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9 只有他一人

“臣等,恳请陛下以帝国为重!”

恢弘整齐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回荡,久久未曾散去。

一片沉寂。

坐在上首的年轻的帝王,并未出声。

整个大殿,都陷入了一片令人尴尬的死寂之中。

“请陛下决断!”

跪在最前面的大臣一声高呼,而后狠狠弯腰,脑袋撞击在玉石地面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沉闷,却又像是在紧绷的弦上加了一道压力,让气氛变得更加凝滞。

羽千宴狭长的眼眸之中,淡漠如雪,似乎不见任何的情绪波动。

然而越是如此,下面的人就越是担忧。

如果说上一次,伽陵学院遭受围攻,凤长悦的性命遭受围攻,纳克兰帝国步步紧逼,陛下一方面是为了帝国的尊严,一方面是为了对他有教导恩情的伽陵学院而选择迎战,那么这一次,陛下就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再反对这提议了。

因为情况实在是太不利了。

虽然奥斯帝国的实力,是三大帝国之中最为强横的,但是眼下,纳克兰帝国和罗亚帝国联合起来,力量自然是强上不少,就算是他们拼尽全力,只怕也未必可以再讨到任何好处。

而且,经过上一次的事情,陛下已经可以算是还清了伽陵学院的情分,这一次为了帝国,为了这么多人的生死安危,为了不再陷入两难境地,牺牲一个凤长悦,看起来也的确是最合适的选择。

他们原本以为,这一次再提出来,陛下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原因,都不会再不同意,然而却不想,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没有答复,从某个角度而言,就意味着这位年轻的帝王,并不想这样做。

羽千宴沉默片刻,在那些人终于忍耐不住的时候,才漫声问道:“堂堂奥斯帝国,何时竟是需要牺牲一个女人来保全了?”

他问的慢条斯理,语调冷清,看似并不在意,然而这话语,却是并不像是听起来的那么客气。

下面的人都是心中一沉。

这句话,看似只是简单的疑问,实际上真真是诛心之言!

奥斯帝国的人向来十分骄傲,而这样的骄傲,几乎刻进了每一个人的骨血之中。但是眼下,陛下的这句问话,却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刺痛了他们最心底的那份骄傲。

不少人脸色都是涨得通红,心中生出几分羞愧自责。

是啊,他们奥斯帝国,什么时候居然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居然要靠一个女人来维护?

但是更多的人则是没有那么容易被劝动。

“陛下!我们心中,帝国高于一切!并非是我们要用一个女人来换取帝国的安全,而是——帝国的这次危机,分明就是因为她而起的!千千万万的奥斯帝国的子民,没有任何道理,也没有任何理由要因为她,而承受原本不应该承受的灾难啊!”

“是啊陛下!若非是凤长悦先涉嫌杀死了纳克兰帝国的大公主,纳克兰帝国也不会下这样大的决心来发起战争,而若不是她身上有神火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原本处于中立态度的罗亚帝国,更加不会来横插一脚!让我们的处境越发艰难!陛下!追根到底,这一切都是凤长悦的错!自然是需要让她来解决这个问题!”

“陛下!帝国万千将士,都将帝国荣誉看得高过一切,也甘愿为帝国流尽最后一滴血!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为帝国效忠的基础上!眼下,不过是因为凤长悦自己的错误,却要连累他们冲锋陷阵,几番生死,这如何能让他们甘愿?又何其不公平?”

一声高过一声的指责声,几乎讲整个大殿都淹没,辉煌的大殿之上,甚至还有隐隐的回音响起,不断徘徊在众人耳畔。

那些声音像是浪潮一样汹涌而来,让他也逐渐沉了眼眸,心中已是一片冰寒。

他不语。

噗通!

一群朝臣一同跪下,膝盖磕在地面上,格外的沉重。

“臣等,愿联合请愿——恳请陛下,以帝国为重,将凤长悦交出去!”

他依旧不语。

噗通!

像是被斩断了一般,齐齐跪下了一片,呼声越发强大。

“陛下明鉴!还请速下决断!”

他闭上眼睛。

此时是冬天,尤其是前几天刚刚下过大雪,分外的寒冷。

大殿中其实是温暖如春的,两边鎏金镶嵌着九级魔兽魔核的佛龛之中,不断的冒出淡淡的白色雾气。

然而此时,大殿之上的气氛,却是分外冷清,甚至带着几分僵持,让人进退维谷。

有一些大胆的,悄悄抬头看去,却正迎上一双淡漠平静的双眼。

不少人的头垂的更低,屏息相待。

不知为何,分明是温暖的,然而只是陛下的一眼,就让人感觉分外的清寒。

他周身似乎有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让人看不清,摸不透,还感觉心中一片冰凉,不知所措。

于是,在这样几乎让人尴尬的难以呼吸的氛围中,羽千宴终于开了口。

“她有错?”

