没有人来欣赏这个景色。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皆是镇静无言。

有不少人被掩盖在里面,再也无法逃出。

而剩下逃得一命的人,此时也都神色各异,脸上几乎都还带着尚未褪去的惊慌。

——整个大沼泽,都沉下去了。

准确而言,是那座城市,完全被淹没了,被冰雪覆盖,看似轻缓实则快速。

这样毫无抵抗的力量,让无数人目瞪口呆,同时从心里生出敬畏之心。

而此时,凤长悦也微微喘着气,一双琉璃般湛黑的眼眸之中,犹如带着隐藏的风暴一般,让人看不清楚。

而在她身边的雪栖,侧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有些神秘莫测,下一刻,兜帽便遮住他容颜,只剩下苍白唇色的一抹弧度——

“看不出来,你还是有几分手段,看来,他们都小瞧了你。”

他们,自然是指的那些之前妄图针对凤长悦以及伽陵学院的人。

其实雪栖之前也是想过趁机进入伽陵学院,找寻神火的,但是还未来得及战火平息,铃音就先将他劝了回去。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凤长悦的一些手段,明白自己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却还是不断的被凤长悦所展现出来的一层层掩藏着的秘密震慑住。

虽然,他脸上的神色已经云淡风轻,但是不可否认,凤长悦的确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似乎潜藏着什么秘密。

不然,怎么可能将神火完好无损的融合在自己体内?

这话,着实算不得什么十分夸人的话,但是任何一个了解雪栖的人都知道,能够让他说出这话,就意味着那人已经不是一般的厉害。

起码,有着极强的天赋以及已经开始成长起来的实力。

毫无疑问,凤长悦在他眼中,已经是这样的一个人。

本身天赋绝顶,这般年纪已经是灵宗,如果再加上她身上不止一种的神火…。

雪栖嫌少会看得上什么人,凤长悦算是其中翘楚。

凤长悦听到他的话,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眉间微动,而后逐渐平息了呼吸,转身看了他一眼,眼底瞬间闪过的波澜让人捉摸不定。

她声音因为艰难的厮杀而变得有些沙哑,却多了几分极少会展现出来的别样魅力。

“彼此彼此。”

其实凤长悦之前并没有想起来雪栖的身份,但是之后,却是逐渐有了点印象。

这个男人的势力,说强不强,说弱不弱,但是却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而它的掌权者,也就是雪栖,更是常年没有出现过,很多人甚至以为没有这个人。

但是她却是曾经听苍离提过这个人。

虽然是顺嘴一说,但是当时苍离脸上一闪而过的微妙神色,还是被凤长悦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

雪栖对上那深深的眼眸,心中一动,随即不着痕迹的转移开目光,温润一笑。

“能够以一己之力,灭掉整个大沼泽,并且将其中两大势力的当家都全部斩杀…。这般战绩,若是说出去,只怕是会惊掉所有人的眼球吧?”

凤长悦却是面色不变:

“这也要多亏了你,否则,我一个人,也是不可能对付那两个灵宗的不是吗?传言中体弱多病,几乎放权的阁主…。这消息传出去,只怕要登门拜访的人,比我要多多了。”

“说笑了。我不过是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最终,他们两人,也都是死在你的手上。这等战绩,我实在是不敢随意揽在自己身上。”

“不用谦虚,那两人也是死在你眼前的,见者有份。”

“……”

雪栖闻言,差一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居然连这种事情都要将他扯上!还见者有份?!她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儿吗?

虽然这里面的大沼泽的存在,并不为许多人知道,但是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会被传出去,到时候,无数质疑就会奔涌而来。

凤长悦将这一切都看的通透,所以才不愿意一个人背黑锅。

萧远山和吴山卓两人,的确是死在他们连人联手,但是雪栖不过是随意的出了几招,因为厌恶那肮脏的血差一点溅到自己的身上,所以随便出了几手。

不想凤长悦居然借力打力,趁势将其中的萧远山推到他眼前。

而萧远山这时候,也是完全疯癫,看也不看疯狂反击。

雪栖无奈之下,终于还是下了狠手。

当然,给出最后致命一击的,还是凤长悦。

雪栖顿了顿,笑容微敛,眼神似是毫不在意的从凤长悦的手上略过。

那眼神,分明的传递着一个消息——他看到了。

凤长悦目不斜视,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

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可惜这种变相的威胁,对她向来没有什么用处。

她的确是没有杀吴山卓,而是将他的灵魂体提取了出来,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

雪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却直觉和凤长悦本身有着极大的关系,也极被凤长悦看重。

但是当看到凤长悦面色不变,却又觉得有些摸不到底。

凤长悦最后看了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这一转身,却是停了下来。

雪栖奇怪的回头看去,却见到一个一身烈焰红衣的少女,正站在凤长悦的身前,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忐忑,几分紧张。

但是很显然,凤长悦居然停了下来,就代表这少女的身份不一般。

岳小棠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紧张,但是看着这近在眼前的容颜,实在是不知为何,无法控制心跳。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涌动,无法减缓。

“我…。你…。我问你几个问题!”

