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34 北边之境

“快!把年轻的壮丁叫到后山躲起来!”村长略压低着焦急的声音,一边喊着人到后山躲起来,自己则快步往前外走去。

隐约间,听见一些急促的呼吸声,以及压低着的惊慌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

屋里,不待顾七说话,那妇人便道:“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便快步往外走去,打开门探出头,没见着自家的男人,便唤住一年轻的妇人,问:“怎么回事?都怎么了?”

“外面来了一批修士,说岭城城主有令征壮丁去修建楼阁,他们要我们每户交出一名壮丁,正守在村口中处等着呢!”那妇人说着便急急跑了,回家去通知自家的男人躲起来。

一听到这话的妇人回头跟顾七说了声:“上仙,你别出来,这岭城的城主很喜欢美人,经常四处抓美人,你先躲在这里不要开门,我出去看看。”说着把门给顾七关上便往村口跑去。

顾七听了也没往外走,只是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收进空间,而后便来到里间洗漱。因看不见,速度也较慢,待洗漱好后也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了,当她来到桌边坐下时,隐约的听见外面传来的哭喊声,眉心微拧,终是起身走了出去。

原来,因为村长让那些年轻的男子躲避起来,一些妇人和小孩以及上了年岁的则去村口,这样一来,那些前来要人的修士没见到壮丁却是不悦了,在一番厉喝之下仍没有壮丁走出来,怒从心起,竟是一刀砍杀了一名老人,引来了村民们的惊恐和小孩的哭声。

“怎么?还不打算把壮丁都交出来?再不走出来我说拿这小孩开刀了!”前来的十几名修士中的一人厉喝着,一把揪起一名七八岁大的小孩,将大刀架在那孩子的脖子上,吓得那孩子哭喊不停,那孩子的母亲也惊惧恐慌。

“呜……娘,娘……”

“孩子!我的孩子,不要杀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不要杀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那年轻的妇人扑上前抱着那修士的腿哭求着,却被一脚踢了出去。

“滚!”

“噗!”

修士的一脚岂是一介普通妇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只见那妇人被踢了出,一口鲜血也猛然噗出,却仍想着爬起来去求那些人,旁边的妇人见了连忙将她扶起按住,不再让她上前。

那中年男子因是村长而没躲起来,却被后面的修士扣押着打算带走,此时看见他们又是杀人又是打人,更是怒得大喝:“你们怎么能随便杀人!你们怎么能这样!他们只是普通人,你们怎么能下得了手!”挣扎着想要扑上前,却被两名修士一人一拳的击在腹部,顿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整个人也因此而说不出话来。

“当家的!”

妇人一见惊呼一声,见这些修士这样的冷血无情,动手便是杀人,又见自家男人被打得脸色都白了,当下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胆子,竟是小跑着到一旁,拿起挂在一户人家外面的弓便拉开对准那前面的修士:“我跟你们拼了!”

“找死!”那为首的修士见一介小小凡人也敢攻击他们,顿时阴沉下脸色,丢开了手中提着的小孩,大步上前,一刀便朝那妇人砍去,气势之凶猛,杀意之凌厉,绝不是这些小小村民可以抵挡与躲避的。

“不要!”

那些因担心家人而悄悄跑出来的壮丁们看到那一幕,皆是惊呼一声,有的冲上前想去救村长的妇人,有的则咬着牙怒气冲冲的拉开弓箭射向那持刀砍向那妇人的修士,只是,他们的箭射出,却被对方衣袖的轻拂而扫落一旁。

而那妇人也终于在大刀劈下之际那样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吓得脸色惨白,连惊呼都喊不出来,只能那样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那大刀劈向自己,想晕,却偏偏晕不过去。

“咻!”

就在村民们提起一口气不忍去看那一刀砍落的血腥一幕时,一道细微而凌厉的气流声却是咻的一声划过,速度之快根本让人无法看清。

“嗯!”

只见,那持刀砍落的修士突然间闷哼一声,全身一僵,双目大睁惊骇的看着前方,劈落的手势也因身体的这一僵而停顿在半空久久没有落下,直到,他的身体像是失去了生命力一样的往后倒去。

“砰!”

身体重重摔向地面,因没人看见有人伤了他,突然见他倒下那十几名修士都大惊失色的上前,却在上前时发现,他眉心处浮现了一点红。

“嘶!是什么人动的手?”

