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零二章 大地隐(二更)

王紫并非真的睡着,本来是想浅眠一阵,却在闭上眼睛之后,身体越来越困,意识越来越模糊,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失去知觉了。

王紫感觉她睡了沉沉的一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个醒不来的噩梦,奇怪的是那梦境好像身临其境一般,鸿蒙的天地之中轮番上演着可怕的灾难,山崩地裂,毁天灭地,那是真正的灾难,所有人的人都无处可躲!

就是一片天,就是一片地,能躲到哪里去?那种浩瀚的自然之力,即便是法力再高的人也无法阻止,王紫惊讶的看着天地之间那么多只有在古老的书中看过的灵兽,在躲避的同时震惊的发现、那根本就是只有在太古时期才有的灵兽,如今早就不存于世了!

所有的人、灵兽都在想尽办法护住自己,人类多数是成群结队的,就算是大难临头也精诚配合,王紫在紧张之中不免对这些人投去敬佩的眼神,能克制本能的自救而选择了相互配合,这才是真正能够活下去的保障,将信任平均分给每一个人,在现世哪里还能见到如此团结的人类?

另外一个让王紫不得不侧目的是,遍地的阵法!这些人在大的灾难面前选择的办法都是用阵法对抗!简单而快速,而且那些人所有的阵法也不是什么九流阵法,相反的、无一不是滔天大阵!那要用什么等级来衡量?王紫心中快速的过了过,却讶异的发现,现在所谓的阵法等级根本不适用于他们的阵法!

这是什么情况?王紫在动荡的天地间艰难的寻找着出口,她为什么就梦到这么逼真的场景?面对的每一场灾难、打在身上的每一块飞石、鼻尖问道的血腥味和尘土味、甚至而中听到的每一声惨叫、那些人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能听到、感受的清清楚楚!

这是梦境吗?王紫不由得怀疑,冷汗不停的往出冒,使劲儿合上了牙齿,唇上传来的刺痛和血腥味都是真实的,睁开眼后她也并没有回到自己在赤灵的房间。

王紫不由得怀疑,难道是在她熟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被什么人绑架了仍在这个可怕的位面?不可能啊……现在哪里还有这样的位面,为什么看上去更像是太古的时期的景象,万灵繁盛,以部族为单位的人类,天灾地祸频频上演……

王紫感觉深处另一个世界,然而她的的确确是陷入了梦境,本来惬意的看着王紫的饕餮顿时紧张不已,感受着王紫身上的汗水一层一层的往出冒,身体也紧紧的绷着,紧皱着眉头,万分沉重的样子。

“小丫头、小丫头?”饕餮扶起王紫来紧张的唤道,可是无论他怎么叫王紫都没有反应,饕餮用了些力气掰开了王紫的嘴,却见那下唇鲜血淋漓,真下的了口。

饕餮浓眉拧了起来,也不叫王紫了,忽然抱起王紫走向浴池,自己坐在水中,让王紫趴在他的身上,虽然现在温香软玉在怀,饕餮却一点都兴奋不起来。

手缓缓的抚摸着王紫的背脊,让她放松下来,那双狂肆的眼中有着担忧,王紫这样子、根本不是做梦,而是灵魂被引入了别的地方,有些类似于催眠,灵魂和身体的感受连在一起,但是除非灵魂顺利走出了造梦人的梦境,否则她会一直这样沉睡下去。

饕餮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王紫是在什么时候进步了别人营造的梦境?是什么人盯上了王紫吗?如果是传达意念的梦境,王紫吸收了梦境里的东西就可以出来,如果是恶意的造梦人想对王紫的灵魂做什么马脚的话……

饕餮的手紧了紧,梦境与现实真假难辨,他有些担心王紫能不能走出来……

“谢谢!”

