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四章 整梼杌,赴黄泉

青龙他们已经出关,并且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修为,乐九和卫子楚已经到了鬼界,王紫这里也准备动身前往,只是临走前,王紫去找了冷殇。

“鬼界回来之后,开启血镜的地点我想选在这里,可以吗?”

王紫问道,对面的冷殇依旧是厚厚的狐裘披风,手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静静的听着王紫说话,虽然这些事情梼杌肯定已经跟冷殇说过了,冷殇也一定是同意的,但是王紫还必须亲自询问,毕竟这里是人家冷殇的地盘,梼杌也并不能代表她。

他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冷殇的地盘停留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还大有将这里作为一个根据地的意思,如果不跟主人打好招呼,实在说不过去。

“可以,你们想待多久都可以。”冷殇淡淡的说道,低垂着的眼眸中闪过一些别的情绪,说话时已经渐渐平复了下来。

“冷殇,谢谢你。”王紫顿了顿说道,是很真诚的说,虽然觉得一个谢谢冷殇不稀罕,但是她只说一次、就一次。

“……你们什么时候走?”冷殇只默了默,不知道对王紫的谢谢作何感想,只是再开口的时候已经转移了话题。

“今天就走。”王紫说道。

“万事小心,我等……你们回来。”冷殇只是说道,王紫也慎重的说了一句:“会的”,便起身辞别,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心中不禁去想冷殇那句淡淡的话,总觉得那样的话从冷殇口中说出来有些怪异的感觉,他等……他可曾等过什么人?回来……只有共同的归属,才能叫做‘回’。

“呵呵,我对这次我们一起出行充满了期待啊……”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打破了王紫方才的想法,刚出门就看到梼杌一脸心旷神怡的笑,在她眼中却怎么看怎么有些欠扁。

“我们是去救人不是玩,你的任务是混沌,也不会跟我一起。”王紫不客气的泼冷水,脚步不停的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虽然有分工,但是我们至少会配合,你相信我我们才可以愉快的配合啊,最起码我们还是同去同归的。”梼杌追在王紫身边懒懒的说道,见王紫还是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看起来很是纠结的样子,一副有话说却憋着说不出来的样子,最终深吸一口气,满是不解的说道:

“王紫我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犟呢,合着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是吧?我们都清楚之前那都是误会啊对吧,要说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就是上次……脱了你的衣服,但那也是事出有因啊……”梼杌的语气好像有着天大的疑惑一样,他就想不通为什么王紫可以对别人和和气气的对他就不行,之前的哪些误会解开不就好了吗?

“好好好,这个,我承认是我的错好吧,我错了我真错了,看在我这么真诚的份儿上,你不应该给我一个和平相处的机会吗?你不能一巴掌把我拍死啊,这样我很冤的好吗?”

梼杌一顿,总是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也道歉了,好吧虽然当初脱王紫的衣服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私心的,但是真的只是一点点!要是他知道后果会是被打入黑名单这么眼中的话打死他也不会的是吧?

王紫目不斜视的走着,梼杌则是一脸焦急期待的看着王紫,王紫是什么态度总得给个话啊,不知道他心里等的很着急吗?他梼杌这辈子坏事儿做过不少,但是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人原谅还是头一回,开口之前觉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也还好。

只是,王紫这么无视他这不会在给他啪啪大脸吗?梼杌忽然觉得自己就是自作孽,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为什么要整天跟着王紫找存在感呢?

思来想去,梼杌的得出一个很憋屈的答案,虽然现在感觉被打脸了,但要是让他把王紫当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以后两人的关系也仅止于认识一场而已,等时间久了甚至慢慢相忘于江湖,想到这些梼杌就觉得心肝脾胃肾哪哪都疼,艹,梼杌在心里默默的低咒一声。

“砰……扑通……”

一声响亮的撞击,然后是落水的声音,很快传来走廊外边的侍卫隐忍的笑声,王紫停下脚步,有些意外的看去,却见落水的人正是梼杌,溅起的水花的水花刚刚平复,梼杌正好从水里钻上来,吐了口被呛进去的水,头上还顶着一片大荷叶,湿透了的样子让那个什么时候都带着些傲慢和威严的梼杌看起来很是狼狈。

“艹!你们笑什么笑!敢笑本大爷你们不想要脖子上那玩意儿了吗?”