凤长悦沉默片刻,而后点头。

岳小棠更加紧张,目光灼灼,却显而易见的带着几分忐忑。甚至…。几分气愤?

凤长悦微微眯了眯眼睛,心中叹气。

原本不想让岳小棠知道,毕竟当时和她成为朋友的,是凤墨,而不是凤长悦。

她并不想在这样的境况下,将所有的事情胡乱的全部摊开。

虽然岳小棠性格大咧,但是却不代表她会容忍欺骗。

虽然这欺骗,实在是无心。

“你…。是凤长悦?”

“是。”

“那、那你就是…。苍离的弟子?”

“是。”

“我…。我之前…。一直很崇拜你…。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你…。”

“……”

看凤长悦不说话,岳小棠的脸色微微一红,眼睛却是晶亮,直直的看着凤长悦,艰难的问道——

“你…。你…。可是认识凤墨?”

凤长悦心中一沉。

“……对不起。”

“嗯?”

岳小棠忽然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冲我说对不起?”

“……”

“难道你不是凤墨的妹妹?”

凤长悦忽然心里一松,看着眼前这张娇俏的容颜,哭笑不得。

然而正当她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她当然不是凤墨的妹妹。”

凤长悦眉间微蹙,骤然回头!

却是见到了一个此生都不愿再见到的人。

岳小棠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陌生的面容清俊的少年,不知为何,竟是从他的眼神之中,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她皱了皱眉,直觉的不想理会这人。

然而下一刻,那传到耳边的话语,却是顿时让她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世上,只有凤长悦!所谓凤墨,不过是她假扮之人!”

“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

“季明城!你闭嘴!”

凤长悦陡然出声,凌厉的打断了季明城的话语,只是,那话,却是已经说了出来。

也已经被人听到。

季明城闻声,忽然觉得心中一颤。

他终于抬眼,看向面前不远处的那少女。

她一身再简单不过的劲装,勾勒出少女独特的线条,每一处都彰显着独属于她自己的气质,每一处起伏波澜,都像是无言而描述的诗篇,让人仅仅是看着,就已经满心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她比记忆中的模样,有了很清晰的变化。

整个人都已经张开了,眉眼越发的清丽,神色带着一贯的冷清,仿佛不可高攀,而此时,更是因为呵斥,而带着凌厉的气息,几乎锋芒毕露。

像是出鞘的锋锐刀剑,带着决绝的凛冽气息,让人心惊,也让人折服。

她的眼中,此时像是有着一簇火焰,想要灼烧一切。

他的心猛然一跳,整个人都似乎因为这一眼,而变得鲜活了起来。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知道自己也是可以被她重视的,才可以再次成功的进入她的视线,他才能在她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就像是…。很久以前…。

他心里忽然涌上来无尽苦涩,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下去。

曾经,她也是这样,眼里只有他。

可是,那时候,她连同心里,也是这样,唯有他。

而此后,再也不会…。

“我说过的吧,让你此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否则,就是你我生死一战之时!”

凤长悦眼神冰冷至极,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她实在是受够了,这个男人实在是有病!

她对他早已经存了杀心,之时一直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杀了他,但是这一次,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而一旁的岳小棠,此时也是怔然,仿佛还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然而明亮的眼中,却是开始涌现一片荒凉。

那是不愿接受的慌张。

季明城听得心中一疼,像是有东西在死命的拉扯他的心脏。

他垂眸,掩去眼中神色,再次抬头,已经是一片淡然,而后,他缓缓抬起手掌。

“你不是想要知道你父母的事情么?那就跟我走。”

凤长悦凝眸看去,却正看到他手掌之中,忽然有着一把钥匙!

“当年你我定下亲事的时候,你父母曾经留下一个盒子,说是下的定礼。原本说,先让我保存,等我们成亲的时候,再给你看…。”

凤长悦毫不犹豫向前踏出一步,纤细白皙的手掌向前一伸——

“既然是我爹娘的东西,那么,就还给我吧!”

季明城却是后退一步,将钥匙攥在手心,看着她容颜,掩去心里的波澜。

“你要先答应我一个要求,并且现在就跟我走!”

------题外话------

这一卷马上结束,季明城也会死得其所,虽然先前的错误不可原谅,但是死也是要死明白的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