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五章 宿敌再现,准备妥当

“搭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借力的地方就只有奈何桥和黄泉老人的小岛,而且那小岛也勉强了些,小紫你多叫一些人出来,先跟黄泉老人求来渡船一用,送一部分人上小岛,以求万无一失。”

青龙四下看了看,然后说道,诺大的黄泉之内,能借力的就只有奈何桥和那一座孤岛,而且每个人在空中停留的时间不能长,一个旋转便要回来,否则也承受不住黄泉的引力。

“好,我去找黄泉老人说明此事。”

见几人都每意见,王紫当然也同意,当下便去找黄泉老人的身影,此时他也定然不会还能悠闲的待在他的小岛上,果然,很快就在密密麻麻的队伍一侧找到了那个道骨仙风的黄泉老人。

王紫跟青龙二人前去,毕竟青龙跟黄泉老人有些交情,刚走了两步,迎面一个人影快速的闪过来,不由分说的朝王紫扑过来,王紫正打算一掌把人打开,却在抬起手的时候满脸黑线的停下了。

“呜呜呜主人你好狠的心啊,竟然放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花溪谷,也不想想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要不是我死皮赖脸的跟着乐九来这里,你是不是就打算不要我了啊!”

王紫头疼的看着挂在自己身上哭个不停的莲生,要说有什么思念也在莲生这个夸张的鬼嚎鬼叫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四周的人不少,现在都是一副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俩,想笑却因为本来严肃紧张的气氛不敢笑出声。

王紫是没想到莲生会来这里的,刚来的时候也没见到他,可现在忽然冒出来,莲生一个一米八几的成年男人身体挂在她身上,头埋在她肩膀上蹭个不停,脚也勾着王紫的腿不下来,重倒是其次,只是这样的情景让王紫忍不住想把身上的人摘下来仍黄泉里去,那样的话世界就安静了。

“莲生你下来。”王紫忍着心里的暴力冲动耐着性子说道。

“呜呜呜我不要,我就要挂在你身上,以后你到哪我到哪,你别想甩掉我!”莲生尤不知王紫现在忍的辛苦,手脚环的更紧了些,反正就是不下来。

“你先下来,不然我……真不要你了。”王紫额角的青筋跳了跳,见岿敕也远远的看了过来,头更疼了。

“好好好马上!……我下来了,亲亲主人,你可不能不要我。”莲生马上跳了下来,拉着王紫的手轻轻摇晃,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圆圆的眼睛水汪汪得空看着王紫,看的王紫一愣,这次这厮竟然是真哭……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王紫无奈的说道,这么长时间不见她不可能不惦记莲生,但是他在花溪谷一定可以吃得香睡得好,可看他的样子,好像她把他扔在了一个什么可怕的地方一样,王紫抽了抽手想拯救回自己的手,可是没成功,只好又道:

“莲生你可以放开我了,我还有正事……这里很危险,你怎么来了?”

“哦我知道,主人要救主人的母亲嘛,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要尽一份力了,他们都能来我当然也必须来。”莲生这回放开了,跟在王紫身边小碎步的走着,就快贴在王紫后背上了,青龙瞥了他一眼,难得的没有发火,就让他得瑟一会儿吧。

“那就听话一点,不要乱跑。”王紫说道,她还能说什么,总不至于现在把他扔出鬼界吧。

“好好好,我听话,我不乱跑,刚才我是去侦查了嘛,亲亲主人还没来,我当然要自觉的为亲亲主人做点事情啊。”莲生连连点头,乖巧的样子有些可爱,但是这话的可信度却受到了王紫的怀疑。

“那你侦察到什么了?”王紫配合地问道,这个问题问的倒是挺有诚意的,因为她知道莲生除了那百分之九十九的不靠谱,剩下的百分之一还是很靠谱的。

“哈哈知我者主人也!”莲生情不自禁的大笑,很快收住了笑,为防隔墙有耳,在神识中说道:“我发现岿敕已经找到了代替混沌的魂基。”

