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8 一人之重,天下之轻

吴山卓的眼中闪过片刻的愣怔,似乎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凤长悦在说什么,然而下一刻,他就像是忽然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猛然睁大了眼睛!

凤长悦心中一动,眸色顿时紧紧的盯着他!

然而吴山卓下一刻,却是忽然做了一个让凤长悦出乎意料的选择!

他居然闭上了眼睛,全身都放下了防备,似乎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决心赴死一般。

对于凤长悦在他脖子上的手,他竟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好像并不畏惧死亡。

而就在刚才,他还分明正在想办法逃出去!

而现在,听到凤长悦的那话之后,态度却是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越是这样,就越是证明这里面有猫腻!

凤长悦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跃动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终于呈现在眼前,只要上前一步,掀开那帘子就可以看到那后面的一切!

“说!”

她低声呵斥道,精神高度集中,生怕错过了吴山卓接下来的话。

然而吴山卓却显然并不想说什么,看到凤长悦明显的情绪起伏,眼神有些奇异的看着她,嘴角逐渐浮现几分诡异的笑容。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是不会说的,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得不到任何东西的…。哈哈!你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吴山卓像是有些癫狂一般,不顾凤长悦的手还死死的扼住他的喉咙,这般神经质一样的大笑着,甚至呼吸不过来的咳嗽连连,满脸涨红,却依然满脸兴奋而痛快的笑意。

凤长悦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毫不掩饰的畅快。

那并不像是被逼问的时候露出的神色,反而像是…。大仇得报的样子。

似乎积压在心中许久的深刻感情终于找到了一个途径宣泄出来,他的声音虽然逐渐嘶哑,却是声嘶力竭,带着万分的痛快。

“你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凤长悦说着,一道紫金色的火焰就从指间蔓延而出,像是藤条一般迅速的缠绕在吴山卓的身上。

吴山卓每动一下,就会因为碰触到那火焰而感受到极为灼热的伤痛,整个身体都会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痉挛起来。

凤长悦盯着他的眼睛——

“我再问你一次,你们当年到底把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轰!

她的声音,几乎淹没在突然响起的爆炸声之中!

她猛然回头,就看到原本已经崩塌的虚无山,忽然再度疯狂的爆炸开来。

方才那一声惊雷之声,就是那里面发生了爆炸引起的,几乎震耳欲聋。

无数乱石飞溅,整个虚无山原本就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此时这番动静,更加变得满目疮痍。

在那周围的方圆十里,都遭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波及,地皮被连番掀起,葱郁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整个虚无山附近都已经成为了一片荒芜之地。

而最关键的是,这一声爆炸,让虚无山之下,突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那一道裂缝快速而迅猛的直接蔓延而去,像是从天空之上狠狠的劈下一刀,将地面斩断了一般,留下深深的沟壑!

这动静,当即让不少人瞠目。

如果说方才的动静,是因为凤长悦和司徒在里面的打斗所制,那么现在这情形…。

凤长悦心中也是有着一丝疑惑,因为她可以确定,虚无山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么这力量……

她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而后豁然低头,看向了整个大沼泽!

那些原本在大沼泽之上的白色迷雾,已经不知道在大沼泽存在了多长时间,在这里的人们,也都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下面到底有着怎样的景色,或者怎样的秘密。

而现在,这横亘在其上的千年时间的白雾,终于逐渐散去!

整个大沼泽,都开始龟裂!

这番场景顿时让不少人心中发慌,虽然原来就猜到可能事情会不妙,但是也着实没想到居然会这样快速的损毁,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消亡!

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无数人冲出来,在街道之上来回慌张的流窜,不少人甚至因为只是冲撞在一起就瞬间打了起来,无数地方血液飞溅。

整个大沼泽的人,都因为这未知的危险而变得心浮气躁,暴躁不安。

无数尖叫声和怒吼或者是低吟哭泣,都被尽数掩去。

而原本在暗中躲藏的岳大川,在感受到那非同寻常的力量冲击的时候,就当机立断,一声令下,率领下面的人一同冲了出去!

“兄弟们!生死都在今天一战!大家一定要团结起来,一起冲出去!有我岳大川在,就绝对会带着大家一起逃出去!”

