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35章:静!静!静!惊!惊!惊!

京城三大豪门,萧摇却与两大豪门的上代家主交好,还称他们为“爷爷”。听起来这称呼是多么简单,然而这个称呼可不是所有年轻人都有资格来叫的。

爷爷,这个称呼明显比较亲近与自然,而乔老李老这些个称呼,只是有点疏远与礼貌。

除了两代的子孙,一般人都称为李老乔老,除非两家人开口,让其称为“爷爷。”

而萧摇则是在这种场合直接称两位老人家为“乔爷爷”“李爷爷”,那肯定是两位老人家允许的了。

这同样说明,萧摇与两位老人家都很亲近!

只是一个称呼,却让在场的很多人对萧摇刮目相看,却也是在暗自猜测,萧摇到底是有何机缘,竟然让两位老人家,如此看重于她?让人嫉妒羡慕恨。

冷竞尧坐在席桌上,看着淡然优雅从容的女孩子,心中对大孙子的选择暗自点了点头,这个孩子不错。

然后,再听着这个孩子竟然与乔老头李老头如此熟悉时,心中也是稍微惊讶了一下。

随即又觉得了然了,这丫头既然以得童文华的眼缘,乔老头与童文华的关系好,那也能得乔老头的眼。同样的,李老头则与祁万海交好,听说这丫头又入了祁万海眼收为徒弟,李老头与萧摇相熟与说得过去。

水幽然在那休息处看着,当听到乔老与萧摇相熟时,就立刻想到了萧摇的那张豪华空间享受俱乐部钻石卡,那毫无疑问是乔老头自己送出去的。

不管别人怎么猜,怎么想,宴会的形式还得继续。

第四个出场的是六大世家排末的上官家。

上官家主是上官旭兄弟俩的父亲上官枫,他同样带着夫人先对冷建锋祝贺及祝福。

然后对着另一边的冷昶睿说道,“大侄子,我听说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是不是?”眼睛却是盯着萧摇。

冷昶睿对上官枫的眼神有点不满,眼神锋利的看向上官枫,只是轻点了点头,用手牵着萧摇,以行动回答。

上官枫倒不介意的笑着道,“哦,就是这位萧摇小姐吧。这样也好,冷兄心头上的心事算是落下了一桩。恭喜你啊,冷兄,相信很快就能喝上他们的喜酒吧。”后面一句是对着冷建锋说的。

冷建锋听到这话皮笑肉不笑的谢道,“嗯,谢谢,摇丫头还小,睿儿说还要再等两年。”这是间接回答了上官枫的问题,说他们可能是两年后结婚。

的确,中夏国的法律是双方都得年满十八岁方可成婚,而萧摇满打满算今年也才十六岁不是。

其实,这两年内还会发生什么变故,谁也不知。

不过,冷建锋此时直接称萧摇为摇丫头,而不是萧小姐,明显是对儿子的选择已经完全妥协。其实就算不妥协也没办法,不事吗?除非他不要这个儿子,或者是他与老婆真要离婚。

冷建锋一声“摇丫头”,让很多倾慕冷昶睿的女人都脸色一变,就是冷雪妍的脸色也变得铁青。

“摇丫头”多么平常的称呼,一般老人家称呼小女孩都会喊着丫头之类。然而在这种隆重的场合,任何一种称呼,都是变相的对某种身份的默认。就像之前“爷爷”的身份一个模式。

现在冷建锋这样称呼萧摇,则是变相的告诉众人,萧摇已经被他承认了。未来的儿媳妇就可能是她。

因而,这话才会让很多女人变色。这样一来,她们要靠近的冷家大少的机会几乎其微了。

冷昶睿是狠是无情,那也是针对别人,如果一旦被他爱上,那就是天下最为幸福的女人。

所以,尽管那些女人畏惧害怕这样冷血无情的男人,但她们仍然如飞蛾扑火一般,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愿意放弃。

因为一旦放弃,她们放弃的就不是这个冷酷凛冽的男人,而是放弃的是权与势,及最为尊贵的第一夫人位置。

哪个女人不是野心家?

哪个女人不想要那样男人倾注全部的爱情?

爱情与权势双收,又哪个女人不想要?

男人、权势、及最为尊贵位置,这些哪容得一个乡下丫头来独占?

哼,只要他们还没有结婚,她们就还有一丝机会。

还有两年时间,谁知道他们之间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想通了这一点,很多女人的眼睛微眯了一下,然后就给台上待客的萧摇投去了一个鄙视又挑衅的眼光,似乎在说以后他身边的位置一定是我的。

萧摇看见了吗?

