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九九:凰胤尘,你给本宫站住

许是时过境迁,也或是部落变故!

总之,奉命赶来赫连部落的凰小四,在远离京都繁华之地,似乎也恢复到五年前那般天真烂漫。

虽然他遭受到太多的不公平,但是面对凰老三和苏苓,他还是初心未改!

“皇兄皇嫂,一路小心!”

在简单交代了赫连部落的事情之后,凰老三和苏苓也即将踏上归途!

站在赫连部落一望无际的草原边,凰小四望着坐上马车的凰老三和苏苓!

透过车窗,他饱含各种情绪的眸子内,也似是有那么一抹水光划过!

凰老三俊彦凛冽,而苏苓则俏丽如常!

只不过本就不大的窗口边,不时还有两个大白脑袋窜来窜去!

似乎很不安分似的!

“你俩乖一点,还会再回来的!”

苏苓趁着凰老三和小四低声叮咛之际,旋身转头对着情绪有些躁动的大毛和二毛安抚着!

伸手摸了摸它俩的脑袋,幽幽一叹,说道:“你娘就葬在这里,等过些时日,我再带你们回来看它,好不好?!”

白虎极通灵性,而赫连部落这片大草原上,也是它们从小长大的地方!

这突然间就要离开,苏苓自然明白它们躁动的原因!

故去的白虎已经在过去的几天里,被她亲手安葬的草原深处最安静的一隅!

它生辰不知,却死在她的眼前,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大毛和二毛在苏苓安抚下,情绪渐渐平稳,但俩毛似乎十分舍不得这里,在苏苓摸着它们虎头之际,两个半大的身板一扭,就跑到另一边的窗口,前腿放在车窗上,透过车帘看着面前绿黄一片的草原!

此情此景,让苏苓都忍不住心酸!

这两个小东西,如果不是遇见了她,真不知道它们还要继续过多久被囚禁的日子!

苏苓的心绪都被俩毛所牵引着,而马车外的凰小四,最终深深的看了一眼凰老三,抿着唇苦笑了一句:“皇兄,你们多保重!

这里,我会好好照料的!如若可能……我是说可能的话,我短时间内,不想回京城了!”

猝然听见凰小四这番话,苏苓瞬时便回眸睇着他!

不期然间,她和凰老三对视,两人眼中晦涩的视线交汇!

一时间,竟谁都没有开口!

也许是即将分别的气氛有些凝重,沉默了片刻后,凰小四回眸打量着一望无际的草原,低低的笑道:“其实这里也挺好的!远离京城纷扰,而我也不用总被皇兄丢到军营去欺负!

好啦,你们赶快上路吧!皇宫里都快翻天了!来日方长,皇兄皇嫂……再见!”

凰小四说着便后退了几步,今时今日的凰胤姬,怕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天真纯良的四王爷!

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他仿佛*之间就长大了许多!

而他所说的话,也许就代表了他此时复杂的心情!

短时间内不想回京都,再相见许是经年!

但,谁又说的准呢!

退开数步的凰小四,双眸紧紧的盯着苏苓和凰老三!

在马车渐渐驶离原地时,他目光远送,久久不曾回神!

身后是一片萧漫漫的草原,身前是渐行渐远的车队!

而一纵百名兵士,此时巍然立在草原部落的不远处,这也是凰老三给凰小四整合部落的筹码!

马车远走,车内的苏苓望着窗外的风景也久久难以平静!

而车厢内的凰老三,俊彦则逐渐墨黑一片!

明明后面还有空余的马车,可是这两只大白狗说什么也不离开苏苓半步!

这让他很被动!

本想着趁此机会能和苏苓亲热亲热,结果这两只一左一右的依偎在苏苓身畔,他连近她身都费劲,还亲热个毛!

真是憋火!

马车一路驶向齐楚京都,虽然凰老三一路不忿,奈何苏苓对俩毛的疼爱已经到了让他都开始吃醋的地步!

这,是个问题!

他想,等回京之后,是不是可以考虑将这俩毛送到深山野林里去历练一下!

最好,再也别回来!

一路上,凰老三所有的情绪全都被俩毛所吸引着,所以他全程黑着脸,让不明所以的苏苓以为他还在担心凰小四!