“谁?你从那里听说的?”王紫的脚步慢了一些,诧异的看了看莲生,这个问题是她一直在想的,莲生却给了她答案,如果岿敕找到了能替代混沌的魂基,那岿敕对她的威胁就少了很多。

“是我亲眼看到的,就在判官台上,里里外外戒备森严,六道阎君全在那守着,嘿嘿但还是被我混进去了……”莲生一会儿神秘兮兮,一会儿得意的说道,王紫稍稍想了想,确实,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岿敕都在这里坐镇,却没见到六道阎君的身影,眼神催促的看了看莲生,莲生这才收了笑继续说道:

“是九爪孽龙!”

王紫的脚步猛的一顿,青龙同样也惊讶的停下了脚步,九爪孽龙?!王紫眼神询问的看向莲生,想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然而没有,莲生狠狠的点头,生怕王紫不相信一样。

莲生没有开玩笑……这个认知在王紫脑海中形成后,不由得,王紫看向青龙,这才没有过多久,九爪孽龙就复活了?这次复活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青龙摇摇头,他也很奇怪,这跟以往的任何时候都不同,九爪孽龙复活了,然而复活的第一件事不是找他,而是悄声无息的被岿敕抓了起来。

九爪孽龙邪恶之极,青龙一直都找不到彻底杀死九爪孽龙的办法,如果能让他埋在奈何桥下,倒是个好办法,岿敕这算是帮他出去一害,可是九爪孽龙向来狡猾,这么会被岿敕抓起来?

为什么,感觉这件事情并不简单,青龙和王紫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怀疑……

“莲生,岿敕抓九爪孽龙是不是为了奈何桥的魂基,你怎么知道的?”王紫很快问莲生。

“九爪孽龙身上打着引魂的封印,这就代表着他的魂魄已经被奈何桥定下了,只要时机到了,岿敕发动封印就可以把他引入奈何桥底。”莲生也不含糊,快速的说道。

“还是先找黄泉老人,青龙,一会儿有机会你亲自去看一眼。”王紫缓缓的走着,如果岿敕真的抓来九爪孽龙作为魂基的话,那最好不过,但是青龙和九爪孽龙斗了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实质性的胜负,王紫不相信九爪孽龙会这么轻易的落在岿敕手上。

“好。”青龙点头,想法多半与王紫一致。

三人路上再无话,一路来到偏僻一些的角落,却见黄泉老人正在负手看着黄泉的方向,面上似乎有些愁绪,王紫几人到来了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还是王紫唤了一声后黄泉老人才的回过头来。

“青龙?你是……那位小友王紫?”

黄泉老人先是惊讶了看了看青龙,有些时候不见了,之前也想过青龙会不会出现,没想到青龙真的来了,转而又看向方才叫他的女子,很快想起了这就是青龙的主人,他很看好这个女子,因此看到王紫时脸上不自觉的带着些笑容。

“黄泉老人,别来无恙啊!”青龙拱手笑道。

“在好能好到那儿去,再差能差到哪儿去?呵呵,倒是你,看来过的不错啊。”黄泉老人拂须,也笑着说道。

“确实,过的挺好。”青龙笑着点头,眼神看了看王紫说道,跟王紫在一起,怎么会不好?黄泉老人见这情形,顿时就明白了大半,笑着摇摇头,有些感慨的说了句:“还是年轻好啊。”

“呵呵,黄泉老人莫不是叫这名字叫老了?若不是你那牛脾气,何苦在黄泉守这么多年?”青龙说道,这话的意思好像是黄泉老人守着这黄泉还有些故事啊。

“莫提莫提,在丫头面前莫提我的丑事,你们来找我老头一定不是什么小事儿,说说吧,我尽量帮你们。”黄泉老人拂了拂手,笑着打断了青龙的话,青龙见他的样子是真不愿意提,也就不说了。