梼杌火大的摘下了头上顶着的荷叶,今天的运气真实‘好’爆了!这么憋屈的事情也能被他碰到,准确来说自认识王紫以来他的人生就有些脱离正轨了,这他妈是好还是不好啊!

忽然,梼杌猛的抬头,湿漉漉的墨发上还粘着些水草,但是脸上却满是尴尬的神色,因为忽然想到王紫就在上面看着,想到刚才一门心思都在王紫身上,对于那个撞上柱子还栽进荷花池的人,梼杌是绝对不愿意承认是他本人的,更令他崩溃的是,王紫终于看他了,那双好看的墨眸凝望着他,可他现在只想钻进池底!

“这荷花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儿的!马上给我填了!别让我再看到这里出现一滴水!”

梼杌眼神一转,迁怒到了那些侍卫身上,除了冷殇,这里他最大,甚至有时候梼杌都比冷殇管用多了,因为冷殇几乎不参与这些人的管理,本来刚才被腾蛇一吼众人都安静了,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反正就是不敢看这边了。

这会儿听到梼杌这么怒气冲冲的一句话,众人眼神顿时有些怪异,还是一个人壮着胆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梼杌尊者,这荷花池是当初您一挥手安排在这儿的……”

梼杌的脸色更加僵硬,这位面这么大他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在这里挖了一个荷花池?合着他是自己挖了坑自己跳了?但是……

“让你说话了吗?我只是让你填了!填了懂不懂什么意思?”梼杌阴沉沉的说道,那壮着胆子说出实情的侍卫身体一抖,连连应声,哪敢再说什么话惹这位爷不高兴。

梼杌眼神飘忽着,反正就的是不看王紫,正打算飞身出来的时候,却听一声低沉好听的女声直直的钻进他的耳朵里:“别出来。”

梼杌错愕的看着王紫,以为自己听错了,王紫跟他说话了,而且还是命令的口吻?

“距离去鬼界还有三个时辰,你就在这个池子里泡会儿吧。”

王紫接下来的话证明了梼杌的确没有听错,梼杌琢磨的看着王紫的神色,她说出来就肯定是认真的,梼杌也不傻,眼神一亮,来了兴趣。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这荷花池里泡三个时辰,就原谅我?”梼杌很快问道,语速很快的说完,眼巴巴的等着王紫的答案,见王紫不知是高深莫测还是不愿意说的神色,梼杌又说道:“也就意味着咱们俩之前的实情一笔勾销,重新认识,握手言和?……你别不说话啊,好歹说个是或者不是啊。”

梼杌挥手撵走了烦人的苍蝇,又把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只青蛙五马分尸,眼睛始终盯着王紫,要是真这样……他也认了!

“……是。”

在梼杌万分期待的凝视下,王紫才简洁的说了一声,看着泡在荷花池里潇洒全无的梼杌,本来应该是很解气的,但是现在却只觉得好笑,这些天被梼杌天天念叨着,忽然发现她也并不似当初实情发生时对梼杌的厌恶和憎恨。

他说的确实没错,之前的都是误会,只是所有的实情都是他亲自出面而已,她没有怨过冷殇,却原谅不了梼杌,好像惯性思维一样,梼杌似乎就该被她讨厌。

可当她去找理由时,却发现除了梼杌每次故意惹她着急生气便也没有别的了,何况最近他也不敢了,王紫也知道一直跟梼杌保持着这样僵硬的关系并不好,此事见梼杌这么狼狈的落水,忽然就想,这次轮到她戏弄他了,虽然可是今天的时间太少。

“哈哈没问题,天气这么热泡在这池子里还是很解暑的,我知道你也是为我着想,三个小时是吧,你等着我一定准时出现在你身边!”

