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六章 邪彤来助,险象环生

王紫的人安顿好之后,只剩下王紫、饕餮、梼杌、乐九、莲生等在岸上静观其变,不久后,青龙悄悄回来,王紫看了他一眼,却听青龙道:

“九爪孽龙的确在判官台上囚着,他身上有引魂的封印,看来不似做假……我想,九爪孽龙的既然已经被擒,不管到时候会不会被岿敕当作魂基封印在奈何桥下,我们都会‘帮’他一把。”

“呵呵……”王紫几人看向青龙,梼杌却忽然笑了一声,紧接着说道:“当然,像我这么乐于助人,帮岿敕一把也无妨,当初封印生龙活虎的混沌都不在话下,封印一个带着镣铐的九爪孽龙……也就顺便玩玩的事情。”

王紫了然,饕餮也笑,既然他们无法相信九爪孽龙、也怀疑岿敕,不如暗中做另一手准备,反正九爪孽龙也是拿来当魂基的,他们只是顺水推舟,到时候说不定还得是岿敕欠他们一个人情呢。

“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饕餮和梼杌。”王紫于是说道,到那个时候能腾出手来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了。

“没问题,小丫头你们只管救你母亲便好。”饕餮说道。

……

接下黎两天的时间就在等待中度过了,谁也无法说清楚魂基不稳的时间,只有个大致的年限日期,却没有准确的几日几时,就这么等下去,王紫几人倒没什么,有问题的是鬼界。

鬼界的轮回中断,魂魄滞留在鬼界,另外六界内每天死去的人无法及时引来鬼界,定是要造成不少混乱的,尤其是凡间界,现在这个时候最着急的恐怕是岿敕,但是也只能干等着,若是此役顺利结束,鬼界可有的忙了。

“还有多久……”王紫看向乐九,也忍不住问了,越是等的久越有些担心,神经也越是敏感,或许再过不久,她就可以见到母亲了。

“快了,黄泉水已经动了。”乐九垂眸看了看王紫,空灵的声音轻轻的说道,带个王紫丝丝凉意,一手抱着伏羲琴,一手指着奈何桥下黄泉水细微的波动。

王紫心下莫名的放松了许多,眼神朝奈何桥下看去,果然见那黄泉水有微微的波动,黄泉水终年平淡无波,好像一池凝固的水一般,像这样的波动,只能说明混沌所在的魂基已经开始松动了。

“太好了。”王紫无意识的说着,总算是看到真正的距离了,眼看就要开始了。

“什么太好了?”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在王紫耳边,带着些恶作剧的惊吓,王紫的注意力都在黄泉上,当真被这忽然冒出来的声音吓的一哆嗦,立刻反映了过来,转头无语的看着邪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邪彤就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你怎么来了?”王紫问道,这么乱的时候,邪彤来这里干什么?还带了两个人过来?王紫看了看她身后站着的两个不苟言笑的男子,气息很阴暗但也很浑厚,其中一个王紫知道,是同为地狱七君子的弑君,另外一个人没见过,但应该身份也不低。

“王阿呆,这鬼界的地盘我想去哪不行啊,只需你还不许我来了?”邪彤笑着说道,但有些耍赖的开玩笑,知道王紫说的不是这个,却非要答非所问。

“你说不说?”王紫皱眉,听到邪彤的称呼愣了一下,对她是深深的无奈。

“当然要说,你急什么,我来看看黄泉动荡的时候能不能顺手逮到点小鱼小虾,回去烤着吃~”邪彤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紫回头,眼神重新放在黄泉上,那里的动静更大了,还是不听邪彤胡扯了。

“王阿呆你就是太没耐心,我能干什么,我当然是来帮你的。”邪彤笑了笑,非要等着王紫的耐心用完才说实话,见王紫没看过来,自顾自的又道:“那个九爪孽龙嘛,到时候我负责帮你封印,你的安排照旧,只需必要的时候饕餮和梼杌协助我便可。”