他略微低沉而清淡的语气,却无法让人心神放松,反而越发的紧张。

所有人都跪倒在地,静默的等待着。

“她有什么错?”

羽千宴眉色淡淡。

“桑煦凝的死,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是她杀的,难道你们仅仅凭借着对方的一面之词,就可以断定,凶手一定是她吗?”

“至于身怀多种神火……道你们在朝堂久了,连基本的东西都忘了吗?天下间,有谁可以一身肩负数种神火?现在随便散布出来的谣言,你们不曾想是真是假,只是凭借自己的臆断,就轻松的判定一个人该生还是该死…。你们可真是让本王‘惊喜’至极。”

不少人脸色顿时青白交加,想要辩解什么,却是被这样的气氛压抑的不敢抬头,唯有冷汗涔涔。

“你们想要用一个女人换取帝国安危,听起来倒是大义。你们也算是帝国重臣,也有着一定分量,如果用你们的性命来换取和解,不知——你们之中,有谁愿意先行一步?”

这一次,众人的脸色已经不是青白之色,而是完全的煞白,没有丝毫血色。

无人应答。

开玩笑,谁愿意去主动送死?

武将们几乎都已经前去战斗,剩下的这些人,说起来一套一套,实际上真正让他们自己去做,倒是没有一个硬气的。

羽千宴站起身,袖袍在空中划过一抹弧度,俯视的狭长眼眸之中,平静如水,淡漠如雪。

“此事就此了结,如果再有人提出这样的提议,那么,就先用他的命,来换取帝国安稳!”

他的声音如同冰块砸下,没有丝毫回环的余地,也令下面跪着的人都哑口无言。

然而正在他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还是有一个声音高昂而起——

“陛下!”

“您方才的话虽然不错,然而却还是不能否认,这一连串的事情,终究还是因为凤长悦一人而起!对此,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不是吗?实际上,她也的确脱不了关系!让她来解决这件事情,其实算是理所当然。然而陛下却是一次次的将这些事情挡掉,臣,今日斗胆一问——”

“您此番作为,是否只是因为——您不过是为了保全她!”

哗——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此时,终于连最后的一点顾忌都没有了,所有人都忍不住诧异的往那个声音看去,却见是一个年轻臣子。

此时,他正仰头,毫不畏惧的看着上首的羽千宴!

若是仔细看去,不难看出他脸上决绝的姿态,以及眼中的坚定之色!

他这是豁出去了!

不少人面面相觑,却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然而,他们彼此之间,却是已经心知肚明。

其实,并不是只有这一个人,有这样的疑问。

因为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发生的太过仓促了,所有的事情接二连三,让人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自然也就很难发现其中问题。

但是当冷静下来仔细回想的时候,却又不难发现,这其中,的确是有着一丝丝的不正常的。

仅仅是先皇突然退位,下旨宣布三王子继承王位这件事,其实就有不少人心中存疑。

因为那实在是太突然了!

虽然羽凌天先前针对伽陵学院下的命令,只是跟那几个供奉长老说了,但是那一天,整个帝国的视线,都在伽陵学院之上。

所有人都知道,伽陵学院遭受偷袭,死伤惨重,苍离失踪,剩下的人艰难抵抗。

他们也都从几位供奉长老的出现,了解了上面的意思,当下就冷眼旁观,等着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

却不想,没过多久,就传出羽凌天突然因为身体不适而退位的消息,紧接着,同一天,三王子羽千宴就直接掌权。

而他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为了伽陵学院。

现在看来,却也有可能是为了凤长悦!

而后,在纳克兰帝国再次威胁的时候,他也是无比坚定的选择了直接迎战。

甚至现在,两大帝国联手,不过是为了凤长悦,他却还是这样的选择!

原本以为这些都没什么,可是一旦和凤长悦牵涉在一起,就变得十分诡异起来!

这个想法,一旦被提出,就像是不可控制一样疯狂的蔓延开来。

不少人的脸上,都是悄然露出了震惊而不可置信的神色。

是啊,怎么可能呢?

谁都知道,现在的陛下天赋极佳,一心修炼,性格也极为冷淡,手段强硬,冷清孤绝。

这王位,于他或许也只是可有可无而已。

而这么多年,也从未听闻他有过什么和女人有关的传言,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合适,但是其实,所有人都认为,没有什么女人配得上他,而他,或许也永远不会对什么女人动心。

而最近的这一连串的事情,连起来看,却是让人心头巨震!