当看到那点红竟是血珠,而在那血珠渗出的眉心处还有一抹细细的针尾,那些修士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大骇。

能以银针杀人,而且还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那动手之人的实力势力远比他们的强!这小小山村,有的也就是一些初触修仙门槛的小小修士,何来这样厉害的高手?

“什么人?出来!”

迅速往后退的那十几名修士相互围靠在一起,以防被偷袭了,他们释放出神识探查着周围,却是什么也没发现。

也是,就他们那点修为,如何能察觉到已经是化神强者的顾七的存在?

那跑出来的村民们在看到村长的妇人没事时皆松了口气,有的上前迅速将吓傻了的人扶起退到一旁,而一些拥有点修为的村民则暗暗心惊,暗自猜测着。

难道是那位上仙出手帮了他们?他们这里并没有多厉害的人,只有那位上仙。想到这,他们眼中一亮,不动声色的寻找那位上仙的身影。

“再不出来我就杀了他!”其中一名修士揪着被抓的村长衣领阴沉着声音喝着,只是那声音中隐约的带着一丝惊慌之色。

“区区小修士就敢耀武扬威,就是不知没了这一身的修为你们是否还能如此?”

轻缓的声音带着淡然,不紧不慢的传入众人的耳中,那些村民们听到这声音时心头大定,而那十几名修士听到这声音是脸色一变。

一身白色衣裙的顾七缓步走了出来,云淡风轻的神色以及那悠哉的步伐,都似乎在告诉着那十几名修士,她,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

而那十几名修士此时在看见走出来的竟是一身着白衣的绝美女子时,惊惧中竟还浮现出了惊艳的神色,目光有了那么一瞬间痴迷的看向一身飘渺若仙气息的在七。

只是,就在他们这十几名修士目光痴迷的看着她时,她的身影却是一闪,如同鬼魅般的步伐一移,以着诡异的手法瞬间便废了他们的一身修为。

“嘶!啊……”

他们甚至没有看见对方是怎么出手的,便感觉到一股椎心的痛楚传遍全身,身体里的一股热流化为热气的往头顶散去,随着那股热流的散去,他们浑身也如同被人抽去了生命力一般,虚软的倒向了地面,身体抽搐不已。

那些村民们没想到竟会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个个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们张大着口倒抽着气,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十几个瞬间被废了修为的修士。

那可是将迈进筑基期的修士了!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那上仙废了一身修为?这、这……那上仙的修为到底得有多高啊?

原本被扣押着的村长也因那十几名修士倒地不起而跑回村民们的方向,他看着地上的那十几名身体抽搐脸色惨白的修士,再看了看那静立在一旁神情淡漠的上仙,不由咽了咽口水,颤着声音问着:“上、上仙,他们要怎么办?”

这样废了他们的修为,只怕,若是这样放了,城主一定会派人再来找他们麻烦的。

“将他们丢出村口,是否是活就看他们自己的了。”顾七缓声说着,又道:“至于今日这事你们大可放心,那些人若是不想被杀,自是不会再跑回去那城里。”

“为、为什么?”村长不明的问着。

顾七嘴角微勾的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因为,他们已经没用了,这样回去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听到她的话后,村长这才叫人把那十几人拖到村口丢在大路上,而村子里那被杀了的老人则埋到了后山里头去了。

待处理完村子里的一切,顾七便来到村长家,问了那妇人的身体怎么样?同时也向他们告辞,同时留了一袋子金币给那妇人,算是答谢她做的那件披风。

看着顾七离开村落,村民们一半喜一半忧,喜的是他们因她得救,忧的是也不知那些人是否会就此罢休?再三想了想,最终他们决定迁移,到另一处地方去落脚……

而御剑一进入北边地界,空气中的冷空气便如同十二月的寒风般袭来,让顾七不得不拿出披风披上,同时,到了城门处时便从飞剑上下来,步行走进那城门。

而那条小龙不知何时又从空间上跳了出来,此时正趴在顾七的肩膀上,充当着指路的责任,只是,当她进了城时,突然间有人迎面撞来,她一时不察被撞了个满怀,然而,那一瞬间她却分明感觉到有一双手在她腰间掠过,似乎拿了她的什么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