“你来封印?”王紫这才看相邪彤,当然能猜到邪彤出现在这里九成是因为她,但她提出帮他们对付九爪孽龙还是有些意外的,说明邪彤也对九爪孽龙的出现心存怀疑。

“对咯,我来,让你们腾出手来对付混沌不好吗?还是你不放心我?”邪彤点头,笑着说道。

“当然放心……是冥王让你这么做的?”王紫稍稍顿了顿说道,如果是的话,她是不会承认刚刚瞬间闪过的想法是、为什么冥王自己没有出现。

“呵呵,当然,如果不是王的命令,我并无权指挥地狱七君。”邪彤笑了,那笑却忽然便的戏谑,紧接着说道:“王有更重要的事情,人不在幽冥地狱,否则一定亲自来。”

“那、那你们小心,到时候我们谁都顾不上谁,但我相信你。”被邪彤那样戏谑的眼神看着,本来没什么的,王紫却忽然有些微微的不自在,说完便将视线移开了。

“呵呵,封印的事情我来,若有别的意外地狱也有准备,你们且放心做自己的。”

邪彤笑了笑,也不开玩笑了,转向饕餮和岿敕说道,事实上地狱早就在准备了,王紫要来黄泉拼命,这么大的事情冥王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悄悄的做好了准备,就等千钧一发之际派上用场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黄泉水的波动越来越大,已经从奈何桥底扩大到了岸边,一圈一圈的波纹开始拍打着岸边,人们的心也渐渐提了起来,却见这个时候,人群中渐渐出现了骚动,王紫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一个巨大的笼子被慢慢的推了过来。

那笼子里关着浑身漆黑的九爪孽龙,身体不太舒服的盘踞着,巨大的龙头伏在地上,龙须随着微弱的呼吸飘动,看起来之前真的经过一场恶战并且元气大伤,那巨大的笼子缓缓的移动,似乎是从判官台直接传送过来的,前面押着他过来的人正是地府的六道阎君。

也是,这个时候也该九爪孽龙出场了。

在那笼子距离王紫几人越来越急你的时候,却见笼内的九爪孽龙忽然睁开了眼睛,那眼中发射的恶毒和凶残让推着笼子的人冷不防的吓了一跳,推着笼子的手顿时松开,却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职,匆匆忙忙的抓住笼子,心想那九爪孽龙被关着呢,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还好界主和几位大人现在都无暇管他,要不然自己很可能被贬到普通鬼士啊……

而那九爪孽龙凶狠的眼神去直直的瞪向青龙,那巨大的眼球好像要激出来一样,那里面毫不掩饰的嗜杀,即便是九爪孽龙被封印着,也极度瘆人。

青龙却缓缓的笑了笑,悠闲而淡然,跟九爪孽龙完全是两个极端,看到青龙如此,九爪孽龙的眼中好像燃起了黑色的火焰,怒海滔天,身体动了动,然而全身上下只有尾巴能够轻轻拍打,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被抽去龙筋一样,极其不自然。

九爪孽龙似乎也觉得收到了侮辱,亮出了一口留着黑色黏液的巨齿,冒着寒光示威,青龙摇了摇头,瓮中之鳖,何来嚣张之气,那样子好像在嘲笑九爪孽龙不自量力一样。

九爪孽龙现在全身被封印,要不然恐怕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的攻来了吧,倒是把推笼子的一群人吓的不浅。

好不容易将笼子推到距离黄泉岸边不远的地方,六道阎君前去跟岿敕复命,又悄悄的说了些什么,便各自候在一旁了,而那九爪孽龙也最后看了一眼青龙,那眼神里似乎同样带着嘲笑,头伏在地上忽然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像是在养精蓄锐。

渐渐的,黄泉水已经不只是波浪了,开始有大大小小的气泡往上冒,而那动静不知怎么就忽然大了起来!波浪像是海浪一样拍打着岸边,气泡也越来越大,那声音让所有人都紧绷起来。