如果……

难道陛下真的是为了那个女人!?

有一些人,终于按捺不住的抬头看向上首的羽千宴,顾不上冒犯,此时都想要一探究竟,想要看看这位冷心绝情的帝王,到底是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做这么多!

年轻的帝王的面容在这一刻,看的不是十分清楚,然而唯有那双清寒无比的眼眸,带着仿佛亘古不变的淡漠。

而现在,甚至带上了几分漠视。

原本带着十分骄傲意气的年轻朝臣,被这样的视线看着,忽然就心中发虚,不自觉的转开视线,喉咙也变得紧涩,原本高涨的情绪,此时也不知为何,忽然变得低落了许多。

在那样的视线之中,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小丑一般。

光线投注在羽千宴的容颜上,却像是无法贴近一般,泛着淡淡冷淡光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带着一层无法靠近的隔阂。

他的声音低沉清冷,一字一句。

“如果真的是为了她,此时,帝国的铁骑,已经踏破纳克兰帝国的城门。”

声声落下,如同沉铁!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震,为这话语之中浓重的杀意,为这决绝的意态。

终于,那一抹颀长的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众人沉默良久,想想也觉得不太可能。相互交换了眼神,准备离开。

“走吧!下一次,可不要再说这样毫无根据的离谱的话了。好在陛下虽然冷清,但是却不会随意打杀,你算是好运逃过一劫。可是要是再有下次,可是谁都救不了你了!”

有几个人上前劝说,似乎之前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想过。

那年轻的朝臣脸色一阵青白:“可、可是…。我真的觉得…。陛下最近的这些行为,真的有些奇怪啊…。他仿佛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维护凤长悦。如果不是…。那他为何如此,直接将凤长悦交出去不就行了?”

虽然陛下说的那些理由,也的确让人信服,但是他却总是觉得哪里不对,这个想法,一直在他心中萌芽,今天终于没忍住说了出来。

旁边有人低声冷哼:

“毛都还没长齐,就妄想大出风头,这次栽了跟头了吧?”

“可不是?真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还敢在朝堂之上,公然指责怀疑陛下,当真是自找死路!”

“算了!他想要做什么,让他去做好了!不要牵连到咱们就好了!”

剩下的人接二连三的离开,只剩下他一个人满心郁结,却毫无办法,最终也独自在人群后离开。

此事,终于再也没有人提起过。

羽千宴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再度下起了雪。

晶莹的雪话落在肩头,泛起一抹凉意。

面前的道路之上,已经积攒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竖起手掌,示意身后的人不必跟上。

等只剩下他一人的时候,他才再度向前走去。

步伐轻缓,却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沉重。

他清俊温润如同水墨画一般的容颜,在这样的雪景之下,显得越发的模糊。

他身姿颀长,一步步,在雪地上留下了极为清浅的脚印,而他的头发上,肩膀上,也很快落了不少白色的雪花,像是要淹没在这大雪之中。

他面色无波,平静如水,狭长的琥珀色的眼眸,在走了许久之后,才忽然闪过一道微光,几不可查。

他停下来,抬头看去。

天空一片暗沉,周围无比安静。

静的,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他站了一会儿,收回视线,再度向前走去。

有的事情,需要想很久,有的事情,却是不需要想。

比如他对她,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连靠近的想法,都从未有过。

因为这个距离,已经是最好。

进一步,便意味着更远。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明白,所以从不奢求。

甚至,连承认都无比艰难。

他方才听到那句话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心脏在那一瞬,多么剧烈的跃动。

这已是本能,无法控制。

片刻之后,再次回归平静。

而后,他说的那么坚定,那么决绝。

连他自己都差点相信了。

然而……

他连承认这份心意的机会,都永远不会有。

他视线所及,面前雪花纷飞,几乎迷离了视线。

而他看的那么清楚——

身前,身后,无比宽阔。

从前,以后,只他一人。

只有他一人。

------题外话------

大家对于小羽子,其实意见各不相同,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的结局其实早已经注定,然而对于二月君而言,其实对他倾注的心血,绝对不少于另外两人。爱而不得,旁人看,皆是苦楚,爱的卑微,旁人看,皆是隐忍。其实,于他自己而言,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因为曾经有那个人的出现,所以生命都鲜活起来,这个时候,无论是否曾经得到,都已经无比感激。

这就是我最钟爱的小羽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