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九二:最后一次喝酒

“臣下听闻尘王和犬子情歌关系甚好,今日这场宴会,一来是为尘王接风洗尘!

二来嘛,也是感谢尘王对犬子的照顾!情歌,还不快来感谢尘王一番?”

赫连拓在开场便将话题转移到赫连情歌和凰老三的身上!

不管他此举的用意是什么,但这足以让赫连情歌为之难堪了几分!

虽然赫连拓等人并不知其中内力,可在赫连情歌的心中,再次面对凰老三和苏苓,却让他感觉有几分陌生的生疏!

人生面对选择的时候,无疑总是两种结果!

而他,明知道自己选择的可能是最令人瞧不起的一条路,最终他还是无视荆棘,继续前行!

如此的后果,他也势必要自己承担!

在赫连拓已经抛出了赫连情歌之际,他只能敛去眼底的失落!

缓缓从草席上起身,目光沉沉的旋身看着凰老三和苏苓!

而一眼之间,他却发现凰老三二人面色沉静,甚至于连头都不曾回过!

赫连情歌呼吸紊乱的承受着被漠视的感受,与此同时还要被赫连拓如炬的眼神不停扫视着。

骑虎难下的境况,让赫连情歌袖管内的手,愈发紧握了几分!

“尘……尘王,苏……苏王妃,感谢你们不远千里驾临部落!

曾经,情歌身在齐楚,饱受你们的照顾,让情歌感激不尽!

今时今日,身在赫连部落,情歌未能礼遇之处,还请二位见谅!

这杯水酒,代表情歌所有的感激和歉意!

若二位不嫌弃,能付我为你们斟满酒樽?!”

赫连情歌的话仿佛一语双关,而在他话落之际,却无视凰老三和苏苓双双看向他的视线。

反而径自端着酒盅走到两人的桌前,眼看着苏苓酒樽中满杯的事实,他却深处纤细的指尖直接将酒樽内的酒水倒在了地面上!

这种诡异的情况,实在是令人疑窦丛生!

苏苓凤眸内闪过一抹了然的神色,而后悄然瞬着旁侧唇角挂着一抹诡异笑容的赫连拓!

对于赫连情歌此时的举动,她虽说没有任何表现,但心里的失望却也越来越大!

她以为,赫连锦瑟的事情,足以让赫连情歌吸取教训!

可现在看来,他终究还是赫连部落的人,不论身在齐楚国多久,永远都是和他们有楚河汉界之分!

赫连情歌垂眸认真的倒酒,而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头顶上便是凰胤尘锋芒毕露的冷厉视线!

“尘王,王妃,还请赏脸!”

当赫连情歌将凰胤尘和苏苓的酒樽再次斟满后,他单手举杯对着二人示意!

而他这样的举动,让赫连拓唇角的笑意愈发难以收敛!

苏苓和凰老三双双对视一瞬,两人眼底都划过某种隐晦的暗芒!

再次和赫恋情额面对面喝酒,但在苏苓心里,却不再是曾经那份天涯沦落人的共鸣感!

小情歌的最终选择,她虽然心中不忿,但也坦然接受!

毕竟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面对家国和情谊之间,面对这等两难全的境地,他选择保护赫连部落,情之所至!

但,他如此的决定,也注定了他们从今后便陌路的事实!

如今,已经决裂的情谊之间,赫连情歌以一杯水酒再次和凰老三苏苓相对!

此情此景,不论是谁都能知道,也许这杯水酒里面,必然有什么名堂!

然而,诚如当初临风所言,若是想要彻底拔出赫连部落这一颗毒瘤,就势必需要到一个合理的借口!

此时,这个借口在赫连情歌的举动下,怕是即将成真!

赫连情歌端着酒杯看着凰老三和苏苓,而他微微颤栗的指尖,也泄露了他此时不平静的心情!

苏苓率先端起酒樽,而一旁的凰老三也紧随其后!

两人目光都一瞬不瞬的凝望着赫连情歌,曾经的点点滴滴也在彼此的对视中一点点划过。

“小情歌,最后一次,干了吧!”