“我去了。”青龙快速的说了一声,便也身形一闪奔向奈何桥。

“等我的信号,不要着急下水。”

乐九在王紫耳边说道,见王紫肯定的点头,才放心离开,选了视野极佳的引魂塔盘膝而坐,长袖一拂,露出了怀中的伏羲琴,长琴横在膝上,微风浮动,墨发清扬,那双静谧而淡漠的浅蓝色双眸第一次有些了犀利,将整个黄泉尽收眼底,他必须找出夏筱莲的魂魄,必须……

莲生悄悄的往角落里退,他谨记着王紫跟他说的,顾好他自己就可以了,他不能给亲亲主人添乱,所以他必须找没人注意的地方躲着。

王紫看了看四处就位的人,眼神凛冽,黄泉水已经掀起了波涛,那奶白色的水面蔓延到了岸上,岸边的人惊恐的后退,可还是有人沾到了那汹涌的水就被拖了下去,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就沉到了水底。

人们见此情景都是猛吞口水,紧张的,黄泉果然如传说中一样,沾一点都不行!

奶白色的水面上开始出现了点点黑色的影子,王紫的眼睛一亮!那一定奈何桥下的魂魄,已经开始上涌了!而就在这时,奈何桥忽然剧烈的晃动起来,青龙稳住身体,看了看其他几人,见他们都还好,便放心下来。

“你们都稳住自己的身体,小主人用你们的时候不多,这个时候不要叫她失望,更别反过来叫她担心!”青龙沉声说道。

“好!青龙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做好!”几人应道,谁都知道此间利害,如若没有金刚钻定然也不会揽这瓷器活。

奈何桥晃动的越来越利害,带动着黄泉也越来越浑浊,地面也忽然地震一般剧烈的摇晃起来,所有人都使出了发起,努力的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王紫都来不及跟饕餮和梼杌打招呼就飞身落在岸边,身形灵活的避开高高的拍过来的黄泉水,神识和灵力全开,时刻准备动身,奈何桥下上涌的魂魄越来越多,此时出来的都是普通魂魄。

在奈何桥下的时候,这些魂魄可以不死不灭,但是一旦离开奈何桥,又摆脱不了黄泉水的舒服,几个沉浮就彻底葬身黄泉了了!也因此王紫现在很是紧张,乐九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母亲的魂魄,否则晚一点都对母亲不利!

岿敕似乎也紧张起来,双手在身侧握紧,盯着奈何桥底一眼都不错开。

“轰!”

忽然而来的一声巨大的闷响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王紫凝眸看去,却见奈何桥猛的一沉,直直的向下位移了一段距离,这是混沌挣脱了!

饕餮和梼杌也飞身落在岸边,一边守着混沌出现,一边防止岿敕那里出什么意外,邪彤带着另外两个男子紧随而至,气氛顿时紧绷到了极点,因为混沌还没有出现。

更重要的是,连主体魂基都挣脱了,其它无数小魂基早该被卷出来才是,可是夏筱莲还没有踪影!

王紫不禁看向引魂塔上端坐着的乐九,却见乐九目光如炬,一眨不眨的盯着黄泉,王紫狠狠的咬了咬唇,让自己相信乐九。

岿敕忽然打开了九爪孽龙的笼子,那巨大的笼子从头顶上方揭开,露出了九爪孽龙全部的身体,九爪孽龙的眼睛‘唰’的睁开,带着警告和杀意看向岿敕,似乎是在威胁他不要动手。

然而岿敕却没有听,双手合十念着引魂诀,现在混沌的魂魄已经挣脱,当然要尽早让替代的魂基进入,否则黄泉的动荡就不会停下来!