“我们来找您确实有个不情之请。”王紫说道,见黄泉老人认真聆听的样子便继续说道:“我们想借您的渡船和七星神蒿一用,另外您的小岛也借来用用。”

“你们想上小岛?你们来这就究竟所为何事?”黄泉老人诧异的问道,被王紫这么一说还真没猜到他们的意图,或者说、是他猜错了。

“不拿您说,三十年前我的母亲被卷入奈何桥下,今天我来是为了救我母亲出来。”王紫说道。

“竟有此事?这我倒是不知道,情理之中、情理之中,只是我只能将你们送上小岛,渡船和七星神蒿已经许诺给界主,无法再借与你们。”

黄泉老人惊讶,这些事情他是不知道的,他已经很少过问世间的大小事,有些遗憾的说道,眉头皱了皱,想要从黄泉底下救人是很危险的。

“如此便可,其它的不必您再费心。”王紫拱手表示谢意,一边说道。

“那小岛也不过百米方圆,到时候黄泉水上涌,你们需小心被卷进去。”黄泉老人不禁提醒道,虽然不好过问王紫的详细计划,但是还是希望她能够顺利的。

“多谢您的提醒,我们会注意的。”王紫说道。

“唉,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母亲的人,世上当着少见了。”黄泉老人摇摇头,感慨的说道,随即又疑惑的说道:“我当你们来的是为了那只孽畜呢。”

“黄泉老人……”青龙皱眉唤了一声,眼神扫过岿敕那边,见他的注意力都在别的地方,虽然岿敕应该不会那么闲的一直盯着王紫,但还是小心些为好,随即在神识中问道:“你是说九爪孽龙?”

“是啊,九爪孽龙日前被岿敕押回鬼界,本以为你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你看起来似乎并不知道?话说九爪孽龙作为奈何桥的魂基,是够资格了,但是九爪孽龙岂会是甘心被压在奈何桥下的?我当你今天来是为了助岿敕一臂之力,也除去九爪孽龙这只孽畜呢。”

“你可知道岿敕是如何抓道九爪孽龙的?”青龙没有跟黄泉老人多说为什么他不知道,而且他也不会助岿敕,而是问道,若是能从黄泉老人这里探听些消息也好。

“不知,混沌要离开奈何桥的时间快到了,岿敕为此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我也是九爪孽龙被抓回来后才知道的,怎么?看你的样子,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帮你除去九爪孽龙你似乎并不开心?”黄泉老人说道,他也感觉到青龙有些意外的凝重,好像有什么事情是他没考虑到的,顿时也有些疑惑了。

“那引魂、封印的事情都是由岿敕来做吗?”青龙又问。

“是,这一直都是界主的事情。”黄泉老人点头说道,摇了摇头,见青龙什么都不打算说的样子,知道自己个儿好奇也没用了,索性让自己别去多想了。

青龙也不再问了,自己想了想,又看向王紫,难道是他们对岿敕的怀疑太深了?或许这里并没有什么弯弯绕绕,是他们想多了。

“黄泉老人,我再问您一个问题。”半晌,王紫开口说道。

“呵呵,反正我今天就是给你们当好这个顾问是吧?你问,别说一个,十个百个也一起来吧,老头儿我照样回答了便是,但你也要挑些我知道的啊,否则回答不上来让我这老脸多挂不住。”

黄泉老人不禁笑道,看着王紫忽然就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也曾为了亲人朋友奔波,不要命的去挑战和超越强者,那样热烈的生活,他再也不会有了。

“那个地方、您去过吗?”王紫顿了顿,却是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伸手指了一个方向,她不知道黄泉老人能不能回答上来,但你她希望他可以。

黄泉老人顺着王紫手指的方向看去,本来想说他怎么可能没去过,他守着黄泉年岁不知多少了,外面世界的事情不清楚,自己这方寸之地还补知道吗?可是还没等他脸上的笑漾开,就僵住了,忽然脸色大变,猛的伸手将王紫的手抓回来。

也顾不得男女之嫌,黄泉老人脸色很不好的四处看了看,那慎重的有些过分的样子让王紫三人不禁更加好奇,王紫只是指一指,那地方就明明白白的在那里,谁都看得到,不必如此惶恐吧?