而此时的王紫,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身上的小伤也不少了,挂了不少彩,而就在刚才,一个巨大鸟兽直直的从空中砸了下来,小山一样的本体,要是砸在她身上,又看了看地面上咕嘟咕嘟冒着浓烟的黑水,要是再一并掉进那水中,她这副身体不知道会不会顷刻间变成一滩黑水。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拽着她的胳膊飞出老远,躲开了那飞来横祸,王紫回头高声喊道,在耳膜都快震破的环境中,她如果不用吼的对方根本听不到她的话,而这似乎也是王紫第一次用吼的说话了。

而在转身看是谁救她的时候,却止不住的愣了一下,在灾难浩劫轮番上演的情况下,天空不见太阳,大地不见黄土,参天大树连根拔起,地面瞬间裂开深不见底的深渊,岩浆上涌,人兽奔逃,王紫想象不到还有没有比这更毁灭性的灾难了。

而就在这样末日一般的背景下,有一个人从容的出现,甚至于没有沾染一丁点的尘埃,那一袭浅蓝色的长衫泛着柔光,一眼看过去王紫险些以为那人披着月光而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这人出现的时候,她身边的空气都被净化了许多。

却看那面容时,猛的呼吸一滞,那皮肤如山巅之上静静生长的白莲花,莫名的圣洁之感,那双墨兰不惊的墨眸就像是天山深处神圣的池水,甚至让人有膜拜的冲动。

王紫摇了摇头,凝眸看着眼前的人,这人的出现竟然让她有片刻的失神,这不可能是她自己的反应,即便此人犹如神衹一般的气度再超凡,也不可能让她有迷失的冲动!

那人却只淡淡的看了王紫一眼,那淡漠的视线也好像毫不留恋的月光,轻轻在她身上掠过,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转身走了。

王紫挥手拂去飞来的巨石,忽然闪身跟上了那人,她想的很简单,这个地方她根本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境,虽然一切都那么逼真,可是她总有种怪异的感觉,她、不属于这里。

然而刚才那个人却能碰到他,而且放眼看去,天地之间犹如他一般从容的人也几乎没有,反正现在出不去,不如跟着他探探这个世界。

灾难几乎没有间隔的上演,王紫祭出九转阵盘,几乎是肆无忌惮的布阵,忽然间觉得在这里也不万全是坏的,最起码她可以无所顾忌的使用阵法,因为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高手,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她,而且一直苦于没有实战机会的她如今不正是得偿所愿吗?

王紫布下遮天伞,是个大型的防御阵法,此刻天空正在下着腐蚀性极强的黄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个阵法可以遮挡一段时间,王紫收回手,情形有就九转阵盘的帮助。

“你跟着我做什么。”不远处传来淡漠的声音,那声音明明低沉的犹如梵唱,却偏叫那古板的语气破坏了,说话的人毫无情绪,似乎并不像一个五官惧在、六识皆全、七情六欲健全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王紫转身,虽然对这个忽远忽近的人感到好奇,但是他那生人勿近的气场她也并不想直冲冲的上去挑衅,便真执着问。

“……太古。”即便王紫问的很广泛,那人在沉默片刻后却准确的说出了王紫想要的答案,不禁让王紫惊讶,他是怎么知道她就是想要这个答案的?

太古!真的是那个古老的时期吗?

六界存在着三个时代,太古、上古、六界,混沌初开为太古,太古时期孕育了这个世界上最早的灵,包括灵根、包括灵兽、包括少数部族的人类,然太古时期天地动荡,灾难频繁,在太古时期存活下来的灵物没有人知道具体有些什么,只有零零散散的神话传说,被掩埋在历史中的事实数不胜数。

天清地朗,灾难停止,历史的脚步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上古,上古时期是各种族繁盛发展的时期,人类的势力越来越大,跟太古时期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结构。

人类发展为这个世界最大的群体,上古终、六界起,进入一个以人类为主角的新时期。

太古时期向来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时期,因为太古这两个字意味着生命的开始、宇宙至强的存在、挖都挖不完的秘密!

王紫当然也有这样的认识,正因为如此,在听到那蓝衣男子如此说的时候,王紫才觉得那么的不相信,那么的震惊,她如今就处在太古时期的环境中?

那她是怎么进来的?王紫现在宁愿认为她是在做梦,否则如果她穿越到太古时期的话,她会崩溃的!

“你……你能看到我吗,不不不,我不是问这个,我也许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或者我要怎么出去,你、知道吗?”