答案是当然看见了。萧摇现在武功在身,对任何眼光及事物都极其的敏锐。不过,萧摇是万分相信她和师兄之间的爱情,所以对这些眼光也是毫无在意。

上官枫听到冷建锋这样回答,似乎高兴的大笑起来,道,“好,我等着。”说完,上官枫与夫人本是要往他们的位置上走去,忽又想了什么,看着萧摇带着“真诚”的说道,“萧小姐,听旭儿说,你为我家小飞受伤的事费心了,还把断续膏这么贵重的药都拿给我家小飞使用,我作为父亲,还没有给你道谢。有着这次机会,我当众谢谢你。”

上官枫一说完,冷昶睿就有一个冲动,想要把上官枫给震飞。不过,立马被萧摇抓着手制止了。

不然,冷昶睿一个震怒,引发了十成的内力,真又可能像在云城天上人间一样,引发整个酒店的震动。

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因而萧摇抓着他的手,小声的叫着,“师兄,冷静!我自已来处理。”

师兄在任何时刻都很冷静,唯有涉及到她的一切,即使是一件小事,也会让他完全失控。

冷家人都黑脸了,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只是,很多人则是好奇及迷惑不解的样子,不过更多的人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萧摇。

萧摇微皱了一下眉头,经过上次医院的事,和这一次之事,对上官家已经没有一丝好感了。

上官枫这话明显就是挑拨她与师兄的恋情。

把她与上官飞纯洁的友谊关系,在他作为小飞父亲的口中却变成了暧昧不清,更甚者把她说成了为上官飞付出的痴心人。

之前,她与上官飞能成为朋友,那是在师兄没有到来之前,萧摇看中了上官飞的家世背景。想利用上官飞为她的事业保驾一阵子。

因为,她的势力要成长在全国,那必定要的一个大靠山才行,因而就选定了上官家。

只是后来,师兄的到来,并知道了他是冷家继承人之后,她就打消了利用上官家了,只保持与上官飞的友谊关系。

没有想到,上官飞一次受伤,上官家竟然一次又一次对她言语上带着轻视及侮辱,上次那个上官琳暗中说她痴民妄想,这次上官枫又说她对上官飞有情。

上官枫现在在她男朋友父亲的生日宴上说这话,任谁都能听出这层意思。

毕竟,她现在正站在正宗男朋友的身边,可另外的人告诉男方家人,她曾经费心悉心照顾过别的男人,任谁都会觉得侮辱,认为自家儿子挑了一个如此水性杨飞一只脚踏两只船的女人。

如果放在一般女孩子身上孩子身上,肯定羞愤的离场而去,而男方家也会觉得脸面丢光。

只可惜萧摇不是一般女孩子,她是重生归来的女皇,有仇必报,有怨必还。

既然上官家一次次的认为她好欺负,那就怪不得她了。

“大舅舅……”笪攸宁在旁边着急的想要对上官枫解释,萧摇与上官飞的关系。

他可不想萧摇受到任何的诬蔑。只是笪攸宁似乎没有明白过来,他的大舅舅上官枫似乎是故意这样说的。目的吗,当然有了,只是现在不可告人而已。不过,他还没有解释,就被萧摇冷冽之声打断了。

“上官家主,”萧摇刚刚淡然的气质一变,变成了凌厉锋芒又霸气傲然几乎与冷昶睿气质一致。

这下子,除了冷昶睿,所有人被萧摇突然改变的气势给愣住了。随后,他们仿佛看见了古代极其威严的帝王,霸气侧漏!

“您客气了,我与上官飞是朋友,我救治他出于朋友之情,更何况我当时可是救得不仅是上官飞,还有其他的朋友。至于断续膏,我也没有说白送,我当时可是与上官大公子说过,2亿一瓶,因为是熟人,我还给你们打了八折。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上官飞都已经恢复到活蹦乱跳了,这钱为何还没有到我帐上?”

既然你们一次次把我好心当成对上官飞的痴心,一次次被你们嘲讽,那么我就把我的好心收回来,当成与上官家的一次买卖又如何?

我萧摇可不是圣母,都被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家族都欺到了头上了,还能忍下去,不予还击。

“呀!”这下众人这一次比刚才还震惊了。

这次震惊的是,萧摇竟然直接向上官家要债了!

还只是区区2亿的钱而已,萧摇竟然直接在这要隆重场合,毫不给面子向上官家要债了!

真是天下奇闻!

上官家一个大世家族,别说2亿,就是200亿,他们眼也不眨一下就可以拿出来吧。

可就是这样有钱的家族,竟然丢脸到被人在宴会上催债!

上官枫及夫人脸色瞬间难看,这萧摇是胆大还是愚蠢,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他下一个这么大的面子,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

上官枫知道丢脸,那他可想过,刚才那一番话,萧摇不反驳的话,丢脸的则是冷家,受侮辱的可是她萧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萧摇的反击,何错之有!

