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七章用心险恶,青龙负伤

王紫眼睛睁大,手扣着那人的手腕,想要掰开,那人却在她耳边笑了笑,竟然顺着她的力道自己松手了,身后贴着的身体忽然消失,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王紫诧异的四处张望,奶白色的黄泉水可视度很低,根本看不了多远的距离,那人出现的忽然消失的更神秘,几乎让王紫以为刚才听到人说话是她的错觉!

半晌,仍旧不见那人再次出现,王紫垂眸,身体又在不由自主的下沉,已经无暇管刚才的人是真是幻了,心想着如果她的能量耗尽的话,就不得不进赤灵躲躲了。

然而忽然,王紫面前的水流微微波动,属于另外一人的压迫袭来,王紫抬眸,却只看见一张满是痞气的俊脸,那双深沉的眼睛里盛着玩世不恭的笑意,深藏在眼底深处的神秘。

如此致命的凝视若是换作其他女子恐怕早已被迷的七荤八素了,王紫的审美却是硬生生的接受过最高规格的洗礼的,当然没有在那人的眼神下失了分寸,只是那人离的太近,几乎要跟她面对面贴在一起。

王紫往后退了一步,手却快速的抓住了那人的胳膊,紧紧的,眼看着那人的脸上的笑意更深,垂眸看了看王紫抓着他的手,忽然说道:“媳妇儿这是怕我不见吗?”

王紫眼神里有着浓浓的疑问,那人再次开口让她确定了刚才出现的人和现在的人是同一个,但是他这么自来熟的语气倒好像他们认识一样,而且、媳妇儿?他知道这个词的含义吗?

“放心,我怎么可能丢下我媳妇儿自己走。”那人却无视王紫的疑惑,紧接着又道,手腕一转改为他主动握着王紫的手,还似乎享受的放在手里捏了捏。

“你是混沌?”

被那人吃豆腐的举动弄的满脸黑线,忽然问道,能在黄泉水下这样行动自如的人,除了混沌她想不到别人了,可是她当初想了那么多办法让饕餮和梼杌引混沌出来都没有奏效,现在这般危急的时刻混沌却主动找上来了?还叫她媳妇儿?为了那点能离开黄泉水的希望,王紫姑且没有追究其他的。

“媳妇儿真聪明!一定是咱俩心有灵犀,我还没跟我的小媳妇儿介绍自己,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呢。”混沌打了个响指,虽然在水中根本没有响声,笑着说道,王紫却再次无语,这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怎么复杂的思考吗?心有灵犀又从何说起?混沌当她是三岁小孩儿吗?

“你能带我出去吗?”王紫只当自己没有听到混沌在胡说什么,也许是在奈何桥底下被困的时间太久了,精神出现了错乱,她现在最想做的是马上离开这让人伸展不开手脚的黄泉!

“当然可以。”混沌想都没想的说道,那眼神自信而理所当然,似乎是不希望王紫质疑他的能力。

“那我们出去吧!”王紫眼睛一亮,马上说道,有些意外的惊喜,似乎是因为没想到让混沌帮忙会这么顺利。

“出去当然可以……但是,有个条件媳妇儿你得答应我。”混沌一挑眉,脸上的痞气更甚,让王紫忽然感觉有些不妙,但也配合的问道:“什么条件?你说。”

“很简单,你唤我一声夫君便可。”混沌凑近了一些,弯着腰跟王紫的视线齐平,凝视着王紫不再说话,好像在专程等着王紫的称呼一样。

“这……换一个条件好吗?”王紫拧眉,他跟混沌分明没有过交集,为何混沌这么执着,虽然唤一声夫君很容易,但是她对九幽他们、都不曾有过这么亲昵的称呼。

“不可以,我就想要这一个条件。”混沌缓缓的摇头,但却是坚定的拒绝,见王紫迟迟不肯开口的样子,不知道怎么脸上的笑意更浓,继续等着,也不说话。

“……夫君。”王紫在心里经过一翻挣扎,关闭了神识,闭着眼唤道,反正现在就他们两个人,能离开黄泉,代价只是叫一声夫君,这买卖……其实也划算。

而在王紫的声音刚落,一个重重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便离开,王紫皱着眉睁开眼睛,却只看到混沌的身影一闪而过,转眼间面前的人就消失了,而这个时候,王紫身边的黄泉水快速的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而混沌的声音也从四面八方传来:

“虽然这声夫君叫的很没诚意,但是你会愿意的,毕竟你是我媳妇儿,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王紫听着混沌似乎很有把握的话,从一开始出现就被他调戏,王紫一直忍着,现在却在想,这就是所谓的桃花运吗?如果是这样,她可以选择远离的吧,只要离开这里。

身体随着那漩涡渐渐向上,王紫的眼睛也好奇的打量着围绕在身边无形的气流,这应该就是混沌的本体,所谓虚无,便是如空气一般的存在。

“媳妇儿……我在想,出去之后你会不会过河拆桥,不认我这个夫君?”忽然混沌的声音再次传来。

过河拆桥谈不上,但她一定不会记得她还唤过他夫君这一茬,王紫在心里默默的想,却没有说出来,她担心她说了之后混沌会把她扔下。

“呵呵……”

混沌笑的有些意味深长,却没有停下来,带着王紫的身体一直往上,渐渐接近了黄泉水面。

“王紫!”

梼杌惊喜的声音响起,让许多关注着这边的人都向黄泉注目,果然,王紫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水面上,见王紫抹了一把脸快速的向岸边接近,所有人都激动的差点落泪,那种心高高吊在嗓子眼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梼杌快速的走下脑河桥来到岸边等着王紫,眼看着王紫快速的接近,平生第一次痛恨距离这么远,平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害怕,平生第一次这么冲动的想保护一个人,平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无力。

脑海飞速的闪过很多场景,他走过的岁月无数,有过的记忆不知多少,可方才,却发现值得深藏的、少得可怜,而那少的可怜的部分中、竟全部都是王紫,有她怒的时候,有她悲伤的时候,有她无助的时候,有她痛的时候,有她面无表情的时候,有她厌恶的看着他的时候。

却独独没有、她开心的时候……

乐九一直僵硬的守在岸边,那淡蓝色的眼眸中好像泛起了烟雾,弥漫着旁人无从猜测的情绪,长袖下的手指紧紧的抓着伏羲琴,什么叫度秒如年,王紫沉下水的这短短几分钟之间,有种疯狂正在极快的蚕食着他的理智,如果王紫再久一点不上来,他不知道他不会不也没头没脑的跳下去……

梼杌伸手抱着王紫,将她从水中捞了上来,离开了岸边,却紧抱着王紫不松手,好像怕松开之后人就会再次不见一样。

“王紫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不会惹你不高兴了,不会让你受伤,不会让你痛,只要你高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发誓,我发誓……”梼杌在王紫头顶反复的说道,那样子好像惊魂未定一般,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梼杌?你先放开我,梼杌!”王紫被闷在梼杌坚硬的胸前,虽然知道梼杌是真的在为她担心,但是她落入黄泉没什么,现在却要被他闷的窒息了!

“我媳妇儿让你放开你没听到啊?”一只手带着能量毫不客气的抓上梼杌的胳膊,大有把那胳膊折下来的冲动,自然是后面跟上来的混沌,满身的痞气,在看到梼杌的时候更多了些杀气,尤其是梼杌现在还抱着王紫,更让他怒火中烧了。

混沌成功的拿开了梼杌的‘咸猪手’,把王紫拯救出来,顺便将王紫身上的衣服烘干,王紫察觉到混沌身上忽然飙升的杀气,心里一突,手一动抓住了混沌的手。

梼杌却丝毫没把混沌放在眼里,刚才确实有些的失控了,因为那种强烈的失而复得的感觉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现在倒是渐渐冷静下来了,却还是深深的看着王紫,口中轻轻的呢喃:“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发誓……”

王紫被梼杌那么……深情的眼神看的微微有些不自在,心里忽然有瞬间的烦乱,刚刚冒出一个口口声声叫她媳妇儿的混沌,现在一直对她并不怎么样的梼杌又摆出一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开心’的表情,这其中的意思,她宁愿自己没看懂……

“媳妇儿,他可是你夫君我的仇人。”混沌低头看了看王紫抓着他的手,刚才王紫那瞬间的紧张让他很不爽,眼眸眯了眯,那里面的玩世不恭忽然浅淡了些,剩下深沉。

“这个以后再说好吗?”王紫说道,有些头疼,他当然知道他们有仇,但是也不能现在算账啊,这里还乱成一锅粥呢。

“可以是可以,但媳妇儿你可得知道,这是我卖给你的面子,不是饶了他。”混沌笑了笑,只是笑的有些冷,把他封印在奈何桥下多少年,这仇无论如何都不能一笔勾销。

“我等着你。”

梼杌没有感情的牵了牵嘴角,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面对梼杌的挑衅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虽然看着混沌跟王紫手牵手的样子很刺眼,但是就凭混沌救了王紫这一点、现在就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乐九,我已经救到母亲了。”王紫看向始终在一旁站着的乐九,整洁的衣衫好像他的人一样,似乎从头到尾最冷静的人就是他了,虽然乐九没有表现出急切,但是王紫知道他心中一定担心,便主动说了。

“嗯……那就尽快离开吧。”乐九看着王紫,顿了一秒钟后点头说道,虽然他方才脑海中闪过念头是,他更想看到她平安无事……

“要不要先召唤回青龙?”