王紫无意识的咬着嘴唇思考,脑海中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竟然情不自禁的问那人,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正好身边就只有这个人,所以她竟无意识的想从对方身上寻求答案,可是稍稍冷静之后便知道自己问的多余了。

病急乱投医也不能这样啊,那人虽然很厉害,但是也不至于有那么先知的本事吧……

“既来之,则安之。”半晌,本以为那人不会理她了,可是却听那人淡漠的声音说道。

王紫诧异的看着他,这算是安慰她吗?换句话说,那人相信她说的话?竟然不问她从何而来就选择相信?既来之,则安之,她想来知道,可是如今的情形太过奇幻了,她只是浅眠一会儿,却到了这个怎么都想不到的地方,饕餮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其他人要是发现了,她想不到她的消失会让他们如何惊慌……

王紫的眼神无意识的停在这片混乱的天地间,心里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自来到这里之后每天都处于奔波逃命之中,灾难之中根本没有日月更迭,不知岁月如何,王紫甚至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太古时期就是这样吗?如此不间断毁灭,这里的生命是如何存活下去的?”王紫问道,这的确是她心中的疑惑,也不管她的语气会不会引起那人的怀疑,反正她已经不想在意了。

“你只会看到你该看到的。”

出乎意料的,那人只是回答了,可是他的话王紫并没有听懂,这么高深莫测的话,真的是在回答她的问题吗?王紫不禁又去看那男子,长身玉立,她甚至有种感觉,他似乎是这混乱的天地间唯一一抹从容了。

她跟着他好多天,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特别,一样的逃命,一样的躲避,如果真要说出个不同,那就是他比别人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可是他也就让王紫跟着,除了刚开始也许是顺手救了她一命之外再没有帮她,也没有赶她走。

倒是王紫,只要是条件允许的,她都会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一并保护那人,虽然那人并不需要,就像现在,即便王紫为两人撑起了防御阵法,他也并不会有所动容。

这样的一个男子,王紫忽然生出了些想探究的念头,可是越是探究,好像越是神秘。

“什么是我该看到的?”王紫喃喃着,她听不懂,可那人却不会解释了。

王紫还在斟酌,可神识中忽然一晃,便来不及她多想了,是阵法已经被腐蚀了,王紫赶紧收回了九转阵盘,用灵力撑起了防御,同时看着天地间又一轮浩瀚的变化。

耳膜似乎都要震碎了,王紫忽然感觉四周的混乱声响忽然提高了几千倍,忽然传出‘轰轰轰……’的声音,大地震颤着,整个空间都扭曲起来,王紫费力的站在空中,在不知道什么力量的趋势下,她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王紫捂着耳朵正奇怪着,却忽然见地面上的所有人都不顾一切的飞向了空中,眼中划过几道刺眼的光芒,像是流星划过一般,那些光线带着长长的尾巴从天外飞来,落在了大地上不同的地方。

不知道接下来回事怎样毁灭性的灾难,王紫心中这样想着,努力的平衡着身体,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在四周看了一圈,视线中看到那抹从容的蓝色身影时,不知怎么就有些有些静下心来。

神识愈发的清楚,王紫盯着那些光线落下的地方,激荡起滔天的岩浆,随即地面震颤的更加厉害,大有翻过来的趋势!

王紫忍受着肺腑翻江倒海的难受,一眼不眨的看着,眼睛睁的越来越大,像是一场亲眼目睹的核爆炸,地面上无处不在的岩浆、土石混杂着飞起,如果这真的是一场保障,那爆炸的来源似乎在很深的地底,那种由内而外传达出的力量,表面平静,可那真正的毁灭却是后发而至的!