梼杌情不自禁的大笑出声,划算划算!现在心里想的都是只要在这里待够三个时辰他就可以跟王紫握手言和了,至于什么威严扫地什么黑历史就都不重要了!

“你们愣着干什么,不是有别的任务吗?快点滚!”

刚刚笑完,梼杌就阴测测的向四周的人说道,众侍卫只感觉一阵阴风飘过,早就想滚了,再待下去他们也担心被梼杌杀人灭口啊,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任务,顿时脚底抹油就像跑,隐隐约约听到回廊上那女子轻飘飘的说了句:“就让他们看着吧。”

众侍卫只觉得这么好听的女声里却带来阴森森的不善,还没回过神来,只听荷花池里的那位爷吼了一声:“都站着别动,有什么任务也别管了!”

众侍卫倒是想当作没听到,但是他们没这个胆量,只冷汗涔涔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心里想着那女子了不得啊,把梼杌尊者制的这么服服帖帖的,可是现在这哪是罚梼杌啊,这分明是他们的飞来横祸啊!

“诶王紫你别忘了你说的话的啊,我有证人的!”

见王紫这回真转身走了,梼杌急急的扬声喊道,他今天这亏不能白吃了是吧?直到王紫转过回廊身影消失,梼杌才兴趣缺缺的收回眼神,冷冷的看向那些柱子一样立在一旁的侍卫,感觉到梼杌的眼神,众侍卫又是一抖,隐隐有不妙的预感。

“天气都这么热都下来泡泡吧。”

梼杌幽幽的说道,众侍卫狠狠一僵,为什么偏偏今天是他(们)当值!这是所有侍卫心里泣血的哀嚎,心里留着瀑布泪,但动作点都不敢怠慢,收了兵器争先恐后都跳进了荷花池。

王紫远远的听着一声接着一声的‘扑通’声,嘴角隐隐笑了笑,加速离开。

到了约定的时间,众人准备走的时候梼杌才匆匆赶来,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身上带着淡淡的熏香,想来虽然时间紧迫,但还是精心收拾了一翻的。

却见梼杌只大步走向王紫,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让那张傲慢的脸也多了几分亲近,英俊也明显了几分。

“听说某人在荷花池避暑,原来没错啊,可出来就出来吧,把人家青蛙带出来你考虑过青蛙的感受吗?”

梼杌刚进门穷奇就立马打趣,更多的是落井下石,梼杌一僵,下意识的去看自己身上,可是刚低下头就直到自己被耍了,暗咒了一声,想到那荷花池里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小鱼小虾就恨的牙痒痒,那酸臭的味道他沐浴熏香好一阵子才去除的,穷奇这正好说道他的痛脚了!

“感觉怎么样?没想到你的创造力这么丰富,这院子后面还有一片湖泊,不够过瘾的话改天回来你继续。”青龙也笑着补刀。

“感觉好极了,你们应该亲自试试……”

梼杌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想不到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的,难道是王紫说的?但那都不重要了,反正今天的实情注定会成为他生命中极为不符的败笔,看着这一群补刀补的颇为愉快的人,梼杌暗暗让自己冷静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不能逞这一时之快……

很快重新看向王紫,脸上也再次扬起笑容,只是画风转变的太快表情有些微微的扭曲,但是开口的时候是真的高兴的,只听他看着王紫的眼神,不无期待的说道:

“在下梼杌,美丽的王紫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切……”

“嗤……”

梼杌自认为彬彬有礼不失风流的说道,举手投足自有一份气度和潇洒,只是话音刚落,旁边就响起几人不给面子的嗤笑声,梼杌只当没听见没看见,眼睛就看着王紫。

“王紫。”