王紫说道,空中的青龙和九爪孽龙的战斗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地面上很多地方被他们破坏的一片狼藉,他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是九爪孽龙是青龙的宿敌,要不要等他们此战结束?

“小主人你们先离开,我随后跟上。”此时青龙却快速的在神识中跟王紫说道,方才一直在提心吊胆着,现在见到王紫平安无事的上来了,他才能全心全意的对付九爪孽龙。

“我等你。”王紫不容置喙的说道,青龙现在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修为,他跟九爪孽龙的战斗也不会允许别人插手的,不能助青龙一臂之力就罢了,又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待在这里。

青龙没有回话,他知道王紫的决定他改变不了,专心于跟九爪孽龙的战斗,王紫在地面上抬头看着,虽然相信青龙,但是不相信九爪孽龙,他的狠毒和不择手段王紫是见识过的。

此时最轻松过莫过于混沌了,很随意的站着,偶尔看看打的不可开交的两条龙,上古八灵之中,就青龙的传承出现了一个意外,这个意外的产物就是九爪孽龙,同样继承了上古血脉,青龙却是受天下敬仰的上古神兽,九爪孽龙却是人人唾弃的孽畜。

于是九爪孽龙不择手段的缠着青龙上演了一出不离不弃的相爱相杀的戏码,这都多少年过去了,竟然还没有结果。

混沌只四处看着,寻找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最后看了一圈之后兴趣缺缺的收回了视线,还会看他的小媳妇儿比较吧,比他想象中……要美,也比他想象中……要完美,啧啧,总之、很期待以后的生活,一定不会像以前那么无趣对吧?

“青龙,今天我们会不会有胜负?”而在激烈战斗中的九爪孽龙,忽然说道。

“会,你会再死一次。”青龙的话如他的攻击一样,毫不迟疑。

“哈哈,那就是没有胜负,你依旧杀不了我!”九爪孽龙忽然大笑一声,青龙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还是无法彻底让他消失,而很快,却听九爪孽龙继续笑道:“可是,这次的结局,注定会跟以前不一样啊!哈哈哈哈……”

九爪孽龙的笑声近乎癫狂,地面上的人不禁无助耳朵,以免自己的耳膜被这魔音震碎,王紫有些紧张的看向口高空,不知道九寨孽龙搞什么鬼。

青龙提高了警惕,却见九爪孽龙身上的能量忽然暴涨!那呈现爆炸一般的能量好像是他瞬间将体内的所有能量都逼了出来,青龙巨大的龙身也那能量震的避开,心中隐隐觉得不妙。

九爪孽龙释放了自己的能量,接下来面对青龙一定是束手就擒的,这样相当于自杀的愚蠢行为真的是九爪孽龙的作风吗?

然而形势就在瞬间突变!九爪孽龙的身体风一般窜出,周身的能量逼着青龙不得不后退,九寨孽龙却紧追不舍,忽然扑向青龙,巨大的龙身瞬间跟青龙纠缠在一起,两个巨大的身形自空中快速的垂直落下!

巨大的落水声,九爪孽龙和青龙双双落入黄泉,这一瞬间的变故来的太快,王紫的心咚咚急跳,赶紧默念召回的口诀,可是连续念了两次青龙都没有回来,她只能感觉跟青龙契约联系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怎么回事?!”王紫低吼着说道,有瞬间的慌乱,就算是掉进黄泉,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切断了契约联系,不可能!

王紫眼神快速的在四周一扫,却看到了正在施法的岿敕和六道阎君!

“岿敕你在干什么?你没看到青龙也掉下去了吗?你给我停下!你敢动他试试!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奈何桥!”

王紫飞身过去,杀气四溢,魔法狂乱的张扬,一瞬间明白了也许岿敕本拉就打着这个主意,为了填补奈何桥的魂基,也许他一并打了她的主意,她带来了这么多上古神兽,如果九爪孽龙出现了变故,他仍然有办法稳住奈何桥,可是、他就不怕得罪她吗?