六道阎君也一起做法,这是要硬生生的把九爪孽龙的魂魄扯出来,巨大的疼痛让九爪孽龙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尾巴一下一下的狠命拍打着地面,其他的身体部位却动弹不得。

邪彤三人紧迫的盯着九爪孽龙那边的动静,王紫倒是想看一眼,却忽然听到了那穿透无数混乱的声音却仍然分外清晰尖利的琴声!那琴声落尽神识中的时候,王紫竟觉得神识一晃,而其他人人却没有王紫这么轻松了,不少人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滚在地上,显然是神识受到了重创!

王紫全身上下的所有的感官都调动起来了,乐九已经找到了线索,而刚才那恐怕是伏羲琴真正的音色,不为弹奏、只为让那琴音穿透黄泉水!

伏羲琴真正的作用在于音攻,方才乐九并无音攻的意图,却仍然让神识稍弱的人重创,可想伏羲琴的可怕!

而方才那琴音落下之后,余音绕梁一般一直没有散去,与此同时在黄泉水面之上,‘砰砰砰’的想起了无数声音,像是石子被力道十足的扔进湖水中一般,几秒钟之后,忽然间无数的黑影破水而出!那是魂魄!

那些魂魄身上的都似有若无都拴着一根蓝色的线,还不等那些魂魄欢喜冲出黄泉,却见身上的线忽然松开,无数魂魄又重新落回黄泉,低沉的琴音压抑非常,王紫紧盯着越来越少的魂魄,她知道乐九是在筛选,她也快速的排查,想在那么多魂魄内找出母亲的身影。

“快去!”

忽然,王紫的耳中传来乐九提示的声音,王紫来不及多想,在神识中立刻通知穷奇,穷奇也毫不犹豫,身形自小岛山拔起,落在黄泉上空,王紫飞身过去,穷奇双手交叠,拖着王紫的脚尖一送,在身形快速下落的同时蓄力返回。

青龙毫无空隙的接力,黄泉的引力不是一般的大,多停留一会儿都不行!

“在那!”

王紫的手猛的一指,那些被乐九的琴音扯上来的魂魄就只剩黄泉深处那一个了,却见那魂魄软软的被琴音所化成的线条拖着,似乎并无知觉,王紫心中一凛,乐九的琴音让魂魄浮上来一定是极限了,定然没又可能再移动它们。

慕千厷背后‘腾’的冒出两只火红的翅膀,带着王紫飞越了一段距离,在极限到来之际返回,腾蛇紧接着扇动着银色的双翅飞来。

越来越接近那个魂魄了,最后接近的时候,王紫猛的扑上去抱着那个魂魄,乐九的音线也在此刻崩断,王紫只匆匆看了一眼怀中的魂魄便赶紧返回,借着黑子的力道折过身形,心中却剧烈的跳动着,怀中的人、正是她的母亲、夏筱莲!

王紫现在的心情也许没有人能够理解,她终于找到了母亲的魂魄,可是母亲一定是在黄泉内待的时间长了,她不知道母亲的魂魄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理智的躲开黄泉水,理智的返回,同时不停的给夏筱莲输送灵力。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一声震天的吼声,吼的大地都震颤了起来,王紫心中一凛,果然还是出问题了!可是她没有那个时间看,她现在距离岸边还有点距离,她必须快速返回去,也必须把信任完全交给岸上的人。

而刚才那震天的吼声显然是九爪孽龙制造的,而听到这声音也能猜到他一定是挣脱封印了,在即将要把它的魂魄牵引出来的时候却忽然出现了这样的意外,施法的岿敕和六道阎君中就只有岿敕还好好的站着,六道阎君却好险被反噬一样口吐献血跌在地上,然后挣扎着坐起来稳固自己的魂魄。

“给我抓住他!不惜一切代价!”岿敕一声令下,表情阴沉,似乎被气的不清,所有鬼士都动了起来,齐齐扑向九爪孽龙!

而九爪孽龙巨大的身体在空中猛烈的摆动着,喷出的龙息掀翻了一波又一波的人,他看起来似乎很暴躁,恨不得杀光所有人的暴躁,然而他的眼神却只搜寻着一个人、青龙!