苏苓再一次开口呼唤了一声,眼前这个男子,在五年前是让她极为心疼的人!

如今,不成想却走到这种地步!

苏苓的话,虽然赫连拓等人疑惑在心,但眼看着赫连情歌即将要成功,他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太多!

见三人只是端着酒樽对视半饷,赫连拓不禁有些心急的催促道:“情歌,还不快先干为敬!”

听见赫连拓明显急切的呼唤,赫连情歌眼底的失落又浓郁了几分!

终是,在他和凰老三对视的一瞬间,他双手托着酒樽,仰头便将酒水一饮而尽!

赫连情歌如此决绝的态度,忽然间让苏苓心里有些古怪的感觉!

但见他已如此,苏苓和凰老三相视而笑,随即端杯豪饮!

这一杯酒,里面残存着太多太多的情感和过往,甚至于让苏苓有一种入口苦涩的感觉!

曾经志同道合的好友,如今却相视漠然。

而这一杯酒水之中,到底又有多少猫腻在其中,已经不言而喻!

“哈哈哈,尘王和犬子果然交情深厚!

情歌,你可要记得尘王对我们部落的‘大恩大德’!”

听见赫连拓的话,赫连情歌仅仅对着他低低颔首。

而后赫连情歌旋身走回到座位,而此时的赫连拓,则朗声大笑,再次说道:“尘王,臣下之前说过,在接风宴上,会对你解释边陲城墙和白虎一事!

既然现在宴会已过半,有些话臣下也是时候禀明告知了!”

赫连拓说完后,脸颊上便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他不期然的和身侧的云曼对视,而后缓缓站起身,在走向凰老三时,他才开腔继续道:“尘王,不知你可还记得三年前你挥兵直入部落的场景?”

凰老三但笑不语,却微微挑起一侧的剑眉。

见此,赫连拓哂笑,“既然尘王还记得,那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赫连拓身为部落首领多年,被你齐楚尘王如此羞辱,又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呢!

凰胤尘,在我的眼里,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

老子率军打天下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投胎呢!

凭你一个小小的王爷,你认为本王会让你无休止的羞辱吗?

想来,你这次突然到访,也是为了这三年时间,本王不曾进贡一事而来吧!”

眼下,也不知赫连拓为何突然转变了态度!

而他这等与之前大相径庭的做法,若非是胸有成竹,怕是也不会突然如此!

另一边,苏苓和凰老三依旧安稳的落座,只不过两人的脸色竟在赫连拓说话之际,开始渐渐泛白,但输人不输阵,凰老三冷瞥着赫连拓,依旧低沉浑厚的说道:“看来,赫连酋长早就心知肚明!”

赫连拓清晰的看到凰老三脸色的变化,而他此时冷声一笑,随后对着空中一挥!

那些原本还在载歌载舞的部落女子便诚惶诚恐的退下!

顺然变得安静的场地中,赫连拓和云曼以及两人身后的十名护卫极具威胁力。

“凰胤尘,此时此刻,你一定想不到本王为何敢如此对你说话吧?!”

赫连拓目光忽地一凛,凝着凰老三时,明显的恨意和阴冷拂过脸颊!

闻此,苏苓微微浅笑,细白的指尖捏着酒樽,微微摇晃一瞬,清脆的说道:“赫连酋长前后态度天差地别,能让你瞬息间就变得这么自大狂傲,想来无非是对我们动了什么手脚,对否?!”

见苏苓依旧无谓的态度阐明事实,赫连拓的眼底不禁闪过一抹赞赏!

当他缓步走到凰老三和苏苓的桌前时,他眼神瞬了一下旁侧的赫连情歌,随即便将视线定在苏苓的脸蛋上,低低的说道:“尘王妃果然聪明!

但,如果当年你娘有你这么聪颖伶俐的话,想来也不会落得个当初的下场!

本王若是说的没错,你娘应该就是当年凤家的后裔,白虎守护的凤家之长女,凤筠!没错吧!”

赫连拓也许是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所以才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将事实脱口而出!

以至于,在他说完之后,苏苓的心头就闷闷的疼了一分!

原来,白虎果然和凤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上一章
下一章