黑白无常还有很多地府的高阶鬼士一并来阻拦王紫,岿敕则稳如泰山的继续,寒湮掌、次元斩、紫微轰,王紫的大招毫不间断的放出,地面上死史无数,但是岿敕却专心施法看都不看一眼。

“Enmity!你当初杀我一次,我当是前尘尽去,如今青龙要是有任何不妥,我定于你不死不休!”王紫赤红着眼吼道,岿敕的眼皮微动,身边传来六道阎君提醒的声音,让他不要分心。

“王紫,王紫!你去救青龙,这里交给我!”邪彤飞身前来,带来的地狱屠手和鬼界的人混战开来,王紫勉强听到,红着眼找混沌的影子。

“媳妇儿你是在找我吗?”而混沌像是知道王紫此刻在想他一般,立马出现,虽然王紫这个时候看到他脸上的笑刺眼之极,但是也没忘了自己找他的目的。

“你去救青龙,求你了。”

王紫看着混沌说道,混沌一挑眉,眼中的神色变的有些深沉,今天是怎么回事?连续两个人求他,一个是心高气傲的梼杌,一个是王紫、他的小媳妇儿,梼杌就算了,他乐的看他笑话,可王紫、为了别的男人求他,怎么这感觉就那么糟糕呢?

“可以是可以……”心里不爽,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混沌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条件随你开!”王紫等不到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完,直接就道。

“好,等我。”

混沌这次痞笑着点头,利索的转身奔向黄泉,可是转身之际脸上的笑意却有些垮了下来,他并没有要条件呢……岿敕是在封印黄泉内的魂魄,没看到所有的魂魄都卷进了黄泉吗?

现在下去他都有他都有可能再一次被封印进去呢,可是,他的小媳妇儿心里想的都是别人,真是、气人啊……

王紫转身去帮邪彤,有她和梼杌给邪彤开路,邪彤很快接近了岿敕,另外两个弑君和無君给邪彤护法,邪彤盘膝而坐,也开始施法,而不久之后,却见岿敕眉头一皱,表亲变的有些狰狞,快要成功的时候却被邪彤忽然打断!

二人僵持了很久,在感觉到滔天的杀气袭来的时候,岿敕再也继续不下去了,身型拔起,堪堪躲过了王紫致命的斩天剑,却见那斩天剑金色黑色能量脚缠着,嗜血的杀气一并向岿敕涌去。

岿敕站在空中,那双毒舌一般的眼睛盯着王紫,前世,她是他的属下,他也一直以为她只是个杀气很重的普通人而已,却万万没想到她在六界内有着如此深的渊源,就是她拿走了混沌石,也是混沌石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王紫一句挑明了的‘Enmity’让他想起很多很多,想起就是王紫拿走了他可以变的更强的机会,就是她让他的一切布局打乱重排,就是她,让他的兜了太多的圈子,输了太多次……这些,她知道吗?

“魔王,我早就说过各行其事,青龙和九爪孽龙同时掉进去,我不能为了青龙一人耽误了我鬼界的大事,甚至是六界苍生的大事!轮回出了问题,这个责任、你担当的起吗?”

岿敕冷笑,并没有用Enmity的身份跟王紫对话,更一点都没有被有觉得自己哪里错了,也并没有把王紫的威胁放在眼里,反而拿所谓的大身份和大责任来压制王紫,告诉她、他做的没错。

“你千不该万不啊该,不该把主意打到我的人身上,如果你的诡计得逞了,我宁愿毁了六道轮回,Enmity,你真的是仁慈的鬼界界主吗?真的心系天下苍生吗?我怎么不觉得呢。”

王紫冷冷的说道,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想跟岿敕躲猫猫了,他们明明都心知肚明,他就是前世杀手联盟的Enmity,而她也是当初的一号,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是目的性极强的一个人,在他眼里只有他想要的,放不下别人的,而刚才这么假的话,其他任何人说她都有可能相信,岿敕说出来她却不信!

“在其位谋其职,只能说你不了解我。”岿敕从容的说道,不承认也不否认他曾经的身份。

“也许吧,但你一定要守好你界主的位子,也许有人替天行道呢。”

王紫嘴角轻扯开,视线中九重黑水外快速增援的鬼士,地府也涌出大量的人马,王紫反倒冷静下来,黄泉破水而出的动静顿时吸引了王紫的视线,身形一闪,王紫已然到了黄泉边上。

看着混沌带着青龙出现,王紫的心重重的放下,黄泉内魂魄被悉数卷入了奈何桥底,九寨孽龙并没有上来,奈何桥渐渐向上,有稳定的趋势,是邪彤做的。

“……梼杌回来,我们先走!”