王紫看着面前伸着的手,轻轻的握了上去,简洁的说道,着算是重新认识了,梼杌脸上笑容更大,不可否认,他高高吊起的心脏瞬间落回了原地,在王紫松手的时候也收回了手,只是对那一抹柔软有些恋恋不舍而已,嘛,不急不急……

“小紫紫我们可以走了。”慕千厷自然的揽过王紫说道。

王紫点头,梼杌看了看慕千厷有些故意的动作,当作没看见,转身带众人出去,由他撕开位面结界带几人离开,因为冷殇的景天大陆并没有通向六界的通道,所以众人碾转去鬼界时稍微费了些功夫。

当几人出现在鬼界时,很快便感受到了鬼界不同以往的氛围,莫名的紧绷,他们直接落在了九重黑水外,四周人山人海、哦也许该说是鬼山鬼海,聚集的魂魄前所未有的多,黑压压的望不到边,嗡嗡的声音到处都是。

对于从天而降的王紫一行人,四周的魂魄在短暂的好奇之后迅速向四周躲去,很快给王紫几人空出来一个独特的圈子,这些多数都是扑通的魂魄,来鬼界也是知道一些规矩的,见几人这么牛叉闪闪的出现,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能惹。

“鬼界应该有别的安排。”卫子谦说道,这么多魂魄聚集在这里本身就不简单。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只听几声大喝,声音由远及近,王紫几人看去,很快就看到一小队鬼士拨开粉群出现在她们面前,却见为首的鬼士快速的打量了王紫几人一眼,很快拱手说道:“几位贵客请随我来。”

“前面带路。”穷奇微微看了那人一眼,看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于是也不废话,转身便走。

几个鬼士前面开路,一直带着几人走向黑水河畔,如此一看,王紫立刻便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魂魄聚集在这里了,只见黑水河畔驻守着比以往多处十倍左右的鬼士,人人手执缚魂索,将试图靠近的魂魄远远的逼在外面的。

原来是白玉桥被封锁了,鬼界一停止运转造成的后果都是严重的,这情况看来白玉桥已经封锁了有几天了,派了这么多鬼士镇守,看来岿敕是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黄泉了。

那一队鬼士带着王紫一行走上白玉桥,鬼士之间刚一出现缺口,外面的魂魄便迫不及待的往进钻,被鬼士不客气的打回去了,嘴里还夹杂着难听的叫骂。

“想死的话都跳进黑水,那样还可以死的痛快点!”

“都给老子退回去!”

天天镇守在这里能保持一副好脾气就怪了,身后的声音远去,王紫几人很快就被带到了第二重黑水畔,带路的鬼士将他们交代给了另一队鬼士,这样一层一层的下去,直到第九重的时候,戒备已经森严到了连王紫都不得不侧目的程度,亏吃一定调用了鬼界最精锐的部队。

带队的人传消息进去,王紫几人等了一会儿才传来允许进去的消息,为了之后能够顺利,等就等吧。

半晌之后,王紫几人才穿过层层镇守的高阶鬼士来到黄泉畔,却见黄泉畔的人呈弧线分布开来,岿敕这个时候已经难以稳坐宝座了,站在最前方观察着情况,尽管黄泉现在风平浪静。

王紫看向岿敕身边站着的人,即便是从背后看去,那人静谧的气息仍然不知不觉的浸入人的心底,尝尝的衣摆静静的落在他的身后,那衣摆上绣着的静谧的海潮图案,好像带着咸涩空旷的海风拂来,长长的墨发柔顺的垂在身后,肩膀处露出一截古琴,王紫知道那就是他管用的伏羲琴,不见时不觉得,见面时却发现许久未曾谋面了,乐九还是不变、如此空灵。

乐九似有所觉,回身来看王紫,那双浅蓝色的眼眸穿过人群准确的落在王紫身上,静静的眼神,却好像在说话一样,或许在说‘你来了……’,也许或许在说‘你好吗……’。

王紫脚步不停的走过去,看了看乐九,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似乎只一个‘谢谢你会陪我’的眼神就够了。