说着,岳大川双手已经抡起了两个沉重的流星锤,飞快的冲到了外面。

岳大川的确是个粗人,不会说什么场面话,可是却有着一腔热血和仗义,这两句话虽然简单,可是却也充满了激情和热血,当即就让下面的人情绪全部点燃!

“我们誓死跟随楼主!”

“冲出去!咱们肯定可以都活下来!”

“冲啊!跟着楼主,咱们在哪儿都有盼头不是!兄弟们,一起上!”

绝阳楼的人,大多是粗糙汉子,性情大多都是豪放不羁,此时虽然也都无比清楚正面临生死抉择,但是在岳大川的号召之下,居然并不惊惧,反而是兴奋占据上风,浑身的血液好像都沸腾起来,只等着一起冲出去,为兄弟们一起杀出一条血路来!

于是,在无数人慌不择路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忽然涌出了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手执武器,满脸剽悍的冲上前来。

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当然,几乎是立刻,就有人认出来他们——

“是绝阳楼的人!”

“他们不是都死了吗?怎么…。”

“什么死了!那是失踪懂吗!?之气不死门和青云宗一起偷袭他们,也亏得绝阳楼的人有所察觉,才躲过一劫,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这个时候出来了!看来,绝阳楼依然不可小觑啊…。”

绝阳楼的汉子们对周围的视线完全置之不理,径直冲到了最前面,一往无前的朝前冲杀过去!

岳大川原本是在最前面的,然而猛然一回头,却是看到了半空之上的情形。

这一看,他就立刻停了下来。

虽然有些远,看的不是十分清晰,但是却依稀可以辨认出,那在半空之上的两人,不正是萧远山和吴山卓!

而且,吴山卓此时竟是被一个少女死死的掐住了脖子!

便是岳大川,此时也忍不住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虽然在他眼中,吴山卓和萧远山俩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不可否认他们的实力的确很强,不然也不可能相互平衡制约了这么多年。

而如果是一个绝世强者,这般轻易的将吴山卓控制在手中也就算了,眼前这个,分明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啊!

她居然有着这样的实力,可以做到这一步吗?

这世道,也未免太过……

不过虽然吃惊,岳大川却是没有一点点想要上前的想法。

开玩笑!那两人和他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此时他们被抓被虐,他没有喝酒庆祝纯粹是因为现在没有时间!

虽然不能亲手杀了那两人有些遗憾,但是此时能够亲眼看到他们死了,倒也算是值了!

身后越发的喧哗,无数人都在慌忙的逃窜,不少人被挤在中间,备受煎熬,几番痛苦。

还有一些,是在暗中被人下了黑手,不少积攒了仇恨的人,趁此机会,倒是都出手,杀了个痛快。

整个大沼泽,片刻时间,几乎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

岳大川仰首哈哈一笑,而后猛然转身,连番两个流星锤豁然飞出!在半空中划出两道格外亮眼的光华,挟带着千钧之力朝着最前面一路横扫而去!

这般强势的威压,立刻让不少人躲闪起来,满心惊惧。

于是,不过是眨眼时间,人群之中,就忽然出现了一道格外鲜明的干净的道路。

“哈哈哈…。痛快!”

看到这场景,岳大川满意大笑,声若惊雷。

而绝阳楼的汉子们,也都十分畅快的笑起来,飞快的朝前赶去。

此时,众人才惊觉——绝阳楼,之所以能够这么多年伫立于三大势力,并且和其他两大势力相互制衡,并不只是靠着运气!

岳大川,以及这些手下,的确有着这样的资格!

“老头子还算是有一手,嗯?”

正在岳大川笑的无比畅快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一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当下回头,脸上还带着毫不掩饰的笑容。

“丫头!你爹爹可是厉害?”

岳小棠抽了抽鼻子:“还不错。”

话虽如此,嘴角却是缓缓勾起,直到也露出一个极大的笑容,眼角眉梢,更是带着无尽骄傲和得意。

这就是她的爹爹!

在危难当头,不惊不惧,反而有着能够号召兄弟们一同打拼的强大信心和能力!