上官枫忍着破口大骂,脸色阴沉的对着萧摇说道,“萧摇小姐,宴会过过后,我就让人把这钱给你打过去,2亿一分也会少你的。”

萧摇无视上官枫夫妇铁青的脸,点了点头,很是真诚的谢道,“那我先谢过上官家主了。”

随后语气话锋一转,向大厅里的众人扫视一遍,仿佛拿着话筒一般的音量扩散到每个人的耳朵。

萧摇清冷空灵般的回音在这大厅响彻,看着上官枫夫妇道,“以后,上官家之人包括上官飞,如有任何不适,我萧摇都不会如此主动的‘关心’了。如有需要我萧摇的地方,那么不好意思了,只能遵守我定下的规则,拿出家产的三分一。”

萧摇为何这样说,那是因为她看到了上官枫身体内的隐疾,只不过,他本人没有发现而已。

等他们发现病情之时,就是上官枫踏进一只脚踏进棺材之日。

这病除了她萧摇能在鬼门关把他拉回来,否则他就直接等死吧!

不过,如果现在提醒他,还是能救治,延缓一些年。

然而,如今他们彻底得罪了她,她可不会这么好心的提醒。

因为她的好心,他们上官家都会把她当作对上官飞的暧昧。

萧摇这话说的很简单,很通俗易懂,任何人都不难理解。

然而,在理解的背后,所有人才想起来,最近流传的“神医”之说。

这神医医术高超,有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之术。

这人曾与童文华合力救治了一个严重脑颅出血的老人家;

曾把琉玉阁老板赵福宝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父亲救了回来;

就最近还把两个本身要瘫痪终生的两个孩子医治好了;

也据说这人去过一次朱江,把朱江市市长夫人从阎王爷手中把人抢了回来;

……

这些都是从香江市及朱江市那些流传过来的,很多人把这人称为“神医”。

因为她医治好的人,都是患了那些疑难杂症当今医学上都难攻克的疾病。然而,她却只是用了几根细细的银针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这神医的名字,叫萧摇!

很多人都说宁可得罪小人,也莫得罪医生。

萧摇这简简单单的话,却在表明,上官家已经把她完全得罪了。

上官枫和其夫人,还有笪攸宁和先进来的上官旭脸色都一变。

他们真没有想到,萧摇做的如此之绝,一席话,就表明了她对上官家的态度及立场。她不需要上官家对她的任何看法,她也不会去讨好上官家。

这更是惊呆了众人!

要在京城立存,靠得就是人脉。

萧摇每一次进京,第一次出现与冷昶睿站在这冷家宴会,竟然就如此的与上官家对立,真的好吗?

此时上官旭想到爷爷所说的话,觉得爷爷的计划意想要落空了。

萧摇一看就是一个独立睿智,果敢狠绝之人。想要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一样哄过来,恐怕是天方夜谭之事啊。

看这情况,萧摇要不就只与上官飞单纯的个人友谊情况,要不就是直接与上官飞断交。

上官旭觉得他需要挽救一下上官飞与萧摇之间的友谊,否则就凭着萧摇的医术,谁知道他们要不要有求萧摇的时候啊。

上官旭硬着头皮,讨好的对着萧摇笑着说道,“萧摇,你误会了。我父亲不是这个意思,他是真心想要感谢你给小飞医治的。”

萧摇眼睛锋利的对着上官旭,犀利的质问道,“上官大公子,他的真心我真心受不起。上次在我大哥医院医治上官飞的时候,你那个高雅的姑姑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要我不要高攀你们上官家,甚至还用了语言上的侮辱,我看在上官飞和丰成越的面子上,更是看在丰家曾在童这落难之时,伸手援助的份上,我并没有与她计较。可现在上官家主则是明晃晃的在这种场合提醒所有人,我似乎对上官飞暧昧不清,我脚踏两只船,你以为这样的侮辱,我该受吗?我男朋友与男朋友的家人的脸面该丢吗?这就是你说的真心吗?”

随后,不等上官飞的辩解,萧摇清丽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大厅道,“在场所有的人证明,我萧摇一生一世只爱冷昶睿一个男人,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如果往后,谁在任意诬蔑我的爱情,那么我萧摇势必要让他身败名裂,不死不休!”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冷昶睿抓着萧摇的脸,双眸锋利的一扫,冷冽霸气的说道,“谁诬蔑,杀!”

他的言语只有四字,可就这短短的四个字,却是明晃晃的杀气。

静!静!静!

惊!惊!惊!

所有人却被这一对情人的爱情怒言给感染。

对,是爱情怒言,因对他们爱情的诬蔑而发出的愤怒之言。

萧摇的愤怒,是让人身败名裂;

可冷昶睿的愤怒,则是直接让人下地狱!

此刻,寂静

连心跳声都能听到,呼吸都感到似乎感到困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