“你这丫头,怎么什么都好奇?”黄泉老人的面色渐渐恢复正常,似乎也是不愿意引起旁人的疑惑,语气不知是有些责怪还是无奈的说道。

“那地方有何特别之处?看前辈的样子好像里面有怪兽似的。”莲生一直安安静静的听着,这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了,从王紫背后探出头问道。

“要真是怪兽便罢了……”黄泉老人叹气一般说道,似乎在整理语言,一会儿之后有继续说道:“我虽执掌的是黄泉,但事实上只管轮回,这黄泉大的很,有多大恐怕没人知道,那雾霭,你们想必来过也有几次吧,可曾见过它动过?”

黄泉老人这般问着,王紫也看向那雾霭,王紫刚才指的就是那个地方,位于黄泉老人的小岛东北处,像是一个峡湾一样,但是看不清那边的情况,那奶白色的黄泉到了那里就好像整齐的被分开一样,见不到那边的水,那雾霭也好像凝固在那里一样,丝毫没有浮动,人的视线和神识也穿透不了。

“渡船和七星神蒿是伴随着黄泉留下来的神物,虽说是能在黄泉之上畅通无阻,但是那个地方却去不了……很久以前我也曾好奇过那个地方,撑船去看时,竟然发现渡船在一越过那片雾霭便与普通竹筏没有什么区别,我也险些掉入黄泉,还是拼了一把力气调转了穿透离开那片雾霭,渡船才再次浮上来。”

黄泉老人回忆着说道,当时的情况确实很惊险,想他看守在黄泉这么多年,若是栽在黄泉之内,尸骨都找不到,恐怕世人也不相信吧。

“那你看到什么了?不然为何如此惊惶?”青龙问道。

“命都顾不上了哪顾得上看什么东西,嘿我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要是为了救人今天就放亮眼睛把人救走便可,也小心着那个地方,千万别靠近。”黄泉老人一副看不懂事的年轻人的眼神看着三人,然后语重心长的继续道:“六界内不为人知的地方不少,这地方就是一个,你们不用好奇,这么邪门儿的地方,进去肯定是要丢命的。”

“我知道了,不该去的地方我不会去。”

王紫点头说道,其实她来了之后就已经观察了很多次了,除了救母亲,她只是想顺便从黄泉老人口中打探些黄泉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许能找到轮回神树的线索呢,可是如今看来,黄泉老人也并不知道。

“有些地方的存在是有目共睹的,但也是众所周知的不能去,这是一种习惯,没人去追究为什么,也不能有,因为一旦开了头,就很有可能演变成灾难,哪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

黄泉老人满意的点头,但还是补充了一句,年轻人就是好奇心太盛,黄泉老人看了看青龙,他总归是比旁人冷静的吧,还希望他护着他的主人,别好奇不该好奇的。

“我家小主人不爱多管闲事,也纯碎是闲来一问,你大可放心。”青龙笑着说道。

“那便好,人老了许多事情就是想得多,呵呵……”黄泉老人拂须,笑了笑自嘲的说道。

王紫返回穷奇几人等着的地方,当然还带来了黄泉老人,相互见过之后,黄泉老人盯着梼杌,诧异的睁大了眼睛,看了看青龙,眼神中满满的疑惑,似乎完全想不明白梼杌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而且看样子气氛还挺融洽。

当年三个创世主打的你死我活,梼杌和青龙是对立的,梼杌代表的立场明明是冷殇,可现在的情况、算怎么回事?是梼杌叛变了,还是握手言和了?这不可能,握手言和绝对不可能,黄泉老人是知道他们的恩怨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腾蛇均已复活,他们做不出这事。

黄泉老人只觉得,短短时间内,外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怎么许多事情他已经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偏偏青龙还一副一言难尽得表情,看样子还是不说!