“王紫殿下……”卫子楚悄悄拉了拉王紫袖子,王紫看着卫子楚那一副‘你就没看到我’的眼神有些好笑,他那么强的存在感怎么会看不到。

“岿敕界主叨扰了,我此行只为救母亲,不会干涉你的事情,若是岿敕界主方便,可以先告知我你的安排,我好尽量避开。”

王紫走到前面的岿敕面前,开门见山的说道,现在想必就算是岿敕也不愿意跟她闲扯,所谓的火烧眉毛便是此时情景吧,只是王紫说着不干涉、说着尽量避开,可谁知道事实会这样呢,只要能就出夏筱莲,王紫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呵呵,魔王救母心切本界主实在感动,这个方便定然要给的,只是魔王想必也清楚黄泉将要面临着什么,倒时候本界主恐怕无暇顾及几位的安危,还请魔王自行小心便是,至于本界主的安排嘛……

魔王客气了,就是魔王眼前看到的这些,不久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混乱谁都说不好,不必说什么避开了,各行其事便好,黄泉危险,本界主怎好再给魔王增添烦恼。”

岿敕面上带笑,似乎很有诚意的说道,但王紫哪里会相信,岿敕一定有别的安排,只是也聪明的没有说而已,至于他到底要怎么处理混沌离开后奈何桥主体魂基的缺失,在他这一番话说出之后,王紫是断断不能再问了,人都说了‘各行其是’,也就是让她顾好她自己便可,问了便没意思了。

“岿敕界主考虑周到,那便依岿敕借助所说,只是、我要先找黄泉老人说些事情,就不打扰岿敕界主了。”王紫接着说道,打过招呼便好,没必要再待下去。

“魔王请便……只是、魔王找黄泉老人若是为了七星神蒿和渡船的话,便不必去了,黄泉老人早将这两件宝贝借于本界主使用,魔王还请见谅,这事关鬼界秩序的大事,赎本界主无法想让了。”

岿敕不无遗憾和歉意的说道,只是他的话成功的拖住了王紫的脚步,王紫垂眸,眼中闪过波涛,她从未听说过封印奈何桥的魂基需要下黄泉的,岿敕根本无需下水,何必下去冒险?

在黄泉动荡时下水那无疑是捏着命玩的,就算是以防万一也有些牵强了,那就是……他故意给她使绊子的。

“无妨,岿敕界主言之有理,我先告辞,我需探探黄泉的路。”

王紫压下心中翻涌的杀意,他就知道岿敕不会好心,此刻那种被前世Enmity算计的感觉再一次浮现出来,王紫尽量冷静的转身离开,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王紫走后自己人身边,卫子谦轻轻抱了抱王紫,刚才她和岿敕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没想到临了却被岿敕摆了一道。

“别急,到时候我跟你下水,速度快点,我们能上来。”卫子谦温声说道,语气中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坚决。

“我也去,黄泉在厉害也是水,水是我的地盘,争取些时间想必不难。”青龙也道,没有了渡船,必要的时候他们必须亲自下水,本来就已经够危险的了,他们怎么能继续同意王紫一个人去。

“我御水的本事也不比闷骚龙差,我也要去。”腾蛇紧接着说道。

“你们先别急着决定这些,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王紫打断了几人的话,她现在很冷静,没有像几人以为的那样失去思考,照这样下去啊他们非得全部跳进去不可。

经王紫如此一说,几人也闭口不言,当真去想别的办法,虽然几人现在都很想把岿敕痛打一顿然后抢来渡船和七星神蒿,但是也只能想想,必然实现不了。

“……到时候奈何桥底的魂基上涌,我负责找到夏筱莲的魂魄,我的琴能引她出来,黄泉上没有借力的地方,到时候时间紧迫,你们必须合作,搭桥助王紫便可。”

半晌,在几人都没有说话的时候,乐九空灵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如拨动了琴弦一般,那叮咚的声音直落在人的心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