*

赶路一日后,齐楚京城已近在眼前!

醉清墨影及落羽都随着凰老三驱车而回,好不容易不需要再过遮遮掩掩的日子,站在京都的城门下,不禁感叹着人生何其美好哇!

“醉清,直接入宫!”

马车缓缓驶入城门,还不待醉清开口询问,就听见车厢内的凰老三,以一阵及其冷厉的口吻吩咐了一句!

那语气,差点没给他冻死!

这又是咋了?!

这一天的时间,鲜少听见三爷和王妃聊天!

难不成这俩人又生气了?!

不应该啊!现在三爷事事以王妃看齐,他不会又开始不着调了吧?!

醉清心里这番腹诽,要是让凰老三知道,估计整死他的心都有了!

试问从古至今,他凰老三什么时候不着调过?!

一行人各怀心事的直奔皇宫而去!

而马车内还不明所以的苏苓,一左一右的双手环抱着俩毛,酣睡香甜!

这场面虽然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但是渐渐平息了怒火的凰老三,盯着苏苓那张完美无瑕的睡颜,即便心里又再多的醋意,此时也烟消云散了!

马车直接行使进西宫门,摇摇晃晃的感觉令人昏昏欲睡!

而此时早就睡得不知东南西北的苏苓,只感觉马车忽地一个停下,让她防不胜防,直接在迷糊之中栽了出去!

好在,凰老三就在对面,稳稳的伸手接住了苏苓的‘投怀送抱’。

“嗯?咋回事?”

身在凰老三沁着好闻龙涎香味道的怀抱里,苏苓睁开迷蒙的眸子,说着就仰头,结果一时不查,额头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凰老三如刀削般的下巴上!

这给她疼的!

“唔……”

此时,瞌睡虫全跑了的苏苓,捂着自己的脑门哼唧着!

浑身困乏的感觉让她头重脚轻!

没觉得最近少眠啊,可怎么这么困?!

“很疼吗?”

凰老三出手覆盖住苏苓的素手上,轻轻揉着,而车外的醉清恰好传话进来,“三爷,烦请出面!”

醉清的口吻似是有些隐晦的深意,凰老三拧眉眯眸,依旧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半饷都没有回话!

“你先去吧,我再眯一会!”

苏苓自觉头脑混沌,推开凰老三后,她便再次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后随手一勾,就搂着大毛枕着二毛,再次迷糊过去!

见此,凰老三苦笑不得!

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自从俩毛出现之后,他的地位好像直线下降了!

“三爷?!”

车外的醉清不免更焦急的呼唤了一声,而凰老三也不再迟疑!

待倾身走出马车之际,骤然看到马车前站定的两个人,他冷眸瞬时一敛,厉光乍现!

“老三,你当真对部落酋长动了手?”

车外,不是别人!

正是不久前被凰毅削去皇后之位的夏绯罗!

而此刻,她身畔所陪伴之人,并非是宫内的老嬷嬷,反而是本该身在部落之中的婢女,素问!

凰老三厉光瞬着素问,薄唇凛着一抹凉薄!

缓步走下马车时,语气低沉,“看来母妃都知道了!”

母妃,而并非是母后!

这样的称呼,让夏绯罗猛地呼吸一窒!

以一种失望透顶的目光睇着凰老三,在素问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摇头说道:“老三,你太让本宫失望了!

你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就对赫连部落那么多人下了毒手?!

尤其是锦瑟,你怎么能让苏苓杀了她?你难道忘了,她和你们情如兄妹,你怎么……”

“母妃,这乃是朝堂政事,所有一切儿臣会禀明父皇,此时自有他来决断!

母妃,你……不必操心!”

话落,凰老三旋身便作势往马车走回,而一瞬间夏绯罗的颜面就有些挂不住!

冷不丁的在他身后尖锐的喊道:“凰胤尘,你给本宫站住!”

这声音,在偌大空旷的西宫门附近,可谓是相当的刺耳。

而凰老三的确站定,但却不曾回身,只冷冷的凭空说了一句:“不知母妃,还有什么吩咐?”

题外话:

这是一更,二更在下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