王紫深深的看了一眼邪彤,又看了看岿敕,向梼杌喊道,梼杌应声回来,几人撕开界面直接离开。

岿敕眼睁睁的看着王紫几人离开,知道后患无穷,却无论如何不能动手,现在还没有动手的理由,看了看邪彤,地狱的插手是他没有想到的,身形落下,等着邪彤结束。

……

王紫一行在路上又经过了几个时辰才回到冷殇的景天大陆,进门的时候却看到冷殇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石凳上,南阙无所事事的坐在秋千上,两人并无交流,见王紫几人进门,都站起身来。

见回来几人都是一副杀气未退的样子,看来此番并不像预料中的那么顺利。

“怎么回事?”

南阙忍不住问道,见青龙面色惨白,能让青龙遭受如此重创,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巨大的意外?南阙不由得看王紫,却见王紫好好的,顿时松了口气。

冷殇也询问的看向梼杌,梼杌却只摇了摇头,示意说来话长,此时不宜细谈。

“回头再说。”卫子谦说道。

只有混沌的表情不似别人的沉重,心想又没死人干嘛都一副死人脸?他哪里知道,其他人多数是担心王紫,青龙皮糙肉厚的受点苦没什么,可他们不想让王紫担心,更别提王紫现在除了对青龙的担心肯定跟还有对岿敕的恨意。

“小主人,我没事,真没……”

青龙被混沌放在床上,抗了一路终于可以放下来了,要不是王紫一直盯着,他真的很想随便给他扔个地方算了,此时青龙去睁开眼跟王紫说道,只是魂魄被那封印拉扯的有些受创,休息几日便可,根本无足挂齿,他可不想看到王紫这么紧张。

“青龙,这个你拿回去。”

王紫当然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根本忍不住的去心疼,就像他们,他们都无法对她受伤无动于衷,她又怎么避免?王紫取出了珍藏起来的逆鳞,还给青龙。

最初抽下这枚逆鳞的时候是想牵制青龙,后来是为了永远不会分开的承诺,现在还回去、却是为了青龙的生命,她早就知道、她爱他,他们之间的爱不需要用这枚逆鳞来提醒了。

青龙的魂魄之所以会这么轻易撼动,跟缺少了这片逆鳞有很大的关系,要是她早一点还给青龙,他今天也不必吃这份苦,过去的事情她不会后悔,可同样的错误她也不会犯第二次。

“呵呵,好。”

青龙苍白的脸上漾起笑意,似乎立刻就明白了王紫的用意,他很欣慰,很开心,因为王紫真的、在很认真的爱他,只要有这一点,就够了。

青龙接过了那片逆鳞,青色的龙鳞上覆盖着一层透明的膜,青龙手中白光一闪,将那膜去除,手掌如电,抓着那片逆鳞狠狠的刺入喉咙下方,锋利的鳞片划开了皮肤,深深的嵌入血肉,献血流出,伤口流转着青色能量。

青龙的身体痉挛的抖了抖,似乎很痛苦的样子,直到那鳞片完全没入青龙的身体,那片青光消失,青龙的脖子上恢复平整,根本没有了方才的伤口,青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王紫捻着袖子擦去青龙头上的汗水,却被青龙笑着抓住了手,脸色苍白却还有心情开玩笑:“小主人原来也可以这么贤惠。”

“这样不好吗?”王紫知道青龙是在开玩笑,自然的回道,这是贤惠吗?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已。

“好,当然好,我求之不得的。”青龙笑着说道,能得到王紫这么体贴照顾,偶尔受点伤似乎也挺好。

“我说媳妇儿,这条龙又死不了,你现在难道不着急先看看咱母亲吗?”

混沌倚着床站着,掏了掏耳朵,对于他的小媳妇儿从始至终眼里都是别人这个事实很是糟心,现在更是这么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这条老龙是怎么冒出来的?其他扎堆儿的神兽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小媳妇儿已经群狼环伺了?为什么好像是他出现的晚了一样?

不就是受个伤吗,至于这么你侬我侬的吗,早知道他也带点伤上来……啧,更糟心的是,他要是带伤上来,他家小媳妇儿能顾得上他吗?

“对,小主人你先去看你母亲,不用管我我没事。”混沌这招绝对管用,在场所有人都转移了注意力,青龙也催促着说道。

“好。”王紫重重点头,母亲的魂魄已经救出来了,她要尽快让母亲复活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