不管什么时候,他九爪孽龙真正的敌人就一直有一个,永远都不会变,那就是青龙!

九爪孽龙的身体一摆,“吼!”又是一声龙吟,他找到青龙了!巨大的黑色龙身一震,忽然另外有九条黑色巨龙腾空而出,本来众人的敌人只有一个九爪孽龙,现在却变成了九条!

这九爪孽龙竟然故技重施,又是九龙在天!他当然也看到了青龙的主人王紫,她有办法破他的九龙在天,可是她现在自顾不暇,哪里还能腾出手来对付他?

一条九爪孽龙忽然向奈何桥上冲去,看来是去找青龙的。

“你们一定要送小主人出来!”

青龙低吼一声,随即脖颈一扬,顿时画出了本体,威严的青色巨龙不知道比九爪孽龙顺眼了多少,而紧接着,只听青龙也长啸一声,空中俨然也变出了九条青龙!

九条青龙同时逼着九爪孽龙不得不后悔,远远的离开了奈何桥附近,十八条巨龙盘踞在空中,不说那震撼的视觉冲击,就可怕的威压都逼的人靠近不得!

“你竟然解开了封印?!”九爪孽龙大惊失色,如果那黑漆漆的龙头上有色的话。

“你还没有蠢到无药可救。”青龙冷声说道,王紫那里还险象环生,九爪孽龙却在这个时候捣乱,他的怒气可可想而知。

“哼,现在逞口舌之快,一会儿有你哭的,解开了封印也好,我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如果你死了,你放心,我会让你心爱的主人去陪你的!”九爪孽龙嗤笑着说道。

“那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既然我们都想要对方的命,还要这九龙在天干什么?”青龙也冷笑,他知道九爪孽龙就是想杀他,有九龙在天这场战斗一个月都打不完。

“哼!”

果然,只见九爪孽龙重重喷出一口龙息,九条九爪孽龙顿时剩下一条,挑衅的看着青龙,青龙也收回了九龙在天,这样不知想跟他速战速决,还是想给饕餮和邪彤它们铲除部分干扰,当然,缠住了九爪孽龙,他也可以对王紫那边放心一点。

下方的人见青龙和九爪孽龙打起来了,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只拿着法器在下面守株待兔,当然他们还没忘了岿敕的吩咐,要不惜一切代价抓住九爪孽龙的。

岿敕眼眸深深的看着空中,半晌才看了看王紫那边的动静,黄泉水始终动荡不停,王紫那边进行的也井然有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魂基!

“饕餮梼杌你们也去帮王紫,我马上让地狱的人增援!”邪彤观察了眼下的情形,果然不顺利,相比去那只不声音的九爪孽龙和岿敕,她现在更担心王紫。

“这里就交给你了!”饕餮正高高的悬着心看着王紫的动静,可又怕岸上出什么意外,却忽然听到邪彤这么说,当然迫不及待的冲向奈何桥,梼杌也没落下。

王紫已经越来越靠近岸边,眼看着胜利在望,却见迎面飞速的闪出一个身影,横冲直转的朝她过来,那人脚下踩着一人过来,被踩的那人毫无意外的掉进了黄泉之中。

王紫只觉得怀中一空,怒海还没冲上脑海,身体已经奇快的一转,紧紧的抱住了那个人,那人似乎没想到王紫的反应会这么快,身体一震,想要甩开王紫,本来他可以返回的,但是被王紫这么一拽,两人连带着的夏筱莲的魂魄都在快速的落入黄泉!

两边的人心中一惊,来不及惊恐就冲过了过来,情况虽然紧急,但王紫也知道不能让穷奇他们也掉进来,到时候会更加麻烦,急急的召唤回几人。

“你想死……”被王紫紧紧抱着的人低沉的声音说道,那声音里却好像带着毒素,一点点的渗进人的身体里。

“是你找死!”王紫的声音更冷,看着那人银色面具下紫色眼睛,像是被毒水浸泡过一样,是那个影族的圣子,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打她母亲的注意!若不是现在她还牵挂着母亲,真想一脚把他踹下黄泉!