黄泉老人顿时有些吹胡子瞪眼了,别的不说也就罢了,隐瞒了这么多,是要好奇死他这个老头子吗?可青龙竟然还是笑着耸肩,得,想要听答案、没可能了!

“这位是花溪谷乐九城主吧?多年不见,此番再见还是惊如天人啊。”黄泉老人也懒得理青龙几人了,看向在场唯一让他舒服的人,脸上重新带了笑。

“黄泉老人过奖了。”乐九淡淡的回道,那与生具来的高贵气质,好像理所当然的、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让他礼遇的人。

“呵呵实话而已……莫不是你们是为同一人而来?”黄泉老人笑道,忽然想起来乐九也是为救人而来,对于三十年前乐九在这里发生的意外他还是知道些的,忽然将事情联想到一起了。

“正是。”乐九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原来如此。”黄泉老人点头,三十年前乐九来这里阻止一个魂魄轮回,却发生意外,那魂魄是没有轮回,却是被卷入了奈何桥底,没想到那魂魄竟然是王紫的母亲!这么想着,这之中的的联系倒是复杂了起来。

“你们如何安顿?”黄泉老人接着问道,罢了罢了,世事不知也罢,不必寻根问底了。

“您稍等……饕餮、梼杌你们二人还是留下来,主要对付混沌,穷奇、子谦、子楚、千厷、腾蛇、李战,你们去岛上,那里的距离远一些,交给你们我比较放心,青龙带着黑子、青璃、幻影、三目灵狐、梦魇、旱鲅、黑水蛟去奈何桥,穷奇你们现在就去,不然情况紧急时根本来不及。”

王紫看了看面前的人,又召唤出了几人,紧接着安排道。

“好,我们先去。”穷奇点头,这事情关乎王紫的母亲,谁都不敢大意。

“这便好了?”黄泉老人询问道。

“嗯,麻烦您了。”王紫点头。

“呵呵,确实挺麻烦,渡船一次最多摆渡一人,我要来回好多趟才能把你的人都送过去啊。”黄泉老人开玩笑的说道,随即也不犹豫,带着几人朝黄泉畔走去。

空旷的黄泉上忽然出现了人影,当然会引起人的注意,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过去,包括岿敕,岿敕那双幽深的眼睛里不知道有没有情绪,只静静的看着黄泉老人把人摆渡过去,没有说话。

其他人见界主都没反应,以为是界主的安排呢,也都渐渐收回了视线。

青龙悄声无息的离开,当然是去打探九爪孽龙了,王紫目送着所有人都上了小岛,才安心一些。

“主人我做什么?他们都有任务,我就看着啊?搭桥的话我也可以!”莲生瓮声瓮气的说道,亲亲主人怎么可以这么差别对待嘛,刚才没敢插嘴,现在忍不住了才说。

“你顾好自己就可以了,这些不需要你做。”王紫本来是直接说的,看莲生瞬间垮下来的脸,才意识到这厮的脑回路恐怕又出问题了,总之不在她希望的路上,本来是各司其职的事情,莲生打探到九爪孽龙就已经够了,但还是耐心的说道:

“搭桥的事情你不能去,他们都是我的契约伙伴,只要有什么意外我可以马上召唤回来,要是你去了,掉进去就掉进去了,我也许救不了你。”

“啊?是这样啊!”莲生顿时精神抖擞了,腰杆立马挺的直直的,脸上带着大大的笑,亲亲主人是在担心他诶,这样他还能有什么意见?哈哈哈哈……莲生心里狂笑,补充道:“亲亲主人放心,我一定哪安全上哪待着,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