岳大川自然是笑的更加得意。

随后,岳大川仰头看着半空,哈哈一笑:“也不知这少女是谁,居然能将他们两个人耍着玩,并且完全将他们的生死掌控在自己手上…。哈哈!这样的人物,我可是一定要认识认识!若是她将那两人杀了,倒也算是帮了咱们大忙!”

虽然他自己也有信心将来反扑,彻底解决萧远山和吴山卓,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固执的人,非要自己动手。

反正可以让那两人死,那谁动手都无所谓。

他反而是要谢谢那少女呢!

岳小棠闻言,忍不住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但是却还是明白自家老爹的性格,也许还真可能跟那少女去称兄道弟……

她仰头看去,因为是靠近岳大川,所以宫卿一直跟在她身边并未阻拦。

此时,她距离的更近了一些。甚至可以勉强看到上面的人的面容。

某一刻,那天空之上的少女稍微一转头,立刻让岳小棠惊住。

“爹!爹!”

岳小棠扯了扯岳大川的袖子,眼睛却一直盯着凤长悦。

岳大川回头看她,奇怪道:“怎么?”

“爹,你绝不觉得…。这少女和之前我们一直暗中找寻的那个少女,好像!”

这么一说,岳大川也是一愣,而后仔细看去,惊讶的发现竟然真是有几分相似。

那容貌,其实是有三分相似,但是加上那一身冷清气质,竟是有五分相像。

不过……

这个少女,怎么看,都比之前那被抓起来的女孩多了几分不可言说的气质。

这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如果猛的看去,或许不会察觉,也许只会认为,这个少女眉目更加冷清一些,容颜更加清丽一些罢了。

只是左边脸颊上有着那样的暗紫色胎记,几乎遮去了半张脸,其实会让两人看起来更加相似。

然而这少女却不是这样。

她站在那里,便自成一道风景。

周围的一切,虽然在她身边,但是目光转移的时候,其实是不受控制的专注在她一个人的身上了。

好像天生的王者,生来就会受到万民臣服和拥戴,享受无尽的尊荣和崇敬。

这个少女站在那里,就像是绝对的王者,让人无法将任何人和她相比较。

那似乎,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纵然有几分相似,也不会让人混淆,反而让人生出几分“假的果真和真的差远了”的感觉。

显然,岳大川和岳小棠虽然都性格大咧,可是却也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小小年纪,真是了不得。”

岳大川难得这样夸赞一个人,此时看到这场景,无论如何也是心生感叹。

岳小棠却是逐渐皱起了眉头。

她乌溜溜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上方那少女的身形,目光在她看的并不清晰的容颜上来回穿梭,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可是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

“我好像…。见过她…。”

岳小棠的低语,岳大川没听到,一旁一直隐身,看似追随实则保护岳小棠的宫卿,闻言神色微变,却很快恢复。

“她的脸…。气质…。身材…。”岳小棠一边看一边捉摸,竟是逐渐有些苦恼,忽然某一刻,陡然睁大了眼睛——

眼睛!

是了!那双黑色的如同黑曜石一样的纯净而冷冽的眼睛!和凤墨一模一样!

“她…。她…。是…。”

岳小棠有些不受控制的开口低语,眼神还一直没有收回。

宫卿见此,轻叹一口气。

岳小棠低叹——

“凤墨居然有个妹妹!”

宫卿:“…。”

这场打斗几乎没有任何争议,萧远山虽然厉害,可是之前身体受伤,实力大不如前,而小彩又满腔的怨愤无处倾斜,只好不断的折磨他,于是,当停下来的时候,萧远山已经真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而后,小白闪现,轻松送出一爪子,直接取了他的性命。

小白懒散的拍拍爪子,要不是因为这个地方要完蛋,它想要快点离开,它是绝对不会轻易出手的。

这样的人,真是脏了爪子。

至于吴山卓,最开始的诡异笑之后,几次尝试自杀,都被凤长悦打断。最后干脆直接一把火将吴山卓给烧了,只剩下了一颗灵宗之心,连同他的精神体也一并锁了起来。

而后,她身形急退,终于到了雪栖身边。

两人共同看着整个大沼泽,都逐渐崩裂开来。

无数裂缝从下面延伸出来,将大沼泽细碎的分割。

有的人飞出去,成功逃脱,有的人留下来,惨死其中。

整个城市和无数人的记忆,都随之被掩埋在大沼泽逐渐冰封的冰原之上。

雪栖看着这场景,轻笑一声。

“怎么每次你在的地方,都会闹出这样大的动静。”