“哼,本圣子可不愿意跟你一起死!”那圣子冷哼一声,腾出一只手攻击王紫,在快落入黄泉的时候一个黑影子闪来,那圣子借力一踩,险险的带着王紫身形拔起,王紫一只胳膊紧扣着那圣子的脖子,一手化解他的攻击。

很快,那圣子的脖子就被王紫的累出一道痕迹,脖子上、脸上涨的青紫,青筋暴起!眼看着还是没能接近岸边,也奈何不了王紫这样的死缠烂打,想着今天不能成事了,抱着夏筱莲的魂魄猛的一扔,果然,王紫的眼神立刻随着夏筱莲的魂魄而去。

那圣子抓住时机在王紫胸口打了一掌,借力一跃,跳上了案,回身矗立在空中,紫色的眼眸阴沉的看着王紫抓住了夏筱莲的魂魄,却也双双掉入了黄泉,紫色的瞳孔猛的一缩,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情绪。

又看了看岸上的情形,有人竟然敢不自量力的向他出手,都用不着他动手,四处隐藏的手下开路之后,那圣子身形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今天虽然没有按照计划的完成,但是……也不是没有收获。

只是转念一想,如果王紫就此死在黄泉……巫族的传人就这样消失了,这不是族长希望的,也不是他希望的……所以,那个王紫最好不要死!

落水前王紫听到很多着急的呼唤,可是她没有时间回应,现在更是无法回应,身体不由自主的快速的下沉,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身不由己,黄泉的引力、当真可怕到毫无反抗之力!

王紫紧闭着口鼻,抱着夏筱莲的魂魄,强行送进了赤灵,夏筱莲之前就在黄泉内浸泡了够久的时间,决计不能继续下去了!

恢复了自由的双手,王紫调用所有的能量使劲的上浮,却堪堪让自己的身体保持不下沉,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干耗着能量,着黄泉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根本看不到底,身体偶尔随着黄泉的摆动而移动。

神识中传来几人焦急的询问,王紫只能匆匆告诉他们她暂时没事,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而此时的奈何桥上,其他人都被王紫召唤了回去,只剩下梼杌,双手紧紧的抓着桥身,俊朗的面部紧紧的绷着,眼神中翻涌着巨浪,看着那半晌都没有动静的水面,忽然,梼杌动了,情绪激动的转动着身体,眼神私下搜寻,不知道在找着什么。

面上却有着前所未有的着急和慌乱,好像忽然间压制不了此刻失控的心情,却听梼杌忽然扬声吼道:

“混沌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你给我出来,只要你救出王紫,我让你封印在奈何桥下都行,你给我出来!听到没有,出来!”

梼杌的声音夹杂着急切和绝望,不知道如何出现的那噬骨的恐惧,那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情绪,他混沌天不怕地不怕,此刻、现在,却只怕王紫有个三长两短,而他更清楚,现在能救王紫的人就只有混沌!

而此时,王紫一筹莫展之际,身边的水流不规则的波动,为着她来回转动,她只当是黄泉水的波动根本没有引起她注意,然而身边的水渐渐的好像形成一个漩涡的将她围在中心,这才让她察觉到一样,黄泉深处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突兀的漩涡?

忽然,那漩涡一停!被搅动起来的水顷刻间散去,王紫被那水流带着不由自主的飘远了一些,腰上却忽然缠上了一只手臂,王紫正要去看,却感觉身后也贴上来一具身体,带着温度的身体!

王紫正在想着难道是谁跟着她跳了下来?身后的人却用空闲的一只手拨开王紫在水中海藻一般乱飞的头发,将头埋在王紫肩膀上,嘴正好在王紫耳边,痞痞的说道:

“你就是我媳妇儿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