王紫眼看着整个地面颠覆,虽然之前也是满目疮痍,但那毕竟是她所熟悉地环境,可现在……地面上随处流淌着岩浆,珞路在外的干裂的岩石,没有一棵树木,地面上的生命瞬间被掩埋,掩埋在那片荒芜之下。

自王紫来了不知多久之后,灾难停止了,却是因为一场更大的灾难给他画上了句号,一切都很静,高空中活下来的人、灵兽都没有说话,看着这片再一次重回开始的家园。

可奇怪的是,在这一片安静之中,王紫脑海中却反复回放着那几道从天而降的光线,不由她控制的一遍一遍的想,想着它落下的位置,向着那光线的尽头是什么东西,想着那东西落下之后地面到底是怎么开始变化的。

渐渐的,在王紫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幅画卷,那画卷之上八个闪着金光的端点越来越清晰,八个端点之间快速的生出金色的线条,将各个端点串联在一起,王紫看着那轨迹,却越来越觉得快要成形的画面那么熟悉……

是八卦!王紫惊讶的看着,乾三连,坤六段,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可不是八卦吗?!而在那图像成行之后,中间猛的出现一点,王紫记得,九条光线中那是对后一条!忽然,九个端点快速的发生着变化。

王紫一刻不敢分神的看着,居中是一把剑,八卦顶点是八个灵兽!乾位为青龙,坤位为白虎,震位为朱雀,艮位为玄武,离位为饕餮,坎位为穷奇,兑位为梼杌,巽位为混沌!

“大地隐而八卦出,轩辕剑为眼,八兽为引,禁制如是……”

王紫机械的记忆着那幅图,记忆着一连串古板而复杂的禁制,如果她现在还不知道这是阵法的话她这么多年的阵法就白学了!

直到那幅图在眼前忽然消失,王紫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扯走,在离开的最后一刻,王紫直直的看向那个没有回头的蓝色身影,依旧是那么从容,好像耳边又回想起那句淡漠的话语:“你只会看到你该看到的。”

王紫猛地坐起身体,呼呼的喘着粗气,身体累极,好像刚刚打过仗一样,脑海中有瞬间的空白。

“小丫头你终于醒了!”

王紫被抱进一个宽阔的怀抱,耳边是饕餮前所未有的担忧的声音,似乎担心了很久的样子,王紫被饕餮紧紧的抱着,意识才渐渐的开始回路,窝在饕餮胸前一言不发。

“小丫头你去了哪里?是谁把你引出去的?”

饕餮装手抓着王紫的肩膀,他已经在这里守了十几天,这十几天简直用光了他所有的耐心,看着饕餮隐隐憔悴的样子,王紫才有些回归现实,饕餮知道她的灵魂进入了梦境,他是担心成什么样子才让那狂妄霸道的饕餮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饕餮你等等,就一会儿。”

王紫在饕餮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挣脱饕餮光着脚走下床,快速的来到书桌前,拿起笔墨就开始勾画,不是她不说,而是她想要验证……

饕餮皱眉,闪身来到王紫身边,紧紧的盯着王紫,好像怕错开一眼王紫就再一次消失一样,见王紫醒来后马不停蹄的勾勾画画,他只看懂了那个八卦图,其余都是禁制和阵符,复杂之极,他看不懂,更疑惑王紫怎么会忽然画这些。

王紫的脑海却是飞速的转着,在落笔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真的进入了太古时期的梦境,真假难辨,即便现在醒过来了,她依然无法确定那就是假的。

那一连串声势浩大的灾难,那个从容的蓝衣男子,明明跟真的一样……

紫极阵,她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开启,带她进入真正的太古时期,看这个世界上破坏力最强的地方,那样的破坏力,根本不是人能达到的。

在她醒来的前一秒,那古板的声音才告诉她,她手中画下的阵法是“大地隐”,紫极阵的第一阵,就是以太古时期真实的灾难为原型创造出来的阵法。

而那九道来路不明的光线被鸿泽二兄弟以轩辕剑和八神兽代替,虽然还没有布阵,但是王紫想,如果这阵法布出来、一定会是跟她在梦境中看到的毁灭、一模一样。

“小丫头,是谁引你离开的,你都看到了什么?”饕餮见王紫停下了,忍不住问,他现在只想知道,王紫不是遇到了图谋不轨的对手,他很担心。

“没有人,是紫极阵,引我进入太古时期的梦境……”王紫低喃着说道,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笔。

------题外话------

二更来了,么么哒好困哒,妞儿们晚安(= ̄ρ ̄=)。zzZZ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