他虽然对凤长悦不甚了解,可是一些事情还是知道的十分清楚的。

尤其是,想要凤长悦帮忙的话,自然是做了一些准备。

自然就知道了很多事情。

有些是世人都知道的,有些,则是很多人不知道的。

越是了解,他越是震惊,也越是觉得好奇。

好奇这个少女,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又是怎么做到了那一切。

现在,经历了这一场,他似乎明白了一些。

只是,他却依然觉得,她的确是个麻烦体质。

凤长悦闻言黛眉微挑。

刚刚回到她肩膀上蹲着的小白,原本正在享受许久不曾待过的温情,却不想被人这样一句话给破坏了气氛,立刻冲着雪栖龇牙咧嘴,爪子还在半空挥舞了一下,以示威胁。

当然,这对雪栖没什么影响。

他隐藏在兜帽之下的眼眸,淡淡拂过。

小白便陡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身上一凉,缩了缩身子,老实呆着了。

不过自然是不忘冲着凤长悦飞了个可怜求安慰的眼神。

凤长悦伸出手,摸了摸它脑袋。

立刻安静。

雪栖看着这场景,想到方才从那白色的小魔兽眼中,看到的绝对人性化的警告眼神,不由得失笑。

凤长悦,好像真的有不少秘密呢。

凤长悦却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毕竟就算是看,也只能看到一截白玉般的下巴和微微苍白的一线唇色。

她黛眉微挑,似乎赞同,又好像不赞同。

片刻,她才倏尔一笑,带着无尽的自信和霸道——

“我不去主动找麻烦,但是如果麻烦主动找上来,那么我自然是不会客气,通通斩断!斩草除根!”

她声调清朗,语声飞扬,眉眼之间无尽意气风发,那双湛黑的眸子里,也闪动着无尽辉光,让人心醉,也让人沉沦。

像是初春挂着冰的枝条,终会盛开万花繁多!

雪栖侧头看着她,忽然失去了言语。

她脊背挺直,虽然经历大战,却依然像是一颗青松,无尽坚韧,黑发飘飞,像是一面猎猎旗帜,翻飞飘扬。

他心底忽然一震。

为这样似乎永远鲜活的生命和信仰。

为这个永远不知疲倦的向前的少女。

她的目光辽远,看向远处,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又像是在透过那云层看什么东西。

让人无法捉摸,却又心生艳羡。

“走吧!”

这个地方,终于还是毁了,自此,再无大沼泽。

凤长悦最后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有一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疯狂的飞向了三大帝国的各个角落。

无数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的不可言语,在听到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相信,然而却又都按捺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原本奥斯帝国和纳克兰帝国的战争,奥斯帝国几乎占据了所有的优势,几乎马上就要取得胜利,却忽然因为这个消息,一夜之间境况陡转!

这一天,罗亚帝国宣布和纳克兰帝国联盟,攻打奥斯帝国!

整个大陆都被这接二连三的消息震慑,然而更多的,却是在震惊之后的好奇和兴奋——

二打一,这局面,转化的太快!

原本稳操胜券的奥斯帝国,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再次陷入危机之中!

而朝堂之上,数十位大臣联名上书——

“陛下!凤长悦身上有数种神火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无论是否为谣言,都已经使得罗亚帝国选择了站在我们的对立面!还请陛下立刻做出抉择,不要因为区区凤长悦一人,而让帝国陷入危机之中!”

大殿之上,羽千宴高坐其上,漠然俯视着下面跪倒一片的朝臣。

那声音像是要震碎耳膜,一次次狠狠的敲打在他心上,似乎连心脏都隐隐作痛。

“还请陛下立刻下旨,以凤长悦一人生死,换我帝国安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